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真的存在天懲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本文先從一個美國一九三五年的故事說起。當時的紐約市長拉古迪亞旁聽一樁庭審:一老婦為孫子偷麵包被罰十美元。審判結束後,市長脫下帽子放入十美元,說:「現在請每個人交五十美分罰金,為我們的冷漠付費,以處罰我們生活在一個要祖母去偷麵包來餵養孫子的城市。」

拉古迪亞以行動告訴人們,一個社會的冷漠和道德淪喪每個人都負有責任。

一個社會如果變得邪惡,除了邪惡的元凶外,對邪惡行徑冷漠的人心也更加縱容了邪惡。如同當今中國大陸,中共帶頭作惡,人民跟著變壞,暴力謊言情色橫行,善良民眾無立足之地。人為了自保,強制自己變得麻木,拒絕善良、拒絕正義,只要大難不降臨自己頭上,哪管他人死活。於是,我們生活的社會、我們生存的城市已悄然蛻變,已經面目全非

不知不覺中,孩子生活在一個要去垃圾站取暖而命喪的社會;百姓生活在一個私產毫無保護的社會,房屋、金錢可以被隨意強拆掠奪;企業家生活在一個合法經營也可能被鋃鐺入獄的社會;官員生活在一個拒絕腐敗就毫無前程的社會;冤民生活在一個要去上訪而被勞教的社會;律師生活在一個為正義發聲而要被酷刑和失蹤的社會;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生活在因為信仰要面臨被活摘販賣器官巨大危險的社會,甚至連死後的屍體都要做成商品展覽……

社會如此腐敗不堪,罪魁禍首就是中共邪黨。人們的冷漠,就是中共行惡的潤滑劑。中共的邪惡從來就是毫無底線、變本加厲的。

而「三退」,即退黨、退團、退隊,在筆者看來正是拒絕冷漠、拒絕邪惡的開始。如果傳說中的天懲存在,並且如果有一天,天懲到來了,上天問,當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時,你在做甚麼?你是怎麼做的?我想,最起碼有一億多人可以鼓足底氣說,「中共邪教太邪惡了,因此我早就選擇退出它了,並且我讓我的家人都遠離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