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坎坷中講真相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四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你們好!

我是1997年得法的老弟子,13年的修煉歷程磕磕絆絆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很難走過來。拿起筆來想說的話很多,13年的風風雨雨就是厚厚的一部書。今天就借「明慧網第七屆大陸大法弟子交流會」的珍貴機會,說說我流離在外這段坎坷期間的修煉歷程。不當之處,望慈悲指正。

2009年夏我再次受到邪黨的迫害,來到離家遙遠的一個東北城市,開始以打工為生的修煉生活。剛來到小城的第一個月的日子裏,心裏真有說不出的失落與孤單滋味,除了每天負責為老闆發送貨物外,晚上就是睡覺,學法煉功基本上就停滯下來了。想學法沒有書,找同修吧,茫茫人海何處尋覓。當時我心裏著急的無法形容,晚上躺在床上,就想怎麼能找到當地同修呢?怎麼與同修聯繫上呢?白天推著運貨的小車走在馬路上,東瞅西望總想有個同修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有時人情也往出翻的厲害,心裏總感覺有說不出的委屈,想起一個好端端的家,被邪黨迫害的妻離子散:妻子因我所累兩次被非法關押看守所,吃盡苦頭;孩子(同修)因不放棄修煉,被非法勞教而輟學;臨近高考的女兒造成精神壓力。真是翻江倒海,各種人心執著全出來了,煩心與苦惱,讓我懷疑大法,放棄修煉,從而受舊勢力的安排,被舊勢力毀掉。當我主意識清醒時,立即發出正念排除那些不好的念頭,堅定自己,這不是我,我是大法弟子,我要緊隨師父到底,甚麼也別想干擾我。

記得我推著車子,背《真修》時,當背到「你們知道嗎?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 」時,不由淚水漣漣,失聲痛哭;然後身體發輕,一股熱流通透全身,雜念頓消。感謝師尊點悟我。

一、當地同修的幫助

師父看到我急切尋找同修的一顆心。在一個早晨送貨的路上,正好有兩個同修給一個人講真相,做「三退」,讓我聽到了,那句「我幫你退了吧」格外清亮入耳。過後,同修問我:「你怎麼聽見我的聲音,我當時聲音壓得那麼低?」我說:「我也不知道,就你那個‘退’字太響亮了,可能是師父提醒我不要後‘退’、要前走,這不就遇上同修了嗎。」從此我聯繫上了當地同修,又溶進整體,走師父安排的路。

為使我做好「三件事」,跟上師父正法進程,當地同修及時給我請來了《轉法輪》、新經文,且定期送我《明慧週刊》,讓我在店裏晚上靜心學法、煉功、發正念。過了一段時間,同修問我是否想參加集體學法小組,我說當然想參加了,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呢。可是如果參加學法小組,每晚出進不便,給老闆造成麻煩。我與同修商量後,我決定出去租房子住,這樣可以自由出入,同修很快為我聯繫到了住處,價格也很便宜。從此,每天下午六點正念過後,直奔學法小組。在此也感謝當地同修對我的無私幫助,謝謝你們了!

隨著學法的深入充實,正念也隨之加強提高,從此開始講真相,走師父安排的證實法的路。先開創自己身邊的修煉環境,為了讓老闆了解真相,我寫了長達十幾頁的信件給他閱讀,並給他做了「三退」。從此老闆對我講真相的事不管不問,真為老闆的選擇而高興。

在發真相資料方面,第一次是兩個同修帶我一起做的,在行走的路上,她們不時的提醒我:「不要急,心不能慌。正念正行,不要有完成任務的心,做多少是多少,不追求數量,心裏想著讓每一位有緣人看到真相,得救度。」同修的話字字敲著我的心,在家時真的是有這樣很多不好的心,心急、性躁,講究轟轟烈烈,像完成任務似的,達不到救人的效果。記得第一次掛條幅時,同修再三叮囑我:「掛條幅心更應平穩,掛好不歡喜,掛不好也不生氣。找自己,發正念,請師父幫助。」可那次我還是心慌,最後爬到樹上才把條幅掛上。這也暴露了我怕同修瞧不起、愛面子的虛榮心。

