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迫害最嚴重時走入法輪大法

在一個偏僻山村傳播真相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四日】我是在法輪大法被中共邪黨迫害最嚴重時走入大法修煉的。那時我母親病重,我鄰居家的一位姑娘從外省海南帶來一本《轉法輪》,要我讀給母親聽,並對我說這書有多麼神奇、多麼好。可她越說怎麼神怎麼好,我卻越不相信,所以書我連看都不看。後來她問我讀了那書嗎?她說她要帶回海南了,叫我快看。

也許是顧及到她的一片好意與情面,我勉強的把書打開來看。可當我把書翻開來一讀,當時就有一種奇妙的感覺,一看到師父的法像就感覺我好久以前就曾經看到過,而且還感覺很熟悉很親切。但是甚麼時候看到過,在哪裏看到過,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但我卻非常清楚的感覺到,我今生來世上嘗盡了人間的苦要等的就是這本書,可我竟差一點錯過了。

我一邊哭一邊看,如飢似渴的一口氣讀完。我知道這本書太好了,我捨不得還,一有空就迫不及待的去看。可就在這時電視與廣播正鋪天蓋地的開始污衊大法,當時我的心好苦啊,我苦苦等待的大法現在又不准煉了。我左思右想,隱隱的好像我有一種責任,那就是要為大法澄清事實,我不能讓左鄰右舍的人相信電視,應告訴人們法輪功是被冤枉的。我想我一定要學法輪功,讓人真實看到法輪大法到底是好還是壞。

為此我進城去找修煉大法的人教我煉功。可當我一問,人們都躲開我。後來有一位大姐好心的告訴我:現在局勢這麼緊,你還是不要來問這個了,公安到處在抓人、抄家、燒書,人家都離法輪功遠遠的,見到都不敢靠近,怕受牽連。沒有問出一個結果來。沒辦法,我回到家。手捧著《轉法輪》,看著師父的法像大哭:這麼好的法不讓人學,還要抓人。我越想越哭,我就對師父說:現在政府不讓煉了,也沒人敢煉了。師父,您放心吧,您不會白做這件事的。沒人煉了還有我,您就收我做您的弟子吧,迫害再大,打壓再嚴,我也煉(當時我就感到世上就只有我一人在煉了)。就這樣,我帶著這樣的信念、這樣的責任走入了大法修煉中。

我憑著《轉法輪》一書的指導,憑著堅定信師信法的信念。我的每一個舉動,每一句話,都嚴格要求自己按「真、善、忍」做一個修煉人,因為我就代表了法輪功的形像,我希望人們認識我從而來認識了解法輪功。要讓人們了解真相,我想首先應從家裏人做起。

我家四兄弟,其中三兄弟全都在城裏住。八十歲的公公、婆婆和我住在一起,他們的生病料理,全都是我。婆婆是村裏出了名的最不好伺候的人,但是不管怎樣,我現在是一個學大法的人,我應忍讓。每當婆婆找我麻煩、罵我時,我就想:也許是自己離大法的要求還有差距,要不為甚麼婆婆不滿意,所以我就沒有怨言,只要求自己提高心性。

時日一長,全家人在我的影響下慢慢變好了。三兄弟們主動的來接老人去城裏贍養了。婆婆原來很反對我煉法輪功,現在「法輪大法好」總不離口。我丈夫也是現在不但不反對,而且還說:現在我的心很正,不去想那些不好的事,不去佔人家的便宜;還說別人佔我便宜我都不氣恨,還可憐人家。一家人都變了,這都是大法在改變著人。

不但我家在變化,連我們村都在改變。離我家不遠有一人家有五個兒子,經常互相打架,不是刀就是棍,好勇鬥狠,自私狹隘。家裏老人也沒人管。經過我多次與他們講法輪功如何教人為善的好處,打了很多善惡有報的比方給他們聽,現在不但兄弟言和,大事小事都互相幫助。而且每到年節他們都在一起與父母歡歡喜喜度過。還有一家三兄弟,一個老母。老母一個人吃,沒人管;後來病了,睡在床上也沒人管;寒冷的冬天,老人冷清清的睡在涼蓆上。我知道了,很為她難過──辛辛苦苦養大兒子反倒落個這樣下場。那時我為了能走出去告訴人大法的真相,便做豆腐賣,爬山越嶺擔著豆腐去接觸山裏的人。為了能讓生病的老人暖暖身子,我就提前專為她做一碗熱豆腐。差不多每天我叫丈夫頂著寒風划船過河去送,直到老人不想喝為止。後來那仨兄弟也受到感化,對老人也慢慢好起來了。

