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從小弟子到青年弟子的歷程

在修煉中長大 在救人路上不負眾望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八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我走過了十三年的修煉之路。回頭看看,真的是很慚愧,但是不想錯過這次難得的明慧網大陸大法弟子交流的機會,所以決定寫出來跟同修們分享。同時,找出差距,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得法與洪法

一九九七年我和爸爸、媽媽一起得法修煉法輪功。那一年我十一歲,是一個大法小弟子。現在,師父的小弟子已經長大了。得法前的我雖然年歲小,但是體弱多病,多方醫治均無效果,還害得父母和我都吃了很多的苦。現在想想那都是為得法作鋪墊的。上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我由於嚴重心肌炎而休學一年。家住外地的姥姥聽說後很擔心,就讓媽媽和我一起到姥姥家住段時間,並說她剛剛接觸了一種特別好的功法叫法輪功,讓我們回去跟她一起煉。在回去的火車上,從來睡不好覺的我一動不動睡得很香。從此我就走上了大法修煉的路。

我母親得法前接觸過多種氣功,但是都失望而歸,感到那些根本不是真正的修煉而且也沒把病治好,還造成了很多的麻煩。我倆一起得法的時候,我還小,甚麼也不懂,但是媽媽看到《轉法輪》就如獲至寶,從此堅修大法。記得到姥姥家的第二天就有一個當地大型的交流會在大禮堂舉行。那天下雨,特別冷,姥姥擔心我的身體,說讓我先不要去了,等以後再說。當時我和媽媽異口同聲地說:「沒事兒的,一定要去!」從那天起,我認識了很多很多的同修,和他們一起學法、煉功,共同精進。可能是小弟子比較少的原因吧,那些爺爺、奶奶、叔叔、阿姨都把我當寶一樣,在生活上關心我、愛護我,在我過關的時候幫助我、鼓勵我。真的是由衷的感謝師父,感謝同修!

以前的小藥罐,得法後百病全消,與藥絕緣;以前的嬌小姐、暴脾氣,得法後成了乖乖女、好榜樣。回家之後,大法的神奇功效和我的巨大變化使我的所有親朋好友、老師同學都感到震驚。我開始利用自己的優勢洪揚大法的美好。

大法給我智慧,讓我學習好。我從來都是班級前三名,尤其是語文,作文次次都是範文。我就利用這個優勢,把大法的美好寫在作文裏,把我在學校按照「真、善、忍」待人處事的好處寫出來。語文老師看了之後很滿意,當作範文讓我給全班同學朗讀。同學和老師們都看到並認可大法好,我真高興。大法給我健康,讓我身體好。全校的老師和我的同學們都見證了大法在我身上的神奇功效,而且我大娘又是學校的書記,所以我就開始帶動全校的老師學法煉功。有請大法書看的,有每天中午午休時間跟我一起學功的。回想起那個時候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小學裏洪法的往事真的是很幸福。

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和爸爸、媽媽共同精進。在本地區組織大家集體煉功、學法,並且經常帶著洪法用的條幅、展板到周邊的村屯去洪法,使很多有緣人走到了大法中來。但是我們知道,這些都是師父慈悲,我們只是把大法給我們帶來的美好告訴給更多的人,做了每一名大法弟子都應該做的事。

證實大法 維護大法

九九年惡黨開始了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環境變了,但是我們對大法堅如磐石的信念沒有改變。我們沒有停止戶外集體煉功,沒有停止集體學法,也沒有停止洪法。慢慢的隨著迫害的加劇,開始有當地的派出所來干涉,最終學法、煉功、洪法的環境被破壞了。

