記那一段煎熬的歲月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在中國東北的一個邊陲縣城裏,有一個老式的二層小樓,這裏出租著十多間十平方米左右的房間,其中一間生活著一個三口之家。男主人是一個人力工,靠一輛人力三輪車來維持一家三口的生計,工作十分辛苦,女主人除了照顧丈夫,還在一家浴池給員工做飯。女兒則在外地上學。他們的生活平淡而幸福,簡單而充實,這得益於女主人修煉法輪大法。然而這平靜的一切就在2011年6月9日前來的四男一女打破了。

2011年6月9日上午9點左右,黑龍江省雞東縣八五一零農場公安局六一零人員盧偉斌(男),農場中心社區派出所所長荊立宏(男)、公安局警察陳靜(女)和公安局司機楊柳(男),虎林市一派出所一名警察(男)將居住在黑龍江省虎林市的原黑龍江省雞東縣八五一零農場法輪功學員於國榮從家中綁架至建三江青龍山洗腦班進行迫害

一、謊言

那天上午9點鐘左右,於國榮正在屋外的公共衛生間裏洗衣服。這時,虎林市一派出所的一名穿制服的警察走上樓來,看到她正在洗衣服,問道:「你姓甚麼?」她說:「姓於。」警察停頓了一下,又問道:「這裏住著幾家?」「四家。」然後,警察回身推了推其餘三家的門後便離開了。不到兩分鐘,那名穿制服的警察就返回來了,但這次不是他一個人,還有盧偉斌等四人也一同上樓。

自從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以來,盧偉斌一直在參與迫害法輪功修煉者,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1年8月28日,經他手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達五人次,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二人次,非法拘留的法輪功學員多達十五人次以上,綁架至洗腦班的達二人次。他參與構陷當地法輪功學員,編造假材料污衊法輪功學員,綁架、抓捕、蹲坑、監視法輪功學員,收繳撕毀大法真相資料,同時他曾多次騷擾、恐嚇法輪功學員,勒索法輪功學員錢物,還唆使過其他警察毆打法輪功學員。

於國榮看到是盧偉斌來了,就問道:「有甚麼事嗎?」虎林市一派出所的那名警察說:「找你到派出所核實點兒事。」她說:「我不去,有甚麼事就在這裏說吧。」穿制服的警察又說:「這也不是辦公的地方。」盧偉斌說:「沒甚麼事情,就是到派出所核實點事。」於國榮說:「不去,有事就在這說。」盧偉斌見於國榮不去,兇巴巴地說:「趕緊的,不去也得去,由不得你了。」見於國榮仍不配合他們的要求,盧偉斌緩和了一下,說道:「沒啥事,教導員找你有點事,在管局等你呢。」可是,牡丹江農墾管局在裴德鎮附近,甚麼時候搬到虎林市街裏的一派出所呢?

二、綁架

就在於國榮不配合他們的時候,盧偉斌歪著嘴,示意了一下荊立宏,兩人立即闖進屋內,掐住於國榮的胳膊,強行將她拖拽到停靠在樓下的警車裏。當於國榮喊起「法輪大法好」時,荊立宏迅速用手捂住她的嘴,虎林市一派出所的那名穿制服的警察大聲呵斥道:「就你這樣的還想回家?!」隨即警車悄然而去。周圍的一切平靜的像甚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與平時不同的是,這間十平米左右的小屋門是敞開的,而屋內的女主人卻不見了。

三、青龍山

在近9個小時的車程中,於國榮不停的勸說盧偉斌等人不要再迫害法輪功學員了,可是她沒有想到的是,盧偉斌是從農場專門拿出兩萬元作為她在洗腦班兩個月的費用,而她自己即將面臨的是一個黑窩──青龍山洗腦班。

青龍山洗腦班位於黑龍江省東北部的同江市境內,藏匿在偏僻的黑龍江農墾總局建三江管理局青龍山農場公安局的後院,緊鎖的大鐵門內是寬敞的院落,院落裏有養魚池、盆栽和種植的蔬菜,然而從春季的播種到秋季的收穫,一切都是奴役法輪功學員的證據。距離大鐵門30米處有一棟房子,進了房子是一個方廳,與門對著的是警務室,左右兩側的走廊裏掛滿了污衊法輪功的宣傳標語。

往右走,走廊南北兩側各有三個房間,其中北側最西邊是衛生間,其次是倉庫,南側的三個房間平均每個房間不到20平方米,內有廁所、洗手池、電視,有三張床,每張床頭處有一個裝物品的小櫃,監控頭在房間門口上方,看這三張床非常清楚,房間的門是雙層的,內層是鐵柵欄門,外層是鐵門。往左去,走廊兩邊是食堂、大會議室、小會議室及房躍春等人的辦公室。

