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生命的冷漠來源於中共的暴政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七日】二零一二年初冬剛剛來臨,貴州省五個孩子凍死在垃圾箱裏,這件事引起很多人的關注,大家紛紛探討讓孩子們凍死的社會責任,令人吃驚的是當地的垃圾箱上出現這樣的標語「人畜不得入內,違者責任自負」。

二零一三年元旦後,河南一場大火燒毀了一個民間孤兒收養院,七個孩子葬身火海,有專家出來談法不容情,欲將責任推給善良的收養者,受到網友們的斥責。記者們又爆出了當地官員在召開新聞發布會前,毫不悲傷還互相調侃的新聞。官員回答記者關於失火事故的提問時,竟然說:「這次,七個孩子的生命,六名幹部的擔責,若能換來孤兒救助體系完善及社會進步,我感覺值了。」這話說的好不輕巧,在這位眼中,這起七名幼童的喪命竟然成了好事。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四日新聞:雲南山體滑坡,官方火化遇難者遺體前未通知家屬,部份在外打工村民未見到孩子最後一面。當地官員稱火化決定經過集體討論,擔心村民看到遺體後情緒出現更大波動。

對生命的冷漠一次又一次衝擊著人們良知的底線,讓人一次又一次感受到心靈的凍結。「甬溫動車事故」匆匆結束救援,急於掩埋事故車廂,當搜救結束後又救出一個小女孩時,官員說:那是生命的奇蹟。面對幾十人慘死的車禍現場,「表哥」淡定的微笑。陝西省強制懷孕七個多月的孕婦墮胎。二零零三年三月,僅僅因為外出沒有帶身份證被打死在廣州收容遣送站的大學生孫志剛,他的死讓收容遣送制度被廢,取而代之的是城市救助管理機制。時至今日頻頻凍死街頭、公園、高架橋下的流浪人員、民工寧願凍死街頭也不要去救助站。最近一名記者暗訪救助站被打,造成輕度腦震盪、左腳軟組織挫傷,證實了自孫志剛事件後,一切並沒有絲毫的改變。救助站成為新的暴行的地獄──一切毫無改變。

二零零三年「網易年終特刊」中一段話:「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但是,人的生命一旦被施以酷刑,卻是十分單薄而脆弱的。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是否存在酷刑,表明這個國家和民族的文明程度。酷刑在向我們的司法文明挑戰,我們不能視而不見」。

時至今日,時間過去了十年,我們看到的是酷刑更加普遍的存在於司法領域。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的已有三千六百三十八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國三十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連續多日剝奪睡眠;多根高壓電棍同時長時間電擊(其中包括放在大法弟子嘴裏放電,電擊胸部、腋下、乳房、陰部等等);形形色色的手銬、腳鐐、「煙桿銬」、「狼牙銬」、背銬;橡膠棍、狼牙棒、地牢、水牢、死人床、坐板;抽人的鞭子有皮的、銅絲擰成的、鋼筋條、荊條、全竹竿(帶刺)、上繩、鐵釘釘指甲縫、鐵鉗子擰肉、用鉗子拔指甲、蹲小號、坐鐵椅子等等幾十種酷刑被用於法輪功學員身上。「對生命的冷漠」愈演愈烈,造成「對生命的冷漠」惡果的就是中共邪黨及其暴政。

中共酷刑:毒打、冷凍、吊打、老虎凳、野蠻灌食、潑涼水
中共酷刑:毒打、冷凍、吊打、老虎凳、野蠻灌食、潑涼水

追溯中共的歷史,整個就是一部暴政的歷史。本文僅舉兩例。一、兵不血刃背後的殘忍:一九四八年解放軍圍困長春,為了消耗城內的糧食,奉命不許長春城內的老百姓出逃。圍困長春三個月後,林彪向毛報告:「圍困已收顯著效果,造成市內嚴重糧荒居民多賴樹葉青草充飢,餓斃甚多。」五個月的圍困下來,中共進入長春時,長春人口從五十萬減少到十七萬。就是中共的官方數字也承認餓死十二萬人。面對被餓死的眾多百姓,中共邪黨不僅毫無愧疚之意,還大言不慚地說:解放長春,兵不血刃。中共粟裕大將說,利用餓死平民來迫使守城的國民黨投降這一長春模式,在「若干城市採用」過。

二、信陽事件:一九五九年,似乎沒有甚麼徵兆表明那個美麗富饒的地方會發生突如其來的災難。事實上,一九五八年,當地夏糧大豐收,秋糧只是因為大量農村勞力被抽調去大煉鋼鐵而減收。但是就在一年之後,那個地方爆發了舉國震驚的「信陽事件」,高達一百萬人死於飢餓。據作家白樺說,當時信陽地區「一個村落一個村落的人被餓死」,僅息縣就有六百三十九個村子的人口死絕,固始縣「全縣無人煙的村莊有四百多個」;「死絕的戶數,光山縣就有五千六百四十七戶,息縣五千一百三十三戶,固始縣三千四百二十四戶。」當然,「信陽事件」只是「大躍進」時代的一個縮影。為了追逼糧食,許多幹部成了人性滅絕的禽獸。息縣防胡公社婦聯主任黃秀蓮割了四個社員的耳朵,其中一人死去。光山縣用罰凍的刑罰逼迫農民交出糧食,槐樹店公社有十三個孤兒活活被凍死在山上。羅山縣彭新公社有十七名預備黨員,十六名在反瞞產中打了人的都光榮地轉了正,只剩一個不得轉正,因為他沒打人,「反瞞產」不積極。在「反瞞產」過程中,信陽地區逮捕了一萬多人,其中七百多人死在拘留所和監獄。河南省委第一書記吳芝圃不僅中央委員的頭銜都沒丟,而且不久就又調任中南局書記處書記,只比原職低了半級。一九六一年三月,在中央工作會議上毛澤東還高聲與他打招呼:「芝圃同志,犯了錯誤,還是要抬起頭來。坐到前邊來嘛!要看到光明啊!」

中科院院士的何祚庥,在二零零五年底接受媒體採訪時談到中國礦難頻頻的問題時,就脫口道:「誰叫你不幸生在中國了?」「中國要發展,某些代價是不可避免。」在一個鼓吹生存競爭、弱肉強食、崇拜狼性的社會裏,人與人之間必然是緊張的爭鬥、撕咬、充滿戒心。這也就不難理解充斥整個社會的假藥、假酒、假醬油,毒大米、毒麵粉、毒瓜子,更有注水肉、地溝油、大頭嬰兒奶粉……

中共邪黨宣傳「無神論」,用「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叢林規則教育民眾,取代了曾經我們中華民族信奉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孔子倡導的「仁、義、禮、智、信」,佛家洪傳的「慈悲為懷、與人為善」。這些傳統的觀念被中共稱為「四舊」遭到徹底鏟除。妒嫉、自私、冷漠、鬥爭肆虐中華大地。就這樣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中造成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

今天當我們一次再一次面對一個又一個無辜生命被邪黨吞噬,一定要反思邪黨的真實面目,不能再對邪黨給予任何改良的希望。退出邪黨才是光明的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