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揭露當地迫害 不辱使命

在組稿揭露迫害過程中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八日】

偉大的師尊您好!
全世界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當過輔導員,九九年迫害初期就走出來證實法,被非法判刑,在獄中遭到殘酷迫害,在高壓下曾一度違心妥協,但不久就在獄中發表嚴正聲明,和同修一起反迫害,從此無論在甚麼嚴酷的環境下從未動搖對大法的正信。偉大的師尊不放棄每一個弟子,在修煉的路上指引著我,不斷的點悟著我,感到師尊時時就在身邊,牽著我的手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每走一步大法的法理就展現在眼前,在師尊的呵護下堅定的走到今天。

二零零三年,我解除冤獄後,通過幾個月的學法,很快匯入到正法洪流中。開始做真相資料,後來編輯真相資料。目前我在本地區主要是編輯本地真相資料及協調組稿項目。編輯本地真相資料方面,去年網上交流法會,我已經比較詳細的交流過了。以下主要向師尊彙報我幾年來在協調本地區揭露邪惡和我自身修煉體會。

揭露迫害,形成整體

二零零九年三月明慧網發表了《罪惡的勞教制度 邪惡的勞教所》的文章。文章中倡議大陸同修寫出被勞教的經歷,揭露邪惡。我們悟到隨著正法進程,需要在整體上揭露邪惡,也是徹底解體它的時候了。

我們地區屬於迫害比較嚴重的地區,但揭露迫害做的並不夠。以勞教所為例:僅本市一個勞教所非法關押過的大法修煉人就達一千人次,但在明慧網上報導出來的人數不到百人。通過與協調同修在一起學法、交流,師父從二零零三年發表對學員文章《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的評語以來,一直在給我們講揭露邪惡的法。大家覺的需要通過協調、配合,讓同修們都能拿起筆來整體揭露所遭受迫害的經歷。很快有些區開始組稿發表以區為單位的揭露迫害的文章。但大多數區沒有動,主要原因在於對整體揭露邪惡的認識不足,存在著很重的怕心,認為曝光出來會再遭迫害。整個過程被拖緩了。

二零零九年底,西班牙國家法庭做出裁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迫害法輪功的首惡江澤民、羅幹、薄熙來、賈慶林、吳官正五名邪黨高官。此事對我有很大的震撼,特別聽到西班牙法庭通過幾年的調查取證而做出裁決的事情。其大量的取證材料都收集自明慧網的報導。僅聯合國就收集了一千多例迫害法輪功的案例。有了這些案例,海外同修不斷的堅持講真相,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送上了法庭。在迫害期間能收集到這麼多案例,向國際社會提供第一手材料,這正是大陸同修十多年堅持不懈揭露邪惡的結果。這一點深深的觸動了我。

然而,揭露迫害的工作任重而道遠。我們和協調人在一起進行了交流。我們請做的比較好的區談體會。通過交流,同修們看到揭露迫害的重大意義,從而大大推動了本地區整體上揭露邪惡的進程。

由於在明慧網上已曝光的材料有的信息不全,有的達不到曝光、震懾邪惡的要求,我們就分別找各區的同修來甄別、修正和補充,同時收集新的材料。為了保證材料的真實性,我們還進行了相關採訪,例如在揭露本地區一個監獄的罪惡時,我們對本地出來的同修幾乎都做了採訪。有的還反覆採訪,比如:有位同修在監獄被非法關押了七年,我們採訪時,她說甚麼都記不起來了,我們多次和她一起交流,鼓勵和啟發她,我們一點點的問,她就一點點的回憶,後來她揭露出許多惡警的材料和名單。我們在收集的過程中,儘量使材料真實、準確、寫出來的文章才更有力度。才能起到震懾邪惡,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作用。

迫害是大面積的,涉及到每一個學員,於是我們提出請同修們:

一、每個人都站出來揭露邪惡,能動筆的動筆,不要求文筆,主要寫清楚迫害事實,要有時間、地點、(如:某監獄幾監區)責任人的姓名,越詳細越好,以便執筆同修全面了解情況。不能動筆的,則口述整理。

二、了解黑窩內整體情況的同修,要形成文字,如:黑窩的頭目,最邪惡的警察名字,迫害同修慣用的手段;自己在黑窩看到或聽到同修被迫害的情況,特別是致死、殘、瘋被迫害嚴重的同修情況,並儘量提供受迫害同修的照片。

