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嬰兒之死的深層原因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五日】二零一三年三月初,吉林省長春市一輛汽車在車主離開時被盜走,車內有一個兩個月大的嬰兒。僅兩個月的嬰兒小皓博被盜車賊掐死後埋在雪裏,嬰兒母親驚聞噩耗精神崩潰,入院急救。當晚,數千名長春市民自發聚集文化廣場、小嬰兒家門前,獻上鮮花、蠟燭悼念被害嬰兒小皓博,民眾在網絡對兇手喪盡天良、令人髮指的惡行表示強烈譴責,強烈呼籲嚴懲兇手。人們也為如此扭曲的人性和社會道德的淪喪而慨嘆。

吉林省宣傳部關於報導長春盜車殺嬰案命令包括四條:第一條控制報導數量,報紙不把孩子的事情放在頭版,內版不超過半版;第二用通稿和新華社評論,宣傳甚麼公安怎麼破案的所謂「正能量」;第三條不指責公安辦案不力,不渲染悲情;第四條,三月六日之後不再報導這件事情。

三月六日,在北京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的吉林省長春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李樹國,在接受中新網專訪時談及「三零四」案件。他強調,「這只是個普通的刑事案件。有些人的犯罪心理不好掌握,他抱有各種不同的目的。與公民道德底線無關。」

與此同時,一個似乎偶然的事件引起了許多關注,據美國《紐約郵報》報導,一個月前,美國紐約發生了幾乎同樣的事情,一名小偷迅速上車將車開走,當時,汽車後座坐著這對情侶剛滿八個月的女兒。但是和長春被害嬰兒不同,偷車嫌犯發現車內有嬰兒,報警後棄車離開,據警察推測,這名有西班牙口音的嫌犯應該是在偷車後發現後座有個嬰兒,也許出於不忍心,就主動報警,棄車逃跑了。

那麼,長春嬰兒之死只是一個偶然事件嗎?

中共宣傳的無神論造成中國社會道德敗壞

中國古代人道德標準很高,信天信神、善惡標準的普世價值自在人心,壞人做壞事還是有個尺度、良心問題,連盜賊也有盜賊遵守的道德標準。所以說「盜亦有道」。

當今的美國盜賊沒有殺人,也是因為整個社會的道德標準還在,所以幹不出長春盜車賊這種挑戰人類道德底線的事情來。

中國共產黨的思想理論基礎是無神論,中共利用謊言和暴力竊取政權後,開動國家機器,製造黨文化,對信仰佛道神的傳統文化不斷進行打擊,其中也包括了對來自於信仰體系,神規範人的道德標準的破壞和敗壞。被中共洗腦後的中國人,很多成為了無神論者,根本沒有對神的基本信仰和敬畏,或者通俗地說,他們壓根就不信仰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壓根就不相信人有靈魂,壓根就不相信會有最終的道德審判。

於是,他們走上了依靠暴力或者欺騙來解決問題尤其是個人的利益問題的道路,也就是中共給人制訂的生活方式和中共希望看到的人的墮落。

共產主義的精神領袖馬克思宣稱每個社會的道德體系完全是其生產方式和階級結構的產物。他相信統治階級的利益將成為社會的佔優勢的道德體系。在當代的中國,中共為了自己的利益,破壞了中國社會的道德,建立了基於無神論和黨文化的「道德」體系。這個沒有信仰的社會也成為沒有道德的社會,中共根據自己的需要進行道德解釋,實質上就是無道德,無道德約束。

中共的無神論,作為一種文化專制主義理論,成為了有害於人類,有害於社會的一種不道德的文化。

中共的絕對平均主義造成了道德的墮落

中共為實行絕對平均主義而實行的「打土豪分田地」,私有財產成為「共產」,搞「大鍋飯」等分配制度,在經濟層面已經退出了歷史舞台。但是,在道德層面,絕對平均主義的影響卻一直存在。

「絕對平均主義」在中國的道德層面尤為盛行,有甚麼好處大家均攤,誰出頭就打擊誰,從而引起了更多的人與人之間的爭鬥心及妒忌心。表面上看起來人人都一樣,然而它卻摧毀了人的基本道德、基本的約束人的行為規範的準則,因為它否認了「善惡有報」的天理。

平均有兩種方式,向上拉齊和向下拉齊,而在無神論社會,精神上的「絕對平均主義」只有一個方向,就是向下拉齊。

今天的中國社會,已進入一個人們越來越難以堅守自我、良知、人性的時代。幾乎每一件在道德上、法律上按常理來說是錯的事情,一些人總能找出為之辯護的理由,強迫自己相信,以及希望別人理解,自己這樣幹是沒有辦法,甚至本身就是對的。這就是搞向下拉齊的一個突出表現,不去面對道德上的下滑,向好的看齊,努力變好而讓道德回升,而是把大眾的道德水平向下拉齊,給壞人壞事找出路。

比如吉林省長春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李樹國就把一個不應該殺害嬰兒的基本道德問題說成只是個普通的刑事案件,與公民道德底線無關。把人們的道德水平又往下拉一次,就是說,以後殺嬰兒的人不是因為沒有道德,而是單純的一種犯罪行為而已。那麼就造成了人們開始認為殺嬰兒不是道德敗壞的一種思維方式的形成。

這也其實是中共造成中國社會越來越道德下滑的一個秘密,因為中共每進行一次辯解,就把中國社會道德的標準往下拉一次,不斷逼近底線,直到顛覆。

自古正邪不兩立,中共和道德之中,只能選其一。中共在破壞道德的同時,卻也為自己的最後解體種下了因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