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在工作環境中修煉好自己 救度世人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四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我是一名教師,由於各種原因,特別是近幾年,講真相的面比較窄,主要集中在能接觸的人和學校師生。以下是零五年至今幾年面對師生講真相、勸三退的一些做法。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修好自己,不斷開創講真相環境

我理解到師父在法中教誨我們:生活中所有遇到的人都是我們要救度的有緣人。零五年前,因為面對師生講真相效果好,我曾對甲同修講:我們能多到幾個學校教書就好了,可以救度更多的人。結果師父真的滿足了我的願望。六年中,我去過三所學校,都沒有同修,任教過高三、初三六屆畢業班,遇到過六位校長,相當於我每年都要開創一個新的講真相環境。雖有困難,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得還是很順利。其中的過程,用一句話來概括:那就是要開創好環境,首先要修好自己,修內方能安外。

我從小讀書成績很好,那時的人生目標遠非當一個甚麼教師,由於老是生病,「陰差陽錯」,高考後,讀了師範,而且讀的還是我最不喜歡的專業。因某種原因又下到農村中學。不想教書,又偏偏每年教初三、高三,連個寒暑假都沒有,真的很苦惱。

學大法後,人的東西放淡了許多,不再像以前那樣抱怨命運的不公。知道人的一生都是有因緣的。到了正法時期,才逐漸的明白一切都在大法中,一切都是為法而來。從更高處講,我們現在的一切,都與我們史前誓約有關,從個人修煉角度講,我的那些遠大目標,不就是出自於名利心嗎?不喜歡自己的專業,不就是情嗎?想逃避教畢業班,不就是怕吃苦,不願承擔責任嗎?這些根本的執著,沒有艱苦環境的魔煉,順著自己的意願走,業力怎麼轉化,怎麼修去名、利、情呢?我知道在得法前師父就已經在管我了。

個人修煉的時候,感覺自己也在努力的修。到了正法時期,回頭一看,發現那時的標準實在太低了,自己原來還固守著許多人的東西不放。任何一顆人心都是我們提高的障礙,同時也會阻礙我們救度眾生,甚至可能給大法抹黑。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師父遭受不白之冤,世人處於危險邊緣,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成了我們責無旁貸的使命,更顯我們修煉心性的重要。當我明白這層理後,放下人心就容易得多了。在工作環境中、日常生活中,做到不考慮個人得失;對待同事去掉等級觀念,一視同仁;不執著學校中的腐敗現象、分配不公、人與人的矛盾、領導的才能等,把所有人都看作我要救度的對像。

作為一名教師,要得到領導、師生的認可,必須紮紮實實的工作,上好每一堂課,幹好每一件學校的工作。這是我們證實法的一部份,也是真、善、忍在最低一層的要求。其實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大法給我開啟的智慧遠非人能比,關鍵是自己的心態和同事相處的方式。

我每到一個學校,法的威嚴和偉大都能在我身上體現:講課是一流的,代表學校參加學科教學比賽獲市一等獎,輔導學生參加全市學科競賽獲一等獎,輔導青年教師參加全市教學比武多次獲一等獎,論文發表在核心雜誌上,師生的評價也是一流的等等。為學校爭了光,加之教育局領導的高度讚揚,因此每一位校長對我都是極其信任,儘管他們都知道我在師生中講真相、勸三退,不但從未為難過我,還想方設法多給我榮譽和實惠。其中有一位校長到教育局爭取到一個中高指標指定給了我,而那時法理不清的我還求師父別讓我評職稱耽誤時間呢;有一位校長把學校唯一的優秀指標內定給了我,當時一位工作不錯的女教師當著校長的面要求我把這個指標讓給她,我不加思索就答應了。結果校長到教育局說明情況後,又爭取了一個優秀指標給了我,而教育局的人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

這樣的事例還很多。我知道當我走正路時,師父以各種方式來鼓勵我;當我某些方面沒做好時,師父的要求也是相當嚴格的,而且表現在常人一面也是相當尖銳的。主要體現在近兩年面對學生各方面。客觀講現在的學生在邪黨的教育體制中不僅僅厭學,道德素質越來越差。自己的心有時就會被帶動,在那一層次不知如何去修了。多次碰壁才知道向內找,發現自己有很強的抱怨心,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的心,甚至用命令、指使以及以惡制惡的邪黨文化思維方式對待學生,真正下決心修掉這些時,情況其實並不那麼糟,尤其是看到他們渴望了解大法真相的一面,才能體悟到眾生都是為法而來的。

