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讓本性的一面作主導

信師信法,勇猛精進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八日】因孩子多,還得做買賣,又沒人幫忙,我起早貪黑的忙著,好不容易找個空看書,丈夫看到了連打帶罵,從此一見大法書就撕。持續了一年的時間,就在我非常壓抑、無法承受又無可奈何的時候,《道法》經文來了,我一個人看了幾遍。一次我又膽膽突突的回到家中,果然見他又是目光呆兇,言語激烈,重複說著我娘家人的一連串不好。我聽著聽著,覺得他對我的種種做法不就是無理智的胡鬧嗎?「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就這麼一念,師父開啟了我智慧,我不由的滔滔不絕的說起了這麼多年我在他家的所作所為,有理有據。在這幾分鐘的時間內,他就不那麼兇了,一句不吭。突然間,一個笑臉朝向我說:「你還會這麼說呀?!」從此,我知道了學法的重要。法引導我走正了。這樣,家庭矛盾越來越少。這是我修煉中走彎路最長的一個過程,就是因為學法少、不會理解法造成的。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全世界的同修們好!

今天我就把我得法以來,個人修煉與講真相證實法中的一些實事寫出來,深知這其中包含了師尊多少辛苦,感謝師尊對我的慈悲呵護,同時也希望同修能有所借鑑。因修煉層次有限,不當之處,懇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接觸大法 決心修煉

一九九六年一個夏天的早上,我正在商店搞衛生,公公手裏拿了一本《轉法輪》,說給我借了一本書。當時孩子多又小,商店也忙,把書放那就忘了看。兩天後,公公說要還書,我想,既然借來了,就看一看吧。我乘中午沒人時,拿出書,看著這厚厚的書就覺得看不完,於是和以往一樣,不自覺的東翻一下西看一下,突然看到書中寫的白色物質和黑色物質的轉換形式,還有那個心性尺度,不覺一振,這不和我從小到大感覺的一模一樣?哎呀!我以前覺得這些就像做夢的情況一樣,從沒在意過,原來這是超常的感覺與反應。一種強烈的好奇心產生了,渴望能更多的了解一些,我翻了又翻,當看到這是一部上天的梯子時,我就想:我也要修,世上還有這麼好的事?!

一天傍晚,我仰望天空發了一念:吃盡這輩子苦,我也想修上去。這意念一出,大法中的神奇隨之在我身上展現:那大小不同的法輪飛速的旋轉,那鍋蓋大的法輪還能聽到聲音,打開天目時的感覺和書中說的一樣。啊,這一切都那麼真切。這更加堅定了我修煉的信心。

走入修煉

我修煉了,那麼學法煉功就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份。因孩子多,還得做買賣,又沒人幫忙,我起早貪黑的忙著,好不容易找個空看書,丈夫看到了連打帶罵,從此一見大法書就撕,所以學法就成了我最大的困難。丈夫為了不讓我煉功,一天半夜三更,拿上菜刀,要去殺同修,連打帶拽的把我從家裏拽出來,又強拉硬扯的到了離家很遠的十字路口,攔了個出租車。我流著淚,求司機快走,又說他不正常,還拿著刀,出租車走了。我又給他說了半天好話,才了事回家。

有一次,我參加一個修煉心得交流會,丈夫突然罵罵咧咧的走到會場,見了我就指手畫腳的衝我怒吼,叫快回去。他抓住我就開始踢打,在樓梯上繼續亂罵與踢打,等各自騎上自行車往家走時還是謾罵亂踢。當時兩輛車子並列前行,他的腳從前向後踢我的車子,車子慢一下,他橫著踢我的車子,車子就順著他踢的方向蹦一下,照樣向前行。不論他怎麼踢車子就是不倒,真是出現奇蹟。他邊踢邊罵,引得路人都側目注視。我以師父說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要求自己,用平靜的心態對待他,不與他生氣。在家裏他待我態度就更不用說了。

一次,我娘家媽有事需要用錢,我沒跟他說悄悄把錢給我媽用(他從來不借錢給我娘家人),他知道後,為了讓我跟我媽要錢,半個月不出門,待在家裏打我。打累了就睡覺,醒了繼續打,不分白天黑夜。我身上死皮一層一層的掉,黑青塊從來沒間斷過。後來錢也要回了,還是沒完沒了的想打就打,從不放鬆。

在這種無休止的痛苦煎熬中,我依舊找時間學法、煉功,可那個「怕」漸漸升起,最後就怕到不回家,可是不回家又不行,還有那麼多那麼小的孩子們在家等我做飯吃。這種怕持續了一年的時間,就在我非常壓抑、無法承受又無可奈何的時候,《道法》經文來了,我一個人看了幾遍。一次我又膽膽突突的回到家中,果然見他又是目光呆兇,言語激烈,重複說著我娘家人的一連串不好。

