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松「與狼共舞」的深刻教訓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一日】尼克松可能到死還不明白,自己為甚麼這麼倒霉──成為美國歷史上唯一的一個因彈劾而下台的總統(雖不是被彈劾罷免,也是因彈劾而被迫辭職)。

原因在於尼克松「搞政治」──放棄美國的立國原則「信仰自由」,為了眼前的政治利益而與世界上最極權的中共政權建立關係,等於是把中共引入了世界大家庭,使世界大家庭從此受到中共的禍亂。中國話這叫「引狼入室」。

大紀元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舊事重提:一九七二年二月,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松的訪華是中共取得大陸政權以來的重大歷史事件之一,這一事件對中美蘇三角關係的改變、以及後來中國大陸和台灣的政治走向產生了重大影響。

當時的美國正與前蘇聯軍事集團陷於苦鬥,同時也深陷越南戰爭的泥潭,因久戰不下,國內反戰情緒高漲。為了謀求連任、提高自己在大選中的份量,急於同中共搞好關係,這些因素促使尼克松做出了這一遺害無窮的錯誤決策。

在一次訪談中,尼克松曾經解釋過現在走在一起的原因,他說:「是因為我們承認存在著一個新的世界形勢。我們承認重要的不是一個國家的對內政策和它的哲學,重要的是它對世界上其他國家的政策以及對於我們的政策。」尼克松的這一所謂的「哲學」,日後被中共發展為「人權是一個國家的內政,譴責人權記錄就是干涉一個國家的內政」的荒唐邏輯。由此可見,尼克松當時的錯誤政策是有其思想根源的,這也是中共最想要的。

為了謀求總統的連任,尼克松在談話中可以說已經到了「卑躬屈膝」的地步。尼克松直接了當地對毛說:「我想主席投我一票,是在兩個壞東西(共和黨和自由黨)中間選擇好一點的一個。」而毛則附和道:「我是喜歡右派的。人家說你們是右派,說你們共和黨是右派。」

據基辛格稱,在他一九七一年七月準備秘密訪華前,「尼克松還想要中國人保證,在他去中國之前,不要邀請美國的任何政治人物去中國訪問。」在他離開美國之後,他寫道:「我三番五次地接到訓令,還是在我出發前跟我講過不知多少遍的那些話。在尼克松之前,其他政治家不許去中國。」

其實,尼克松訪華事件的影響遠不止於此──此舉直接導致了中共與美國建交,引發了國際大家庭紛紛承認中共政權,把中共引入聯合國,把中華民國逼出聯合國,使中共在國內外都獲得了堂而皇之的「合法性」,使中共能夠站穩腳跟繼續為禍中國、流毒世界。

尼克松之過,不可謂不大!

尼克松當年,因美國在美蘇爭霸中難以取得優勢,於是玩「中國牌」,親近中共,藉以削弱蘇聯的勢力;在國內,尼克松的政績平平,為了爭取更多選票,當水門事件發生後更為了把選民的視線轉到其它方面,於是鋌而走險,與中共親近,標新立異以求政績,想不到終究是被中共玩弄,成為歷史的輸家。

這就是尼克松親共的教訓。

尼克松有一本書,叫《1999不戰而勝》,提倡與共產邪惡主義交往,在交往中「演變」共產邪惡主義。尼克松以此作為他親近共產黨的「理論依據」。殊不知,共產黨的狡猾遠非正常人類社會(包括正常人類社會的政治家)所能想像。共產黨猶如擴張力極強的癌細胞,只要與誰接觸,馬上就能感染對方!

一九九九年之後,中共傾盡國力迫害修煉「真善忍」普世價值的法輪功,動用了古今中外令人髮指的酷刑,十年中迫害致死至少三千多名法輪功學員,非法拘留、勞教、判刑的人數達數十萬以上,迫害了上億人的正信,殘害了全世界的普世價值,更做出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種「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美國上下和整個國際社會對迫害的嚴重性都是很清楚的,可是卻因為中共與各國政府有過約定──中國的人權問題可以私下來談,不必公開。

因為受「和平演變」理論的影響,很多國家的政治家都認為私下裏談能夠起到積極的作用的。但是,十二年過去了,實踐證明了私下裏談是完全失敗的,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並沒有停止。中共是集人類古今中外邪性之大全的流氓邪教,不公開揭露它、不公開遏制它,只能是被它欺騙和玩弄。對此,全世界的政治家以及各界人士都應當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