二、對教師講真相,勸三退

要想在學生中講清真相,首先得給教師講清真相。本來修大法就是最好的事,講真相救人是最正、最重要的事,所以我心中的念都很正、很坦蕩。邪黨幾十年的政治運動製造恐怖,使得許多人在公開場合對敏感事避而不談,以免惹火燒身,造成了許多人的心理陰暗。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必須把這一點歸正過來。所以我都是採取在公開場合給教師講真相,一是我沒有時間一個一個的講,二是我們大法修煉沒有甚麼見不得人的,三是公開講真相還可去掉他們的怕心,他們還可以去傳播真相,四是有甚麼問題,大家可以討論,很多疑惑的地方經過討論就清楚了,教師們明白真相了,再聽到我給學生講真相或聽到學生喊「法輪大法好」也就見怪不怪了,等等。

每到一個學校,學好法、發正念清場必不可少。用點時間去認識教師,研究他們的特點和可能存在的誤區,若即若離的接觸他們一段時間,其實他們也會好奇的研究我。一般一個多月就可以講真相了。半熟又對你好奇的人一般不會拂我的面子,相對來說也容易聽進去。不要用生硬的方式,像推銷產品一樣。談笑間就打開了話題。一次不要貪多,面對有些受毒害深的,不要急於辯解,知識份子最反感你要強加於他甚麼認識,以後再講真相就難了。真正用心去救人,師父會開啟我們的智慧的。另外多研究《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結合生活中他們所接觸的講真相,這樣聽我娓娓道來他們覺得有理有據,隨著我的思維開闊,他們都進入那種意境中了。講的過程中,從法律角度和自焚假案講真相相當重要而且一定要講清楚。

為甚麼三退、怎樣三退,我基本也是在公開場合講的,目地是去掉他們認為搞政治的誤解,還可避免一對一三退時花太多時間。很多人在場的時候,我會半開玩笑式的說:「你看,天上的神在看著你,從心裏退黨、團、隊,對你毫無損失,將來還能保平安」。許多人(包括領導)都能在帶動下說「退黨保平安」,有些人有開玩笑的成份,我想問題也不大,過後我還要個別找他們三退的。通過這種形式,「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已成了他們的口頭禪了。一次我和同事打排球,這邊發球的喊:「天滅中共」,那邊接球的喊「退黨保平安」,看的出嬉笑聲中無絲毫貶義,來自生命深處的醒悟,我想對他們是有好處的。

當然不是無理智的去做,例如:真相資料我從未公開在學校發,以免給領導太大壓力,而是一對一時,我送他們資料和破網軟件,或給他們做三退。其中也有主動來找我要資料的,在公開場合,他們從不說我給了他資料,他們也意識到要保護我。另外沒有機會接觸的,就給他們寄真相信,三個學校的教師我都自己或協調同修給他們發真相短信或打語音電話,他們都不知道是我做的,而他們知道過年時收到的短信(真相短信),是我送給他們的真心祝願。

邪黨耍流氓時,經常去激起世人所謂愛國情緒,我也注重給他們講甚麼是真正的愛國,甚麼是真正的民族精神,目地是激發他們的正義感和良知。許多教師不但自己三退,還能在學生中講真相,肯定法輪大法是正法,有的學生在教室的牆上寫「法輪大法好」,班主任及科教老師都不干涉。還有我未任課的班級請我去講法輪功真相,班主任知道了還很配合呢。其實這些教師都得了福報,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三、對學生講真相,勸三退

每任教一屆初三或高三,初期我都不急於講真相,首先都是打開學生的思維,改變被邪黨灌輸的思維方式著手,如從科學發展史上有些科學家被前人的理論框框限制,使得自己的研究因此而失敗的事例,說明現代科學許多都是在否定前人的基礎上發展的,由此告訴學生不要過份相信教材。再轉到現行教材中邪黨為其統治大量造假的事例,如邱少雲、雷峰、假抗日等。還結合當地時事新聞的造假,根據學生接受能力,給予合情合理的分析,學生一下子思維就打開了,覺得這個老師確實與眾不同,就很願意聽我講課了。