回想起來,從那時起我個人的修煉就進入到了一個新的階段,修自己的同時,講真相、證實法。修煉不在於年齡的大小,而在於用心的大小。

迫害開始時,我上初中二年級,是班級的班長,在學校人緣很好。因為心中牢記真善忍,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所以同學和老師們都喜歡我,我還被評為優秀班幹部和助人為樂標兵。當老師和同學們聽信了邪黨的謠言,對大法和大法弟子頗有微詞的時候,我就馬上糾正他們的錯誤說法,揭露中共謊言,講清真相,因為我知道這就是我的責任。當講明真相後,大多數老師和同學都能明白惡黨在幹壞事,都能認同大法好,並且很多人都好心的告訴我,為了我的安全,不讓我見誰都說。但是應該怎麼做,我自己心裏最清楚。記得有一次學校受邪黨指使,搞反X教簽名活動,迫害師生。我聽說後就請假,沒去上學。後來,我和父母一起去了校長家,以過節拜訪的形式去給他家講真相,效果很好,此後我們學校再沒有此類事情發生了。要是當時能夠更明白法理、正念更強,在簽名活動之前去講真相就好了。

在「七﹒二零」之前,我們除了本區同修配合洪法之外,還經常和全市的同修一起洪傳大法,全市的各大體育場、禮堂和江邊都留下過我們大法弟子的足跡。作為大法小弟子,在洪法中有我們特殊的優勢,所以只要有活動,我都爭取一次不落。記得有一次我準備去參加一個大型洪法活動,在去之前,我參加了學校的女子足球賽。在足球場上,我方的隊員不知怎麼回事把足球猛力的踢向我,正好打在我的左眼上。我當時就想,我是煉功人,師父保護我,一定沒事,決不能干擾我一會兒去洪法。之後我就自己堅持到洪法地點參加活動,左眼在兩個多小時看不見東西之後自動恢復了,真的是感謝師父。

在「七﹒二零」以後本市的大法弟子除了去北京證實法以外,再就是去省政府請願。記得有一天晚上我們得到消息,第二天要去省政府請願。那時候我正放暑假,我做好了一切準備,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我就跟著媽媽還有其他很多同修一起坐著大卡車出發了。當時雖然年齡小,但是我印象特別深刻。感覺到有一種壓力,但是沒有害怕,心裏很平靜、堅定。

來到了省政府,我們看到了很多很多的同修早就到了,而且人越來越多。同修們都很安靜、祥和,一排一排整整齊齊的站在街道一旁,沒有人指揮,更沒有人喧嘩。即使是不認識,也都互相笑笑,彼此傳遞著堅定的目光、善的能量,展現著大法弟子的風采。我們在那裏站了很久,我要求站在第一排,因為我想我是代表大法小弟子,我也一定要為大法說話。

令人想不到的是,邪黨政府對待這些善良的修煉人,用的卻是荷槍實彈的武警官兵。他們持槍跑步到我們面前,兩米一人的在我們對面一字排開。看到這種情況,大家都沒有動心,只是感覺空氣彷彿都凝固了,氣氛異常的緊張。這時候,我身後的叔叔小聲對我說,你到我身後來吧,讓我站在前面。我當時搖搖頭說不用,我就站在這兒。我的媽媽從始至終都沒有反對,一直支持著我。當時我就想,作為大法弟子我就應該這樣做,師父就在我身邊,誰也動不了我,就算子彈過來了我也不怕。

我看到對面拿著槍對著我的大哥哥,他又緊張又不知所措。我就想,他知道法輪大法好嗎?如此面對這些手無寸鐵的善良老百姓,他們知道自己在幹甚麼嗎?當我用真誠、善良、堅忍的目光與他對視的時候,他不敢看我的眼睛。我真想好好跟他講講大法有多麼美好,讓他也能夠受益。

接近中午的時候,來了很多大客車,然後開始有警察往車上推人,不知道要拉到哪裏去,有很多同修還主動上車。我和媽媽當時都認為,他們這是迫害,絕不上他們的當,不跟他們走。於是當他們過來的時候,我們就理智的散開了,匯入到過往的人群中,他們就再沒有辦法了。後來我和媽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平安的回家了。

從那以後,迫害一步一步升級。失去了以前的修煉環境,我很難過,看到大法被污衊,眾生被毒害我更是痛心。電視、廣播裏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栽贓我從來不看、不信,對大法的正信我一刻也沒有動搖過。當和其他親朋好友一起接觸到這些不實宣傳的時候,我就立即講清真相、揭穿謊言,使所有的親人朋友都認可大法、抵制迫害,起到了證實法的作用。感謝師父讓我生在大法之家,我們一家三口就是一個學法小組。從九七年開始修煉的那一天起,我們就互相鼓勵,比學比修。迫害開始後,我們雖然堅定修煉,但是卻非常懈怠,浪費了很多寶貴的時間。

