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司法女警察從迫害法輪功到修煉法輪功

黑窩中喜得大法 作聖蓮超脫凡塵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八日】我是一名工作在司法部門的警察,是在法輪大法被打壓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況下得法修煉法輪功的。有一天我看到有一位年輕的法輪功學員被迫違心的轉化了,晚上在監室裏久久跪在地上,雙手合十胸前,臉上帶著痛苦絕望的表情。看到這一幕時,我不理解她在幹甚麼呢?但是,一種要了解法輪功的心理非常的強烈。有一次全中隊的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主管所長率領男幹警將法輪功學員團團圍住,那陣式真有置人於死地的感覺,所長站在床鋪上指揮讓法輪功學員全部蹲下雙手抱頭。忽然所長把床板踩掉一塊身子一歪,蹲在附近的一個大法弟子要扶住他。法輪功學員這樣一個簡單的舉動,卻給我了一個深思,我想:都把他們「收拾」成這樣了,他們怎麼沒有怨恨?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名工作在司法部門的警察,是在法輪大法被打壓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況下得法修煉的。

淪落黑窩 迷中醒悟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中國大陸的所有電視、廣播、報紙等媒體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功造謠、誣陷,不久第一批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被送進我工作的勞教所,他們來到這裏後,有的煉功,有的背法,聚在一起就交流。當時我們的上級主管部門有明確指示,不許煉功、不許背法、不許……當時由於我對法輪功一無所知,也偏聽偏信了中共邪黨的謊言,也認為煉法輪功這些人參與了政治,是和政府對立的。因此,我也參與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按照邪黨的要求,開始了強制改變信仰、暴力制止煉功的迫害。

在我值班期間發現他們煉功,制止不聽就把他們一個一個拽倒,摞成摞,然後我就坐在他們身上。有一個被我直接坐在身下的法輪功學員,當我低頭看他時,他已經被我壓的臉色蒼白,喘不上來氣了。當時我的心裏也很難過。隨著煉功人一批批的增多,形勢越發緊張起來,全所上下籠罩在高度緊張和恐怖的氣氛中,幹警的工作量一下增大了,壓力也大了,上級的要求也越來越多了,監舍也不夠用了。

為了改變修煉人的信仰,邪惡開始分化他們,只要轉化不煉了,環境就變的寬鬆了,就可以有活動的空間了;而不放棄信仰的就要嚴管,不許和別人說話,由刑事犯包夾看管。隨著形勢的嚴峻,嚴管逐步升級,整個大隊樓上樓下,電視廣播,整天播放誣陷法輪功的文章,播放有「名望」的法輪功學員被轉化的錄像,來帶動大部份煉功人轉化,要求幹警做轉化工作,而且要求表面轉化率達百分之九十以上。

有一天我看到有一位年輕的法輪功學員被迫違心的轉化了,晚上在監室裏久久跪在地上,雙手合十胸前,臉上帶著痛苦絕望的表情。看到這一幕時,我不理解她在幹甚麼呢?但是,一種要了解法輪功的心理非常的強烈。

有一次全中隊的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隊裏幹警怎麼也制止不了,報告給所長,主管所長率領男幹警來制止,在所長的指揮下在場的幹警拿著警棍、警棒將法輪功學員團團圍住,那陣式真令人心驚膽顫,有置人於死地的感覺,所長站在床鋪上指揮讓法輪功學員全部蹲下雙手抱頭。忽然所長把床板踩掉一塊身子一歪,蹲在附近的一個大法弟子要扶住他。他這樣一個簡單的舉動,卻給我了一個深思,我想:都把他們「收拾」成這樣了,他們怎麼沒有怨恨?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越來越願意和大法弟子接觸,通過和他們談話,也讓我了解到他們學大法後的身心變化,他們有的得了癌症通過煉功逃離了生死;他們有的夫妻不和打的要離婚,通過學大法使家庭和睦了;有的滿臉雀斑通過煉功煉沒了。他們這些人中有當官的,有知識份子,還有官太太等等。

更使我震撼的是:有一天在值班期間有一個年近七旬的老人在煉功,被我發現,我非常氣憤的用力給她一拳,心想:還敢在我值班時煉功?由於這拳勁太大了,把這位老人打的後退幾步撞在鐵床幫上了。我當時心「咯登」一下,心想:別撞壞了。周圍的法輪功學員都想上去扶她。老人吃力的咬牙站起來說:對不起管教,惹你生氣了。當時我內心很震撼:是甚麼力量讓她這麼善良呢?