接下來就是破除黨文化的東西了,我一般從西方教育與邪黨愚民式教育做比較。例如,可提出一個問題,為甚麼美國科技很發達,很多科學家獲諾貝爾獎,而中國大陸卻沒人獲獎。除揭露邪黨教育機構腐敗外,還可舉一些生動的例子。如美國一母親把女兒送幼兒園,回來問女兒今天學了甚麼,說學了「0」是零的意思,結果母親把幼兒園告上了法庭,還勝訴了,理由是幼兒園的這種教育限制了小孩的創造力。而同樣在中國的幼兒園,小孩接受的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學生很驚訝,一下子就明白了邪黨把自己當成愚民在教育,限制了自己的思維,失去了獨立思考的餘地。當然舉例要典型,有針對性,學生印象深刻。接下來講《九評》和法輪功真相時,學生就沒有先入為主的思維定式了,順理成章的接受真相。

幾年來,經我講真相的師生幾乎沒有反對法輪功的。幾乎每一屆學生都會出現我一週不講真相,就會有學生在課堂上求我講,甚至有學生威脅我,如果不講真相,上課就吵鬧或逃課。當然每次講真相,我都是穿插在教學內容中,每次只能講一兩個問題,時間一長學生自然能很系統的聽到真相,還不耽誤上課。有些問題需要我們講解、剖析,學生能做到的事先讓學生自己查閱相關資料,如政治教材出現「法輪功是X教」可讓學生上百度網站查閱「公安部認定邪教」學生會發現邪黨迫害法輪功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完全是違法的;講「天滅中共」時讓學生上網查閱「藏字石」,學生通過動手證實的事比老師講要有力得多。

為了讓學生能看到真相資料,我在不同的學校採取不同的方法,A校在城區,近四千人,周圍大法弟子多,但學校是封閉管理,我利用工作之便把資料放在寢室、教師或學生經常出沒的地方,一天一兩本小冊子即可,常年堅持就是一個不小的數目。放節假日,就多放一些光盤,學校裏沒有VCD,他們就帶回家去。B、C兩校是農村中學,周圍沒有大法弟子,我就在學生必經之路放上包裝精美的資料,讓學生去撿,因學生好奇心強,又聽過真相,得到資料後傳得很廣。

在講真相過程中,我很注意兩點,一是培養學生的正義感,二是鼓勵學生向家人或周圍人講真相。開始的時候我也有顧慮心,怕心,後來覺得不在法上,眾生必須聽真相,明真相才能得救,明白真相的人傳播真相才能使更多的人得救。而我為了保全自己不顧眾生生死是多大的一顆私心啊!把心一放,求師父加持,結果非常好。有一位家長跑到學校找到我,說他兒子就聽我的,希望我再多講點;有位學生把家人全退了;有幾個班級在教室的牆上寫著「法輪大法好」等等,一年後還在;幾乎每一屆都有學生見我就喊「法輪大法好」,領導和同事都習以為常了;還有的班級上課起立時把喊「老師好」改為喊「法輪大法好」,這類例子實在太多了。

真相講到了位,勸三退根本不難。我採取的是全班一次性退,這樣避免有學生遺漏,有兩種方法,一種是講為甚麼退,三退對自己有百利無一害後,要求學生用真名、化名或筆名寫在紙條上遞給我。另一種方法是問清學生退不退,有無不願意退的,若沒有,就請全體學生雙手合十,教他們心中跟著我念「神佛在上,我願退團、退隊保平安」,最後每個人都說上自己的名字。六屆學生中絕大多數都退出了邪黨組織。

四、圓容整體所要,在本系統講真相

隨著修煉的提高,使我明白了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的重要,自己的智慧也在大法修煉中增長,不再侷限於個人修煉與提高中,慢慢的也在圓容整體所要,僅舉三例:

1、我地教師大法弟子較多,講真相各有特色。零五年剛勸三退時,大家都感到了壓力,邪黨對教育系統把的很嚴。那時我經常和甲同修商量如何突破這一局面,一個個的勸退,我們都不成問題,可我當時一屆學生在一百五十人以上,甲在三百人以上,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和學生單獨接觸。通過多次交流,甲首先突破了整班級三退,不久我也突破了。有了經驗,我找甲商量,是否把當地教師集中交流一次,得到了甲的支持。我地教師同修幾乎很快都能給學生做三退了,有些同修很成熟,正念強又理智,當然每個同修勸三退形式各不同。