我們有一個地區學員很多,被迫害的學員也多,材料整理起來有難度,我們就把現有的材料形成一個草案性的框架,由協調人拿到各學法小組去徵集意見。這一舉措效果很好,時間不長在學員中就收集到五十多份新的材料,網上收集的大多數材料也都做了補充。統計後被迫害同修名單人數翻了一倍還多,這個區的揭露材料成為本地區最全面的一份,在明慧網上發表後,大大的震懾了邪惡。

否定邪惡,天清體透

揭露過程也是幫助同修走出來證實法的過程。我們地區有位「七﹒二零」前輔導站的輔導員同修甲,迫害開始後他遭到嚴重的迫害,在壓力面前他妥協了,被邪惡利用去轉化其他學員,造成了很不好的負面影響。後來同修甲雖然回到大法中來了,也在做著三件事,卻一直有很沉重的包袱。師父的《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發表後,他在明慧網上看到新經文非常振奮,當看到師父講到大審判時,天目中出現了自己被捆綁在鮮紅的恥辱柱上。他對我講起此事時說:我否定了它,這是舊勢力的安排的,師父都不承認它,我為甚麼承認它?聽後,我感到不是那麼簡單。

不久,在一次交流中,一位老學員同修乙又講了一件事,他認識的一位女同修,一天在天目中看到同修甲跪在鮮紅恥辱柱前被審判,這位女同修並不認識同修甲,她很著急的找到同修乙讓他轉告同修甲趕快走出來。就此事我們與同修甲在法上進行了交流。同時倆人看到同樣景象,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心中很為同修甲著急。那時我們正在整理本地區一個黑窩的揭露材料,同修甲也正好是在這個黑窩遭到的迫害,他雖然也寫出了自己被迫害的經歷,但同修認為並不深刻,認識不到位,我們認為他應該從新寫,並單獨在網上發表。

之後我請他來到我家,完全站在為他的角度上與他交流。我說:否定舊勢力的迫害,並不是口頭上說說就行了,而是行動上一定要把邪惡對你的迫害曝光,認識到自己所做的那些不該做的事,在法上歸正自己,這才是真正否定它。並轉告了同修的話:與其將來受到審判,不如早些把它揭露出來洗清自己。通過交流同修甲很快認識到此事的嚴重性,並感受到同修是在幫他,為他好,當即就在我家從新寫起揭露文章,一直寫到晚上。

當時我心中有些擔心:如果他心態不穩,不是從內心想寫的,會不會出問題?我正在電腦前做事,這時同修甲走了過來,非常輕鬆的說他寫完了,並像看透我的心思,拍拍我的肩說:別擔心我已經看到了。

後來同修甲的揭露文章在明慧網上發表後,我問他有甚麼感受,他說師父太慈悲了。通過這次揭露邪惡,他本人在修煉上有很大的突破,清除了自己的空間場大量邪惡因素,破除了舊勢力的安排,歸正到大法中來了。同修甲站出來揭露,給當地同修很大啟發。大家悟到,我們只要遵照師父的法去做,揭露迫害是制止迫害的有效手段,與受迫害並沒有必然聯繫。

通過一年多的揭露迫害,很多同修深有感觸的說:寫出個人的揭露迫害的文章後,真的感到是天清體透,自己整個空間場都純淨了。現在是每當揭露文章發表出來一篇後,都會有同修轉交過來許多補充材料,唯恐網上漏掉了自己。目前我地區在對揭露迫害在認識上有很大的提高,使我們這個項目做的越來越順手。

相互配合中學會寬容大度

在做項目中離不開同修之間的配合,幾年來在和同修配合中去掉我許多人心。我負責協調組稿,和一些有文字能力的同修配合。過程中我顯現出急躁心、堅持自我的心、不能被人說的心、怨恨別人的心,通過在這個環境中的魔煉,我慢慢修去了不少這方面的人心。但是長期養成的觀念不是幾次過關就能改變的。在常人工作中我一直在公司管理部門工作,習慣別人聽我的指揮。我這些習氣把它帶到修煉中來對待同修,總感到自己有主見、辦法多,把自己擺在同修之上,處理事情武斷。一次同修說,是聽你的還是聽法的。我才意識到自己在這方面的心已經很突出了,如果不向內找,在另外空間的邪惡就會鑽空子,放大這些執著,使人心膨脹自己都意識不到了。