隨著上級要求轉化力度的加大,所裏採取的嚴管手段也逐步升級,有一個不服管的,或煉功的就會被銬在束縛椅上,一銬就是一週。有絕食抗議的,就強行鼻飼灌食往奶粉或玉米麵粥裏故意加很多的鹽的,目地讓他們喝水。出現有病狀態的不讓打針就把胳膊綁上強行打針。還有一位年輕的很堅定,被銬在床上半月,大小便都不鬆開,鼻飼的管子半月也不拔等等,這樣折磨就為了強迫他們不准煉功。往往把我們累的滿頭大汗,我們都不理解他們怎麼會這樣呢?

還有一部份在車間幹活,髒活累活搶著幹,家屬拿吃的穿的大家用,包括他們和刑犯遇到矛盾總是樂呵呵的。一次我與法輪功學員談話,這位學員在煉功時被我打的不煉了,我問她腳趾甲為甚麼黑了,她講她進京時怕被截住就從北京的前一站下車一直走到天安門,腳是被鞋擠的。

還有一位煉功人的家人領著孩子來探視,勸他他不聽,我非常氣憤不理解,回來後在隊長的指使下讓我一頓訓,也說不煉了。那時我的心裏越來越矛盾……

初得大法 脫胎換骨

所有的強制手段都無法改變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的信念,尤其我們簡單粗暴的方式,張口即罵、伸手即打的做法,對他們更是無濟於事,而換來的是淡淡一笑。最後領導說:我們換一種方法,每人發一本李洪志先生寫的大法書籍,看看能不能從書中找到方法(逼他們放棄信仰)。剛看時,我感覺書裏寫的都是教人如何做好人,沒覺的有甚麼不好。由於工作緊張太累了,值班回家後睡不著就看一會兒書,只要看書一會兒就睏,所以每次睡覺前就看一會兒,不知不覺中,我卻被這本書論述的法理折服了,最後已經放不下了,一有空就抓緊看。一天晚上看書,發現書是紅色的,馬上讓一邊學習的孩子看,他說是燈光晃的。我換了幾個角度看還是紅色的。我太驚訝了:怎麼這麼神奇呢?以前有法輪功學員也給我講過神奇的事,那時也只當是故事聽聽而已,現在我是親眼所見。在當班時有時間我越來越願意與修煉人交流。

一次在上樓後,我坐在沙發上感覺腿上有東西圍著轉,用手摸了摸甚麼也沒有呀,值班時下午忽然發高燒,燒的堅持不住了。堅定的修煉人說:好事,師父給你消業呢!此時我既震驚又疑惑,心裏想:你們師父還能管我?我還打過你們呢?我能算煉功人嗎!當時我是上半夜休息,等到下半夜起來值班時,感覺身體特別的輕鬆,要在以往燒到這種程度那骨頭肉都得疼幾天。我越發覺的這本書的珍貴,有時間就看,看睏了就變換姿勢看。一天看著看著,書下角忽然出現一片綠油油的山,山下有一個洞,等我再仔細看時,景象沒有了。我知道這是我真實看到的。

偶然的機會得到幾篇李洪志師父的經文,休息時在家看,越看越覺的法輪功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再接著看,真的覺的大法遭到誹謗太冤枉了,應該去北京說句公道話。人的一面馬上把經文扣下,不敢看了,心想怎麼會這樣呢!我是警察呀,我還有工作、有家庭呢!

一會兒再接著看,師父說:「人類啊!清醒過來吧!歷史上神的誓約在兌現中,大法衡量著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在你們面前。」(《精進要旨二》〈再論迷信〉)

看後我覺的人的一切都能放下,都微不足道,我就是為大法而來的。一天在看法時,當看到《轉法輪》中「大根器之人」這一段法時,當讀到韓信時,「韓信」二個字的內涵忽然變成「還信」,感覺身體一震,我想我就是大根器之人。還有一次,師父說:「過去道家講師父找徒弟,不是徒弟找師父。」(《轉法輪》)我當時明白了,我要走修煉的路,我要做一個「上士」,而我也深知,在這種嚴峻恐怖的環境下面臨的是甚麼,我發自心底的說:「師父,這條路哪怕是在刀尖上走,我走定了。」

自從這一念定下之後,每天有時間就是看書學法,思想上身體上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甚至產生歡喜心。單位集資買房,同事勸我換個大的吧!我說不換,心裏卻想,都得大法了,我得趕緊修返回真正的家,你們在這待著吧!(現在想有些極端)酒也不喝了,麻將也不打了,髒話也少說了,一切常人活動不願意參加了,身體似病的症狀(修煉前,我曾患有偏頭疼、腸炎、腎結石、小葉增生、頸椎病、關節炎、手脖子筋包和近視等。)一次次出現,又一次次漸漸消失了。

