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生命中最自豪的一句話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四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回首走在修煉的路上已經十一個年頭,學法不深使自己走的一個跟頭一個把式的,能夠走到今天全靠師父的點悟和呵護,唯有修好自己,多救人才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和眾生的苦苦期盼。

一、真念

剛剛得法兩個多月,迫害開始了,在我還不懂如何修煉時,鋪天蓋地的謊言遍布中國大陸的每個角落,家人害怕受牽連,極力阻止我學法煉功,家庭的壓力使我更不能靜心學法,帶著怕心學法,使家庭環境變的越來越糟,丈夫酗酒,打麻將,我長期的人心不去,執著對方缺點,在家庭中沒有修好自己。一件事發生後,使我發現我的根本執著──執著自己。

我不能受到一點觸碰,極端自私,導致丈夫酗酒後要置我於死地。我求師父救我,師尊化解了這場魔難,丈夫沒有找到家,使我走脫。過後,我開始冷靜的看著自己,我找到了多年對丈夫的怨恨;對我公婆、小姑、自己的哥哥、姐姐之間怨恨,多年來這些不平的心在我的腦海中經常翻江倒海。我過去一直沒有及時清除它們,而且強為,表面忍,內心不善,向外求,向外看,盯住別人缺點,不修自己。在丈夫面前指手畫腳,語氣不善,有時還和他爭吵,而且我懷疑丈夫不是好人。在外人和同事面前我可是修的好了,怪不得丈夫罵我時說我「裝」。

這些該修而未修去的魔性招來了魔難,這次我沒有指責丈夫,而是心平氣和的給他分析事情的過程,他自己也認識到了喝酒的危害。我又坐下來發正念,清除了我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和不好的觀念,善解與公婆、小姑、兄弟姐妹的恩怨,同時在家裏改變了以往那高傲的架子,真心的為對方著想,大事小事和丈夫商量,做到夫妻相敬如賓。丈夫由衷的說:以後再也不撮你了。

隨著我心性的提高,丈夫也變了,家裏環境也變的祥和了,向內找,向內修,才是長功的關鍵。

二、「我是煉法輪功的」

九九年七二零的迫害開始時,對於像我這樣剛得法的人,面對著鋪天蓋地謊言,我就把住一點:你電視報紙,不管誰說甚麼,我一概不看不聽,心想我要用行動告訴你們「法輪功是好的,法輪大法是正法。」我生命中最自豪的一句話是:「我是煉法輪功的!」

記的有一次中午在大街上行人川流不斷,一個人騎自行車飛快的向前奔,結果掛倒了前面一位騎自行車的女士。女士摔倒,那個騎自行車的腳蹬從她背後劃過劃了兩道口子。我就下車幫她扶起車子,扶起那位女士,幫她撿起刮到一邊的傘。這個女士的鞋跟摔掉了,非常氣憤的指責那個騎車男士刮到了她、他自己反倒跑了。我勸她別太生氣了。她連忙謝我,問我,您貴姓?我大聲說:「我是煉法輪功的!」然後我騎車就走。這時淚水已經在我眼裏打轉,因為那時候感到沒人理解我們,有些被毒害的世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們,但我說出了我心中最自豪的話,是我的師父讓我做這樣的好人。

我的工作接觸的人廣,我都是盡心盡力的為他們服務,當他們對我讚賞的時候,我就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如果不說,我就有愧疚感,師父教我們做這樣的好人,做好人沒有錯,那為甚麼不敢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呀。所以我接觸的人,我都告訴他們法輪功是好的,後來這些人看《九評》、三退,就是順理成章的事。

我是上班族,除了上班,我就利用在路上,在車上,買菜,一切可利用的機會講真相。講真相前先發正念,清理眾生背後障礙他們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然後找話題和他們搭上話,比如年齡大的,就叫:阿姨/大伯,出來溜達了,身體還好吧。一般都說:「好啥呀,到處是毛病。」這是我就說:「告訴你個秘訣,祝您晚年有福啊。」老人們一聽就忙問啥秘訣啊,我說:誠心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遇事別急別火,忍一忍,身體自然少得病啊!有的忙說:孩子你說的太對了。這時我就送一個真相護身符,再問有沒有參加過邪黨組織,順便也就勸三退了。當然有的聽你說,眼睛瞅著你面無表情,此時我也不動心,也不怕,接著說:阿姨,你知道為甚麼和你說嘛?是因為九九年電視報紙都是誹謗誣陷法輪功的,你聽到的都是謊言,我告訴你是抹去你對法輪功的誤解,你是受害者,也祝你晚年平安幸福。這樣說完,那冰冷的臉立即被融化了,露出笑臉說謝謝你。也有不聽的,根本不理你,說快點走開,或說不好聽的。但我不動心,望著遠去的背影,清除抑制他聽真相的邪惡因素,加上一念,你還會遇到大法弟子,那時你一定要聽。這樣回家後,思考聽真相人的語言、表情會找出自己很多執著心,修去它,有時對被毒害很深的人發正念,相信大法一定能救他,對不明真相的人無怨無恨。