我在與同修配合中,一不符合自己的觀念就愛抱怨。一次得知被非法關押在當地勞教所裏的同修都不放棄信仰,外面「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要到勞教所去辦「洗腦班」。我們準備做不乾膠,編輯真相信往勞教所寄、門前去貼。同修丙是從這個勞教所正念闖出來的,大家商量讓他寫揭露材料。他也答應了。可是再三催他卻遲遲不交稿。在時間緊迫的情況下,我就讓另一同修寫出來了。對此事,我一直對他「耿耿於懷」,抱怨他對證實法的事不用心,心想再也不找他寫稿了,並對其他同修說,指望他只會誤事!給同修心性過關上加大了磨難。

一次要採訪一位多次被綁架同修的家人,同修丙帶我們去了同修家,可同修家人不歡迎我們去,差點把我們攔在門外。第二天同修丙帶我們去採訪一位剛從監獄出來的同修,由於干擾,他告訴的採訪碰頭的地點我們找不到。於是,我們臨時在電話中約定一個地方碰頭,改變地方他又要去聯繫,還要顧及我們這邊,兩頭跑。我們在等他的期間發現有兩個人和一台小車(車裏還有人)在跟蹤我們,我們趕快離開約定的地點,打電話通知同修丙不要去那裏了,他說已經到了,他還沒有過街,發現是公安一處的人在那裏。我叫他趕快拔掉電池,另換地方。在街上轉時,無意中碰到了同修丙,說好再換一個地方碰頭。就這樣我們在街上邊發正念,邊找地方,轉了幾個小時,才在一家咖啡店坐下來,成功的進行了採訪。

通過這件事,體會到同修長期在這樣環境下做著證實法的事,很是不易。同時看到自己修煉的不足,不能正面看同修好的一面,一碰到矛盾總從負面看問題。不能站在對方的角度上理解同修,對同修不能寬容大度。師尊告訴我們:「其實你們知道嗎,那些大覺者呀,他們在天上有很多事情也是要互相協調、商量的。」「他們是甚麼心態呢?是寬容,非常洪大的寬容,能容別的生命,能真正設身處地的去想別的生命。這是我們在很多人修煉過程中還達不到的,但是你們漸漸的在認識、在達到。」(《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在修煉中,當我在法中漸漸的去認識,事實上,如果我們按照師尊的要求去做,做事想別人,遇到矛盾想自己,容量在擴大,我們自己就會神情清朗,身邊的生命也都在改變,同修在一起心態都會變的平和,整個場充滿祥和,配合起來得心應手,這時發現寬容那真是一個美好的境界。

我們這個小組人員時常在變化,有的去了外地在那裏發揮著作用,有的做別的項目去了,又有新的同修加入。不管怎麼變化,此項目在本地區總體上逐漸在走向成熟,我也深感到都是師尊安排我們在這環境中修,兌現著自己的史前大願!

在我身邊有不少這樣的同修,他們對大法很堅定,學法很紮實,一直在法上修。這些同修遇事不找表面形式上的問題,而是修自己,在魔難中不退卻,一直走在證實法的前列。因為大家都正悟到一點,只要按照師尊法上要求去做,時刻保持強大的正念,不斷的歸正自己,修去人心,精進的做好三件事,並在做事中修好自己,邪惡是沒有可乘之機的。

後記

這次本沒打算寫稿,想到前幾屆都投了稿,這次就算了。十一放長假期間,在外地工作的同修也回來了,我們項目組在一起學法、煉功交流了兩天,對在處理好工作與修煉關係上做了交流,特別在寫揭露邪惡文章方面,交流的比較多。因為新參與的同修在認識上還不是很明確,我談了以上認識,同修覺的很好,一再鼓勵我寫出來,參加明慧網第七屆大陸大法弟子交流會。同修說幫我修改與補充,增加了我寫稿的信心。我用了兩天時間寫出來,寫的過程在法理上感到越來越清晰,確實是一次昇華的機會。由於在學法上抓緊的不夠,認識上有很多不足請同修指正。

謝謝師尊!
謝謝大家!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