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天目者所見在色慾上犯錯的可怕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五日】一直以來都有修煉中的學員因為各種原因和執著而犯下錯誤從而給大法造成不同程度的影響,其實這些在正法沒結束之前都是可以挽救的,師父也一直用經文來不斷的糾正著我們,只有在色慾問題上師父的話說的很少,甚至是不願意提及的,但是每次的語氣都是極為嚴肅的,可是很多有這方面問題的同修依然不是很在意的,認為只要自己三件事做的好是可以彌補色慾問題上這個錯誤,這就是明知故犯。還有的是無法控制自己,像吸毒一樣,犯後懺悔發誓再犯再悔反反復復。現在隨著正法進程已經進入尾聲,這個問題已經不能再拖了,我決定把自己另外空間看到的關於這方面的情況寫出來,警示至今這方面還沒有做好的人,務必悔改,不然就來不及了。不想過多的介紹自己,我是個年輕的女學員,一直是半開著修,在流離失所期間在色慾問題上犯了錯誤,從此另外空間干擾不斷且越發可怕,下面是詳細情況。

明知故犯罪加一等

其實在我還沒出問題以前,每當我和異性有親密行為的時候,我都會看見大批大批的小亮點在眼前聚集,隨著我的行為的進一步加深而越聚越多,使我最終不敢逾越最後一步。我知道這些都是邪惡生命,如果我克制不住自己,它們就得逞了。後來,在我最終做了壞事的那一刻,我都看不到對方的臉了,只能看見無數小亮點連成一片了,那一刻,眼淚不自覺就流了下來。從此,另外空間迫害不斷。在最初,我只是夢見自己從高山頂端掉入萬丈深淵,周圍布滿各種奇形怪狀的生命體拼命向下拽我,不讓我上去,我大聲呼喚師父的名字,只見烏雲密布的天空頓時裂開一道縫隙,金光透過層層黑雲射了進來,一隻巨手伸了下來將我從爛鬼中拉出,醒來後我驚恐萬分,知道自己犯下大錯,急忙在師父照片前發下重誓,今後絕不再犯,請求師父原諒,但我並沒有遵守自己的誓言,又在邪惡的誘惑下一錯再錯,我所見到的另外空間也越來越恐怖,直到變成了後來的每天晚上都要到地獄裏遭受煎熬……

可以這麼說,有男女關係問題的學員表面身體雖然沒甚麼大的變化,但是另外空間的身體(不清楚是哪層身體)其實是在地獄承受的。如果讓我來形容所見到的地獄,那就是恐怖和噁心,因為我的元神可以穿越空間,因此經常可以跑到那個在地獄的身體上去感受這一切。地獄一層比一層恐怖,每到一層都要受遍前幾層的刑罰,我常遭受的刑罰是血池,火焚和鋸刑。血池就是那層地獄布滿血池,放眼望去滿眼皆紅,腥臭粘稠的血池中浸泡的都是生前在色慾方面有問題的男男女女。如果單純的血池也不能說有多恐怖,恐怖的是那種感受,血池是冰冷透骨的,裏面遍布著滿滿的腐屍和蠕動的蛆蟲,被泡之人是要整個人連臉都泡進去的,因為血池裏的斷臂殘肢過於可怕,我不敢睜眼睛,只知道蛆蟲不斷的從口鼻耳進進出出或是萬蟲穿身,極為噁心,但卻動彈不得,因為周圍的斷手都在抓著我。類似的情況還有充滿大糞的糞池、充滿蛇蠍的蟲池。鋸刑,就是兩個小鬼把我架住,一個小鬼拿巨大的鋸條從頭中間向下鋸直至鋸成兩半,那感受是撕心裂肺的,我往往堅持不下幾秒就疼的主意識離開那層身體,但眼見她還在那受罪的。火刑,好像煉鋼一樣直接把人扔進岩漿或鋼水之類的東西裏浸泡,人立刻就糊了。還有一種刑罰是把我扔進一個全是食人魚的池子裏,任由其啃食,直至變為白骨,漫長的癢痛鑽心,讓我恨不得馬上死了算了。

