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應該注意的問題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我是在讀高中二年級得法的弟子,應該來說,到現在經歷了從少年到青年的一段時間。在這期間,我經歷了太多的事情,但我覺得對我影響最大的還是情慾問題。

在開始學法的時候,那個時候對情、欲的認識不深,由於正處於青春期,我在此期間迷上了小說,流行的情歌(現在我悟到,這些東西的流行也是舊勢力刻意的安排,一定要多學法,才能時時保持頭腦的清醒),而且跟著同學一起接觸了一些黃色影視,在此期間往自己頭腦裏灌輸了大量的情慾的東西,致使自己有一種莫名的嚮往(感覺所謂的愛情是人間最美好的事,如果不享受一下就放下的話,是一種遺憾),所以在我的心裏,一直默默的將這種所謂的美好一直保留著。

師父說:「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精進要旨》〈溶於法中〉)我由於思想中一直就這些情的東西放不下,居然一直主觀在刻意的壓制,但是實際上是給了舊勢力一個最大的藉口,(我悟到舊勢力會利用我們思想中任何的不純的、邪的思想來所謂的考驗我們,然後將犯了錯誤的學員推向反面!)。

我在上大學的時候,由於對正法的認識不清楚,加之始終保留著對情的嚮往,我的執著被情帶動得無限擴大,在男女問題上犯了嚴重的錯誤。由於長期不學法,對自己思想的約束根本不夠,雖然心裏明白這不符合大法的標準,但由於自己還陶醉情的美好中,(主要也是不學法,把學法當成了一種任務)根本就解脫不出來。這個時候,身體出現嚴重的問題,基本近一年沒有正常進食過,一直拖到被搶救,這件事給不了解大法的家人朋友帶來了一定的負的影響。(自己做得好與壞,會給不了解大法的常人帶去不同的影響。)

我大學畢業後,由於忙於工作,主要是根本沒有認識到師父叫大家學法的重要性,基本也是沒有學法看書,每次看書都感覺像在完成任務,根本就沒有把學法放在心裏的第一位,總是匆忙的看完書去做其它自己喜歡的常人的事。而且在自己被執著心與情慾所帶動的情況下,不願意去看書,不願意去想自己還是一個大法弟子,有一種掩耳盜鈴的感覺,以至自己屢屢不改,每次犯錯後都十分後悔,但過不了幾天又控制不住自己,在受到自己平時所產生的色、慾、名、利的執著的干擾下,不能堅持自己的主意識,至今,都讓我感到非常的懊悔。

在這裏,我根據自己的事實,總結一下自己在修煉路上的教訓,望其他青年的同修們能從我這裏得到借鑑,同時,我也想通過寫出自己的教訓,曝光自己的同時也解體我身體裏形成的骯髒的東西,讓自己痛心悔悟!永不再丟大法弟子的臉!

我總結容易讓我產生執著或掩蓋自己執著的情況如下:

1、對師父在多次講法中提到的不是一個大法弟子應該有的行為,主觀上不承認是在說自己,老是把自己放在其外觀察。在心裏欺騙自己的同時,去找一些自己認為是師父所批評的事去搪塞自己。其實這是一種自己欺騙自己的掩蓋自己犯罪的行為,這種欺騙性相當高,會讓自己覺得自己做得好像還不錯,還沒有到師父嚴厲批評指正的那種地步。其實這是給邪惡開了一扇門,讓邪惡在自己的保護下得以生存。估計有部份也像我的學員得引起注意。

2、在自己掩蓋自己的執著情況下,就會出現不重視清理各種思想業力和執著心(如色慾、顯示、妒嫉等心理),還把偶爾講真相的事(其實已經是一種做事心)當成自己還在證實法,還是大法弟子的一種藉口,欺騙自己給自己做的錯事找理由,其實這是相當危險地,已經在向地獄滑了。

3、將學法擺到了次要位置,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現實中的利益問題,自己真正關心的是自己在常人社會的利益而不是大法,在自己利益受到衝擊的情況下,很容易心浮氣躁,嚴重影響靜心學法,有點像法中講的把所有的事都安排好了,才去學法的人,心裏放不下對名、利、情執著。

4、不能真正用大法的內涵來要求自己。像宗教信徒維護宗教形式一樣,在自己完全沒有按法的要求做的情況下,身體已經反映出非常凶險的病業的狀態下,還欺騙自己,感覺自己已經很堅定。我現在悟到,其實這就是一種欺騙自己並且給大法抹黑的做法,更加給舊勢力迫害自己製造藉口。我希望大家能從我這裏吸取經驗教訓,在以後的正法進程中,放下心想想,到底是在證實大法,還是在證實自己、在給大法抹黑,把不理解的需要救度的常人推向另一面去。

5、在煉功和學法上不能正念對待,自己老是在潛意識中暗示自己,如果參加晨煉或者午休時間學法,那麼就會睡眠不足,影響工作和正常的學法。我現在看來,這就是自己的正念不足,所以瞌睡才會隨之而來。我在想,為甚麼師父一再延長正法結束的時間,其實就是在等我們這些不知道精進的弟子啊。如果我們每個弟子都能做到師父要求的每件事,我在想,那統一而強大的能量,早就將邪惡滅盡了啊。所以我在這裏希望,包括我自己也在內的大法弟子,一定要驚醒啊!快快投入到正法的三件事中來,用心投入!

以上是自己有限所悟,僅希望自己的教訓能引起有著類似情況的同修的警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