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落在外地時去色慾之心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從被迫害的監獄出來後,原來在銀行的工作被邪黨剝奪,我只好流離在外地。憑自己會廚技、開車,先在深圳一家企業幹廚師,相當辛苦、要做一百多人的飯菜。這家企業年輕女孩較多,當時我的色慾之心較重,還想找個女孩結婚。當時有個湖南籍的女孩對我有意思,但她是常人,從經濟角度上也不適合,我理智的迴避了。

在這家公司幹了三個月我向老闆提加工資,老闆沒同意,我提出辭職,主要還是由於那地方沒有修煉環境,原來一起來的一男同修事先回去了,在深圳沒有認識一個同修,自己又沒有電腦、沒有資料。

離開深圳後我到南平地區的一個很偏僻的地方一家木業公司開叉車,當這裏的農民工知道我是煉法輪功時都在嘲笑我,甚至還用惡語傷害我,當我給他們講三退時,他們反而說:給我多少錢我就退。我真正體會到救人的艱難。

後來我又到了省城,在一所高校找到開小車的工作,高校內全部是女生,她們正處於花樣年華,充滿幻想、又長得漂亮,雖然是修煉人的我也很難做到不動心,但是,我還是盡力抑制自己的色慾之心。由於自己長得年輕英俊,很多女生在背後稱我帥哥,有些女生主動來接近我。由於我的顧慮心不想暴露自己是大法弟子,只給她們講:要安心學習,不要太早談戀愛。間接講到中共腐敗和退黨大潮。

現在的大學生對政治都不感興趣,被惡黨洗腦過度,時興吃、喝、玩、談戀愛,很多在中學時就有過男朋友及男女關係。其中有一個女生是我的同鄉,她經常一個人到我宿舍找我,每次我都把門打開與她談話,因為我的宿舍就在女生宿舍一樓,上下左右都住著女生,只有我一個男的住在學校,這個女生暗戀我很久了。由於沒有按法嚴格要求自己,好幾次有四、五個女生來找我泡茶聊天,她們到晚上很晚才離去。有時還在操場上和一女生打籃球開玩笑,結果引起這位同鄉女生的嫉妒心。

在放寒假時我曾經給她過真相光盤。寒假結束後回校不久,她跟另一女生(她的好友)講過我給她光盤的事,她的好友不知是出於妒嫉心還是出於報復心理,就到校保衛科舉報我。一天傍晚我剛出車回校就被通知說:保衛科長找我。保衛科長一開始很客氣,這時我還沒意識到有人舉報我,科長直接問我有沒有給過女生甚麼東西?我否認,科長軟硬兼施,我就是否認,最後他氣急敗壞,到最後他提出要到我宿舍搜查,這時我的防線快要崩塌,宿舍裏還有不少資料;危難中我求師父幫忙,隨後我提出要上衛生間,科長也跟我上衛生間怕我跑掉,這時惡黨書記打電話指示科長讓我自動辭職,隨後我出了保衛科,回宿舍將資料轉移。

三天後高校辭退了我,學校院長和原來一起的同事都非常不捨我走,院長和顧問一致認為我是他們所遇到的最好的司機,但迫於惡黨的政治壓力不得不讓我走。通過這場魔難暴露出了自己很多執著心還沒去,從表面上看是由於女生舉報而失去工作,實質上是舊勢力在鑽我放縱行為的空子,這件事還沒有那麼簡單:有一男同修當他知道我在女生學校工作,幾乎是天天來找我聊天,目地是為了看漂亮女生,而我出於同修之情沒有及時指出他的執著,間接膨脹了他的色慾之心,如果我還繼續在學校幹下去的話,這位男同修和我很可能會出大問題甚至毀掉。修煉是嚴肅的,是師父慈悲讓我離開是非之地。

由於在自己心裏很想找一個女同修結婚的想法,一次在一個學法點上看上了一個女同修,打聽到她還是單身,自己猶豫了很久,覺的自己是修煉人應該堂堂正正的把心裏話講出來,我就用發短信的方式向她表白誠意,遭到她的拒絕。看來不是偶然的,我放下了此執著心不再找她了。如今我的色慾之心已經很淡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