我聽著聽著,覺得他對我的種種做法不就是無理智的胡鬧嗎?這不是邪的一面佔了上風嗎?我這不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嗎?「人為的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覺悟了的本性自會知道如何去做」(《精進要旨》〈道法〉),就這麼一念,師父開啟了我智慧,我不由的滔滔不絕的說起了這麼多年我在他家的所作所為,和娘家人對他好的方方面面,有理有據。

在這幾分鐘的時間內,他就不那麼兇了,一句不吭。突然間,一個笑臉朝向我說:「你還會這麼說呀?!」從此,我知道了學法的重要。法引導我走正了,撫平了那個傷痕累累的心。在以後的日子裏,我學會了用法來指導生活,再出現那種情況時,如果覺得自己沒錯,就可以跟他講道理,這樣,家庭矛盾越來越少。這是我修煉中走彎路最長的一個過程,就是因為學法少、不會理解法造成的。

正念證實法

這幾年的修煉,我有了正念。在一九九九年突如其來的腥風血雨中,我堅定的念頭從來沒有動搖過,一定要給師父交一份滿意的答卷。當時來自丈夫、弟弟、弟媳婦、朋友等外界的種種冷酷、阻止、鄙視,我都不動心。我覺得自己不是原來的那個人了,真是超凡脫俗,是修煉以來感覺最明顯的變化。以前一直不會也不愛表達自己的人,現在越來越有智慧了,不管誰說我甚麼,都能應付,從不妥協說個不煉之類的話。當時,我一開口就跟人講大法的美好。自己寫「還我師父清白」的紙條發出去;之後用複寫紙寫了長篇真相信,一式三份,寫好了就發出去。

一天夢見一個同修,給我看一張東西,還沒看清紙上寫的是甚麼,那字變成了一排排整齊美觀的古代小美女頭,那個漂亮呀,真動人。第二天,我寫完真相信,一眼望去,那紙上的字猶如夢中的美女。師父在鼓勵我,那我能不做好嗎?後來資料也越來越多,講真相的事,也越做越有經驗。

二零零二年,我想給公安人員講真相,如果要是見到他們,我就怎麼怎麼講,一連想了好幾天。這一天早上,真的來了七、八個公安到我商店,那時我真不怕,我心裏就開始不停念師父的正法口訣,並給他們講真相,甚至對跟蹤我上廁所的女警察,我也跟她講真相。當叫我跟他們走,孩子哭了,臨走時,我摸著孩子的頭說:媽媽一會兒就回來了。

坐上他們的車,我關心的問他們最近忙甚麼,又開始了講真相。下車,他們帶我到一個辦公室,我說我們都是好人,就開始講真相。他們圍著桌子一圈聽。到中午吃飯時,他們走了,有幾個人還問我吃不吃,我說不吃。就剩下那個像個小頭似的人,他拍著桌子,說我是本市的「罪惡禍首」。我說:你太不了解了。還是找一本書看看吧。他站起來從櫃子裏拿出一本金黃色精裝本的《大圓滿法》。哇!我都沒見過這麼精緻的書,就說,這麼好的書,你可保存好了,他是你一家人的幸福,也是咱們世人的幸福。越說越順,我與他們人人見面,沒有錯過一個人。在這整個過程中,我心裏不停的發正念。

後來,我丈夫去了,指手畫腳的說:要是真的你飛上天,讓大家看看。我邊發正念邊說:看你那個樣,像個甚麼呢?他一下就軟了,甚麼都沒說。我與丈夫順利回家了。過後那個官員模樣的人見我說:「我們對你挺好吧,你說你家裏能沒資料嗎?我們一點都沒動。」就在那一天,聽說還有一個同修被抓,送到外地,吃了不少苦。通過此事,我覺得:這件事是我的心求來的,應去掉有求的心。同時體會到講真相、發正念的重要性。作為修煉的人,遇事正念一出,把任何人能看成是可救度的對像,就能有好的結果。

我是個做買賣的,那麼商店就成了講真相的好場所。來買貨的人,只要有機會,就要講真相。這些年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聽過真相。中國人買東西愛討價還價,我就利用這時間講真相,如果這個人不好好聽,那就拉長定價時間,或找錢時間,一般都能接受真相。也有個別的根本不聽,那只好放棄。

在講真相前,必須了解他(她)是幹甚麼工作的,然後再去講真相,師父說要順著人的執著講,他(她)那兒打結,就在那兒往開打,最後要讓他徹底明白。比如說:一次一個女公安來了,我就發了一念,「一定要救了你。」就在她選貨過程中,我問:「大妹子,你甚麼地方工作?」她說,「公安局。」我就說:啊,那你準備出差去?她說:「是到外地開會。」我說:幹這一行的也不容易,看看這幾天,天氣異常的變化,出去注意身體。哎,你聽說過瑪雅文化所預言的那些事嗎?她說:「沒有,我們幹這一行的,封閉的很。很多事不讓我們知道。」我就說:是嗎?那今天大姐就把我知道的給你說一說。歷史的發展是有規律的,你說是不是?她說:「是。」