在遭受以上刑罰時,無論發正念還是喊師父都沒有用,並非師父不管,是有舊宇宙的理在制約著,一個修煉人造下這極大的罪業是要受懲罰的,也許有人會有疑問,我不是好好的活在世上麼,怎麼會在地獄裏受刑?這不矛盾了麼?古書上曾經多次記載過類似的事,就是某人元神離體後到地獄中看見了很多熟悉的人在受刑,但是受刑之人還活在世上,回到陽間一看,原來犯人在陰間所受刑的部位恰恰在陽間對應著相同的病患之處,但表面身體感受到的痛苦不及另外空間的萬分之一。但我發現,在受刑之時,如能背法,就能一點點解脫並能向上一層一層地獄的突破,直至地面,就可以暫時不受地獄之苦,我記得有時我在地獄中的時候就背《論語》,結果身體一點一點升起來,急得其它的受刑之鬼都使勁把手伸出想把我拖下去或希望我把它們也帶上去。但是往往人在地獄之中是很難想起佛法的,我也是,經常是背了一半就忘了,然後又掉下去。

我的世界(一)

有一次我回到了自己的世界,這時的世界只是被黑暗籠罩著,沒有陽光,到處是灰濛濛的,但依然有很多很壯麗的建築,但我只見到了幾個眾生,她們把我帶到了宮殿,一層層大門打開我見到了美麗的母親,她傷心的說:「你太讓我傷心了,你的世界甚麼都失去了,只剩下你自己了。」說著忍不住的掩面痛哭:「你在天上的時候是那麼的純潔啊!」我頓時跪下心中萬分難受:「媽媽,我錯了。」接著我問:「那個人是魔麼?(指使我犯色戒的人)」「是的,它是。它一直想害你,沒害成就轉生成常人了。」我又問:「我在沒下界之前就有這方面的心麼?」母親:「沒有,絕對沒有。孩子,這種心等你以後明白了時你會覺得很骯髒的」。我說:「我明白啊,否則師父怎能再三警告我們這種事是絕對不可以做。媽媽,我還有機會麼?我不能對不起眾生啊,哪怕我消失了,只要能換回他們的生命,有甚麼辦法能讓死去的眾生復活呢?」母親:「你能這樣想,還是有機會的」…… 儘管這樣,在強烈的執著於情的心驅使下我依然沒有改過,還在心情矛盾的犯著錯誤。

不久我又看到了另一個世界,那裏有一半已經消失,還剩半個世界也在慢慢消失之中,天上灰濛濛到處是血紅色的雲,地上是血紅色的河,有一個巨大的怪物游來游去,從一棟棟殘餘的建築依稀能看出往日的輝煌,但現在已經沒有人住了,因為所有的建築都是黑色的,上面粘滿了瀝青般的東西和厚厚的蛛網般的垢污,整個景象極為恐怖,讓人能聯想到電腦製作出的地獄的景象,真是極為相似。有幾個涼亭四角的小神像上也全是血污,整個世界只剩幾個神還守護在那裏,每天費力的刷洗著還沒完全被污物覆蓋的建築,我心在滴血,我知道那麼髒是根本洗不乾淨的,可是他們還不放棄……

我在那層空間的身體已經腐爛,動彈不得,裏面還在淌著黑水,全是密密麻麻的蟲蟻在啃噬,慘不忍睹,我躺在那裏,淚水不斷,旁邊的兩個神以為我在沉睡,正悄悄議論著:「她的身體還能不能恢復啊?」「不行啊,傷的太深了,而且她犯的是這麼重的罪啊……」

我的世界(二)

