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我和女兒身上的真實故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三十日】我今年五十五歲,退休前是湖南某醫院護士。回顧這大半生的人生歷程,有過幸福與歡愉,也有坎坷與辛酸,最艱難的莫過於那些病魔纏身的日子,生命好像籠罩在一片灰暗之中。而最慶幸的則是,在坎坷的人生路上,我有幸成為了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昔日飽受病痛折磨的我不僅獲得了健康的身心,而且明白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就是返本歸真。

說起來十分無奈,雖然自己在醫院工作,可是一身的頑疾卻常年治不好。我十八歲就落下了小便帶血、腰痛的毛病,去醫院檢查也說不清到底是甚麼病。二十多歲,我又被診斷患上了腰椎盤突出,吃藥打針都不好使,經常痛的直不起腰,嚴重的影響工作,有時還被同事取笑,令好強的我心裏很不是滋味。隨著年齡的增加,我又相繼被檢查出了腎盂腎炎、口腔白斑等病症,加上原來的老毛病,身體那個難受勁,真是讓人苦不堪言。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出現氣功熱,為了有個好身體,我也學練了多種氣功,但都收效甚微。一九九六年四月,一位同事介紹我學法輪功,說如何好,我當時已對氣功不抱太大希望了,就抱著聽聽理論的想法參加了九天的法輪功學法班。說來真是太神奇了,我剛聽完第一堂課,還沒學動作,就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好像被拿掉了甚麼東西似的,輕快了許多。我非常驚訝:這功怎麼這麼厲害,我剛開始聽課就有這麼明顯的效果,我要學!就這樣,我一課不落的認真聽完了九堂課。五月一日,我便來到長沙市烈士公園煉功點煉功了。烈士公園煉功點剛開始煉功的人並不多,可是在人們的口耳相傳中,煉功人數迅速增加,很快就發展到每天有一、兩百人(還有不少人學了功之後就近去住所附近的煉功點煉功了),成為當時公園氣功門派與健身人群中煉功人數最多的一個點了。那時,煉功點就在烈士塔左側附近的林間空地上,每天煉完功,我都覺的神清氣爽,身體很舒服。修煉時間不長,困擾我的頑疾一個個的消失了,常年病魔纏身的我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真是難以言表的愉悅。我為法輪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所折服,學法、煉功更積極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團非法鎮壓法輪功,製造了許多謠言栽贓陷害法輪功,法輪功的老學員們都知道這些謠言只能欺騙那些不了解法輪功的民眾,對於親身在大法中受益的我們,是根本不起作用的。法輪功無條件的教人向善,幫助人們通過修煉獲得一個健康的身體,世間有這樣的×教嗎?公園煉功點的老學員嚴格按照李洪志老師在書中的要求,每天義務教功,分文不取,連錄音機都是自己用私人的錢買的,難道這也叫「斂財」?其實說到底,不過是極權專橫的江氏集團妒嫉煉法輪功的人數多、李老師的聲望高,為了打壓法輪功所造的謠罷了。利用宣傳工具將所要打壓的對像抹黑、妖魔化,這是中共的一貫手段,但它怎麼能動的了我們的心呢?如今,十二年過去了,我沒有一天停過修煉,天天堅持,身體越來越好,十二年中我不曾吃過一粒藥,沒有因病進過一次醫院,面色白裏透紅,走路生風,多年不見的同事、朋友見到我,都嘖嘖稱奇:「你怎麼不見老!」

修煉法輪功後,我不僅身體受益良多,而且性格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生活、工作、家庭中都努力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以前,我性格急躁、易怒,說話、做事很少考慮他人感受,周圍人都覺的我不好相處。丈夫家是個大家族,包括丈夫在內共有九個兄弟姊妹(有一個已去世),其他兄弟姊妹都說我厲害,因此妯娌間一年到頭也難得上門走動。修煉後我認識到自己的不足,本著善心和他們溝通,主動化解隔閡,多關心他們,遇事找自己的原因,看自己哪沒做好,下次做好。一次,三姐由衷的說「小妹學了法輪功後,變了一個人!」

我結婚二十年與婆婆(丈夫的母親)一直關係不好,與婆婆不來往,而且見了面也沒甚麼話,我心裏一直認為與婆婆的關係不好是她的問題,認為是婆婆重男輕女,嫌棄我生的是女孩,不喜歡我、偏心。煉功後我用「真、善、忍」對照自己的言行,終於明白了,不是婆婆對自己不好,是自己太自私、考慮婆婆太少,是自己心裏的怨氣積多了,形成了隔閡。從此,我發自內心的為婆婆著想,主動提出給婆婆生活費,從生活等各方面關心她。二零零五年老人病危後,我安排好手頭的事,盡心盡力照顧她,我的言行讓婆婆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去世之前,躺在病床上的她對其他親友講:法輪功一定會平反的!丈夫事業受挫後有了外遇,包括娘家人在內的眾多親友都勸我和他離婚,但我經過痛苦的思考,最後決定就按「真、善、忍」做,放下對丈夫的責備心、對第三者的怨恨心,寬容丈夫,這對於煉功之前在家說一不二、好勝心強的我而言是不可想像的。現在,家族中上上下下的親友通過我的變化,都相信與支持法輪大法了。

我的女兒小星(化名),不幸於十七歲患上了紅斑狼瘡,紅斑狼瘡作為一種對身體免疫功能有嚴重損害進而可以危及全身的頑症,無藥可以根治,也有人把它與癌症相提並論。女兒得病後,常年渾身無力,臉上長了很多斑,頭髮掉的只剩一點點,看的見白白的頭皮,按醫生的要求,每天要吃九粒激素,身材因此而虛胖的走樣。女兒大專畢業後,因為疾病的纏擾,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她的身體狀況根本適應不了),她自己非常苦惱。

我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巨大變化,讓女兒看在眼裏,也由衷的知道大法好。我告訴女兒,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即使自己不煉功,誠心念「法輪大法好」,也會有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這樣的事例在世界各地數不清。二零零七年一月,女兒開始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默念),僅念了一個月,奇蹟就出現了:她人有力氣了,臉色正常了(紅斑消失了),頭髮不掉了,就連原來變形的身材也恢復正常了。以前每天要吃九粒激素的她,現在減少到只吃一粒(按照醫生的說法,吃一粒是絕對不行的)。身體狀況好轉後,好運接踵而至,女兒在一家大公司找到了一份較輕鬆的工作,以前愁眉苦臉的女兒不見了,自信的笑容又從新回到了女兒的臉上。

今年春天,南方遭遇五十年難遇的冰災,氣溫前所未有的寒冷,人們在戶外都是全副武裝,可女兒每天就穿著兩條長褲、三件衣上下班(她工作的地方有空調),事實上紅斑狼瘡的患者是最沒有抵抗力的,要是在以前,她穿這麼少而人依然這麼健康,簡直不可想像。

我與女兒的親身經歷實實在在的見證了法輪功不是迷信,更不是×教,而是教人修心做好人,健身有奇效,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好功法。現代醫學的治療手段是有侷限的,而大法之內涵博大精深、玄妙無窮。我衷心希望所有善良的大陸同胞,都能走出謊言的陷阱,放下偏見,自己理性思考,明辨是非。願每位同胞都能善待大法,福運相隨!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