平時每次送貨返回的路上,我都放下小車到附近的居民小區看一看,為做真相做好準備,做到心中有數。在這時間長了,走過的地方多了,只要我走到過的地方我都留下記錄,做到真相資料周期性發放,救度這裏的有緣眾生。我全都集中在白天做真相,因為白天小區大門基本上是敞開的,可以彌補晚上大門緊閉,同修不易進去的不足。近半年來一直做的得心應手。清楚的記得第一次獨自發真相資料的一幕,我走進小區,那裏的電子門個個緊閉著,再說這是第一次上樓發放真相資料,心裏沒底,就想著:師父啊,這是弟子第一次從農村來到城裏做真相,您幫幫我吧。就這一想,就聽三個電子門「啪、啪、啪」三聲響,全開了。還把我嚇一跳呢。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我第一次順利的發放完真相資料。

在《明慧週刊》上看到很多同修使用真相幣救人時,我也產生了使用真相幣的念頭,恰好有一同修有一真相幣的印章,送給了我。每天送貨時我要代收一部份貨款,我就把提前準備好的真相幣(大都是1元幣)與貨款對調,拿回店裏。當顧客買東西需要找零時,我就用真相幣找回,順利流通到顧客手裏,這樣我做到真相幣天天有,潤物細無聲,使大法真相遍地開花。

二、面對面講真相實例

面對面講真相,一直是我的弱項,再加上陌生之地,不時有不好的念頭閃現,「萬一」怎麼怎麼辦,每當此時我就抓住此念,正念清除。「我是大法弟子,講真相、救眾生是師父讓做的,也是我的責任、使命,誰也阻礙不了我,我一定聽師父的話。」集體學法交流時,我認真聽同修的實踐經驗,加上《明慧週刊》刊載的同修的寶貴經驗,我開始了面對面講真相的第一步。每天上班前,我就發正念請師尊把有緣人引到弟子身邊來,我一定講真相救度有緣人。在此僅舉幾例:

(一)

一個早晨,我忙著給顧客拿東西。這時一位六十歲左右的老人走進店裏,我上前打招呼:「大爺,您來了,想買點甚麼?」他一直往裏走,並不住的上下打量我,好像認識我似的,答道:「嗯,買點東西,順便來看看你。」我心裏也好生奇怪,我們素不相識,他怎麼來看我呢?此時老人漫不經心的挑選著商品,不時看看我,一時弄的我摸不著頭腦。我想,此人一定是有緣人,我要把真相講給他,一看老闆在身旁,不好意思開口。這時外邊又進來好多人,也就沒機會和老人說話了,怎麼辦呢?我心裏真急啊,不能錯過機會呀。老人看我繁忙,拎著買的東西走了。出門時又對我說:「小伙子,我走了啊。」聽口氣有點不願意走,此時我也顧不上老闆不老闆,衝出門外,「大爺,您慢走。我跟您說句話。大爺,您身體真好,一大早出來買東西。」「唉,孩子,你不知道,我有一身病。」我一聽「病」字趕忙問:「大爺,您聽說過常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對身體有好處嗎?」「是聽說過,有人跟我說好,也有人說不好。到底聽誰的是啊?你能給我講清楚嗎?」我就從大法開傳億人學煉,到「天安門自焚」栽贓、陷害法輪功,從中共鎮壓到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大爺聽後,說了聲:「謝謝你,小伙子,我明白了,走了啊。」看著老人遠去的背影,我身體一股熱流。這次講真相我終生難忘,師尊把有緣人招到我眼前聽真相,真是好玄、好玄,差點錯過機會,感謝師尊,弟子一定精進。

(二)