四、迫害

當盧偉斌將於國榮劫持到到青龍山的時候已經是晚上6、7點鐘了,隨即她被關進了一間屋子裏,先是被陶華和房秀梅強迫搜身,後是被強迫坐在中間的床上,被褥破舊而單薄,而兩邊床上的被褥卻是嶄新的。雙層的鐵門將她與外界完全隔絕開了,從此她生活在嚴密的監控之下。白天,房秀梅、陶華倆人一左一右寸步不離的跟在於國榮的旁邊,猶大李景芬、宋玉紅和陳梅也圍在她的周圍。晚上,房秀梅和陶華輪流監視,邪悟人員宋玉紅、李景芬輪流更換監視。白天,房躍春時不時的到房間裏來,用污穢的語言羞辱她,用警棍敲打她的腿,嘲諷道:「疼不疼?」並且敲打的一次比一次重,周景峰和金言鵬也時不時的來房間裏監視。

為了讓於國榮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房躍春等人對她實施迫害的第一步叫「破格」,就是利用各種方式讓她寫「三書」。先是「軟暴力」,房躍春安排陶華、房秀梅和邪悟人員李景芬、陳梅、趙鳳榮、宋玉紅圍著她坐一圈,灌輸被中共邪黨肆意歪曲的事實和中共編造的歪理邪說。七天後,房躍春見沒有任何效果,就撕破偽善的面孔,開始對她施以酷刑。房躍春曾對她說:「這裏是共產黨的天下,是專治法輪功的地方,對法輪功就是不講理。」從恐嚇、威脅,到罰蹲、抻銬,迫害逐級升溫。

2011年6月15日中午午飯過後,於國榮被帶到了另一個房間裏,隨即她的雙手被分別銬在了兩張分開的床上,金言鵬和周景峰兩人將床用力分開,達到她胳膊伸開的極限。然後,他們分別坐在兩張床上,她被迫蹲在地上。直到晚上,因為長時間的蹲銬,她的雙腿已經腫脹,手背變紫,眼看快承受不住了,她剛要活動一下腳,金言鵬和周景峰兩人就用警棍打她的腿和後背,不讓動。房躍春不時的侮辱謾罵李洪志先生,侮辱於國榮的人格……

「破格」雖然結束了,但迫害仍沒有結束。在違心的妥協後,隨之而來的是一輪又一輪的精神凌辱,她每天被強迫看污衊法輪功的光碟、書籍、材料,強迫寫觀後感、寫揭批,甚至還要寫感謝信,達不到要求還要重寫。然而是法輪大法博大的法理化解了她與大姑子、小姑子們的恩怨,使她多病的身體恢復了健康,讓她曾經瀕臨破碎的心又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此時,內心的痛比肉體的痛更讓她感到煎熬,精神的枷鎖,自由的桎梏,使她小腹處長了一個直徑如中碗口大,像石頭一樣硬的東西,夜晚難以入睡。即使這樣,房躍春仍然不肯放人,房躍春還指使陶華每天強迫她吃藥,有意隱瞞她的家人。在於國榮給家人打電話的時候,房躍春在一旁威脅她說:「不要把你有病的事告訴你家人。」

五、親人的承受

2011年7月31日,當於國榮回到家中,不幾天卻傳來父親身患絕症的消息。當於國榮年邁的父親聽到她被綁架的消息後,不禁嚎啕大哭,75歲的老人三天三夜食水未進,原本不是很健康的身體卻迅速惡化,於2011年12月22日與世長辭。

她的丈夫因為妻子身陷囹圄,工作的辛勞,加上精神上的壓力,使他在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就瘦了十幾斤,但是,他明白妻子修煉法輪大法沒有錯,他放下為了生存的活計,幾次前往洗腦班和農場公安局要人。

六、結語

從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於國榮先後被非法拘留,非法勞教,被迫流離失所,被綁架,她的遭遇使她和她的家人都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和精神創傷。但是她的遭遇也只是眾多被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冰山一角。由於青龍山洗腦班手段殘忍,絕大部份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都被暴力迫害,大多數學員除身體遭到殘害留下疤痕外,精神普遍受到嚴重創傷。在此人間地獄暗無天日的煎熬期間,法輪功學員及家人們遭受了深重的精神、肉體和經濟上的傷害,損失根本無法計算。在邪黨的強權暴政中,無論用怎樣的酷刑凌辱,怎樣的威逼利誘,都無法真正改變信仰者的內心,那些用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殘酷迫害手段只能使中共邪黨在歷史上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中再記上一筆。

一位正義律師在法庭上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時這樣說:「各位法官、審判長、陪審員、公訴人,今天我站在這裏,為堅守自己的信仰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我感到非常的自豪,因為我有充份的法律依據來維護他們的信仰,也是在維護法律的尊嚴和人類的普世價值。他們所做的一切無論對社會還是對世人都是好事,有功而無過。然而,當法輪功被平反昭雪那一天來臨,當你們站在被告席上時,還會有誰、用甚麼樣的法律來為你們辯護?這也是我最擔心的。」

十四年來,法輪功學員在嚴酷的迫害中走了過來,這是一場正義與邪惡的較量,每一個人都面臨著選擇。現在,法輪功的真相已大白於天下,當歷史翻過這一頁,那些跟隨中共邪黨為一己私利迫害法輪功的人和被中共矇騙參與迫害的人也都將受到正義的審判。再次奉勸青龍山洗腦班相關人員,立即停止犯罪!中共即將被清算,當審判到來那天,中共更不會成為你們的保護傘,你們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