上高中期間,由於功課忙,學習壓力大,同時又沒有很好的把握修煉與學習的關係,致使修煉上非常懈怠。大法弟子在常人中修煉,大法弟子的修煉狀態也會反映到常人生活中來。由於修煉不精進,所以在學習成績上也沒能更好的證實法,實在是很慚愧。但是我始終沒有忘記大法弟子的責任,平時以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待人、處事都用大法衡量,創造機會給同學們講真相。高中畢業的時候,我精心的準備了很多真相光碟,用漂亮的包裝紙包好,作為最好的禮物送給同學們做紀念。

學技術 做資料

上大學以後,功課比較輕鬆,我可以把更多的時間用在學法修煉上。我們一家三口就開始做大法資料了,我家也無比幸福的成為了一朵小花。自此我們三個人的修煉都有了突飛猛進的提高,真正的全面開始了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助師正法。我個人的修煉狀態也進入了一個嶄新的階段。

我上的大學就在本市,但是離家較遠,需要坐很長時間的車才能到。為了能夠回家集體學法、參與做資料及講真相的各個項目,不管天氣多麼惡劣,交通多麼不便,我都堅持每週回家。

我回家的日子,正好是打印《明慧週刊》的日子。我一到家就和爸爸、媽媽一起做《明慧週刊》、《明慧週報》、《九評共產黨》、各種講真相小冊子、不乾膠等等等等。做資料的過程中我們一般都是用電腦播放大法音樂,然後三個人有操作電腦打印的,有用切刀剪裁的,有用訂書器裝訂的,形成一條流水線,靈活機動,互相配合。我們一起用慈悲和正念做出來的大法資料質量好、效率高,能夠在救度眾生時發揮更大的威力,是我們一家最大的心願。

我們做資料的同時,不忘學法、修心。把學法、發正念、講真相三件事有序的安排好,一樣也不鬆懈。每當做完資料之後,我們都會抓緊時間學法,同時互相切磋、交流,把最近一週的修煉狀態、心性上的提高、在法中的昇華拿出來分享。真是無限感激師尊的慈悲安排,因此我們都分外珍惜這難得的修煉環境。

其實原本爸爸、媽媽對電子設備是一竅不通,我由於從小修煉,所以對電腦一直沒有甚麼好感,也不常用。開始做資料的時候,我們確實是遇到了很多的困難和障礙。但是看到周圍的老同修、家庭很困難的同修、被迫害的同修還有那些急盼得救的眾生,再想到慈悲的師父、偉大的法、大法弟子的使命,我們就有了無窮的力量和智慧,甚麼也都擋不住我們救眾生、證實法的路。

剛開始的時候,媽媽都不會打字,爸爸是連鼠標都不會用,我也是只會一些基本操作,技術方面根本不會。佛法無邊,當我們有了做資料證實法的願望之後,師父就幫了我們。有了師父的點化,同修的幫助,我們在極短時間內幾乎掌握了做資料的所有技能。從各種文檔資料的排版、打印,各種型號和功能不同的打印機的使用、改裝和簡單的維修,到各種耗材、製作器材的選購和運用等等等等。當我們三件事做的好的時候,做資料也得心應手。

我們不僅勤學好問,而且自己動手研究。激光打印機硒鼓開天窗灌粉,爸爸、媽媽一學就會,噴墨打印機改連供也是跟同修配合很快就完成,大切刀、大訂書器等一切法器我們都維護的很好。但是當我們修煉狀態不好的時候,這些法器也會出現問題。打印機出現卡紙、堵頭,電腦中病毒、硬盤出現問題等等。記得在一次維修連供系統的時候,我們全家人手上、臉上、衣服上還有家裏的地上、牆上都崩上了墨水,好長時間才洗掉。每當出現類似問題的時候,我們就想到,要修機器先修自己。一定是自己的狀態不對,才不能夠很好的運用法器。必須向內找,學好法才能做好救人的工作。心性提高上來了,容量擴大了,關過去了,問題也就解決了。