2、我原是高中老師,調到C校,由於原來的高中部已取消,就任初三。去年下學期,在配套的教輔資料上有一題以師父把鋁片變成金、銀等為背景來污衊師父和大法,由於不熟悉教輔資料,等到一個班級做了此題問及我時才發現。當時我就用在大法中開啟的智慧站在該學科角度向學生講述這一事例的科學性、可能性,並要求學生根據自己的理解改正。從收回的教輔資料來看,只有三、四個學生不知如何改正過來,其餘的學生修改後都寫道「這是可能的」、「法輪大法是正法」、「為甚麼要騙我們」之類的話。隨後我把另外兩個班級(還沒做題)的資料全部收上來,把三個班級教輔資料該頁撕下來燒了。

通過了解這教輔材料是本市教科所編寫的,已經使用幾年了,每一年都毒害了十萬左右的學生,怎麼辦?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事就有自己要承擔的責任,就有自己修的地方,我求師父讓我把這件事圓滿的做好。我首先給教研員寫了一封親筆信(增加可信度),信中慈悲的向他介紹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遭受的殘酷迫害,相信他不是有意選用此題,相信他有能力再版時能刪掉此題,為學生,為自己和家人做一件善事。並發正念清除其背後的邪惡。過一段時間,我想還不夠,全市各縣市還有那麼多的科任教師、學生都受到了毒害。於是就此問題寫了勸善信寄給可各縣市所有科任教師和部份學生。

今年下學期開學不久,再版的教輔資料下來了,我趕緊查看,與去年相比所有的題都沒動,唯獨此道題刪掉了。我當時眼淚就出來了,儘管辦公室還有人,我雙手合十,心中一個勁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這眼淚有對師父的感恩:其實我只是盡了做弟子的本份,師父卻給了我如此的鼓勵;也有對自己修煉的感慨:想想幾年來,幾次拒絕了外地學校的高薪聘請,今天好像證實自己的路走正了,若自己走錯了一步,那史前的安排自己就沒盡到責任,修煉人的路是那麼的窄;當然也有為教研員的正確選擇而高興。

3、在小學、初中、高中教材中多年來一直都有栽贓大法的內容,對學生毒害性極大。五年前,我與甲、乙兩同修接觸時就談到如何在教育系統講真相的問題,之後幾乎每年我們都編寫材料有針對性的對本市教師、特別是政治教師講真相、寄真相信,收到了比較好的效果。明白真相後的政治教師講到污衊大法的內容時採取迴避的措施,有少數教師還公開承認法輪功是正的,是被栽贓的。但教材是由教育部政治教材編寫組或由各省編寫的,自己一個普通中學教師無能力了解編寫人員的信息,更不能跑到國外去起訴他們。心中總希望有能力的同修來做好這件事,以儘快制止他們對學生的毒害。乙同修也寫了針對政治老師的勸善信上了網。

在一次與外地同修交流中,我比較詳細的講了教材對學生的毒害,談到了對教育系統講真相的思路,我也寫了相關方面的文章到明慧網。

我估計教材編寫人員可能是各地教科所或教育局的政治教研員、或大學一些老師、或省會某些有名中學政治教師所為。我就小學政治教材中出現的內容寫了一封勸善信到明慧網發表後,和丙同修就本省各地教科所、教育局政治教研員寄了勸善信。一方面他們也是受害者,也是要救度的對像,另一方面,現在初中升學考試由各地區負責,複習資料由各市教科所編寫,其中也會有栽贓大法的內容,我們也得勸他們不要對大法犯罪。

有一天我突然來了靈感,就由本省編寫初中政治教材編寫人員的名單上常人網站查一查,結果網上有他們的詳細資料。有些還有參加編寫教材教研時的照片,我們很快上網曝光。丙同修與省會同修聯繫,得到了省會同修的大力支持,有的找編寫人員的電話號碼、有的打電話、有的寄勸善信、有的拿教材原本到國外以便追查國際備案。我和丙同修寫了勸善信寄給了編寫人員,同時再次對全省各市教科所政治教研員、各縣教育局教研室政治教研員以及我市各縣市政治教師寄了真相信。並準備把勸善信稍作修改,寄給編寫人員所在單位的同事或在他們單位去發放,曝光他們的罪惡,制止他們進一步行惡,救度那一片的世人。

整個過程中,我明顯的感到師父的加持,師父一直開啟我的智慧。雖然自己在此方面有些突破,但僅僅開始,我還會堅持這一項目,對於教育部教材編寫組以及教育部的相關組織講真相,還沒有明確的思路,希望更多同修參與此事,制止在教育系統的迫害。

與本地那些天天走出來講真相、勸三退的同修相比還差的很遠,寫此文旨在證實師尊的洪大慈悲,大法的偉大。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