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癌症病患的新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三日】那是在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晴天霹靂的一天,玉秀經過醫生檢查結果確定是骨癌,並且發出了病危通知;玉秀回憶著說:「我當時腦子一片空白,怎麼也反應不過來。記的那一天醫生把弟弟叫到治療室,還讓他簽了字。弟弟走到我跟前,眼裏含著淚花,又不敢哭出來。我問他我到底得的甚麼病,他說是骨髓裏長了一個瘤子。」

如今擁有健康身體的玉秀,回憶起當時的情況恍如隔世。那麼她是如何從這樣的滅頂之災中走過來的呢?玉秀興奮的說:「我感到很幸運,是法輪大法救了我,讓我親身體驗了大法的神奇,感謝師父救命之恩。」

那一陣子玉秀總感到頭暈,渾身無力,騎不動車,上不去樓,站也站不住,晚上躺在床上腰疼的厲害,起不來床,於是就住進了醫院,做了細胞、骨穿刺等十多個項目的檢查,檢查結果血色素只剩了五克了,醫師每天給她輸好幾袋四百CC的血。

玉秀激動的說:「那年我才四十三歲,這個消息令我非常絕望,但我仍然想活下去,我求生的慾望十分強烈,那種心情你理解不了。我很聽醫生的話,做化療、介入治療、吃激素等,單單不給報銷的進口自費藥就花了近十萬元,加上公費治療藥物總共花了八、九十萬元。我每天吃藥,一次就吃六、七十片,吃的嘴巴和舌頭都麻木了,連飯是甚麼味道也不知道,胃燒的要命。只要一出病房的門,醫生就讓我戴上口罩,怕細菌侵襲到我身上來。可是不管我怎麼小心和治療,病情並不見好轉。」

正在生命垂危之際,玉秀的小姑子,一位法輪功學員,給玉秀送來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講法錄音帶:「我就是在那樣的情況下接觸法輪功的,小姑並要我在心中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玉秀當真每天誠心誠意的念這九字真言,聽師父的講法,她心情平靜的說:「我真的聽到了從來都沒有聽到過的知識。我仍然記得,當時我非常興奮,甚至忘了自己是個重病人,後來,我感到身體裏有法輪在轉,有時覺的一股暖流從頭灌到腳,渾身暖融融的很舒適,那個感覺真好,美妙極了。於是,我覺的我有了希望了,我有一種絕處逢生的感覺。」

其實,玉秀的小姑子早就讓她煉法輪功,當時她是重點中學的教師,又是班主任,忙的很,中共又正打壓法輪功,就沒理會小姑子,更沒興趣煉了。玉秀緩緩的說:「沒病以前,我生活的有滋有味兒,身體健康,性格開朗,家庭美滿。我也熱愛我的工作,我喜歡孩子,喜歡我的事業,我愛跟小孩在一起,孩子們特別單純,不太喜歡跟大人在一起,大人太複雜。學生們天真可愛,好相處,你知道嗎,我躺在病床上打點滴,學生們到醫院來看我時都哭了,我也很難過,在那種情況下我還關心著他們的成績,給他們補課呢。我教過的學生一批又一批的有好多,有的學生考上了清華、北大,也有到澳洲和美國留學的。後來來看我的學生和老師太多了,病友們提出了抗議,因為他們都是白血病人,作完化療後,需要一個安靜的、沒有污染的環境。」

玉秀也曾被評上北京市高級教師,在社會上、學校裏人緣都很好,受到人們的尊敬。她說:「豈料人有旦夕禍福,人說倒就倒下了,我在住院時,常有一句話襲上心頭,‘閻王叫你三更走,誰敢留人到五更’,難道這就是大限已到?當時,我拼命的抵抗著這一想法,但又揮之不去,先前使我感到美好的一切,都變成了對我生死取捨的折磨,那時的狀態只能是熬一天算一天,直至聽到了大法的福音。」

就這樣玉秀走上了修煉的路,原本沉重的身體越來越覺的輕飄了:「我決定出院,按照大法的要求,放下了對疾病的執著,我每天認真看書學法、煉功,大概半年的時間我的身體完全康復了。那時,我真正體驗了無病一身輕的喜悅。」

但修煉畢竟是神聖嚴肅的,在身體逐漸康復時,各種魔難考驗也接踵而至:「但我時時想到自己要做一個真修弟子,儘量坦然面對每一個難關,一次沒過好,爬起來重過。我身體好轉後,丈夫開始發火幫我提高心性時,我也能從開始悟不到、守不住,到不計較常人之理,一切向內找,毫無氣恨的檢討自己,真正做到修煉人之忍;這一切變化帶來的結果是,全家人都支持大法。通過學法我知道痛苦只是在還生生世世的業債。」

現在玉秀已經站在澳洲這塊自由的土地上,她欣悅的說:「後來,我的事情在學校傳開了,本來學校的老師和學生都認為我挺不過來,認為我能活過來是一個奇蹟。我告訴他們,這個奇蹟確實是真的。現在我真實感到,誰學大法,誰受益;我還讓我的全家人都用真名或小名鄭重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決不當邪黨的殉葬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