像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原來不孝敬公婆的媳婦,和不善待媳婦的婆婆,現在都好轉了。家家都過上了正常人的日子,不再是唯利是圖,爾虞我詐的關係。村長見了我總說:你為我們村做了一個好的表率,但還是不夠,還有許多糊塗人,我們做了幾十年的黨工作,當不了你一個法輪功,你少許講一下,人就往好的方面改變,法輪功真是太了不起了,難怪江澤民這麼怕他。也有許多老人見我就講:最羨慕你婆婆娘,得到你這麼好的媳婦,要是我們的媳婦也向你學法輪功該多好呀。這時我就對她們說:你媳婦也會說,如果我婆婆要學法輪功那該多好呀!其實一個人只要真心對待別人,不在利益上去過多的想去佔有別人的,都能為別人著想,大家的日子就好過了。所以說做人就應當向法輪功要求的那樣,做一個真人、善人、能夠忍讓的人,為別人利益著想的人。她們聽後,都說法輪功這麼好,共產黨反而打壓不讓人學,共產黨真是太壞了。

我家住在大河邊上、四週全是山的偏僻山村。為了能接觸到更多的人,師父給我引來了許多有緣人來接緣。原來鳥都不拉屎的地方,一下子我家屋門前反倒成了大路了。有來問路的,有來鄉下遊玩的,也有多年不走動的親朋好友,也有打工來問事做的。每回有人來,我都熱心的留進屋,擺上山上新採摘來的鮮果;冬天一杯熱茶,熱天一杯涼水,給客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當人誇我賢慧善良時,我就告訴他們,因為我有一本好書,有一個好師父教我怎樣做人的道理,並把《轉法輪》書中有關有失才有得的法理講給他們聽。有的聽了不想走,也想向我借來看。我告訴他們,這書現在沒有,我這一本還是別人借給我的,我每天都要看,借給你了,我沒得看了。他們又問我這書哪裏有賣的?我說這書沒得賣,書都被公安搜去了,並且把煉法輪功的人也關押、勞教。每當他們聽到這裏,都咒罵共產黨應招天打雷劈。無意中人們在我這裏明白了大法真相。那時我還不知這就是講真相,我只想讓人了解法輪功是被冤枉的,法輪功的確是好的。

記的有一次,我家來了一位不速之客。正逢山上楊梅紅了,某省的一位高官與他夫人剛從美國觀光回來;他有一位親人在我們縣,順路來看望,正好楊梅成熟的季節,便到鄉下遊玩。聽說我山上有楊梅,他很想來親自採摘,便高興的帶上相機,和他夫人一同來了。我知道他身份後很高興。我想無論如何的把法輪功真相告訴他們,讓他們知道法輪功的確是被冤枉的,抓大法弟子是錯的。他上的山來,看著滿樹楊梅,高興的一個勁的拍照。我可在想怎麼和他講迫害的事。

正在為難,他夫人就告訴我說:他們剛從美國來。我一聽樂了,忙說:那你們可開眼界了,聽說法輪功在那很盛傳。他一聽我們談話,馬上停下拍照,說你怎麼知道法輪功?我說我進城賣楊梅,不就聽到了。他「噢」了一聲。我接著說:其實,法輪功並不是電視上說的,「自焚」呀,殺人呀。他的功法的確是祛病健身的,可以使人類道德上升。我看過這書,是一本好書,講的是真正的真理,都是人們已經遺忘了的好東西。我還告訴他,我不但在看那書,而且還在煉功呢,以前,我有很多的病,現在全好了。他一聽,怔住了。我又肯定的告訴他說:我說的全是真話,沒一點假,你不是看到了嗎?你們比我年輕,上山時三步一歇,我呢,如履平地,輕輕鬆鬆,沒喘一口氣,就上來了。而且,你看我上樹,身輕如燕。是不是見證呀?他問我多大了?我說:五十多歲了。他聽了連搖頭,連說:不像不像,你看上去要比五十多歲的人要年輕多了。他還以為鄉下人勞動慣了,都這樣身手麻利。我說你錯了,我是因為得了一本好書《轉法輪》哎,現在真可惜被中共打壓,不能公開學煉啊。他聽了低頭不語。後又忙叫我與他照幾張相,留作紀念。

下山了,我用船送他們過了河,並一再叮囑他: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李洪志師父教人真善忍是正確的,將來法輪功的真相定會大白於天下,希望你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去了很遠,我還在目送著他們,他們也不斷回頭向我打招手讓我回家,並遠遠的對我說:你放心吧,我們記住了!回轉身來,我的眼淚不知為何不斷流了出來。

鄉親們見我都很尊重我、關心我。有人說:真希望你修成佛,修成觀音,保我們一方太平。也有人說:希望你安安全全的,不要被壞人抓去。我想鄉親們從心底裏已經明白了,法輪大法是修佛大法,也已經感受到了修煉大法的美好。

有外省慕名拜訪我的一位客人,當他聽到、看到鄉親們對法輪功的讚美,對修煉法輪功修煉者的評價,和對大法李洪志師父無限的敬仰與感恩。臨別時,他送我一副對聯。上聯是:修德揚善人人敬,下聯是:三江四水知福音,橫批:德高望重。

幾年以後,直到二零零三年,我才和縣城大法弟子聯繫上。通過學習師父新的經文,我才知道自己輾轉千百世的久遠的誓約,我慶幸自己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我只上過兩年學,第一次向明慧網投稿,得到了不少同修的關心與幫助。我要用我生命的全部,讓更多的人破除邪惡的謊言,了解大法真相,以兌現自己的誓約。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