在另外空間我們自身的五臟六腑也對應著不同的世界,而有色慾問題的學員,罪業最大的地方就是生殖器官,女性就是子宮。那裏對應的世界也是很可怕的,我看到那裏天上裂了個長長的大口子,滴滴噠噠的向下滴著鮮血,隔不一會就會有一場大地震,而我看到最多東西就是人的屍體還有很多怪物,活著的眾生我一個都沒見到,我不敢去想他們哪去了,我自責。整個世界到處都是破爛不堪,一排排難民營般的房子散落在各處,都被腐蝕的很厲害。殘缺不全的建築比比皆是,地上的血水能沒過腳脖子。在走過一條暗紅色的河流的時候,我的腦中突然浮現出她昔日的樣子,是金黃色的,寬闊的河流,溫暖極了,人會自然浮在上面的,隨著她流動,光芒四溢,美極了,人們稱她是母親河。現在已經不能稱其為河了。接著我遇見了蛇群,和它們打了起來,消滅了。再接著碰見了許多蠍子,再接著就是蜘蛛,把它們全消滅以後我已經累的不行了,傷痕累累。這個時候,突然周圍的生物都不動了,表現出極為害怕的樣子,我感到了地面的顫動,是腳步聲,周圍生物一哄而散,大聲喊著,撒旦來了。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地面震的越來越厲害,我也莫名的有種極為恐怖的感覺,嚇的躲到一個石頭後,接著我看見了一個魔鬼,真正是西方聖經裏描述的魔鬼,巨大無比,頭上長著長長的螺旋的角,給我的感覺除了恐怖沒別的了,我汗毛直豎,大氣不敢喘,它好像知道了我的存在,到處找我,我嚇的一動不動,最終它看見了我,向我走來,我嚇的急忙出定,再用天目一看,那個魔鬼手裏抓住了一個和我一模一樣的我給綁了起來……

邪惡生命就如癌細胞般的在另外空間擴散著,所到之處生命全被毀掉,然後被它們寄生佔領,這種情況只要有男女關係問題的人不悔改就會繼續發生著。暫時沒有被邪惡生命佔領的地方那裏的眾生已經開始大逃亡。我曾站在沒被污染的地方看向已經被污染的地方,看著很多怪獸住在一個大火山口裏,它們在到處抓人,抓到男的就吃,抓到女的就給糟蹋了或餵蛇和蝙蝠了,我卻嚇的只能遠遠的躲著……

骯髒的空間場

在色慾問題上犯了大錯以後,我總是夢見自己在糞坑的大糞裏泡著,或是在廁所裏打地鋪,或是在廁所的糞坑裏放滿洗澡水在裏面泡澡,可見這是一件多麼骯髒的行為,不僅僅只限於道德方面,在另外空間的物質上也是如此。

在我自身的空間場,虛空中到處都是裂開的大口子,怪物就從那大量的湧進我空間場,地上到處都是污水橫流,其它地方居然被一堆堆白色的大袋子擠滿,都堆到天上去了,我一看到那些大袋子就立刻感到很噁心,馬上就繞道而行。我從犯色戒起,就天天被各種各樣的魔追,追上了就欺負我,我也打不過它們,心裏難過的要死,每次喊師父,就能看見天上的烏雲裂開個縫隙,萬丈光芒照了進來,然後就是成片的神仙,天兵,師父就坐在正中間的蓮花台上。我看到師父的表情,就是那種無奈、心痛、焦急交織在一起的表情,旁邊的神很麻木,看著我被欺負,我知道一定有甚麼原因使師父不能救我,下面的魔還氣我,說:你就別喊了,你師父是不會管你的。我心裏那個恨啊,恨自己犯錯,恨自己消極承受,恨自己讓師父難過,恨那些魔欺負我,從那以後我也不喊師父了,我怕師父聽了難過。

這次我看見一個長的像鱷魚一樣的魔向我追來,我再也不能容忍了,心裏想的不是怎麼逃跑而是怎麼消滅它,決不消極承受了,難道犯了錯誤就永不翻身了麼,我要清理自己空間場,決不任由它們欺負,就這樣我和它打了起來,結果在打不過它時我不自覺的喊了師父,沒想到,高大的師父真的從天而降,一揮手,魔就沒了。我抱著師父嚎啕大哭,心裏的委屈一股腦全都哭出來了,師父難過極了,深深的嘆了口氣,說:「孩子,這都是你自己招來的啊!」說完,師父盤腿坐在地上,把我的頭放到他的膝蓋上,用手從我的耳朵裏把一條一條蟲子向外拿,又從天目裏向外拿出好多髒東西,邊拿邊說:「不要再犯錯誤了啊」!我毫不猶豫答應師父「永不再犯」,這時再看自己空間場上的裂縫一條一條的都合上了。

