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農村朝鮮族女弟子見證大法神奇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四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好!

大法弟子要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其中之一就是學好法。今天,我就說一說我是怎樣學好法、信師信法、學電腦、打印、教老年弟子做真相資料的。

九九年初,我剛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不久,法輪功就遭受到駭人聽聞的打壓,但我堅信大法與師父,因為我相信自焚事件是騙局。同時也想起,每天我煉功時,天目看到師父穿著教功帶裏的黃衣服,面對面與我一起煉功。我的心臟病、貧血等一身的病都好了,全身有勁。

我還通過天目看到了像汽車輪子一樣大小的彩色法輪。九九年三月七日上午,我坐著的時候還看到了車輪一樣大的一個大蓮花。我不煉功時,耳朵裏也總能聽到大法煉功音樂,我自己還能看見自己煉功。

發正念開始後,自己腦子裏總是出現正法口訣。到一個場不好的家就能看見鬼等亂七八糟的東西,一發正念就沒了。有一次十二點發正念時(弟子們一起發的),大桌面一樣大的金燦燦的蓮花顯現出來。

我祖上是敬佛的,雖然我沒有深入的學法,可是從法中,我知道:法輪功是佛家大法。就憑這句話,不管當時邪惡如何殘酷,我始終沒有放棄修煉。不過遺憾的是,那幾年證實法的事情做的太少,人心太多。

我家住在偏僻的農村,一年到頭蹲市場賣五穀雜糧,補貼家用。二零零四年的冬天,偶然間認識了一位同修,他給了我一份新經文《也棒喝》,我鄭重的揣進兜裏。回家後,如飢似渴的連看幾遍,就好像說的是我,真象棒子一樣把我給敲醒了。

師尊說:「為甚麼一個生命要大法與我親自傳度?說白了,甚麼樣的生命配宇宙大法來度?被度的生命能僅僅是為了個人圓滿嗎?怎麼樣配的上當大法之徒?是那些躲在家裏所謂學法的人嗎?只是想從大法中獲取、不想為大法付出的人?特別是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想為大法說句公道話、還在所謂的在家看書中向大法索取,這是甚麼人?你們自己來評判一下。」(《也棒喝》)

學完師尊的新經文,反覆的審視自己,覺的我浪費了很多寶貴的時光,沒有利用上市場這個方便的條件做些我應該做的事情,只顧個人所得,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這和常人沒啥兩樣。反覆想過之後,我覺的既然修了大法,就要修出真修大法弟子的風範來,不能讓師尊為我操心,我要改變現狀,做一個符合大法要求的法徒!

二零零五年的新糧收到家後,留足全家人口糧,我把餘糧全部賣掉,全身心的走入證實法的行列,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

我的漢語表達能力太差,做證實法的事總不能光講朝語,漢語不會說可不行。咋辦?學!於是我參加集體學法小組,而且專門參加漢族同修的學法小組。說起來,真是不好意思,第一次用漢語讀法時,結結巴巴的只能念一句兩句,發音別提多生硬了,把我緊張的直冒汗。好在學法小組氣氛祥和而純正,沒有人笑話我,相反同修們一句一句的給糾正,真是讓人感動。切磋時,我也不錯過機會,漢語說不明白時穿插著朝語,同修們點頭稱是,鼓勵我繼續努力。回家後,儘量說漢語。有一次,兒子說:「媽媽,你發音不標準,你用拼音吧。」一句話提醒了我,拼音我會用。

這個方法太好了。從此,我的背兜裏裝著筆記本和筆,大法書中不認識的字碰見同修便問,然後拼好音記在本子上,學法也是如此,發音不準時,我就用拼音記在本上,回家後反覆讀。不知不覺的,幾年過去了,我的筆記本已經不知道用掉了幾個了,我的漢語表達能力和讀法也已今非昔比。當然,這一切離不開師尊的加持。