這一變化著實把家人嚇著了,他們極力的反對阻撓,丈夫感覺無能為力改變我,就告訴我的家人,家人焦急的趕來勸說:「甚麼不能反黨,甚麼政府不讓做的事就不能做,甚麼無產階級專政,甚麼某某黨給你錢,你卻……」「讓你轉化別人,你沒把別人轉化了,倒把自己轉化了……」。他們看我不為所動,問:你還要上北京呀?我平靜的說:「如果需要的話就去。」最後他們都氣憤的絕望的說,如果你堅持下去我們就斷絕關係。我說隨你們心情吧,家人把門狠狠的一摔就離去了,回家後痛苦傷心落淚,說我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對他們而言是滅頂之災等等。

隨著我對大法越來越堅定,感覺師父時時在呵護我,鼓勵我,夢中夢到家鄉門前大道中間長出一棵粗壯的蘋果樹,樹上結滿了一個個的大蘋果,我悟到這是正法正道所修出的正果。當我不精進時,就夢到,我拎二個大包領著孩子飛快的往火車站跑,跑到檢票口時,檢票員把門關上了,我焦急的看到火車上坐著兩位同修穩穩的就等著開車了,急醒後提醒自己,要「勇猛精進了」,把孩子帶好,每天抽時間和孩子學法煉功。一天孩子出現消業狀態,滿身起小紅點密密麻麻,發燒上吐下瀉,二天沒吃沒喝,丈夫沉不住氣說:不行上醫院吧,別把孩子耽誤了。我就問孩子能堅持嗎?孩子說:行,媽我能堅持。我知道他這消業是我造成的,因為我算卦時說他有「坎」,領著孩子去「破一破」,就這樣求來了。

通過學法我也明白了很多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小時候常想,為甚麼出生在這個家庭,環境和周圍的人都不是我想像的那樣,尤其早上起床笫一個念頭是,天天這樣晚上睡早上起,這啥時候是個頭呀,太煩了。尤其不愛讓別人說,每遇到挫折遭人批評時,馬上就委屈痛苦的淚水漣漣,有不想活輕生的念頭。在我十歲左右,在外面玩,忽然看到東南方向的天空出現了二個小童女,(像王母娘娘身邊的小丫環似的),看著我笑,仔細看時沒了,我真的看到了,看的很真切,可從來不敢和別人說,怕別人嘲笑,現在我終於明白了,這是我世界的眾生在提醒我,我的家在天上。增強我的信仰,將來做一個助師正法的大法徒,兌現自己的使命。

關關得闖 處處有魔

打壓步步升級,形勢越加嚴峻,對堅定的大法弟子迫害手段更加殘忍,逼迫轉化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等「五書」,寫思想彙報要求徹底從思想上與法輪功決裂,猶大們協助管教們出謀獻策,大法弟子要由刑事犯包夾看管,犯人被利用的非常順手,強迫大法弟子坐小凳、看電視、不許說話、不許閉眼、不許隨便上廁所,必須穿隊服、必須幹活,必須喊口號,叫喊聲打罵聲,打的慘叫聲不斷,為了掩蓋這些犯罪行為,大聲放著廣播。

在這樣的形勢下,所有管教們的思想壓力也很大,弦繃的緊緊的,開會傳達上面的精神,要求轉化率,任務完不成時遭到領導的批評,他們把這種不滿,怨恨全部強加到大法弟子身上,有的不遺餘力死心塌地的被利用,相應的換來的是勞模、先進、提幹、升級,這些人大都是文化水平不高粗暴,能打能罵愛表白的人。

在這樣的環境中,在這樣的形勢下,我的壓力就更大,特別是他們看到我表現不積極力度不夠,隊長在查崗時又發現有煉功的有發正念的,管理不嚴就在六十多人的大會上嚴肅指責批評我,經濟處罰我。這真的像師父說的:「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轉法輪》)可是我一邊想著法,心還是咚咚跳,臉上冒火,有時我能意識到就發正念,清除他的邪惡因素。後來我發現他們讓同事、刑事犯監視我,這讓我不得不要求自己一定要理智、智慧;同時告誡自己:就走師父安排的路。

師父說:「注意:無論你們再忙,都不能忽視了學法。這是走向圓滿與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證。」(《精進要旨二》〈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

每天有時間我就加大力度學法發正念,晚上睡覺醒來不管是凌晨幾點馬上學法煉功,煉功有時睏的要摔倒,發正念時明顯感覺到邪惡在干擾,讓你嗓子乾的呼吸困難,流眼淚,像針往耳朵眼裏扎一樣,邪風像能把窗戶頂開似的……,時刻發正念,時時刻刻念正法口訣,不許有絲毫的放鬆,端正自己的思想行為不讓邪惡鑽空子。