發資料 掛條幅 救眾生

我們不僅在家做資料,而且還經常出去發資料救人。週末白天學法、做資料,晚上就一起出去發小冊子、貼粘貼、掛條幅。本地區幾乎所有的住宅區我們都發過多次資料,同時還經常去周邊的村屯發資料。多少次,我們一家帶上大包大包的資料,步行去很大的村子。所到之處遍洒真相。最後村子都走遍了,資料也發完了,我們背誦師父的《洪吟》,伴著月夜星光快樂的回家。

有時候在很偏僻的村莊,很晚的時候,還會出現出租車來送我們回家,我們知道這都是師父的慈悲安排。無論是春夏秋冬、嚴寒酷暑,我們都是積極主動的做著這些證實法的事情,印象中經常是在冬日的下半夜踏雪而歸。不論走多遠,有多晚,我們從來沒有抱怨。有時候出去之前不舒服,但是只要堅持出去,保證回來就好啦。有時候會走到腿疼,冬天時手、腳、臉都凍了,但是我們知道這是在搜救眾生的過程中消去自己最後的業力。在法上悟到,再通過煉功馬上就全都恢復了。

在證實法的路上,我和媽媽最喜歡唱大法弟子寫的歌曲《梅》:風雪中梅花開,腳踏冰霜展風采。寒風更顯姿容美,清香幽幽雲天外。億萬梅朵朵開,天地之間放光彩。嚴冬酷寒無所懼,喚醒百花迎春來。

我們每次發資料都非常的認真,以自己最大的慈悲和正念去做,在出去之前我們都會做精心的準備。對於小冊子,我們是不斷更新版本而且保證多樣性。為了防止風吹雨淋影響質量,就裝在三號袋或者四號袋裏,然後將曲別針從袋口拉鎖的下方中間位置穿過。這樣準備好放在包裏,等發的時候就可以直接將曲別針掰一下然後掛在門把手上、門沿上、柵欄上、電表箱上或者互鎖器上,反正曲別針能勾住的地方都可以掛。這樣既解決了冬天雙面膠粘不住的問題,又可以針對每一個家門。人們會覺得這是專門為他家準備的,而欣然的取回家閱讀,從而達到更好的救人效果。

春、夏、秋三個季節,貼不乾膠都比較方便、醒目,但是冬天就不行。東北的冬天,不乾膠會因溫度低而粘不住。所以冬季我們就開始更廣泛的運用掛條幅的方式講真相證實法。

掛條幅的方法問題也有一個修煉探索的過程。開始時是採用飛沙包掛條幅的方法。但是通過實踐發現飛沙包掛的條幅存在很多不足。製作過程比較複雜,有現成的條幅之後,還要包沙包,組合的時候還需要穿繩等工序。步驟多,需要人手多、時間長。而且由於條幅是布料,所以掛上之後容易受環境影響,出現打褶、卷曲、纏繞等情況,即使掛的再高再醒目,世人也看不出來上面寫的是甚麼,效果不好。我們掛條幅是為了救人,讓世人看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或者是「天滅中共」,能夠喚醒世人同時震懾邪惡,而不是不計效果的掛上就完事了。

我們經過研究和實驗,發現了一種更好的掛條幅的方法──用魚竿掛條幅。用沙包的方法由於沙包太沉,所以一次拿不了多少。但是用魚竿掛,魚竿是工具,走哪兒帶哪兒,重複利用。收起後可放入袖口裏,輕便快捷。如果買那種帶很多口袋的導演馬甲穿在外套裏面,幾十個條幅連同魚竿都可以一起裝入,解放雙手又不易引人注目,好處多多。魚竿細軟的前端去掉後接上鋼筆筆帽,出門前將兩折的紙殼內裏的條幅用環形勾穿好。操作時先將環形勾尖端插入筆帽中,放桿,待勾住樹枝後(魚竿條幅的附著物更廣泛,高度也更高,且比沙包條幅的準確率和成功率都高),用力拉桿,環形勾連同條幅一同脫出,掛於樹枝上,收桿,全過程一般在三十秒以內。掛後不易摘取,保留時間長,效果好。

