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邊緣獲新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六日】簡介:李季明,41歲,在航天工業總公司310所音像中心從事音樂創作。1997年春突然患惡疾,全身骨骼疼痛,醫治無效,很快發展為劇痛,不能行走,不能拿物,手腳不能沾水,全身上下不能觸物,連一個米粒兒掉在身上也疼痛難忍,在劇痛折磨下曾想一死了之。經檢查發現全身骨骼多處壞死,但病因不明,無法確診,連美國專家都說未見過這種病。正在生命垂危只有等死之際,他有幸得到《轉法輪》一書,捧讀之下忽覺一股暖流貫通全身,修煉後,病症逐漸消失,很快便恢復到健康狀態。
* * * * *

我叫李季明,今年41歲。今天能在這裏向大家彙報我的修煉體會,這是半年前做夢都想不到的。

去年(1997年)3月以前,我還生活得有滋有味兒,身體健康,性格開朗,家庭美滿,工作順心,曾3次獲得「北京市歌曲創作大獎賽」的一、二等獎;並經常擔任系統大型文藝演出的導演。由於生性樂天、幽默,在社會上、單位裏都人緣不錯,廣泛的交際,使得家中經常賓朋滿座,歌聲、笑聲不斷。

豈料人有旦夕禍福,正在我春風得意之際,一場巨大的災難偷偷地向我襲來。那是1997年春天的一個早晨,我的右手上起了一個沙粒大小的水泡,不痛不癢。一週後左手也出現了幾個,我去了醫院,拿到了一些硼酸水、過敏藥。誰知過了幾天,身上各處骨骼開始疼痛,雙手拿物吃力。又過了幾天,手腳都出現了密集的水泡,並破裂流水。我去中醫院求治,吃了3個月的湯藥後,不見好轉。雙手、雙腳的指(趾)甲反而開始變形上翹。緊接著渾身骨骼也開始劇痛,手腳不能沾水,不能行走,連生活都不能自理了。我開始驚恐起來。那陣子,我每日穿梭奔忙於各大醫院,北京協和、友誼、天壇、海軍、空軍總醫院的專家名醫,都去求治過,但都沒有診斷結論。

終於在8月的一天早晨,當我正要去醫院時,我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劇烈的疼痛使我無法再站起來,在家人攙扶下,光是抬腳鑽進出租車,就花去了二、三十分鐘,因痛楚使我身體找不到任何支撐點。我住進了友誼醫院後,僅僅幾天體重就下降了30多斤,由於查不出病因,只能接受大劑量的廣譜抗生素和強痛定等止痛針。我真正體會到了甚麼叫痛入骨髓,那時候疼痛使我猶如滾在刀尖上,渾身上下哪兒都不能碰,連妻子餵我吃飯時不當心掉在我身上的米粒,都會使我疼得猛一激靈。夜晚用大劑量的安眠藥、止痛針才能使我暫時迷糊一會。當親友看到我疼得渾身抽搐,意識不清時,甚至都想過是否能搞點白粉來緩解我的痛苦。難忍的煎熬使我想一死了之,我拔過氧氣管,也曾懇求刑警隊的朋友借我一隻手槍,但沒有死成。

這期間各大醫院的檢查報告都彙集到了友誼醫院,CT、核磁共振、骨掃描、X光片……各種最現代化的檢測手段,都顯示我全身骨骼多處出現壞死,表明病變迅速,危在旦夕。為了判明病因,院方先後兩次在我胸骨陰影部份鑽孔穿刺,第三次索性用鑿子、錘子剔下部份胸骨進行活組織病理檢查。在等待宣判的那一刻,40分鐘對我竟像一個世紀那樣漫長難熬。但結果仍然是:不能確診。排除了癌症、結核、炎症後,院方在這一「怪病」面前感到了困惑。於是,骨科所有醫務人員都被調動起來各處查找資料,尋求支援,並請積水潭醫院院長和前來中國參加脊柱學學術會議的美國專家會診病因。美國專家最後說了一句:「沒見過這種病。」建議上國際互聯網尋求幫助,結果也杳無音訊。

醫生百般努力仍無任何結果。我只好在住院75天後,帶著「多發性骨壞死」的一紙診斷書,穿著醫院為防止我日漸彎曲的脊柱隨時發生病理性骨折而特製的玻璃鋼胸架回到家中,並遵照院方的意思,在中醫、氣功、偏方、雜術間繼續努力。我妻子甚至跑到南京花了3000多元錢,為我求回一小瓶外用的所謂「靈丹妙藥」。這樣又熬了3個月,錢財耗盡,心機費盡,仍然沒有絲毫轉機。一切生活瑣事,如吃飯、穿衣等,都得由保姆照料,明擺著一個廢人了。徹底絕望中的我,算是知道了甚麼叫「滅頂之災」。那些日子,前途、事業、雙親、妻女,先前使我感到美好的一切,都變成了對我做生死取捨時的折磨。那時的狀態真是活不成也死不了,只能是熬一天,算一天。

