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目的迥異的拍照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二日】現在攝像機和照相機已經相當普及了。人們除了娛樂之外,有時也用它曝光社會上的一些醜陋現象,讓我們大家都知道它,從而達到消除它的目的。當然了,也有些陰險的中共黨徒,在非法的執法過程中,利用它對無辜的百姓進行拍攝,進而達到恫嚇民眾的目的。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六日有三篇報導,在曝光中共惡徒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也把中共惡警用來嚇唬老百姓的恐嚇手段進行了揭露。

《李紹鐵被迫害命危 老母親街頭舉牌喊冤(圖)》中有這樣的報導,說黑龍江省富錦市法輪功學員李紹鐵被綁架後,惡警將他迫害得一直處於昏迷狀態。李紹鐵年近九旬的母親、妻子及親友多次找到富錦市公安局要人,均被推脫、搪塞、欺騙和威脅。無奈之下,老人不得不站在公安局門前舉牌向父老鄉親呼籲,希望更多的世人伸出援手,制止對好人的迫害。

婆媳打牌,眾人圍觀
婆媳打牌,眾人圍觀

看到老人在公安局門前舉牌,自然引來民眾的圍觀。九月十九日,一夥警察在一個叫張國輝的便衣指認下,掏出攝影機對關心此事的民眾進行跟蹤拍照,還蠻橫地對眾人進行驅趕。

中共警察在攝像拍照
中共警察在攝像拍照

其實惡警拍照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恫嚇老百姓,那意思很明顯,你只要敢來聲援老太太,這裏給你一錄像,就是證據,隨時都可以抓捕你。惡警的用心相當陰險和卑鄙。

《山東青島美術教師楊雪豔被非法判刑三年》中講,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下午,青島嶗山區法院在大山看守所的第一法庭,對楊雪豔非法開庭,並嚴厲拒絕楊雪豔的母親等親人入庭旁聽。而且,還有警察手持相機進行現場拍攝。其用意不言而喻,就是為了嚇唬楊雪豔的家人,好為他們以後對其家人或其他民眾進行迫害留下所謂的證據。

《湖北黃梅縣惡警騷擾胡柏榮、胡秋梅》一文說,二零一一年九月九日上午,湖北黃梅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黃偉等三名惡警,非法闖入小池鎮法輪功學員胡柏榮家。一名惡警偽善地拽著胡柏榮說話,另兩名惡警乘機在她家非法拍照。胡柏榮見此,當即質問惡警,一惡警蠻橫地說:「我想拍哪裏就拍哪裏!」後來惡警走出胡柏榮家門時,突然轉身對胡柏榮搶拍,而後匆匆逃離。

這些惡警真蠻橫,在別人家裏比在自己家裏都隨便,「想拍哪裏就拍哪裏」。然而照相機並非警察所獨有,老百姓當然也有拍照的權利。就在惡警們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進行非法拍攝時,也有民眾將警察們的罪惡拍攝了下來。

李紹鐵的老母親在手舉牌子為兒子呼救時,一位世人告訴兒子:「你快用相機把她照下來,讓這個事在海外曝光,他們就害怕了。」然後當場拿出手機給老太太拍了照。

我們在明慧網的報導中看到了傳到海外的照片,不但有眾人圍看老人手拿牌子的照片,還把警察拍攝民眾的鏡頭拍了下來,甚至還有幾個特寫相片,把現場作惡的惡警都拍攝了下來。圖片非常清晰。在數張照片中,其中有一張顯示,三個警察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搶奪李紹鐵母親手中的展板,三個彪形大漢,竟然對一個年近九旬的老人行兇。

在報導楊雪豔被非法判刑的文章中,也有數張警察阻攔楊雪豔家人旁聽,以及警察拍攝民眾的照片。照片顯示,非法審判楊雪豔的法庭門口,原有的幾扇大門,被關的只剩下一扇。幾個警察緊緊挨著身子橫擋在那裏,來阻擋旁聽者進入。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象徵公平與正義的法律天平就刻在法庭的大門上,而大門口卻是楊雪豔的母親被攔下半躺著的鏡頭。警察的霸道和傲慢一覽無遺。

從上述的報導中我們不難看到,雖說同是拍照,但目的迥異。民眾拍照就是為了曝光警察的罪惡。他們把這樣的照片發到海外,全世界的民眾都可以看到,誰正誰邪,一目了然。而中共警察拍攝的東西,怎麼不敢拿出來讓世人評判呢?

其實,用來恫嚇老百姓的照片,不管拍了多少,終究還是警察作惡的證據。而中國民眾所拍攝的揭露警察罪行的照片,不只是曝光了邪惡,同樣對所有參與的惡人以及中共惡黨都是強有力的震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