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老人手中展板與大陸老人身上狀衣(圖)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明慧網六月十三日的首條報導是《人群總在有真相的地方駐足(圖)》,講的是在台灣著名地標「一零一大樓」周邊,法輪功學員向到台灣觀光的大陸遊客講真相的事。其中有兩張插圖,都是一個老太太手中拿著展板向大陸遊客講真相的相片。相片的拍攝角度不同,都是從老人的背後拍攝的,所以可以看到大陸遊客認真觀看展板的神態,而從老人花白的頭髮上判斷,老人的年齡起碼也在六旬開外。她就那麼靜靜地站在那裏,雙手托著展板,跟前有將近二十個神情肅穆的大陸遊客在默默地觀看。


老太太手中拿著展板

展板上的內容在照片上我們看不到,但是我們都知道這是一份講述大陸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展板。這樣的展板在大陸是根本不允許老百姓看到的。大陸同胞只有走出國門才能比較全面地看清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罪惡。當然,海外的法輪功資料也大都是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通過民間途徑傳到海外的,揭示出來的也只是殘酷迫害的冰山一角。

看到這幅插圖,我想到明慧網上先前的一篇揭露迫害的文章中的一幅插圖,那是天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的母親身穿狀衣的插圖。

無奈之下老母穿狀衣鳴冤
周向陽的老母親穿狀衣鳴冤

周向陽是原天津市鐵道第三勘測設計院工程師。他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先後被非法關押於天津鐵路看守所、青泊窪勞教所、雙口勞教所、薊縣漁山勞教所、河西看守所、梨園頭監獄、港北監獄等。其間遭受酷刑無數:被徹夜電擊至遍體鱗傷、連續三十天熬夜、多次關小號、綁縛、毆打、野蠻灌食等等,導致他常年帶傷,生命多次垂危。二零零八年六月底,他為抵制迫害在港北監獄絕食一年多,體重只剩八十多斤,身體極度虛弱,命懸一線,直至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保外就醫。

一次惡警魏威和另一個警察電遍他全身,一邊電一邊問他:大法好不好?他說:「大法好!」他們就繼續電,還專門找皮開肉綻的地方電,痛苦的滋味無法形容。

二零零一年秋,惡警魏威又接受指令對周向陽施以電刑。這次魏威指使犯人將周向陽呈仰臥姿勢按倒,一群犯人壓住他的手、臂、腳和腿,魏威以電棍電擊周向陽的嘴部,並恐嚇說:「一大隊教導員李佔說了算,打死了扔到後山埋了,算自殺。」

魏威還將周向陽翻過來壓住,又電擊他的後腦勺,電得他後腦勺起水皰,有的地方都電焦了。在持續電擊中,只聽一聲響,竟連電棍也燒壞了,而周向陽也被電得昏迷過去。

鑑於周向陽被迫害情況尤其嚴重,二零一零年召開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十三次會議上,聯合國特派專員諾瓦克先生遞交的年度調查中包括了周向陽案件,此報告通告各國政府,中共的迫害在全球範圍內曝光,並被各國記錄在案。

按照國際慣例,一旦聯合國特派專員就某個迫害案例向會員國進行質詢,該會員國必須予以回覆與跟蹤調查。作為會員國的中國來講,本應對周向陽的案子對聯合國有一個交代,可是當中共得知這一消息後,卻對已經保外就醫的周向陽進行了變本加厲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上午,在唐山市的租住房內周向陽被劫持。三月七日開始,周向陽的母親等親屬分別到過唐山市國保大隊六大隊、天津市公安局、港北監獄、天津市國保總隊等單位探詢兒子的下落,可是這些單位全都推來推去。

後來在得知周向陽在港北監獄後,四月十二日上午,周向陽的父母再次趕到天津港北監獄看望生命垂危的兒子。可是獄警卻以「上邊規定不讓見」為藉口,禁止他們接見周向陽。老太太異常傷心,萬般無奈下,她穿上了白布做的大坎肩,上邊寫著:「我兒子生命垂危,港北監獄不讓父母見,我兒子是好人。」

老太太對圍觀的人說:「我做母親的心都碎了,我的兒子在這裏關押已經一個多月了,生命垂危,上個月我就來這裏詢問我兒子是否在這裏,他們騙我說沒這個人,我在這兒坐了兩天兩夜也沒叫我見,我兒子信仰‘真、善、忍’是個好人,在單位是工程師,有人給他送一小書包錢的禮,我兒子都不要。」

周向陽的母親也已經六十開外,她為甚麼要在監獄門口穿上狀衣?她在表達自己強烈憤慨的同時,也在呼籲世人對兒子命運的關注!報導中的插圖,就是一位老人身穿狀衣無助地在監獄門前控訴的照片。

周向陽是無辜的,聯合國都備有他被迫害的案例。可是在大陸,他的母親連見他一面的權利都被剝奪。老母身上的狀衣浸透著多少母親的期盼與辛酸,同時又映襯出多少中共的罪惡!

台灣那個老太太托著的展板上有周向陽的案例嗎?很可能沒有,因為類似的案例太多了。可是她為甚麼像一個母親為營救自己的孩子一樣不知疲倦地托著展板?大陸同胞啊,想想為甚麼吧?你能像她那樣為營救自己的同胞盡一份力嗎?

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在台北舉著展板,一位身穿白布狀衣的老人站在天津港北監獄的大門口,兩幅圖片共同揭露的是同一種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