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宣傳的毒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據明慧網報導,五十八歲的山東省青島法輪功學員邵承洛,一名行醫二十多年且德藝雙馨的中醫師,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七年,關押在山東省第一監獄。邵承洛因為拒絕轉化,被施以一百五十多種酷刑折磨,不到三年就被迫害致殘了。

法輪功學員邵承洛
法輪功學員邵承洛

邵承洛承受的酷刑除了花樣繁多,還都極盡殘酷,直接挑戰人的尊嚴和肉體的承受極限。比如:用縫衣針扎身體的各個部位;用牙刷把或木棍刮肋骨;用帶釘子的物件打;用凳子腿打;鞋底抽;扭胳膊壓大腿;腳踩肚子;將牙刷插進手指間扭轉,手指皮開肉綻;打斷肋骨;打斷手臂;將兩手兩腳綁在一起,身體成弓形,放在倒置的凳子的四條腿上,打手將凳子踹倒,人便重重地摔到地上翻滾等等。邵承洛還被拔光鬍子眉毛、折斷指骨、絞爛指縫、搗爛兩肋、打爛臀部傷口撒鹽、電烙鐵在兩腿的膝關節下與踝關節上烙,更有野蠻灌食,致使兩顆牙被螺絲刀撬壞……

為了轉化邵承洛和其他法輪功學員,監獄方真是使絕了招數,將邪惡發揮到了極致。這些暴徒中,有警察,也有被唆使的犯人。警察凶殘,犯人也表現的毫無人性。而這一切,正是中共對法輪功的仇恨宣傳要達到的目的。

迫害之初,江澤民不知天高地厚的要「三個月鏟除法輪功」,第一步就是動用媒體鋪天蓋地的誹謗誣蔑妖魔化法輪功。一時間黑雲壓頂,萬馬齊喑,恍如文革再現。江賊知道,在煽動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之時,也是在復興人們的記憶──「對階級敵人要像嚴冬般殘酷無情」。事實也正如此,這些惡人在作惡的時候,表現的理所當然──邵承洛被綁架時,十幾個警察一起將他毆打致休克,一邊打一邊罵他是「反革命」;一位姓莊的派出所所長用穿著皮鞋的腳踢邵承洛頭部,並破口大罵,說政府對法輪功的打擊超過刑事犯;邵承洛還曾被青島市勞教所打致頸椎腰尾骨脫節,四肢腫脹呈黑色,大隊長王方元竟然多次到現場慰問打手,並說:「我代表政府感謝你們出力了。」

仇恨宣傳煽起的暴力,使一些警察和犯人淪為中共的幫兇和罪犯,卻自以為這樣對待「反革命」是「政治正確」。然而他們中有很多並非原本就是邪惡之人,他們是在中共的欺騙和脅迫下才喪失了理性。

我記憶中深刻的就有這樣一位警察。那是在迫害之初,我到北京上訪被抓,因為不報姓名,被雙手反銬,一頓狠打。其中負責這個案子的也是最粗暴的一位警察一面打一面威脅我說,你反正沒姓名,我們會天天打,打死你都沒人知道。他一面打,我一面給他講述上訪和不報姓名的原因。漸漸,他被我的話打動了,開始停住手一點點詢問中南海事件、「1400例」、自殺、殺人等等中共抹黑宣傳事件的真相,當他一一明白的時候,因憤怒而扭曲的臉沉靜下來,開始變的和善,而後顯出深深的悔意。最後,他打開我的手銬,愧疚的對我說:「對不起!對不起!我聽信了上面和電視的宣傳,我不知道法輪功這麼好,我不該這樣對待你們。」之後,他瞞著領導悄悄通知我的朋友將我營救了出來。

像這樣的警察明慧網上可以見到很多。他們明白真相後,幡然醒悟,開始站在大法一邊──有的給法輪功學員通風報信,提醒他們注意安全;有的暗中保護法輪功學員;有的學起了《轉法輪》;有的幫助散發真相資料……。一些犯人也在明白真相後痛悔落淚,以後真的開始維護起法輪功學員。可見,人都有善良的一面,只是他們在中共黑白顛倒的仇恨宣傳中迷失了,一旦明白過來,就會做出良心的選擇。而這正是中共最懼怕的,所以在最初的仇恨宣傳達不到目的的時候,中共又自導自演了「天安門自焚」偽案嫁禍法輪功,企圖煽起更旺的仇恨之火。可見中共真正的目的不僅僅是為了加重迫害,也是為了迫害人性的善良,以便將人牢牢的鉗制住,麻木的跟著它行惡。中共的目的當然不止於裹脅那些「執法者」,而是包括全體中國民眾,使他們因為仇恨而善惡不分,或助紂為虐,或麻木不仁。

仇恨宣傳因為它的反人類性,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重視。國際上認為,仇恨宣傳的罪行,比其他任何罪行都大和影響深遠,是當今人類面臨的最主要危險之一。那些仇恨宣傳的煽動者都被國際法庭判以重刑。反猶雜誌《攻擊者》的主編施特賴謝爾因為在其報紙上發表對猶太人的誹謗宣傳,被判反人類罪並被處以絞刑。法庭在判定他犯下的罪行時對仇恨宣傳的毒害做了深刻的描述。法庭認為,「其他任何被告造成的苦難可隨其被捕而停止,而施特賴謝爾的罪行的影響,他那被打入成千上萬人的頭腦中的毒害──他留下的遺產是一個因他而起的、被仇恨、虐待狂、謀殺和扭曲毒害的國家。」

而如今的中國,正是這樣一個被仇恨扭曲的國家,不僅正在遭受歷次政治運動中製造的毒素帶來的毒害,還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繼續製造著新的毒素。所以中國民眾應該快快覺醒過來,看清中共的反人類本質,從內心摒棄它,為自己和中華民族的未來做出正確的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