夕陽西下,我到車站送貨,時間未到,只好在那等著。一轉眼,看見一位中年婦女,站在離我不遠的電話亭旁,像是在等人。怎麼過去搭話啊,是位女士。正猶豫不決,「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正法中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更不要使這部份眾生失望,你們已經是他們能否走入未來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相。」(《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打入腦中,對,走過去,不要有男女分別之心。「大姐,你在等人吧?」「是,我剛出院,等家人接我。」「大姐,你看現在這人吧,說不定就得上甚麼病,特別是這兩年,全國上下,不是這傳染病,就是那傳染病,弄的人心惶惶。平安成了當今人的大事。大姐,您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就是以前上學入過團隊甚麼的。」大姐說就小學入過少先隊。我說:「大姐,您剛出院我給您用化名『康復』把那個隊退了,祝您早日康復健康,平安幸福。我再送您一個護身符,每天就照著上面真心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神佛會保祐您吉祥、安康、長壽!」大姐接過護身符,小心放在懷裏,微笑著說:「謝謝你,弟弟。」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三)

一個難忘的中午,我剛到車站停下,一位老年婦女走著走著,到我跟前走不動了,眼看就要倒下去,我緊忙用雙手架住她,慢慢讓她坐下來。「大娘,您去哪?我推車送您去吧?!」「不用了,孩子,我去醫院看病,走不動了,歇一會兒就行了。」我順便也坐下來,對大娘說:「大娘,您聽說過常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可以使身體健康,還得福報嗎?」「能行嗎?」我說一定行,現在我就教你念,我念一句她學一句,一連教了五六遍。大娘說:「孩子我記性不好,你能給我寫下來嗎?」並說帶回家,甚麼時候忘了就讓她孫子教她念。我一摸自己衣袋裏護身符忘記帶了,急忙跑到附近熟悉的店裏,借來紙和筆,寫下「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九個字,大娘接過紙條又讓我念給她聽,她也默默的跟著我念。突然大娘帶有沙啞的聲音大聲說道「你真是好人呢,正是救命的活菩薩啊。」這時引來好多人觀看,我悄悄的拉著車離開了,後面大娘還在不停的哭喊著。當時真有點怕心,這麼多人的公共場合。通過此事,使我更覺救人的急迫,也頓感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使命重大。

(四)

在面對面講真相中,我深深認識到學好法的重要,只有師父的法學的好就順利,就不會有人心的干擾,講真相就順利,「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甚麼不好的東西在大法弟子強大正念場作用下都會解體。碰到受邪黨毒害很深的人,你說來說去,她說你是煉法輪功的吧,冷眼相看轉身就走,遇到這樣的情況我也不為所動,還是笑著說法輪功是按照真、善、忍修煉,讓人做好人的好功法,現在已經傳遍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只有在中國江澤民領著一幫惡人鎮壓迫害好人。

記得給一位八十多歲老大爺講真相「三退」之後,當老大爺雙手接過我送給他的護身符時,一位騎自行車的中年婦女,下車一把抓過護身符,大聲嚷嚷著「你在這幹甚麼!傳播甚麼東西,說甚麼保平安不平安的!」我不為所動,意念清除她背後不好的東西,心如止水,一點怕心都沒有,心想我就是救度眾生來的,今天你讓我碰到了我一定要救你,我又回手從她手中拿回護身符說,「大姐,你知道這上面寫的是甚麼嗎?」我用手指著一個字一個字念給她聽,「你看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災禍來時命能保」,我問大姐:「你說『真』好不好?」她說不好,我說:「大姐,我真為你可憐,你的言語和你的相貌太不相稱了,看你面帶和善、知情達理,你竟敢說一個真誠的人,敢說真話的人,敢做真事的人不好,真是可憐呢!」她說:「那你說『真』好,你敢說某某官員有二奶、三奶嗎?你敢嗎?’’