每年的冬天我們都是這樣掛條幅的。掛完之後,我們還會去拍照片發到網上,鼓勵同修,同時去附近考察效果並藉此講真相。這樣的條幅不僅能震懾邪惡,而且世人看了都佩服,能夠更好更多的救人。

記得有一年年三十的晚上,零點之前我和媽媽就走出家門掛條幅。這時人們大都在家裏看電視或者是聊天、娛樂,我倆就用魚竿將大小條幅堂堂正正的掛滿了大街小巷。當零點左右,人們都出來放鞭炮的時候我們已經將所有的條幅都掛好了,這是送給眾生最好的新年禮物。

經年講真相 終於三退

在家的時候,我和爸爸、媽媽就是一個學法小組、講真相小組,就是一個整體,我們協調配合,圓容補充。我們參與各種講真相的項目,一有機會我們就出去串門講真相。我們家的所有親人和朋友基本上全部明真相並且「三退」。

以前我的大爺一家,我們給他們講了幾年的真相,他們都聽進去了,也不反對但就是不退。爸爸、媽媽都放棄了,說苦口婆心的講了這麼些年來,不退算了,知道大法好就行了。當時我心裏想,我不放棄,大爺一家都很善良,怎麼就不能擺脫邪黨呢?我嚴肅的對他們說:「我也給你們講了這麼多年真相了,邪黨做惡多端、罄竹難書你們也都知道了。在它誕生的國家,人們都不認可它、拋棄它,現在它又來咱們的祖國毒害人民、敗壞道德,它是我們民族一切苦難的根源。我讓你們退出它是真正的為你們好,你們認清了它的歷史還有甚麼理由不退出呢?」

我大娘聽了之後恍然大悟,馬上和我大爺商量全家都退出了邪黨組織。原來不敢說邪黨一句壞話的大爺,在三退之後,開始大罵邪黨的罪行,真正擺脫了邪惡的控制,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我表弟在看完某電影之後給我發來短信說:「姐,最後淘汰人的時候真是太慘了。」我說:「現在只有我們這樣的人在救人,你認同嗎?」他馬上說:「我絕對認同!你到時候可千萬要給你老弟我弄張『船票』啊!」我說:「你放心,咱們家人全沒問題。」

這件事讓我感觸很深,眾生真的是把得救的唯一希望寄託在大法弟子身上,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做好呢?

真相資料滿校園

在家我們整體配合,在外我就走出一條自己證實法的路。剛上大一的時候,由於不經常發資料,所以在學校裏不能坦坦蕩蕩、堂堂正正的證實法。剛開始我只是在學校路燈上貼了幾個粘貼,就覺得行了,我也算對得起這個學校了。現在想想真是臉紅,那時真是太差勁兒了。後來通過學法修心,去掉了很多執著和各種人心,尤其是在家庭修煉環境中做資料、發資料使我有了飛躍式的提高。我開始意識到大學校園是一個絕好的證實法、救眾生的場所,有很多可貴的年輕生命等待著大法的救度。

我開始在學校全面的以各種形式講真相、證實法。每週從家回學校的時候,我都會帶走上百份的各種真相資料,但做起來還是覺得不夠用。到了學校,從教學樓、圖書館、食堂到宿舍,我一個不落全部撒遍真相。大學校園裏環境很開放,學生流動性很大,基本沒有固定的教室,自習室和圖書館裏也都是各個年級各個專業的混雜在一起。由於學習環境比較安靜、穩定,所以在教室和圖書館裏,同學們的書本甚至書包都是隨意的鋪在桌子或者座位上,然後人去上課或者吃飯,這樣就更有利於我以發資料的方式講真相。

在教學樓裏,只要是沒在上課的教室,不管有多少同學上自習,我都是很自然的安靜的把已經準備好的小冊子放在有書本或者是書包在,但是人不在的桌子上,這樣等這個同學一回來就會看到資料了。每個教室發放的資料數量不等,根據情況的不同靈活變動,但是絕不浪費。