這有一個例子,十年前,我遇到一位老人,戰場上一隻耳朵失聰,一隻耳朵稍有聽力,只是趴在耳邊大聲喊,他才會聽到,他生病了,我去看他,就趴在耳朵上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他幾乎從床上彈起來,說「法輪功不讓人吃藥死了」,全是電視上的謊言,我有些措手不及,又怕別人聽見,又怕氣壞了他,(念不正)就說:好了好了,不說了。好在他的女兒明白真相,在他病重時,誠念法輪大法好,我從此不敢和這老人談及此事,因為他帶著人工心臟起搏器,但他愛看報紙,我就每週給他女兒送兩本真相小冊子、九評之類真相資料,和老人笑一笑,握握手。

去年一天,我去看他,他女兒不在屋,我繞一圈,瞅他笑笑,就往門外走。他站在門口大喝一聲:「打倒共產黨,洪傳全世界。」聲音把我嚇一跳,他又對我說:「你還有法輪功嗎?」我問:「你說的是真相小冊子嗎?」他點頭,我找幾本送給他,大聲問他:「好嗎?」老人拿著小冊子幸福的笑著說:「好!」老人同意退出邪黨組織,還在日記裏寫「法輪大法好」。老人明白真相後,身體發生奇蹟:他帶的人工起搏器壽命十年,當時家裏裝時,也沒想到他能活十年,所以更換日期也就忘了,有一天,發現老人有些沒精神,找不出原因,可他卻是沒感覺。從新換起搏器,醫生又出門了,又用藥物提升心律,一直平安換上新的起搏器。老人現在九十二歲了,身板硬朗能自理,每天都用放大鏡看真相小冊子。這件事讓我們看到真相小冊子起的作用,大法的威德,對不明真相的人無怨無恨,眾生在迷中,用慈悲心去救人,而不是人心。

三、我把神韻裝在心裏

在網上得知,二零零九年可以向中國大陸民眾發送時,我就將神韻光碟包一個漂亮的包裝,送到各家各戶,反覆的看神韻晚會,清理我空間場許多不好的東西,看神韻要靜和敬。晚會裏有無限的內涵和常人的任何東西不能放在一起,我打坐,結印,坐在電視前認真的看,每個細節都不能錯過。

這樣看過一遍之後,我想這麼好的晚會,發給眾生,如果不明真相的眾生不珍惜,既讓眾生犯罪,又浪費大法資源,不如面對面給。去哪發?去早市。我包好六套裝在兜裏,剛出門不遠,碰到同事,明白真相且三退,我說送你一套《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她說「好」,就裝兜裏了,這給了我很大的鼓舞,後面很快就送給眾生了。從此我開始面對面送神韻光盤。

我想我能夠看懂神韻的時候,真正認識到神韻在中國大陸傳播的深遠意義的時候,眾生也願意接受,「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我們周圍的環境是隨我們而變的。常人做甚麼還要培訓呢,大法弟子,要麼不做,要做就做的最好!我就反覆觀看神韻晚會,將神韻晚會主持人唐瑞和凱莉的節目之間的串詞都記在本上,上半場多少節目,下半場多少節目,整台晚會多少個節目,關貴敏的獨唱,戚曉春二胡演奏,《濟公搶親》和《木蘭從軍》的故事情節,後面天幕的變化,民族舞蹈筷子舞等全裝在心裏,這樣當我將給陌生人的時候,我會給他介紹晚會的內容。

有一天,我送給一個賣菜婦女一套,她說:我不要,看不了(意思沒機子)。我接過她拒絕的光盤,並沒有急於放在兜裏,就說,看不了,那太遺憾了,我給你講講吧!以後誰家放,你去誰家看。我把節目裏的內容告訴她是恢復中華傳統文化,舞台設計,服裝,天幕,都是世界水平,如《木蘭從軍》開始天幕是小村莊,木蘭和姐妹刺繡,突然來軍帖,叫父親出征,父親年老已弱,木蘭徵求父親,替父從軍得到父親准許。木蘭替父從軍,背後天幕變成了戰場上萬馬奔騰,那烽火台還冒煙呢。剛說到這,這位婦女迅速從我手上搶過光碟,放在腰上錢兜裏,不好意思的笑了:「我得回去好好看看。」她笑在臉上,我笑在心上,我不在意給我甚麼臉子看,我只在乎你能不能得救,

