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奇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談起癌症,誰都談癌色變,知道這是醫學上至今無法解決的難題。我是一名農村莊稼漢,家住湖北省武穴市的一個小山村。我在二零零三年曾患過鼻咽癌,而且癌細胞擴散了。按說這是鐵板釘釘,死定了的。可在大法師父和法輪大法的慈悲救度下,我卻奇蹟般地康復了。醫院醫生和鄉親們都說我這是人間奇蹟。

我在二零零三年下半年感到頭昏頸熱,到南昌醫院檢查,確診是鼻咽癌晚期。醫生說我最長能活半年,短則只能活三個月。如若手術,費用需要幾萬元,還沒把握能治好。天啊!這對我一個莊稼人來說,簡直是天文數字!於是我只好搭車回家了。回到家後,聽說當地有家醫院手術費用只要二三千元,就去這家醫院做了鼻咽癌切除手術。手術後切片化驗檢查,發現癌細胞已經擴散了,醫生要我做四十九天放療,再作化療。不料做了五個星期放療,人就不行了,從左頸到左耳根腫的像個開了花的石榴一樣,舌頭也腫圓了,說話也感到困難,於是沒放療就回家了。

回到家裏後,開始還能吃點稀飯,到了後來稀飯也不能吃了,只能用涼水潤喉嚨。咽喉燒的發燙,燒黑了。我們那裏老年人講,人在臨死之前要收腳跡,那種滋味我也感覺到了。每一睡著,就元神離體,到我住過的莊稼地裏去看。到一地哭一地,哭的好傷心啊,我想我人生怎麼這麼苦啊!醒來也哭,我和老伴終日以淚洗面。鄉親們來看我,見我這樣子,也都知道我必死無疑。

就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候,我想起九七年學過法輪功,後來雖然外出找工未學,但是感覺挺好。於是就叫老伴快去給我找《轉法輪》書。到了第三天,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二日,同修給我送來了《轉法輪》寶書。這一天是我終生不能忘懷的得法修煉的大喜之日。從這以後,使我走上了新生之路。

開始,我學法一次只能看幾分鐘,一連看了四五天,還沒看完第一講。學到第七天,人就開始好轉,能吃稀飯了。到了第十天晚上,就能自己下床吃飯了。飯後照常學法,學了不到一會兒,人就昏昏入睡了。朦朧中我感到有人在給我疏通經絡,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調整身體。

打這以後,我就開始恢復正常學法煉功了。煉功之後,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從第十二、三天起,我明顯感到師父把我身上不好的東西從鼻子裏往外拔,每清理一次就頭腫臉大,一個星期就好了。但是由於癌細胞擴散在左嘴角到左耳根形成的石榴腫塊還存在。到了十一月二十八日,同修來叫我去開學法交流會。我已經能走遠路了,可以在自家門前正反各跑五十圈,也不覺頭暈了。

二零零四年一月一日(陽曆新年)那天,正好師父給我清理身體頭腫臉大。一大早我就用雙手托著頸部出發了。大約走了四五里路,手就不知不覺放下來了,一口氣走了十多里路趕到了學法交流會場。

到後同修們開始發正念,我不知道怎麼做,就跟著比劃起來。做了不到一會兒,我就感到從我左邊嘴角到左耳根有東西在裏邊撬了一下,隨著身子一震,人就頓時輕鬆了。同時感到有法輪在我左臉部旋轉清理身體。發完正念後,在同修們交流學法體會時,我聽累了,就用雙手托住兩個腮幫,想歇會兒,不知不覺用雙手把臉一摸,忽然發現頭臉全消腫了。嘿,法輪大法真神了!醫學上無法解決的癌細胞擴散形成的惡瘤,大法師父就這麼一下子神奇般地拿掉了。

開完學法交流會回到家裏,老伴打開大門一看,見我的頭、臉腫大全消了,也說法輪大法簡直太神奇了。我們老倆口激動的抱團痛哭,那種發自內心的感激啊,真是用盡三江五湖水也傾訴不盡我對師父和大法救命的感恩之情。

從這以後,我的身體就一天天好起來,逐漸感覺身體往上飄,現在連鼻咽癌引起的骨質增生和肌肉收縮也都早就康復了。原來由於癌細胞擴散引起的骨質增生,使肩不能挑擔,現在挑百多斤重的擔子走遠路也沒問題。曾經給我治過鼻咽癌的醫院裏的醫生和我垸及四週村裏的鄉親們看到我癌細胞擴散了的鼻咽癌,學大法後沒打針沒吃藥就全好了,也都說這真是人間奇蹟。

以上所說之事,看來令人難以置信,但卻是我親身經歷的事情,也是我的那一帶方圓一二十里地的鄉親們親眼所見的鐵打事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