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情關的教訓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一直修的不是很精進。讀了明慧網上許多同修的文章,正言正行,字裏行間充滿理性的認識,對比自己覺的太落後了。尤其是剛剛非常艱難的過了一個情關,過的跌跌撞撞的。讀了十月一號,同修《一個年輕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修煉的體會》後,覺的經歷有些相似,所以覺的還是寫出來的好,不光可以起到警示的作用,還可以幫助自己進一步總結經驗教訓,走好以後的修煉道路,畢竟教訓深刻。

動筆之前還沒頭緒,可是到了動筆之際,卻忽然淚流滿面,大法弟子走的每一步,過的每一關,都是為了救度世人,兌現自己的誓約,不應該再有患得患失的想法,一念及此,寫下本文。

首先需要提到的一點,就是一定要重視明慧網的心得交流。師父也一再強調明慧網的重要性和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的重要性。自己因為不重視修煉交流,又是獨修,所以走了很多彎路。

我從小就覺的自己聰明,從讀小學一直到博士,基本上一帆風順,覺的自己比同齡人聰明,很自負。初期上明慧網,看到大家討論的問題還是一些諸如對金錢、名利或者人與人之間的糾紛的正確對待,覺的認識太低了,後來就很久沒上,覺的同修間的交流沒必要,依靠自己的努力就完全可以了。由於自負,在修煉路上經歷了太多不必要的魔難,特別是情的干擾,直接影響了做好「三件事」,造成很多遺憾,覺的太不應該了。對於情的干擾,能走過來一方面是由於師父的不離不棄和大法的力量,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後期看了很多同修的心得體會。尤其是《修心斷慾》一書,對我能走過情關有莫大幫助,在此對各位同修表示真誠的謝意。

最近發生的一件事,教訓尤其深刻,在此說出來,也希望目前正陷於類似問題的同修,特別是年輕同修引以為戒。

在我實驗室有一個師妹,是信基督教的。以前沒有太多交往,今年上半年突然有事沒事來和我聊天,平時見了面也一改往常,非常熱情的打招呼。因為當時正準備給實驗室的同學講真相,覺的這正是個機會,雖然也覺的她有些熱情過度,但覺的自己早已放下了對情的執著,來往過程可以把握好尺度,也就和她有時開開玩笑,聊聊天,想等比較熟悉一點再講真相。

有一次她主動約我去外面吃飯,自己覺的和她只是一般同學,兩個就這樣有點像約會,況且我知道她對我有好感,本想拒絕,但想可以藉這個機會講真相,就去了(其實現在回想起來,當時還是有些動情了,只是自己沒覺察到)。

那次講真相非常不成功,每當我把話題要引到三退時,總是被她打斷,事後自己也覺的有問題,但還是沒發現真正原因。其實師父早已講過在修煉的道路上沒有偶然的事,凡事都是有原因的。可我當時還是沒悟到。直到第三次出去吃飯,回來的路上才好不容易對她講了三退,本以為她是信基督教的,很容易理解神要滅中共、三退自保的道理,誰知卻被她一口拒絕。自己向內找,覺的是沒有講清楚,後來又反覆多次講三退,仍不奏效。這時沒有注意到由於和她經常往來、出去散步吃飯,加上自己對情的執著一直沒有徹底去掉,交往中覺的她是一個單純善良,能為他人著想的女孩,不知不覺就喜歡了她,這其實是因為她的性格特點符合了自己隱藏很深的一些執著所造成的。

在一起時,經常津津樂道的聊一些常人話題,覺的非常投機。後來覺察到時,下了狠心,提醒自己要保持正念正行,但是由於自己有漏已經被邪惡抓住,鑽了空子,不斷放大自己對情的執著,不能自已,只要一進實驗室,就不由自主的尋找她,整天就想著和她在一塊。其實那個師妹就是對實驗室其他人也沒有那麼大的吸引力,但自己當時就是被干擾的不能自拔,一度甚至於想放棄修煉和她過常人的所謂幸福生活。

那段時間真是痛苦不堪,想放棄,又放不下,就感覺剜心透骨般的難受。當時唯一能保持住的正念就是每天堅持學法,學法加上發正念,除統一時間外每天還發好幾遍正念,清除了舊勢力的干擾後,度過了最艱難的那段時期,後來也順利的向她講了真相,使她三退。