我十分珍惜大法資源,都是根據學習資料的內容和物品的特徵來判斷該同學的喜好,從而迅速選擇其更願意接受的真相資料,以期能夠以有限的資源達到更好的效果,真正能救了人。如果教室裏沒人,我就會在講台上放《九評》或在投影儀器旁放神韻或者其他講真相光碟。有的時候我還會用粉筆在黑板或者牆上工工整整的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來證實法,但我都是理智、智慧的去根據情況做,從不強為。一路上師父的話總是在我心中。

在圖書館裏,自習的同學就更多了,我把真相書籤放在各個閱覽室的圖書裏。當然了,漂亮的中國結書籤線一定是醒目的露在外面,並且對圖書的選擇我也是有法理上的考量。一般邪黨文化和科學類的不放,傳統文化和其他類別的圖書會放的多一些。另外,圖書館特有的儲物櫃我是絕對不會錯過的。每次去圖書館,我都是穿梭在各個樓層的各個閱覽室,儘量多的使用儲物櫃,然後把小冊子、《九評》、光盤等容易被發現的大法資料留在櫃中,等下一個同學使用櫃子的時候就會自然而然的拿到資料了。在圖書館的電子閱覽室裏,我會儘量多的留下破網卡片,或者直接把「小鴿子」和其他電子版的真相資料留在電腦中,以便更多來閱覽室的同學能夠接觸到大法弟子的真相網站。

在寢室樓裏,我用曲別針的辦法將各種真相資料儘量多的有序的掛在寢室的門把手上或者擺在窗台上。這樣只要一個同學發現了,就會拿進寢室,那麼全寢室的人就都能看到真相了。尤其現在每個寢室基本都有電腦,這樣像內容豐富的講真相光碟就能夠被更多的同學看到。

大學生是受教育的知識群體,他們就是活傳媒,通過這些資料明真相後,他們也會主動的去發揮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的作用,從中擺放自己的位置。在寢室樓的大自習室裏,我也是同樣用在教室和圖書館的發資料方法,效果都很好。

一般發完資料之後,如果有時間的話或者發了一圈回來,我會特意觀察同學們對資料的接受程度,根據效果的不同不斷改進方法。我從沒有看到過一份被丟棄的資料,所有拿到資料的同學都會認真的閱讀、了解真相。有好幾次,我都看見同學非常愛惜的使用我悄悄送給他們的神韻和破網書籤,那一刻我說不出的非常感動,想到師尊是多麼的慈悲,我又是多麼的幸運能夠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四年來,學校裏所有的教學樓、寢室樓還有圖書館、食堂、體育館和體育場我都發過資料。除了男廁所和男寢以外,我都貼過真相粘貼。廁所是一個封閉但流動性大的場所,我曾把無數個「天滅中共」相關內容的粘貼貼遍了幾乎所有女廁所。開始時,清潔員會撕掉,但是我想我用這種方式清除另外空間和眾生頭腦中的邪惡因素沒有錯。所以我就持之以恆的貼,碰到有撕掉的,就在原來位置再補貼一個。漸漸的,再也沒有人撕了。講大法好的粘貼一定要貼在乾淨、莊重且醒目的地方,學校裏的電線桿、飲水器、課桌、樓梯扶手甚至是主樓正門的石柱上都留下過「法輪大法好」的光輝。

面對面講真相

通過不斷精進,我意識到不能只用發資料來講真相,一定要突破人心的障礙,面對面講真相。於是我開始給同學們講真相。八十後的學生一般都思想比較開放,對於社會現實又有一定的了解。

我一般都是根據不同人價值取向的不同分別從社會制度混亂、貧富差距大、分配不均、貪污腐敗講起,這樣很容易引起對方的共鳴。然後再深入揭露中共邪黨的種種罪行,從而引到迫害法輪功上。對法輪功的基本真相一定要詳細的講清楚,包括法輪功是甚麼、大法的美好、在全世界洪傳、自焚的真相、十幾年來迫害的殘酷以及神韻演出在全球的轟動。一般在講到邪黨惡行文化大革命時就會產生很大的共鳴,因為基本上家裏老人在那時都受過迫害,再有就是講到大法教人向善、使人健康的時候也會由於以前身邊的實例,而達成共識。

