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好人遭迫害 多少世人斥惡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大失民心。我們通過近期的幾個迫害案例作一剖析。

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上午十一點左右,一幫警察驅車來到河北唐山法輪功學員李智利一家所開的商店,不由分說將他綁架到遷安市拘留所。那麼李智利是一個甚麼樣的人呢?

李智利,三十九歲左右,做生意從不進假貨,生意一直很興隆。他居住的小區,是十三層的高層建築,開發商賣完房後一走了之,沒有物業管理,停電、停水、垃圾成災,到夏天臭氣熏人,簡直無法居住。李智利親自出頭找電力局解決大傢伙的用電問題。電業的工作人員問電費誰來負責?李智利說:出現問題找我,如有人不交電費我來付,先給居民們通上電是根本。在做的過程中,不知與電力局交涉了多少次才通了電,居民們得到了光明,老人和孩子才坐著電梯上下樓。

解決好用電的問題,他又出面解決下水道。由於建築不合格,下水道不通暢,李智利又多次去找建築商,最後與建築商達成共識,建築商負擔一部份責任,居民負擔一部份責任。通下水道造成的糞便垃圾就在小區的地面上,大家都繞著走。又是李智利帶頭打掃清理,許多居民也加入了清理的行列。

電通了,水通了,生活垃圾怎麼辦?李智利自己出錢找來清理垃圾的車,把生活垃圾全部清理走了。地下車庫、院子裏的衛生他經常打掃。

這些事說起來簡單,可是真做起來就不那麼容易了。有一次電費收差了二千多元,李智利二話不說就用自家的錢給補上。當然,大家心裏都非常透亮,知道智利真是一個難得的好人,與這樣的好人住在一起,得省多少心!

然而,這樣的好人就因為修煉法輪功卻被綁架了,這個小區的二百戶居民會是甚麼看法?他們能不為智利揪心?這個惡黨真是好事不幹,壞事做絕。小區的水、電、暖、下水道、垃圾清理要是出現了問題可怎麼辦?這個小區的居民沒有不罵中共惡黨的。

這是一個城市裏的經商者遭到的迫害,我們再來看一個農民工遭到的不公。

黑龍江勃利縣永恆鄉村民劉鳳成,在依蘭三道崗暫住打工。他因向民眾贈送神韻光盤,三月二十九日晚,遭到依蘭縣警察綁架。劉鳳成一家七口人,七十多歲的父母,一雙兒女,他們夫妻二人,加上一個有殘疾的弟弟。劉鳳成父母到依蘭縣要他時,老人說:「我兒子腰椎受傷,而傷口還在;我兒子煉法輪功為了祛病健身,我兒子盡做好事不做壞事,給別人幹活還少要人家的錢。」國保隊長張英鐸說你兒子是好人,你得寫個村裏材料,蓋上村和派出所的印章,才能證明。

老人回到村裏找到村委會,村裏就出了證明,證明劉鳳成曾經多次無償挖過道路積雪,多次無償給五保戶刷牆刮大白,而且鄉政府和派出所都知道這件事情,當地派出所也蓋了印章,證明劉鳳成是好人。可是儘管老人拿著這樣的證明,也沒有要回自己的兒子,得到的結果卻是鳳成已經被批捕,關押在哈爾濱第一看守所。

劉鳳成在家鄉這麼有口碑,連鄉政府和派出所的人都知道。他遭到批捕,鄉親們會怎麼想?提起這個惡黨誰不罵幾句?

我們再來看一個好老師遭到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一日星期六,黑龍江省綏化市尚志小學教師王芳和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在街上貼大法真相傳單時,被跟蹤的綏化市北林區「610」李劍飛等一夥惡警綁架,投入綏化市拘留所。

王芳雖是一個小學老師,卻在當地大有名氣。學校不好管的差班都交給她。她一經手,班級風氣很快好轉,最差的班變成了最好的班。她有甚麼靈丹妙藥給學生嗎?不是,就是因為她修煉了法輪功,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對學生一視同仁,工作認真負責。家長執意送給她的錢或物,她讓學生放學後帶回。在她的影響下,學生們都互助友愛,學業成績大大提升。

王芳二零零七年曾經被綏化北林區「610」綁架。學生家長自動組織起來到學校,到綏化市教委要人,表明班主任非她莫屬,這麼好的老師被迫害,家長不理解。家長們表示,孩子交給她放心。家長不願失去好老師,強烈要求學校把王芳要回來給學生上課。有些家長通過各種關係幫助王芳家人到公檢法要人。人們紛紛議論,這樣的好老師天底下難找,被抓太冤枉了,為甚麼專抓好人,這是甚麼世道?!

王芳回到學校後,學校出於壓力一直沒讓她擔任班主任。去年由於學校有一班級中途缺班主任,學校安排了別的老師。家長知道後,一致呼籲學校讓王芳擔任班主任。校長覺得很尷尬,不得已找到她,當著家長的面,對她說,你要煉法輪功就別接這個班。王芳說,我就是因為煉法輪功才使家長這麼信任我,要是那樣的話我寧願不當班主任!在學生家長的一再要求下,校長只好答應讓王芳接任班主任。

現在老師辦補習班都成了風氣,目的就是為了錢。你想老師都是這樣的道德品質,能把學生帶到哪裏去?可王芳給學生補習是為了幫助家長照看,不收一分錢。這樣好的老師誰不尊敬?然而這樣的好老師卻再次遭到綁架。家長學生很痛心,這麼好的老師屢遭迫害,中共,你究竟是個甚麼東西?專門迫害好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