這樣,我就每次出門帶十套左右的光盤,面對面的送,買菜,坐車,去大商場,精品屋,都去送。送的過程中,不急不躁,語氣平緩,說話中肯,外表稍加修飾,給人以祥和易親近感,幾乎都是聽完介紹後,就表示回家就看。今年的晚會做的更好了,拿著神韻光盤,愛不釋手,我又給在外面做一個乾淨漂亮的紙袋,為那些沒帶兜的眾生拿著方便,也減少對方的一些顧慮。

從今年面對面發,看到眾生對神韻晚會的盼望。有的眾生聽說是神韻晚會不是接過去,而是快速搶過去:「哎呀,謝謝你,我就願意看這個晚會。」我送這個晚會不是急於送出去,而是先介紹晚會內容,告訴這是世界第一流演出,得到這個晚會光碟很有福份,免費贈送。有一個小要求,如果送給親朋好友要像我這樣包裝好,如不送可珍藏。所有的接受光盤的人都會接受我的要求。

學習《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弟子:「怎樣才能在主流社會中廣泛推廣神韻、效果更好?」師父:「神韻演出這件事情我不是要大家非做不可,因為它也是一個救人的項目,可是大法弟子資源是有限的,如果你們要做就一定要把它做好,否則你就別做。」讀了這段法後,我又對自己提了個要求:以前面對面送有選擇,這個人外形看上去面善,那個人家可能能放等等人心,現在一想一些個收入較高做生意的人、公務員之類,他們應該看神韻,清除他們頭腦中的黨文化。這樣想,我也做了。有一天,我去一家精品服裝店環視一下衣服,有幾個雇員和我打招呼,老闆正在做帳,我有禮貌的走到老闆面前:「打擾你一下,向您推薦一台《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然後雙手遞給老闆,老闆雙手接過,我熟練的從包裝中拿出晚會光盤,對老闆的店員介紹,這是一台恢復中華傳統文化的晚會,是為中國大陸觀眾演的,免費贈送,裏面服裝,天幕,舞台設計,舞蹈非常好,第一個節目開創神傳文化,有民族舞蹈《苗鄉秀》,《筷子舞》,及《武松打虎》,《劈山救母》,最後一個節目是我們最愛看的《西遊記》唐僧取經的歸來。場面壯觀,你是做服裝生意的,希望你看完後對您有些啟發,使你的生意越做越好。我就這樣,語氣平緩大方的講完後,老闆的手依舊緊緊抓住我做的紙袋,兩眼注視著我,當時一共四人,空氣仿佛靜止了。我環視他們微笑的說:你們輪流著看看吧,祝你們好運,再見。這時老闆似乎才回過神來,忙說:謝謝!

當跨出店門那一步,我感覺身心輕鬆,我知道師父又幫我拿掉了很多不好的物質,我把神韻裝在心裏,我一閉上眼睛,我的腦裏就浮現出演員的舞姿,似乎能聽到音樂,如果你真的看神韻,你發現看完一遍一個樣,如二零零八年《升起的蓮》,當看到迫害致死的同修返回天國世界,跪謝主佛之時,眼淚順著面頰流下來,止不住,因為那時我的心境是在承受魔難時,感覺苦,想見師父。

前幾天,我又看神韻二零零八年晚會,看到《升起的蓮》時,那一幕我沒有哭,很平靜,卻在天幕返回到獄中,兩同修看到迫害致死同修返回天國後的最後的舞姿,那就是面帶祥和,對佛法修煉的堅定,對迫害無視,而不是愁苦。那時,我的心震動了一下,因為我最近學著向內找了,增加學法時間,周圍的環境也改變了。同修們,如果你還有閒餘時間,那就看神韻吧,別看常人電視節目了,神韻晚會演的太好了,無法用語言形容,在此不再多述。

還有很多沒做好的地方,但是已經找到解決的秘訣,向內找修自己,深挖執著的根。最後讓我們共同溫習師尊的講法:「大家切切實實的在修煉上下下 功夫,別流於表面,不要人心那麼多。在師父的眼裏,你們的一思一念哪,你們的一個舉動啊,我都能看出你是一個甚麼樣的心。我是最不喜歡那個只會說、不去做 的,我也不喜歡那些狡猾的。我喜歡那些純樸的、腳踏實地的。也希望大家在這麼多年的修煉中,從正的方面增長智慧,不要在處世上、為人上收穫太多。」(《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此文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