我平靜的答道:「大姐你說的也正是我想說的,那你知道咱國家為甚麼災難層出不窮嗎?古有一朝聖君,百姓安居樂業,少災少難,天下太平;一朝昏君則災難重重,民不聊生,四處逃荒,叫苦連天,為甚麼?回看當今執政黨,貪污盛行,生活淫逸,位居高官的沒有二奶三奶者幾乎為零,誰還為老百姓著想,咱可以不說這個,但是善惡有報是天理,當他們一群腐敗黨壞事幹絕時,人不治天治,於是中原大地地震,洪水,乾旱,瘟疫,禽流,豬流,甲流,災難已經降臨人間,說白了就是天要淘汰人,這是上蒼對人的警示。天要滅這個腐敗透頂的黨。法輪功學員告訴世人退出其惡黨組織是在救人,是順天意而行,是大善之舉。還被不明真相之人惡告,他們冒著被抓、被判刑之危告訴世人真相,我們本應感謝他們,才是做人的道德良知。法輪功學員就是按照『真、善、忍』修煉的好人,而大姐你卻口吐糊塗之言,怎麼不讓我為你擔憂呢?大姐我再問你一句,你說『真、善、忍』好不好?」再看這位大姐當初的氣燄早已熄滅,脫口而出:「真、善、忍好」。雖然周圍已圍觀幾人,我好像沒看見一樣,直覺的師父就在身邊,完全忘記自己。真是「真念化開滿天晴」(《感慨》)。

三、遇到問題想自己

就在我參加集體學法不長時間,同修突然提出不讓去了,不知為何故。那幾天我心裏真是不舒服,本來好好的,為甚麼就不讓去了呢?一個晚上我坐下來靜靜的想自己,這件事發生在我身上一定有我的問題,並求師父幫助一定找出我的問題所在。

回想起來,修煉這麼長時間了,法在學,功在煉,信師信法我做到百分之百了嗎?靜心向內找真是執著一大堆:身在遙遠他鄉還掛念在外打工的兒子,隔一段時間就想打個電話問問,以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不注意安全,有時直接用手機通話,還抱怨孩子失去上大學的機會,沒給自己掙臉面,沒能出人頭地等等。有時還用人心想著,修煉這麼多年了,證實法的事也沒少做,為何麻煩總不斷呢,好像為師父修一樣。特別是這次流離失所邪黨因為沒抓到我,妻子受迫害被關押不說,親戚也因此受累,關押半年之久,當時我完全忘記自己是個修煉人,不能正念看問題,有時心裏產生埋怨師父的不好念頭,沒有想到師父講法中說的 「人有難、有痛苦是在為人還業,從而有幸福的未來。那麼修煉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煉。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越最後越精進》)。嘴裏天天喊信師信法,心裏卻產生懷疑了,帶著這麼多不好的人的東西,怎麼能走進同修集體學法組的神聖場地呢,怎麼還怨同修呢,這種只顧自己不顧同修安全的思想不正是舊宇宙為私的表現嗎。找到自己的不足,身體一震,一股暖流我淚流滿面,心性得到了昇華。

當我放下兒子因上不了大學而苦惱時,兒子卻找到一分收入可觀的工作;當我不再執著女兒因我而高考受到影響時,女兒卻考上了自己理想中的大學;當我不再為自己打工的工資低而內心不平時,老闆又給我漲了工資。感謝師尊給我提供了放下自我提高心性的大好機會。

以前總覺得自己沒啥寫的,有畏難情緒,現在不這樣想了,也沒此念了,這樣想著寫著寫著想著,越寫越多,有收不住筆的感覺,其實俺不說師父都知道。「第七屆大陸大法弟子心得交流會」出來了,同修都能積極參與,給師尊一個合格的答卷,這也算我給師尊的一份答卷吧。同全世界同修們交流交流,我只是把自己做的好的一面拿出來了,與做的好的同修相比還差的很遠,與師尊的要求還差的很遠,在這篇交流稿中就暴露出很多人心,我想在這樣大的法中修煉,我一定能把這些不好的心去乾淨,用心做好三件事。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