農村的活兒多,一年到頭總有幹不完的活兒。師尊一再要求我們學法,學好法……總不能因為我是農村人,就放鬆學法。因此,我找時間擠時間,加緊看書學法。每週我參加三次集體學法,漢語學法兩次,朝語學法一次。到了學法這天,早晨六點發完正念,趕緊走幾里山路坐早班車。夏天還好說,冬天早晨六點是一天中最寒冷的時候,我就念叨著:「我是大法徒,不怕冷!」然後再換一次車,才能到達學法小組。這其間坐車近一個多小時,我就利用這個時間背法,如《洪吟》、《洪吟二》或師尊的新經文等。事先我把要背的寫在紙條上,記不住時就掏出紙條看看,再背下去。就這樣,再背再看。時間久了,我就養成了一種習慣,哪怕只有幾分鐘的空閒時間,我都不放過背法。《轉法輪》全部背了一遍了。

說個笑話,有一年冬天,我順路給妹妹送小鹹菜。一邊走一邊嘴裏背著法往樓道裏走,到了妹妹家,敲門沒有人,就把鹹菜交給鄰居家一個小姑娘,求她轉交給妹妹,小姑娘高興的答應了。幾天以後,妹妹來電話問我咋沒送鹹菜來?我這才知道送錯了門。

以前,我出國的護照都辦好了,但是我覺的應該把法放在第一位,中國大陸需要我,我就決定不去了。

二零零七年末,妹妹給我一台電腦,我馬上悟到我也能上明慧網。之後的一天早晨,我去學習班之前就想著今天得見見教電腦的同修跟他學學。上午在小組學完法後,去同修家拿資料,剛一坐下,在師父的安排下教電腦的同修也來了。就這樣,在同修的幫助下,我也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九評》、小冊子及新經文、刻錄、MP3複製、打印真相資料等,還能熟練的握著鼠標進行操作,要不是師尊幫我開智開慧,這些事兒是我連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我只是有這個願望而已,其它一切都是由師父在幫我,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二零零九年十月末的一天,我坐在裝了高粱米的拖拉機上,拖拉機在拐彎的時候倒了,我也跟著掉下來,頭部撞出了大窟窿,出了很多血,當時我就失去了意識。慢慢的恢復了一點意識之後,我就口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我能走路的時候,我兒子抓起我的手說,「媽媽你要是不得法,早就死了」。走路回家後聽了兩講師父講法,晚上又和兒子一塊兒煉功。躺下後想起來時,感覺好像腰骨折了。我一這樣想,怎麼也起不來,當時我又轉念一想,我不是人,我是神,這麼一想馬上就能起來了,真如師父所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轉法輪》)。

我現在牢牢記著師父講的話,「但是有一個標準,超出你的天定、原來的生命進程,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因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過去了。」(《轉法輪》)

所以我經常先學法、發正念,做大法的事之後再做家裏的常人的事情。

自從我賣掉餘糧,很少過問地裏莊稼的長勢如何,地裏的活兒差不多都是兒子幹,我只有農忙時才下地幹些活。有一年春天旱、夏天澇,莊稼長的不好,可是我家莊稼好像不怕澇似的,長的挺好。去年夏天,插秧的時候,突然一場大風,好多人家的水稻都變黃了,我家的水稻卻啥事沒有,長的挺壯實,大家都覺的奇怪。只有我心裏明白,是慈悲的師父給大法弟子的福份,才使我家地裏的莊稼有個好收成,讓我放心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

作為大法徒是身負使命的,不僅要學好法修好自己,還要救度更多的眾生。師尊說:「大法弟子是個整體,大家要互相協調的」(《法輪大法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我記住了師尊的話,只要同修需要我幫忙的時候,我總是不圖任何回報挺身而出,哪怕是一件小事,我也盡心做好。

今年九月中旬,師尊的新經文《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發表了。我去學法時,知道有一部份同修沒看到師尊的新經文。當天我回家後,打開電腦,直到十多點鐘才開始下載,連夜打印十八本新經文,第二天,沒來得及休息就送到同修手中去了。

以上是我簡單的學法經歷,距離師尊的要求還太遠,我還要繼續努力,學好法,救度更多的眾生,完成我的歷史使命。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