謹遵誓約 不辱使命

隨著學法和同修們交流,法理也漸漸清晰了,明白自己要做的,幫助魔難中的同修,減少被迫害,堅定正念。「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只有讓同修看到法,才能走正走好師父安排的路。

堅定的同修看到法後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迷茫的同修看到法後及時寫聲明並表示堅修大法。

一輪一輪的強行轉化開始了,這場迫害是瓦解式的、全面無漏的,邪惡在另外空間看的最清楚,先轉化有怕心、執著心重的學員,讓猶大欺騙威脅外加灌輸歪理,經不住恐嚇違心的簽字,對堅定的大法弟子在精神上壓垮,製造恐怖的氣氛,而後在肉體上殘酷折磨,上廁所要定時定點,要聯網幾個人必須一起去,超負荷勞役,加工有毒氣味的產品,實施酷刑,用大背銬,將胳膊扣殘,電棍電擊滿臉是膿包流出的黃水,有的被逼瘋。步步緊逼讓你怎麼樣都不行,轉化的要不斷寫思想彙報,謗師謗法,看是否轉化的徹底。

幾個堅定的大法弟子決定用生命來開創環境,全所上下被搞的焦頭爛額。一個堅定的同修被打的昏迷,醒來後不知道該怎麼做,我說那就繼續昏迷下去別動了,拉尿也不動。看到同修信師信法的堅定正念,我被感動的落淚。這真是一個耐力的考驗,長時間不給翻身,尿了也不給及時換,幹警用煙熏,拿針扎,撓腳心等。這真的像師父說的那樣「在這種情況下,邪惡的表演已經完全變成了惡毒的壞人利用手中的權力、採取最下流的手段在發洩私憤。」「目前正法中僅剩的邪惡看到了大法弟子不可改變的堅定信念,才瘋狂的完全失去了理智。」(《精進要旨二》〈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有的大法弟子被害殘廢了,有的被打的遍體鱗傷,可他們對待幹警還是善意的講真相,沒有怨恨,然而幹警卻大喊大叫閉嘴。真體現出:「你們這一切善的表現、就是邪惡最害怕的。因為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精進要旨二》〈理性〉)

看到這些,我覺的著急是沒有用的。我決定要將它們的迫害行為曝光,有同修晚上在被窩裏在值班幹警和刑事犯嚴密監視下把迫害的事實寫了出來。

同修們在一起交流怎麼反迫害,我告訴他們,不能消極承受了,說哪個管教惡就在哪個班煉功,在這其間不斷的交流背法,出現人心及時清除歸正,「大法弟子是偉大的,因為你們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因為你們用正念證實了大法,因為你們在巨難中沒有倒下。」(《精進要旨二》〈弟子的偉大〉)

陸陸續續靠正念闖出來的大法弟子很多,邪惡是怕曝光的,每次曝光後都收斂了許多。為了同修我要一直曝光邪惡,直到邪惡滅盡。排除干擾解體邪惡,干擾還是接踵而來,領導找談話調查某件事,當時真感覺到處是邪惡,空氣中都有,讓你怕,怕的每個細胞像裂開似的痛,有時被壓的正念不足,馬上意識到不對,我是大法弟子,想師父講的法來增添正念,師父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

一次怕心又上來了,我就發正念解體我空間場讓我怕的邪惡因素,這一正念發出不到一分鐘,身體裏怕的物質沒了,當時感激的眼淚都流出來了,謝謝師父。

在這個黑窩也有過不去的時候,天天看同修被打、被銬、被折磨、還有自身的壓力,壓的想逃避。那時我就會想起師父講的法:「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精進要旨二》〈路〉)。

除了發正念就是背法,就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但也有被人心帶動鑽空子的時候,有一次,帶著情去看同修,為逃避邪惡迫害,到被邪惡鑽空子迫害,但是馬上否定它,發一念,師父呀該我承受的我就承受,不該我承受的一概都轉到邪惡者身上,不管我有甚麼漏,有我要修下去的,不許邪惡舊勢力再鑽空子迫害我。當時發出這一念後馬上不疼了,心中對師父的感激無以言表,也對自己沒做好給同修給家人帶來的魔難而羞愧。

回顧這十年來所走過的路,有心酸和眼淚也有欣慰和感動,師父時時在呵護和點悟,我是多麼幸運的修煉人呀!師父從地獄把我撈起洗淨讓我返本歸真,用盡人間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恩師的感激,弟子唯有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以報師恩。同時也希望那些放棄大法的人能早日明白過來。做過大量轉化的昔日同修,抓緊彌補,喚回曾經被你們迷惑的大法徒,也希望那些還在參與迫害的惡人惡警能明真相,為自己為家人留條後路吧!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