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是法輪大法給延長的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我和老伴倆個人,在這十年的風風雨雨歷程中,無論多麼艱辛坎坷、恐怖陰森,但我們心中有法、正氣長存。在迷失時、困惑時、虛弱時,我就想起我在病魔中的痛苦。更為重要的是,我的生命是法輪大法給延長的,我不能懈怠,只能精進。

我的一生是坎坷的,大部份時間是在病魔的痛苦中度過,我每日三餐後都少不了三次藥物往肚子裏灌,在年輕時就在尋找氣功治病,但是練了幾十年也未起甚麼作用,身體反而越來越不行了,最後在單位搞了「病退」,提前回家了。後來又尋找到佛教協會,在廟裏皈依,當了六年居士,跟著老居士到處求佛,做了一些修山路、建廟等「善事」,結果花費了不少的財物、時間。

一九九八年底,在苦苦尋求了幾十年之後,我終於有幸得大法了!當時我記得,剛開始看《轉法輪》,佛教協會會長晚上就打來電話說:「聽說你想煉法輪功!我告訴你,千萬不能煉!我已經接到內部通知!」這時我正在病魔的痛苦中,大小便不通,可是不知道是甚麼病。到醫院做血液化驗、CT檢查後,大夫說要立即住院治療!到底是甚麼病,我老伴知道,沒告訴我。然後做全面檢查,在手術前,老伴陪著我在醫院門前溜達,我忽然看到地上有一個「佛」字,我停下了腳步,就聽那人說:我是九華山下來的,你想看看相嗎?我說:「看相好呀,你要說真話,不要光說好的不說壞的。」就這樣我連續找了兩個看相的,結果說的都差不多,還有一個看相的,她用的是周易八卦說:「你老墳頭都長草了,怎麼還在人間呢?」那意思是說,我早就應該去世,不在人間了!我當時很納悶,不知道怎麼回事。當時《轉法輪》只是翻了翻,並沒有煉功。後來通過學法才明白,偉大的師父那時已經在管我了!

手術第五天我就立即出了院,大夫告訴我老伴說:我還有兩年的生命。可我本人不知道是癌症,全家人都知道,就瞞我一個。又過了兩年,差一天的那個晚上,我和老伴正在學法,老伴憋不住了,問我:你可知道你得的是甚麼病?我說不是前列腺炎嗎?她說:「是癌症!我看你恢復的很好,實在憋不住了才告訴你的,你住院期間家中沒有人時,我哭了好幾次了。」當時我聽了之後,我發了三天呆!老伴說,三個月去醫院做B超時癌細胞已經沒有了,要求大夫把排尿管的袋子拿掉。大夫說,你三個月就拿掉是不行的,絕對不行!拿掉容易,兩分鐘就可以了,可復發了是要命的。又等三個月。做CT檢查後大夫說:「我做手術怎麼多年還沒有遇到過像你這樣的病例,再等半年來再講。」沒辦法,只好回家了,因為帶著它身上很難受,睡覺翻身都困難,冬天很冷還不能洗澡。肚臍排尿管拿掉以後大夫說要多次換藥才能收口,藥泡的黃紗布有一尺多,塞到肚裏,第一次換藥,我就把藥捻子頂出來了,大夫換的時候「唉」了一聲,沒見過像你這樣的,說常人要帶幾年或終生,我只帶了半年,實際二個月就好了。

在這半年當中,學法煉功是很認真的,學法小組就在我家。那時房屋有六十平方米,很小。每天下午都學,席地而坐。暑假期間,還有四個小弟子,因為人多坐不下就大桌底下盤腿而坐,學《轉法輪》非常通順。還集體到郊區教農民學法煉功,放錄像。那時環境非常的寬鬆,無拘無束。

九九年「七二零」惡黨大魔頭開始迫害法輪大法,鋪天蓋地造謠污衊。我和老伴得法僅僅七個月呀,還是新學員。那天早晨我倆照樣提個大包,帶著打坐用的東西,到煉功點一看,七八個惡警佔領了我們的煉功點,旁邊還有一輛警車。就這一天早晨沒有煉功。

從迫害那天起,我和老伴倆就制定了學法煉功計劃,每天下午學法,雷打不動、不做任何的私事。有一天我去買菜,遇到一個原來在我家學法的八十四歲老同修,眼已經看不清字了,我問她「還煉不煉了?」她說輔導員也不煉了,沒有人問事了。我說你要想學下午還來我家,我讀給你聽,她說好。就這樣我們三人學法小組成立了,一直堅持到零四年的九月,因我們買新房子搬家為止。在裝修期間,只要說快搬家了,她就流淚說「又無人過問了」。我也曾安排三個同修幫助她讀法,但都未堅持到底。她家人、兒子媳婦遇到了說些冷言冷語的話。我又替她買了一個收音機,聽師父講法錄音。在一起學法五年多的時間裏,我讀她就背,《轉法輪》已經快背到第三講了,師父來的新經文她都會背。經常來電話問這問那,我也去過三次看她,臨走時拉著我不讓走,流著眼淚說太遠了,她在西我在東,她經常來電話,我就鼓勵她堅持煉功、聽師父講法。

我們搬到新家後不久很快與小C聯繫上了,因為早晨買菜時她在講真相。我說你是修大法的,當時把電話號碼告訴她了,第二天就到我家了。今天的學法小組就是在她的協助聯絡下組成的。我很感謝她,當然這都是師父的安排,也要感謝H大姐,H大姐從未缺席、從未遲到參加的集體學法。她住的很遠,我想她一個月來一次都可以,可搬家後電話號碼告訴她當天下午就來了,我老伴說與H大姐有緣份,就喜歡聽她交流。當然今天我們集體學法都是前世的緣份,更重要的是大法的威力,是師父的安排。

夜間十二點發正念,三點五十煉功,覺的很難做到,一晚上睡眠時間很短,難以堅持。心裏也在想,可能師父考驗我們大陸大法弟子。因為修煉的道路就是苦,吃苦才能消業,勞其筋骨、苦其心志。我們就弄兩個小鬧鐘,一個掌握十二點發正念,一個掌握三點五十煉功,由於鬧鐘鬧鈴不准,夜間看不清,經常看錯鐘,十一點起來過,二點也起來過,這樣一晚上睡眠時間很短,折騰了好多次。經過這段時間的磨煉,終於養成習慣了。從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堅持到現在,這五套功法全部煉完,幾乎沒有雜念,更沒有睏和累的感覺。我又想師父的法身在我們身邊看著呢,師父在大陸的空中下了一個大罩,紅光照著一片紅,那些不好的思想也就清除了,所以我們倆就堅持到了現在。

下面再講一下我怎樣闖盤腿關的:打坐四十分鐘堅持了六七年,零下三度我能流汗,淌眼淚,我哭了無數次,真苦呀,老伴鼓勵我不能斷!去年五一長假第七天,晚上盤腿一下做到了一小時,終於達到了標準。從那天起,不管怎麼痛、全身哆嗦都沒有把腿拿下來,這樣已經堅持八個月了,不到點從未推下過腿。那痛的無法形容,我想大家都有體會。我心裏想要在外面煉功那個形像可太不好看。真是師父講的勞其筋骨,苦其心志。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翹著二郎腿,喝著茶水,你就修成了!?

在原單位我是病退,外號藥簍子,現在見到的人都說,這老頭怎麼越活越年輕了呢,我面部顏色都說好看,我對他們說我是老墳頭都長草的人,能活到今天,能活的這麼好,這是法輪大法師父給的!

我有今天能和大家在一起學法煉功也是緣份,我要珍惜這寶貴的時間,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