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兒淚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去年十二月九日,我在明慧網上看到兩篇有關孤兒的報導時,就有要寫篇文章的打算。

《我見過你們在公園裏煉功》那篇報導寫的是,「真善忍國際美展」日本巡迴展在北海道首府札幌市展出時,來自北海道旭川市的今中女士對畫作《孤兒淚》很有感觸,她流著淚說:「這麼可愛的孩子,在這個年齡明明是應該擁有著燦爛笑容的,卻遭受著如此悲慘的境遇,真不希望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董錫強,《孤兒淚》,油畫,48」
董錫強,《孤兒淚》,油畫,48」 x 48」 (2006年)

《孤兒淚》這幅畫作,我以前在網上也看到過幾次。畫面上的小女孩只有七八歲的樣子,懷裏抱著一個骨灰盒,骨灰盒上貼著父母的結婚照。照片相當的喜慶,媽媽穿著潔白的婚紗,爸爸穿著西裝繫著領帶,兩人的胸前還有一束鮮花,爸爸媽媽正滿臉笑意地憧憬著美好的生活。這張具有紀念意義的照片如今在女兒抱著的骨灰盒上出現,強烈的反差讓人不勝哀傷!

骨灰盒極其的簡易,薄薄的木板上露出木材的條紋。這不是標準的骨灰盒,該是家中的一個工具箱吧,可是如今卻被用來裝殮父母的骨灰。孩子身上披著的是爸爸的棉衣吧,卷曲的衣領和她鬆散的頭髮連在一起。

面對孤苦的處境,孩子一臉的茫然,粉嫩的臉龐籠罩著排遣不散的愁苦。特別是那雙眼睛,瑩瑩的淚光在眼中浮現,隱忍著的淚水中飽含著她吞咽的苦楚。這麼大點的孩子怎麼能飽嚐如此沉痛的哀傷!

這張粉嫩的臉上沒有淚痕,而淚水盈滿眼眶的無助而又戚然的表情,卻在無聲地撞擊著世人的良知。多少觀摩過這幅畫作的人,都希望孩子能哭出來,好把她心中的愁苦緩解。她才多大的孩子啊,卻要承受喪失父母的痛苦!

畫作的背景是勞教所的圍牆,以及圍牆上面那令人窒息的鉛灰色的天空。圍牆的一端是勞教所的一個門垛,上書「蘇家屯勞教所」。這幅畫完成於二零零六年。就在這一年的三月份,有證人在海外揭露中共在蘇家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的血腥事實。啊,難道孩子的父母是被活摘了器官?他們遭受的該是甚麼樣的巨痛!

我良久地凝視著這幅畫,品嚐著孩子的苦楚,眼淚一顆一顆地掉下來。

觸動我寫這篇文章念頭的是緊挨著的一篇報導,這篇報導的標題是《廣東台山市阮羨儔被綁架 孩子無人照顧》。文章的大致內容如下:

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廣東台山市四九鎮政府科員、法輪功學員阮羨儔被綁架,他的妻子去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要人,結果反被監控,只剩下年僅八歲的兒子阮健城。小健城寫了一封呼籲信,孩子在信中說:

「現在爸爸被非法關押,我沒有生活來源,更沒法上學,天氣又一天比一天冷,沒有吃穿,沒有人管我,沒有人理,我現在成了孤兒,沒有人照顧。求好心的叔叔,姨姨,大哥哥,大姐姐們,援救我爸爸回來。」

這篇文章對我的觸動也很大。小健城的遭遇是父母被迫害孩子也跟著遭罪的一個縮影。對法輪功迫害十多年來,這樣的家庭,這樣的孩子該有多少!是啊,天氣一天比一天冷,成了孤兒的小健城該怎麼過呢?

看完這兩篇文章,我當時就有寫這篇文章的打算,可是因為其它原因一直擱置下來。一晃幾個月過去,看看就到「六一」了,我又想起了小健城和《孤兒淚》上的小女孩,他們現在都怎樣了?小健城的爸爸回來了嗎?小女孩可否有了寄身之處?

可是我又分明知道,只要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不被制止,孩子們成為孤兒的事實就可能會繼續發生。十多年來,這樣的人間慘劇不都是在不斷地上演著嗎?

孤兒的淚水能流到幾時?孩子的淚水可否喚醒了您的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