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法中獲得新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個近六十歲的人,原本身體強壯,有一個幸福的家庭。

一九九六年的秋後,法輪大法洪傳到我們這裏,因此我們村有許多人紛紛修煉大法。當時我的老伴因為病痛難耐而走進了修煉。我們村的煉功點在村東頭的一個同修家,他們都是早起煉功。那時我雖然沒有修煉,但是很是認同大法。那時每天都是我第一個醒來,當時雖然沒有鬧鐘,但是到點我準醒,每天拂曉都是我先把老伴叫醒,她起來後再去挨家叫醒其他的同修,等老伴把其他同修一一叫醒,走到煉功點,正好到他們規定的煉功時間,從不誤點,一直到煉功點被邪黨破壞、迫害開始。

因老伴身體的多種疾病也不藥而癒,我看到了大法的超常。由於我對大法有個正確的認識,因此我全力支持老伴的一切洪法、修煉活動。不管甚麼時候,只要是大法的事,老伴一走,家裏家外的事我自己全包了。當時家中還有一個孫女,一個孫子,他們的吃喝拉撒我也全部管理。人們看到了大法修煉者的思想提升、身體受益,前來煉功人逐漸的增多,連其他村裏也紛紛成立了煉功點,人們幸福的生活在大法創造的環境中。

因為老伴修煉的原因,使我更多的接觸修煉的事情,萌動了修煉的念頭。可是就在我想走入修煉可還沒有進入之時,邪黨的迫害開始了。一時間黑雲密布,恐怖橫行。深知邪黨手段的我就這樣與大法擦肩而過。

二零零二年春季的一天,我幫助村裏一家搬東西,忽然覺察到一條腿很痛。當時我想:搬這點東西,腿疼的怎麼這麼厲害?因為身強體壯,也沒有放在心上。可是越來腿疼的厲害,有時在地裏幹活,需要休息三四次。家人看到這種情況,提出去醫院查看。等到醫院一檢查,醫生建議我到省城大醫院進一步複查。我看到醫生的竊竊私語的神態,直覺告訴我得的病不是好病。等到省城大醫院一檢查,得的是惡性骨腫瘤(當時家人沒有告訴我,怕我知道承受不住),也就是從腿骨上長瘤子。經過手術,換去了膝關節。回家後吃藥打針,不但不見好轉,而且腿越來越失去知覺。如果想翻身的話,必須把好腿伸到病腿的下面,兩條腿呈交叉狀,別著把身體翻轉,其間的痛苦可想而知,雖然老伴每天上地回來精心的照顧我,仍然沒有延緩病情的逐漸惡化,大個的腫瘤在大腿的肉裏滾來滾去。最後家人決定第二次手術。

二零零三年的七月初三,我做了第二次手術,這次直接進行了截肢。雖然進行了截肢,醫生給家人的話卻是:回家準備後事。回到家中,孩子們在一邊嘀咕被我看到了。我對他們說:我知道自己的病,你們也不用瞞我。俗話說:養病養性。我的脾氣開始暴躁,試想,整天躺在床上與床為伴能有好心情嗎?

老伴這時就和我談起了大法,希望我能夠修煉。因為對大法早就有個正確認識,再者也是緣份已至,我開始了修煉,毅然的扔掉了所有藥物。大法逐漸的在我身上展現了奇效。開始在床上坐會兒,到後來到下面椅子上坐會兒。說是坐會兒,其實也就是三五分鐘。隨著身體的變化,我們認識到了必須走出來講真相,於是老伴和其他另一位同修去縣城買來紅紙,我在家將紅紙裁成長條,在上面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在家寫,老伴和那位同修兩人晚上出去張貼,有時忙不過來,老伴就叫上孫子、孫女一起去。這樣我們將大法的福音廣傳給世人。

開始我寫的時候,寫一會就要到床上躺著,等休息過來再下來寫。以後寫的時間慢慢的增長。一天夜裏,我的截肢後的大腿根如針扎樣疼,而且過一會就這樣,持續了一夜。第二天,我的疼痛全部消失了。到下面椅子上再坐多長時間也不疼了。我的惡性腫瘤病沒了。

大法的神奇又一次展現在我的身上,是大法給了我新生,是師父給了第二次生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