於是我就跟她講,從瑪雅文化到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兩億多年前有「中國共產黨亡」的石頭,以及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天安門自焚……她越聽越愛聽。

最後我說:善惡有報是天理。你知道現在世界上移植器官最多的國家是咱中國嗎?你知道那器官是哪兒來的,就是法輪功學員的。她的表情非常驚訝:「還有這事?」我接著說,咱們身處這麼一個政黨、它殺了多少人?!那你說老天淘汰壞人的時候,××黨能留下嗎?太可怕了。所以咱舉拳頭宣過誓的都得跟它走,那不就真走了嗎?現在不掏一分錢,沒有任何損失,何樂而不為呢?我勸你退了吧。她爽快的答應了,說道:「在你這兒知道了這麼多,你真好,謝謝你。」

講的差不多了,東西也選好了,買上走了。我就是這樣天天堅持講真相。我發現,講真相講的越詳細,他們才能徹底明白。才能真正的起到救人的作用。而且他們也會如此地向更多世人去傳播。所以我們講真相,不要求快、求多,踏踏實實的做到實處。學生、公檢法人員都需要這樣講。有時講的也簡單,就從假東西說起,說自焚偽案,再把法輪功的真相講出來,最後講三退。除此之外,我還打語音真相電話、發真相信、發資料、掛橫幅等。有空就做,從沒間斷過。偶爾看到正上電腦的人,就教他們如何上電腦看看真相。幾年來,在慈悲偉大的師父呵護下,我順利的走過來了。

大法的威力

去年回家,勸公公從新走回修煉。當我說完,他說:「我頭腦裏轟的一下,我決定修吧。」從此公公的身體越來越好。今年夏天,因我老家那兒學員少,這幾年嚴重的迫害,那兒幾乎都放棄了修煉,可那兒的人怎麼去救?雖然我回老家時,大包、小包的資料帶,還有護身符,總歸是杯水車薪。我就和同修給我縣所有的公安局、派出所寫真相信,給村裏人郵信,打真相電話。可能是忽略了發正念,觸動了邪惡,那邪惡無處不在,群起而攻之,村裏的支書、幹部們都向我的家人施壓,特別是公公經不住考驗,馬上嚇的就求起了別的神,他夢見想求神,可找不到神,就問了一個人,求誰呀?那人指著一邊,就求它。他過去一看,是個女的,剛要求,那地就往下陷,他就抱住那女的腿,還是不停的下滑,滑到一個低谷,很可怕的。第二天,公公就給我打電話。我聽完後,心裏特別的難受,他說的特危險,我在外地也不知道那兒情況究竟怎麼樣,我感到非常壓抑,救人真難啊。

過了十幾分鐘後,我才緩過來,有了正念,立刻向家鄉的政府官員和家人,與聽過我講真相的人發出強大的正念:你們都是無辜的受害者,你們都是來等著得救的,你們一定不能把這一點點希望失去,要善待大法。並清除他們背後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不管是起正面作用的,還是起負面作用的,在這時,都要起正面作用。我把心態擺正,正念十足,結果就是甚麼事都沒有了。

公公給我打電話後,第二天就病倒了,這一病,村裏人都說他活不了了,都拿上東西看他,外村人說他已死了。丈夫接到老家的電話,也不怕天氣熱了,在大伏天的中午起身回家,走時把遺像都準備好了。我一點都不動心,發正念一定要讓他來我這兒,不能住院,不能讓他失去修煉的機緣。

第三天,公公順利到達我家。我和公公一起發正念,一起學法煉功,不幾天就好了。公公從新回到大法中來了。再一次展現大法的威力。

我在修煉的過程中,還有許許多多不足,沒寫出來,我相信自己在師父的看護下,在大法的指導下,在同修們的相互鼓勵下,會越來越成熟起來。

不管我們在歷史長河中經歷了多少苦難艱辛,不管我們在歷史上有多少輝煌與成就,今天要是沒有師尊的巨大付出,在這個十惡毒世中,我們怎麼能不被污染,生命怎能得救?又怎麼能履行實踐我們史前的誓約──助師正法呢?師父再造乾坤,苦度我們,使我們煉就成了金剛不動的永恆覺者。

在此,衷心的向慈悲偉大的師尊說一聲:「師父,您好!您辛苦了!我們要在這最後的過程中,不辜負師尊的希望,做得更好。」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