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我修煉大法前有很多種病,修煉後所有病痛一掃而光,因此我經常向人們講法輪大法好。有緣人也倆倆相繼而來,加入大法修煉之中。

二零零四年,聽說朋友平病了,我去看望她。

她痛苦的向我述說她的這段經歷:「我的視力本來是正常的,可前些日子忽然看東西模模糊糊,就到醫院找醫生看看。經測試我的視力降到了零點二,專家說我的眼病叫「眼底黃疸病變」,並告訴我這病是「不治之症」。我不相信他的診斷,又找到另外一家醫院的眼科專家,專家說是「高血壓眼底」。我吃了他開的藥,剛吃了一半兒,就覺得眼睛更難受了。我又找到第三位眼科專家,這次被說成是「虹膜炎」,並說現在病情這麼嚴重有失明的危險。我住進醫院,經過輸液、往眼睛上打針、吃藥,視力上升到零點六,醫生說就能治到這個程度了,再想往好治是治不了了。我回到家,視力就又下降了。

為了治好眼病,我還出遠門兒到了北京同仁醫院。那裏的專家都難以確診我的眼病到底是甚麼病。我心灰意冷,好像精神即將崩潰了。我本來就有血壓高、心臟病、失眠症等,再加上眼睛上的這不治之症,太痛苦了。我才四十多歲,身上有那麼多病,這就面臨著失明了,就要當上盲人了。如果真的雙目失明了,還不如死了好呢!這個自殺的念頭在我的腦子裏經常出現,情不自禁的就說出來了。親人們知道我要自殺都嚇壞了,天天看護著我,開導我,怕……」

她哭了。

我說,我四十多歲時也得過眼病。眼睛裏像有顆沙粒一樣,磨的難受,兩隻眼睛都不敢睜。我去醫院治病時,眼睛上戴著墨鏡,頭上蓋上毛巾後再戴上厚帽子,圍上毛圍巾,打扮得像個「妖怪」。否則,就覺的風往腦袋裏鑽,到處透風,凍的難受。咱市的幾家大醫院我都治過,還去了天津眼科醫院,也沒治好。因為我視力正常,眼壓正常,專家們只能說是「視神經衰弱」。

我的眼睛上也打過好幾針。打進去的藥液在白眼球上積存著,很長時間才能被吸收。多可怕多難受我都知道。後來還找農村的巫婆神漢看過,也沒看好。

我五十來歲時,在腿瘸的無法治了,女兒就教我煉了法輪功。結果我的腿疼、腰疼、視神經衰弱、血壓高、心律不齊、風濕性肩周炎等等等等這麼多病,一夜之間不翼而飛。從那時起至今我甚麼病都沒得過。如果你有緣份煉法輪功,甚麼病都會好的。她說我不敢睜開眼看書,讀不了《轉法輪》,也沒想煉功。我說你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就行。

她非常高興。

我把整套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帶送給她。她如獲至寶,戴上耳機聽了起來。家人也非常支持她。她反覆的聽。聽了一段時間後,甚麼虹膜炎、眼底黃疸病變、血壓高、心臟病、失眠症等病都好了。

從此,她成了一名真正的法輪功修煉者。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