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是去掉色慾之心的關鍵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日】直到進去後我才悟到:我是被舊勢力安排的那種只有關進去才能去掉色慾之心類型的人。因為在進去之前,我的色慾之心相當重(主要體現在思想業上)。儘管我知道這種心不去是不行的,也能努力學法和抑制自己,但缺少那種堅毅的恆心和對修煉嚴肅性的認識。致使這種心去的比較慢,一段時間裏似乎放棄了自己,時常使這種骯髒的念頭在腦海裏翻騰。每當看到周圍漂亮的異性都禁不住的瞟上幾眼。真是「口念經文賊眼相看」(《精進要旨》〈修者忌〉)。這種強烈的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我被判了重刑)。

進去後,我真的傻了眼,高牆內沒有法,沒有同修,失去了在外面的一切環境,而周圍大多是犯有各種罪行的重刑犯人,大都是人類的渣子,品德敗壞,言語污穢,而且90%都是同性戀。每當夜晚,各種響聲和骯髒的話語真是讓你難以忍受。在這樣一個骯髒的空間場中和面對的這些讓你無可奈何的人群,我感到突破出去真的很難。在外面都沒有修好,進到裏面之後在這樣的環境中這個色慾之心怎麼能修掉呢?一段時間裏我真的感到絕望!我在心裏一遍遍的跟師父說:「師父,請救救弟子,這裏沒有法啊,我該怎麼辦?」我知道,對一個修煉人而言,失去了法就等於失去了一切。那種絕望的心境是別人難以想像的。師父看到了我這顆想改過向上的心。一次次點悟我和鼓勵我。

過了一段時間,監獄裏又來了一名新同修,他問我:「能背法麼?」我說:「不能。」「想背麼?」「想,太想了!」同修沒再說甚麼就走了。過了兩天,同修給我送來了幾十篇默寫的《洪吟》,我真是如獲至寶啊,又過了幾天,同修又給我送來了十幾篇默寫的短經文,我心裏那種感激之情真是無以言表。我知道,在這種環境下只有大法能救我。因為「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法能洗淨自己。從此我一篇篇的背同修給的這些經文。幹活也背,走路也背,去食堂吃飯也背,睡覺前也背,有時背著背著就睡過去了。早晨起來一睜眼就背,漸漸的,我的腦子裏全是師父的法。有時早晨一睜眼,腦子裏就在自動的背師父的法。而且越背雜念越少。當我背經文到四個多月的時候,我突然有一天感到這種色慾之心已經淡化多了(比我在外面時淡化了很多很多)。我心想:這回可有救了,心裏對師父有一種難以言表的感激之情。師父也常在夢中點悟我別放鬆自己。於是,在那些年漫長的鐵窗生涯中我是背著師父的法一寸光陰一寸光陰走過來的。當我出來時,我突然間感覺到過去那種強烈的色慾之心已經沒了。那種心裏的輕鬆和昇華感真是難以言表。

妻子也是修煉人,雖然我們在好長時間偶爾也有這方面行為,但過後那種身體的難受使我似乎感覺到微觀中很多空間似乎都被污染了。需要清除兩三天才能走出那種狀態。漸漸的我明白了:在那麼苦的環境中我靠著大法修去了在外面沒修掉的這顆色慾心,當我出來時面對輕鬆的環境為甚麼不能再向前邁一步呢?難道還要被舊勢力再鑽空子麼?神不承認的事情都不能做。我注意修去自己的一思一念,對周圍的異性談吐接觸很有分寸,行為正派,有君子之風。

之所以想寫出這篇文章,是看到周圍還有一些同修在男女接觸上很不檢點,比如:無論和常人還是同修之間,男女之間說話很隨便,打鬧逗趣,拍拍打打,看到街上穿著裸露多一點的異性,目光跟蹤很遠,甚至浮想聯翩。有的在夫妻色慾上心還很重……每當聽到同修談到這類話題時,我就想:同修啊,你好糊塗啊!難道你非得像我這樣進去你才能改麼?假如當時我進去後沒有碰到同修,也見不到法,試想還有今天的我嗎?還有我的未來嗎?同修啊,已經是最後最後的時刻了,想想吧,自己到底該怎麼樣面對這個問題?橫下心往前邁一步吧!再邁一步吧!那一步是師父等待的!是對你寄予無限希望的眾生盼望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