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色慾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六日】在獄中被迫害的幾年期間,由於一直處於邪惡的高壓恐怖之下,每天的心思都在找時間背法,發正念,通過各種方式給那些服刑人員講真相,快要出獄時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不要六一零的人來接我(前面出獄的幾乎都是六一零來接人),一切請師父做主。後來監獄和當地六一零聯繫來接我,結果當地六一零說沒有我這個人。恢復人身自由的當天,只有家裏的親人來接我。我知道這是正念的作用,是師父幫助的結果。

回家後,大量學法,不斷調整自己的狀態,但是感覺色慾之心蠢蠢欲動。妻子也是煉功人,一開始比較克制,但是漸漸的越演越烈,雙方都感覺不對勁,幾乎每次都後悔,而且身體也不舒服,種種點化知道該斷色慾了,可是狀態好一陣壞一陣,為此苦惱不已。好像從法理上,從各個角度都找過自己,毫無疑問,就是該斷了,可是為甚麼就是做不到呢?總感覺去不了根。就像那個用常人手法看病一樣,老是復發。

有一天我想好好理一理思路,這樣下去我感覺早晚會出問題的。我覺的之所以造成這種非常不好的狀態,對於自己至少有以下原因:

一、僥倖心理,認為這樣可以蒙混過關,佛也修了,人的東西也不想丟。能行嗎?其實放不下人的東西,怎麼會有神的東西呢,那是人抱著僥倖心理的想當然。

二、掉以輕心,覺的我其它方面都還行,就這麼一點兒「小事」沒啥事吧?這不是小事,就是世間小道的修煉在這方面的要求也是很嚴格的,何況自己修的是大法呢?而且舊勢力把這個看的最重,自己從舊宇宙中脫胎出來,是不是過去也這樣想?

三、從法中找藉口,覺的自己好像有一定的層次了,心裏看淡就行了。其實真的看淡了連想都不去想,怎麼還會動這方面的念頭呢?

四、貪婪,甚麼都想要,神聖的當然要,可是骯髒也不想放,有的時候還覺的那是很好的。

五、這樣可以放鬆。這也是一個藉口,有時覺的各方面都做的不錯,自己在種種壓力下做了不少事,很辛苦,都是為了別人,這回也該滿足一下自己,放鬆一下。以前在獄中,條件艱苦,現在安逸了,又開始想入非非,以前在獄中被迫害時,寂寞痛苦委屈時,想起師父說「這本書已經是不能用價值來衡量了。你還求甚麼東西呢?」(《轉法輪》)就覺的甚麼都能過的去,甚麼都能放的下。現在為甚麼又遲遲放不下呢?

其實當一個念頭出來時,真得好好分辨一下,因為你的一思一念可能都是舊勢力安排的,就像以上的種種想法都不是真正的自己,真正的自己是來證實法的,怎麼會在這些方面糾纏不清呢?可是在自己疲勞時,正念不足時,放鬆時,就會被干擾。而這時恰恰是需要你主意識要強,要用堅強的意志來控制自己的時候。這正是修正自己的關鍵時刻。才能體現出煉功人和常人的不同之處,否則和常人又有啥區別?

總之,不管甚麼情況沒做好,都是被邪惡鑽了空子,就是利用你的弱點,干擾你的思想,減弱你的正念,動搖你的信心,消耗你的精力,導致困惑,迷失,混亂,使你行不直,走不正。可是你的弱點自己為甚麼抱著不放呢?怨誰呢?甚至因此而影響了救度世人,自己不覺的羞愧嗎?恨自己這塊鐵不成鋼,平時還行,關鍵時刻就忘了,嘴上說否定,實踐中又忘了,反覆再三,就是不肯改,問題越來越大,越來越難以解決。

由於自己從思想上沒有重視起來,加上認識上的模糊,導致在斷色慾之事上拖泥帶水,藕斷絲連的,稍一放鬆又死灰復燃,講來講去,還是自己心不正,沒把自己當成煉功人,老是差那麼一點點,其實18K金與24K金從雜質上去比就差那麼一點點,可是從純度上去比卻要相差千倍,所以那一天我和妻子痛下決心,焚香,磕頭,發誓從此斷絕色慾,決不能再被其干擾。如果再做不到,那真是沒臉去見師父了,都發了誓還做不到,那也太差勁了。

從那以後到現在,我們做到了,雖然偶爾又有色慾之念,但也能抵擋的住,而且越來越淡。真是和師父說的那樣「作為一個真正有決心修煉的人,他能夠忍受的住,在各種利益面前能放下這個執著心,能夠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難。」(《轉法輪》)實際上師父把很多道理都告訴我們了,甚至同一個問題會從不同的角度講給我們聽,許多問題也知道應該怎麼去做,就差實實在在的去做了。而且我們學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法中甚麼都有,一切都是現成的,只要你去同化大法,很多都不需要你去悟了,只要遵照大法去做就可以了,告訴你向內找你就向內找,告訴你多學法你就多學法,等等等等,可是問問自己,有多少事自己都給打了折扣,信的成度又如何呢?

寫這篇文章,希望在這方面還拖泥帶水的同修能有所借鑑,自己也堅信能真正聽師父的話,堅持實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