就在這生死存亡之際,法輪大法救了我。今年3月(1998年),我萬分幸運的得到了《轉法輪》一書。一捧起書,我就覺得一股暖流從頭灌到腳,渾身暖融融地很舒適。這些感受和書中所講的一切對我來說是那樣的神奇,就在我思索這一切時,正巧得知鄰居大姐一家也在修煉大法。經他們介紹,我第一次不穿「鎧甲」、不用人扶的走下4樓來到煉功點。超乎想像的是,先前頂多只能靠著沙發勉強坐上15分鐘的我,第一天半個小時的抱輪就堅持下來了。我內心萬分激動,有一種絕處逢生的感覺。

那以後,我按照大法的要求,放下了對疾病的執著,每天認真看書學法、煉功,在自學的基礎上,還參加了兩個學法小組。我學法時,身體上的疼痛也神奇的消失了。在心性越來越好的同時,身體也發生著不可思議的變化。煉功一個多月時,原先慘白泛青的臉色,變得白裏透紅,發著亮光,睡得也更香了,食慾大增,體重迅速增加,很快即恢復到病前狀態,認識我的人都說我與修煉之前真是判若兩人。兩個月後我就辭退了保姆,自己做起了家務。見到這些可喜變化,親友的臉上重新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先前所教的鋼琴學生,又開始登門,家中再次傳出美妙的琴聲。

但修煉畢竟是神聖嚴肅的,在身體逐漸康復時,各種磨難考驗也接踵而至。但我時時想到自己要做一個真修弟子,儘量坦然面對每一個難關,一次沒過好,爬起來重過。半年來,我剪掉了作為「藝術家」風采標誌的披肩髮,戒掉了煙酒等不良嗜好,扔掉了家中尚未服完的兩大包中草藥和那瓶奔波幾千里,花費3000元請來的「仙丹」。在我身體好轉、妻子開始發火幫我提高心性時,我也能從開始悟不到、守不住,到不計較常人之理,一切向內找,毫無氣恨的檢討自己,真正做到修煉人之忍。這一切變化帶來的結果是,母親、妻子和八歲的女兒也都相繼步入了修煉的行列。

隨著心性的提高,修煉人必須過的名、利、情關開始擺在我面前。一日,當我基本上可以上班時,便去找單位領導談工作問題。沒想到這位領導對我說:「大法弟子應該按照老師說的,做到‘真、善、忍’,要處處想到別人,放掉一切執著心。」要求我體諒領導的難處,另外找找單位,否則要上班就要先打報告,再去醫院全面複查後,由領導研究再定。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考驗,我先是有些困惑、難受,而後,突然悟到,這不正是老師讓我放下對名利的執著嗎?於是我把這事放淡,沒再去找領導,每月坦然地領取扣掉獎金、補助後只剩下幾百元的基本工資。

修煉後,我身體在消業時也經常地承受著很大的痛苦。有一次,頭疼得真想撞牆、打滾,我也挺過來了。師父知道這一切,有時在我最痛苦的階段,也會通過一些方式鼓勵增強我過關的信心。如一次在我全身劇痛蜷縮在床,並為自己的消業有些疑惑畏懼時,突然心升一念:不知周天通了,身體是否還會這樣?頓時,轟轟的全身像發動了氣機,一股暖烘烘的氣流將我的身體一下托起了10釐米左右,渾身的汗毛孔好像都開了似的,這樣持續了大概幾秒鐘光景,因女兒正要進屋,怕她受驚,我一緊張,又一下落在了床上。當時我就激動得淚水奪眶而出。老師用這種方式告訴我,我大周天通了,根本就沒病了,痛苦只是在還生生世世的業債。就這樣,在老師的慈悲關懷下,我咬緊牙關,承受著各種身體的痛苦。幾個月來,打坐從散盤都困難,到能單盤1個小時;在煉「法輪周天:法時,從不能彎腰下蹲,到手能劃到小腿肚子,原來單手拿不動1斤黃瓜,到提得起10斤的重物。

我經常在想,患病1年到處奔走求醫,而真正能救我出苦海的不就是法輪大法嗎?大法使我獲得了真正的新生,我一定要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緣份,堅定的實修大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