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樣斬斷情慾的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很多人都有修道之心,很多人都有得到圓滿的願望。但很多人又因為執著難去而使自己的願望落空。在各種各樣的執著中,又數情慾之念和色慾之心最為難去。從古至今不知有多少修道之人因為過不了色慾這一關而功虧一簣、毀於一旦,從而遺恨千年。

我作為一個法輪大法弟子,在斬斷情慾方面做的還算是比較順利。正因為如此,我在十多年的修煉過程中走的也比較正,在做好「三件事」的過程中進行的也比較的順。現在我就把自己斷情慾的情況寫出來與同修們進行交流,以期相互借鑑、共同提高。

我從小就比較單純,在男女之間的關係問題上一直就相當嚴謹。一九九五年,在我三十歲的時候,我結了婚。我和丈夫的結合,還是雙方各自在經常進廟燒香拜佛的過程中認識的。是共同的信仰和追求使我們走到了一起。我們結婚後的第二年,也就是一九九六年,我倆雙雙走進了法輪大法修煉的行列。一九九七年,我們有了一個兒子。就在我生下兒子以後,我就毅然決然的和丈夫斷絕了夫妻生活。

我為甚麼要這樣做呢?因為我當時就感覺到,名利情都是修煉提高的障礙。因此必須儘快的消除這些障礙。這些障礙消除得越早,提高得就越快。如果長期擺脫不了名利情的束縛,那麼就長期超出不了這個層次。再說了,作為一個修煉人,就應該用神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我們每當面臨一件事情的時候,就應該想一想:神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們會怎麼做?他們怎麼做我們就應該怎麼做。另外,當時的修煉形勢也促使我必須儘快的斬斷情慾。當時全國的修煉形勢可以說是突飛猛進、如火如荼。當時全國各地的煉功點如雨後春筍、星羅棋布,同修們也都勇猛精進、比學比修,誰都不願意落後。在這種你追我趕的修煉形勢的感染下,我總感到時間緊迫、時不我待。所以我感到必須儘快的放下一切執著,必須儘快的拋棄一切人心,必須把影響修煉提高的一切障礙都徹底的拋棄掉,這樣才能夠儘快的返回自己的家園。於是,我在徹底放下名利的同時,也就果斷的斬斷了阻礙修煉人提高圓滿的情慾。

一開始,我的丈夫還很不適應,有時難免會向我提出要求。每當在這個時候,我都以無念制慾念、以正念制邪念、以一心不動制妄動。只要心一正,最終都能一正壓百邪。就這樣,我每次都以堅強的意志克制住了自己,也克制住了丈夫。好在丈夫也是一個修煉人,在經歷了一段時間之後,我的丈夫也就把那個心放下了。當他也完全走出情慾的層次之後,他還以感激的口吻對我說:「全靠你的果斷和堅強,才帶著我和你一起走出了情慾的束縛。要不然,我現在都還在情慾中徘徊不前」。十多年來,我們夫妻倆雖同居一室,但一直就這樣井水不犯河水的生活著、修煉著、提高著。當我們夫妻倆都走出了情慾的層次之後,我們都感到如棄重物、飄然輕鬆,同時還感到心如清水、怡然自在,不但身體得到了淨化,心靈也得到了昇華。

當我把我的經歷向一些熟識的同修交流時,他們都感到十分的詫異。有的表示要向我看齊,也有人認為我走了極端。對於是否走了極端這個問題,我是這樣看的:在去執著的問題上,暫時做不到的,那當然不必勉強;但如果已經能夠做到的就一定不要放鬆自己、放任自己,能夠做到甚麼成度就做到甚麼成度。千萬不能有「慢慢來」的想法。只有嚴格要求自己,提高才快;一味的放鬆自己,一味的強調「慢慢來」,提高就慢。

在去色心的問題上,師父給我們提出了嚴格的要求,一再告誡我們不能有任何越軌行為。但在夫妻之間如何去情慾的問題上,師父並沒有給我們提出甚麼具體的要求,而只是提出了一些原則性的要求。師父之所以沒有在這方面提出甚麼具體的規定,我理解,那是因為眾多修煉人的心性和層次都有高有低、參差不齊,即使作了硬性規定也不一定都能做到,所以不如不提那些不切實際的要求。同時,如果在一開始提出過高要求,不但難以實現,反而還會使很多人把修煉視為畏途,從而把許多應該得法的人拒之門外。所以師父沒有在這方面提出甚麼具體要求。也就是說,師父實際上是允許我們在這個問題上慢慢提高。師父允許我們慢慢提高並不等於允許我們停步不前,更不等於允許我們長期執著不放,所以我們自己不能在這方面放鬆自己。我們應該有一種儘快去除各種執著心的緊迫感,還應該有一種情慾不斷難成正果的危機感。

由於我對名利之心和情慾之念去得比較徹底,所以在這十多年來的修煉和正法過程中走的都比較的順利。二零零零年底,我帶著兩歲的兒子到天安門廣場證實法。我把兒子扛在肩上,手舉正法橫幅,坦然的從金水橋前出發,直向警車和天安門廣場中心走去,並繞場一週。所到之處,警察和特務們都眼睜睜的看到了我的舉動,他們不但沒敢動我,反而還故意轉過臉去,不敢正眼看我。這使我真正體會到了一正壓百邪的威力。二零零一年夏天,有段時間我接連三天都到某超市去散發真相資料。就在第三天,我被在那裏蹲坑的便衣當場抓住。最終他只是例行公事似的重複了一番邪黨那套謊言之後就把我放了。我之所以能夠在遇到諸如此類的險情時轉危為安,一方面是由於師父的保護和大法的威力,另一方面也是由於我自己在修煉的道路上執著心去得快、走的比較正的緣故。因為只要我們走的正,邪惡即使想迫害我們,它們也難以找到藉口。

同修們,我把我的修煉情況寫出來,主要是想和大家交流,以便相互借鑑、相互提高,絲毫沒有想表現自己的意思。我也沒有想要其他同修模仿我的行為的意思。我只是提醒大家,我們在修煉的道路上一定要嚴格要求自己,我們能夠做到甚麼成度就一定要做到甚麼成度,能夠現在做到的事情就決不要推到以後去做。每一個執著、每一個人心都是一個沉重的包袱。這許許多多的包袱壓著我們,我們就難以昇華。但只要我們去掉這些包袱,我們就身輕心明,上升就快。我們都知道,法正人間的時刻很快就要到來,我們用以提高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同修們,讓我們共同努力、共同提高,讓我們的每一個大法弟子都能夠返回我們自己的家園,返回我們自己的世界,都能夠返本歸真,都能夠實現我們千萬年來「圓滿隨師還」的真切願望。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