其實到這為止,自己如能保持正念,事情應該就此了結了。但是既然是修煉,就要像師父講的那樣「修的執著無一漏」才行,哪怕剩下任何一點執著心都不行。三退後,她忽然變的對我疏遠起來,開始時有些不適應,但過了一兩天也就習慣了。可是這時,她突然同實驗室另一個師兄關係好起來,一起說笑甚至還有些拉拉扯扯,自己的心一下子就受不了了,覺的她怎麼能這樣?揪心般的難受,覺的自己被辜負了,有一種想把她搶回來的衝動。自己也知道這不是修煉人應有的狀態,通過學法又用了很長時間才放下,而且在這個過程自己發現了很多以前沒發現的,隱藏很深的執著心,例如妒嫉心、佔有心、好勝心、色心、怕寂寞孤獨想尋求安慰的心等,一直以來這些執著就沒有真正去掉,只是不願正視,非常隱蔽的掩藏起來了,以至於後來都忽視了。

認識到這些後,自己也覺的非常驚訝:修煉這麼長時間,居然還有這麼多不好的心,向內找不是一句空話,必須認真做到才是修。直到九月底,認識到那些執著後,通過學法把這些的心也漸漸看淡了,但是情那顆心還是沒完全放下,以至於中秋那幾天,從偶爾的一個短信發展到天天給她發短信,噓寒問暖。一時不慎沒有把握住,向她表白自己喜歡她。因為她是信基督教的,她就要求我要想和她在一起,就必須要信基督教。自己當時後悔又陷入了情中了,雖然沒想過要放棄大法,但是一度曾想信大法的同時信基督教或者暫時和她一起去教堂,有一種想哄哄她的念頭,其實說白了就是常人的執著不放、又捨不得離開大法的心理。

由於知道「不二法門」的嚴肅性,所以和她講明了不會信基督,但還幻想著用常人的情打動她,能和她在一起。結果過了幾天,她邀請我和前文提到的那個師兄一起吃飯,說是為師兄畢業送行,我就去了。吃飯時他們基本就一直在打情罵俏,我當時被折磨的幾乎不能自制,差一點奪門而出。回來後,一直反省自己:這樣的一個即使常人也認為輕浮的女子,自己就為甚麼一直放不下?非要面對這樣的結果才清醒?

那天晚上幾乎整夜未眠,細細深挖自己的根源,原因在於自己一直就沒有完全放下情,雖然對一般的女孩子沒感覺,但是遇到符合自己執著的還是會動心,尤其自己一直以來都沒有特別重視異性間交流所應把握的度,受到異性的青睞時,還是覺的高興,甚至有非份之想。雖然沒有付諸行動,還是有漏,舊勢力看到是不會放過的,就會不斷誘使你脫離正念從而加大魔難。看著那個女孩的行為,就像一面鏡子,映出了自己埋藏在心裏深處的真實想法,不同之處在於我的這些念頭是深埋在心裏的,而她是表現出來而已。想一想,這也許是師父通過這種方式讓我一方面能認識到自己還有諸多由情引起的執著,另一方面也通過這件事迫使我看破對常人情的執著,誰讓我自己一直以來執迷不悟呢!

回想整個過程,就像師父在《洪吟》〈苦其心志〉中說的那樣,「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 。想通後,一大早給她發了一個短信,正式結束了所有關係,從此彼此間只是普通同學,再無瓜葛。發完後,出了一口長氣。雖然最後放下了執著,可是還是造成了很大干擾,帶來了不必要的損失,使得這幾天通過網絡和手機都沒有講成真相,因為怎麼也發不出去真相消息或短信,後悔萬分。

另外再特別提醒一下年輕的大法弟子,許多同修交流心得也多次提到過,儘量不要在現階段與常人或是新學員談戀愛或者結婚,除了已經提到的那些原因外,我想補充一些原因:現在的世人真的變異的非常厲害,就拿前面提到的信基督教的師妹來說,她信神是為了讓神滿足她的要求和願望,覺的這是神對信徒的獎勵,並且她覺的在宗教裏可以感受到人與人之間溫暖,因而竭力維護所在的宗教團體,完全不了解信神的本意,只把現在的宗教當作常人生活中的東西,因為宗教中的大部份人也確實不知修煉的本意了。而且還用自己的執著,解釋聖經裏主的話,用人情去理解神的教義。甚至把她對異性的輕浮舉止,也歸結為信教後本性的體現。我聽到時震驚極了。原來以為她對異性交往的失度,是因為單純不懂事,沒想到外表純潔單純的她,所作所為竟然是有意為之。我後來能下定決心和她分手,也有這方面的原因。在修煉人看來,這已經失去了做人的起碼標準了。大家想想,信教的常人尚且如此,那不信教的常人就更不用說了。

個人認識,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指正。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