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強暴 他們唱出心中的歌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八日】

落入凡間深處
迷失不知歸路
輾轉千百年
幸遇師尊普度
得度,得度
切莫機緣再誤

這是法輪功修煉者創作的歌曲《得度》中的歌詞,歌中表現了修煉人得法修煉的欣喜。很多法輪功學員都會唱。在監獄那嚴酷的環境中也有法輪功學員在唱。

現年四十八歲的哈爾濱南崗區法輪功學員閆春玲,於二零零三年遭中共非法判刑九年,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女子監獄。閆春玲歷經種種魔難,始終不承認自己是犯人:不穿囚服,不參加奴役勞動,視監獄的規章制度為虛設。為此她遭到了種種酷刑:在勞教所,她曾被剝奪睡眠二十八天,還曾被送到男監兩天兩夜;在看守所,她被強制戴上手銬腳鐐四十多天;在黑龍江女子監獄,她被關押小號達九十七天,被戴手銬腳鐐九十六天,而對她的毒打更是家常便飯,獄警曾派八個犯人看她一個,可是這些都擋不住她呼喊「法輪大法好」。

今年二月十四日,監獄長包銳帶人到監舍翻查春玲的物品,春玲對她們說:「我給你們唱首歌吧。」說是唱《得度》,邊說邊唱了起來。這幾個人敷衍著說「唱吧,唱吧」,好像怕聽到歌聲似的,趕忙離開了。

這些事情說起來很簡單,可是要能坦然地唱出來,那哪是那麼簡單的事情!監獄就是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敢在這裏唱法輪功的歌曲,那心性得達到對迫害全然無視的地步才行。

我們再看一個在看守所唱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的故事。

現年三十七歲的湖南長沙市芙蓉區居民、原中國銀行湖南省分行人事處幹部雷揚帆,在今年四月十七日晚九點多鐘,他與一位朋友在望城縣橋驛鎮的路上被警察綁架。三名警察不由分說,圍上來就對他倆拳打腳踢:掐脖子、扭手、猛擊臉部、猛踢腳腿,施暴長達近半個小時。

他們被劫持到派出所後,橋驛派出所警察繼續對兩人毒打:狠打耳光,腳踢,用木棍猛烈抽打身體、頭部。一名警察還拿木棍橫掃雷揚帆的頸部,猛擊他的後腦和頭頂,因用力太猛,木棍當場硬生生被打斷成兩截。

望城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大隊長胡鑫與副大隊長唐偉聞訊也跑到派出所,胡鑫將一疊報紙捲起後用力抽打雷揚帆的眼睛。雷揚帆被打得頭發暈,眼睛發黑、發痛,不由自主地流淚。

遭遇警察如此殘暴的對待,雷揚帆沒有怨恨,沒有對抗,他知道警察這樣對待自己,是因為受了中共謊言的矇蔽,他們對法輪功的仇視是因為他們還不了解法輪功的真相。他善勸警察不要行惡,並唱起了自己很喜歡的一首由法輪功學員創作的歌曲《為你而來》,希望被謊言矇蔽的警察能有所醒悟。他唱道:

跨越千山萬水
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
我因為愛你而來
可貴的中國人啊
請靜心傾聽我的心聲
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好
切莫相信那欺世的謊言

雷揚帆所唱的這首歌曲,是基於修煉法輪功的外國人到北京天安門,向中國人民傾吐心聲的悲壯經歷而創作的。那些到中國土地上的外國人,到了天安門,也是用中文在歌唱著他們心中的歌。

德國法輪功學員卡洛林﹒科普爾曾於二零零二年到天安門,呼籲中國政府停止迫害法輪功。他在文章中寫道:

「約200米遠的地方,一個人剛坐下,便有一群警察把他踩在地上,儘管我從照片上經常看到修煉者如何在廣場上被毆打,還是禁不住驚訝──我這是在親眼看著他們的暴行!此情此景使我閃現出一想法:我該站出來了,不能再讓它們這樣蹂躪人們,一時間,我的這一想法突然蓋過了我的遲疑,並給了我一股力量。

「我立即從夾克裏抽出約一米長的橫幅,上面寫著‘法輪大法好’,並把它展開舉起,同時唱起‘法輪大法好’這首歌。不出五秒鐘,兩個警察就過來扯掉我的橫幅,並一左一右地把我緊緊夾在胳膊下,我沒有停止唱歌,這時,第三個警察過來捂我的嘴。此時此刻,我只有一個念頭:要讓更多的人們聽到我的歌聲!在我之前,一位女同修被警察按倒在地,其他一些被拖進車,車裏邊再沒我的位子了,我趁這一小會兒時間站在眾人們面前又唱。……

「於此片刻,我希望面前的人們不僅僅是在聽我唱,而且能知道我唱的是甚麼;希望他們再想想,三年來,那些和平的人們遭受著何等的迫害;希望他們知道,他們被自己的政府愚弄到何等地步,有過多少謊言,僅僅為煽動他們反對法輪功──我希望,他們能從內心想想,為甚麼我要來到這裏唱歌給他們聽!」

布萊恩﹒馬坡爾是美國喬治城大學一年級學生,他也曾於二零零二年到天安門。他在天安門廣場緩步走了幾分鐘後,舉起了橫幅,同時呼喊:「法輪大法好!」幾名中國警察逮捕了他,並把他「推」入警車。而此時車裏已經有五位美國法輪功學員了,他們都大聲地唱了起來:

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是正法
佛光普照

這兩個例子中所唱的歌曲《法輪大法好》,是法輪功的經典歌曲之一。歌詞雖簡單,但內蘊豐富,而且曲調雄壯,既能表現大法弟子對大法的歌頌,又能展現修煉者對大法的景仰與熱愛。

讓我們再看一個中國國內的大法弟子在承受酷刑時,唱出《法輪大法好》的故事吧。

原四川省阿壩州黑水縣公安局的森林警察陸智勇,曾被評為「最佳優秀警察」,並被黑水縣公安局定為副局長後備人選。但是因為修煉法輪功,屢遭摧殘。 他在綿陽新華勞教所遭非法迫害期間,遭到很多酷刑:罰站,從早晨六點一直站到夜裏十二點;拳擊胸部,包夾他的勞教犯人長期擊打他的胸部,很多次打得他說不出話,一說話胸部就痛,起床也非常艱難;捆綁,警察用細繩多次捆他,繩勒進肉裏,皮膚上冒出的都是油;電擊,曾同時受到四根電棒的電擊;狼牙棒打,狼牙棒上面滿是釘子,一打一拉皮肉就被帶下來。

一次,陸智勇在被狼牙棒打了四十多分鐘後,在被打得體無完膚的情況下高聲唱起了《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是正法
佛光普照

這純正慈悲的歌聲從他的胸中發出,令施刑者畏懼膽寒。這是一個甚麼人啊?受到了如此殘忍的折磨,竟然還在酷刑下歌唱自己心中的信仰!這慈悲純正的歌聲傳出,引起了其他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的合唱:

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