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我出苦海,身體康復救眾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我2003年端午節得法,是四川農村大法弟子。從小家境貧寒,沒錢讀書,一字不識。在家裏給父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務活,農活。十歲那年得了黃腫病,全身皮膚泛黃,發腫,到中年更是得了更年期綜合症,心臟病,更是雪上加霜。一年四季我都離不開棉衣,又出虛汗,十分鐘左右就得更換一次內衣,後來我就在脖子上圍一塊毛巾,在背心上圍一塊布,濕了再拿出來晾乾再用。

鎮上的鄰居看我夏天都穿上棉衣,都叫我瘋子。我不能沾冷水,嚴重時冷熱水都不能沾,全身腫得發黑,身體僵硬,四肢不能彎曲,洗漱吃飯都要家裏人幫忙,真是苦不堪言,生不如死。家裏人看我這樣都暗自為我擔憂流淚,他們給我找了一個土醫生,說要服近兩百元的藥才能治好我的病,沒有錢,可又想治病,不管行與不行都想試一試,就叫老伴把我從床上扶起來,下地走了幾步還行就慢步出去借錢。可是找誰借呢,平時再難我都會克服不向別人借錢,這次沒法了。到鎮上轉了一圈,無意中來到宋姨(大法弟子)店門口,我一下就說了出來「宋姨你借200塊錢給我怕不怕?」宋姨爽快的說「不怕,沒事!」就把錢借給我了。就這樣我把錢拿去取了藥回去吃,吃了幾天也不見好轉。一天我又出去轉街,本來想走那邊的,結果不知怎麼的,又走到宋姨門口來了。說了幾句話我想回家的,剛走不遠,宋姨就叫住我招呼我過去有話給我說。我回到她店裏,宋姨笑瞇瞇的對我說,你想不想煉法輪功?我說我不識字,她說我有磁帶,你可以聽,但是政府不准煉,你害不害怕?我說死都不怕了還怕啥呀!於是宋姨笑瞇瞇的鄭重的把師父的講法錄音帶給了我。

我回家如飢似渴的聽,感覺很舒服,第二天我想煉功,就去找宋姨,半路上感覺上半身不那麼僵硬了。來到店裏宋姨就開始給我講煉功的要領,說話間我的手指也能彎曲了,後來宋姨又把店門關起來教我動作。回家後兒媳婦給我提了一桶熱水洗了一個澡,很久沒洗澡了,感覺真的非常舒服。

我覺得太神奇了,沒想到我還能遇上如此神奇的法與師父,多年來我一直在病魔的痛苦中掙扎,嚮往著有神佛降臨救我。我也一直在苦心的追尋著,今天我意識到這就是我等待已久的,渴望要找的師父。我激動萬分,淚如泉湧,下定決心要跟隨師父好好修煉。就這樣我天天都在家裏聽法煉功,剛一煉功師父就幫我清理身體。我拉出黑色塊狀像皮帶一樣搗不爛的東西,其實在沒煉功之前師父就已經開始管我了,只是不懂罷了。在我病魔纏身最嚴重,最痛苦的時候還經常做好夢呢,現在才知道是怎麼回事,感謝師父給我的第二次生命。

現在我一身輕鬆,一切正常,心想我該為大法做點甚麼?宋姨說,你煉功三年了,也該走出來證實法了。我該怎麼做,師父就會點化我。我想賣麻糖,可以輪番的去各個鄉場趕集,適合講真相,剛在想要怎麼賣就聽到有一個聲音說「七塊錢兩斤」。我就賣三塊五一斤,常人賣四塊錢一斤,就這樣開始以賣小吃的方式,到處去證實法,救度眾生。講真相時我會首先講我的經歷,講大法的美好,江氏集團為甚麼迫害法輪功,受國際組織的追查,以及「藏字石」警示人退出邪黨相關組織。多數人都能接受,再給護身符,現在十里八鄉的人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大法的。都說吃了我的麻糖好,又實惠,都等著買我的麻糖,甚至等著問我要「護身符」。我還把鄰居叫到家裏來聽師父講法,他們都說講的真的很好啊。

現在我的兒媳看到我的變化也開始煉功,學法。週刊資料她念我聽,她身體也好轉,老伴也聽法,但不煉功,他也受了益,身體很好,全家人都受益無窮。我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苦心救度,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

層次有限,以上是我現階段所悟,請人代筆,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