一般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都是引導對方跟我互動,讓他們能從自己家族被迫害的歷史中認清中共的邪惡,同時啟發他們善的一面,使他們能夠同化大法。因為跟同學們接觸的時間長,所以我儘量將真相講到位,使他們能夠真正的看到大法的美好和中共的邪惡。我講過真相的同學全部都能認可大法好,但是也有極少數還不願「三退」的。

明白真相之後,有的同學在宿舍裏高喊「法輪大法好」;有的對我說:「你說的真對,但是我一次記不住那麼多,今天先講這麼多,你過兩天再給我講」;有的同學把神韻晚會和「小鴿子」帶回家讓她的親人朋友都來看;有的同學跟我請了《轉法輪》的電子書說回去也要學;還有的同學讓我幫她和家人三退,叮囑我一定不要忘記,事後還找我確認是否已經給她辦妥了……看到這些眾生得救,我由衷的高興和欣慰,這也鼓勵我一定要做的更好,不辜負師父的期望。

在學校和家之間往返的路上,看到芸芸眾生忙忙碌碌卻不知生命的意義何在,不知道末劫救世的大法就在自己眼前,還在上下求索中、在無知中造業,我經常會難過的流下淚來。我深刻認識到機緣的難得和時間的寶貴,於是我儘量的多救人。在公交車上放資料、貼粘貼、講真相,在中轉站台附近的小區發資料,走在路上給陌生人講真相、送真相護身符……。

在大四要過年的時候,我想既然我在媽媽的帶領下都能到鄉鎮去挨家挨戶的送大法真相春聯講真相救人,為甚麼就不能自己做呢?於是我事先在家做準備,把對聯、橫批和福字一套一套的裝好,然後帶到學校送給本班同學並且講真相。畢業之前,我覺得有很多教授都很好,不能不讓他們知道真相,所以我就帶上神韻晚會,特別去他們的辦公室或者是課堂送給他們,推廣神韻,希望他們通過看神韻能得救度。

當我感到苦、感到累的時候,我就會想到師父的話,「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當遇到心性的考驗、過不去關,放鬆、懈怠的時候時,我就會想到師父的話,「覺悟者出世為尊 精修者心篤圓滿 巨難之中要堅定 精進之意不可轉」(《洪吟二》〈堅定〉)。當心裏不舒服,放不下執著的時候,我就會想到應該不計得失、甘願付出不圖回報,應該能真正放下「私」,想到的都是修煉、是責任;當與同修出現分歧時,應該首先想到的是為法負責、為眾生負責、為未來負責;當遇到矛盾時,應該想到放下自我、無條件向內找;當魔難來時,應該時刻保持最強大的正念,能立刻想到師父的話,「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洪吟》〈威德〉)。

救人路上再精進

大學畢業後,在各種工作環境中,我始終以一個大法弟子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努力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不忘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在各種條件下講清真相、證實法。由於我的求安逸心、名利心和其他的一些看似在法上、其實帶有很多執著的藉口,促成了一年時間隻身在外地工作的情況,失去了集體學法修煉的環境,雖然仍在做著三件事,但是卻很懈怠,荒廢了很多寶貴的時間。

現在我再次回到了家鄉,回到了同修的整體中來。在外地找不到同修的時候,我由衷的感謝師父,感謝明慧網,讓我還能夠通過他與全世界的同修交流,能夠把迫害的第一手資料發出去,能夠跟同修們形成整體,能夠揭露邪惡、制止迫害。

每當遇到考驗或魔難的時候,我就想如果師父問我想不想提高,我一定回答想提高,那麼作為師父的弟子,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若是真能全都放下,那還有甚麼過不去的關呢?每當想到慈悲偉大的師父對我的呵護和點化,我都會淚如雨下。唯有在修煉的路上奮起直追、勇猛精進才能回報師尊的浩蕩佛恩。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