眾神與眾生的態度

記得曾經看過明慧網刊登的一篇文章,寫的是許多邪悟者的眾生祈求大法弟子救救他們的主和王,無論他們的主和王做錯了甚麼,他們依然在等待著。那麼對於在色慾問題上做錯的學員他們的眾生是甚麼態度呢?也許你不相信,但我從眾生的眼裏真的看到了憤怒和鄙夷,他們看到我後都是遠遠的避開,甚至連很小的孩子都不願靠近我,就好像我有傳染病一般。好一點的是無奈的表情,有一些是很氣憤的,有的是鄙夷的,我能感受到他們在為我的行為感到羞恥的,我看到他們則是羞愧無比的。

眾神的態度是甚麼樣的呢?我從做了錯事後在另外空間曾經經常被色魔干擾,圍著我不放,我掙扎著,突然天上金光大作,照亮了四週,眾魔立即停下手望向天空,我趁機跑向了金光,天上降下一無比美麗的仙女,扔下來一個長長的水袖,飛到我手上,把我帶向天空,我緩緩升起,下面的魔依然不放在後面猛追直至跟不上我,我很沉,升的很慢,也不知道飛了多久,感到飛了很高很高了,終於停了下來,然後我看見了天門,門口有好多天兵天將,還有一個中年的女仙我一見就知道她是小仙女的母親,她看上去雍容華貴,但臉色很不好,她指責著那個把我帶上來的小仙女:「你怎麼把她帶回來了?我是不會讓她進來的。」接著我看到小仙女焦急解釋著甚麼,原來我在天上時曾經是她的好朋友,但現在她的母親怕我污染了她家,說甚麼不讓我進去,我頓時心被刺痛,委屈、羞愧齊上心頭,雖然我做錯了事,但我有自尊,怎能再讓別人再為我受指責,我豪不猶豫跳了下來……

迫害

對於色慾問題上犯錯的學員舊勢力是想盡一切辦法迫害的,它們在另外空間有個大網,專門找這樣的學員,網住了以後就加倍迫害。它們的理由就是他(她)犯了宇宙中最重的罪,而且沒有悔改的意思,所以它們有權處置,特別是對於在師父照片前發過誓不再犯而又犯的學員,它們恨不得將其迫害死。

有的時候它們真的就要把一些學員的主元神給拘住,想使他(她)的肉身死亡,但都被一些正神給攔住了,我就遇到過這樣的事情,一個巨大無比的魔鬼手裏拿著巨大的刀,一付要置我於死地的樣子,旁邊的神告訴我快跑,接著拉住我就瘋狂的跑,眼看被追上時候就會出來一個仙女擋在我面前,結果被魔鬼砍死,結果我看見地上到處都是為了救我的人留下的殘肢,都是很美麗的仙女,我就想哭。像這樣被追著迫害的事情我總遇到,都是在其他的神的幫助下躲開了,起初我不明白為甚麼對於這樣的迫害我只有躲開的份而不能主動清除它們,後來一些神告訴我如果沒有悔改,沒有公開,它們就有藉口迫害,而且會愈演愈烈的。

以上僅僅是我看到的一少部份,其實還有許多更可怕的事情我沒有講出來,因為我不知道怎麼去形容,也不知道怎麼解釋,總之不像我們表面理解的僅僅是要去掉色慾之心那麼簡單,無論是在表層或是另外空間所造成的破壞都是巨大的。

最後我想說的是,對於色慾這件事情我們真的要重視起來,無論是舊勢力還是正神,甚至是眾生都認為這是可恥的,是宇宙中最重的罪。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師父也講到了這方面的問題,語氣也是很嚴肅的。有過婚前性行為的和婚外戀的學員一定要馬上停止、馬上悔改。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