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法感恩 修己救人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我是九七年正月初四喜得大法的。走過十年正法修煉之路,我這個不太爭氣的弟子叫師尊耗費了苦心。

一、一念之差的教訓

由於沒有正念破除舊勢力安排,二零零一年我被迫流離失所,四處輾轉,雖然也在修,也在證實法、救度世人,可失去了公開環境,給救度當地有緣人帶來了難度。

邪黨惡徒在很大地區範圍通緝我們,當時因怕心和法理不清,生出一念:流浪幾年,也決不讓邪惡抓進去。現在回頭看看,那個念頭很被動,接受了流離失所這種迫害,導致後幾年在被迫害中艱難的做著抵制迫害和救度世人的事。

師父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如果當時法理清晰,圓容師父正法中所要的,正念否定迫害,修去怕心,堂堂正正講真相,肯定是另一番景象。

所以,在這裏用我的教訓提醒同修,多學法,遇事在法上認識而不是用人心對待,助師正法而別給正法增加難度,也使自己修煉少受損失,救度更多眾生。

二、師尊慈悲呵護

流離中我經過暴雨清洗;睡過冰冷的野外;遭遇過惡人的圍追堵截,都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安全的走過來了。

一天晚上,惡人圍捕我們。搬家途中,我停車打電話,當時沒有一絲風,樹葉都不動,可是路燈鐵桿子劇烈晃動起來。同修說:這是叫我們動,快走。我們連夜離開了那個縣城。後來得知惡人把我們租住房屋的牆縫都摳了,布置了大量惡人圍捕我們。

邪黨十六大期間,我騎摩托車過橋,橋這邊有警車,警察看我上了橋,就往屋裏跑(可能是叫人或打電話),我發著正念,快速的騎車過橋,橋那邊也有警車,我穿小路走脫。要到同修家去,車閘壞了;要去另一家,離合線又斷了;當時下了大雪,我又騎車摔了個大跟頭。茫然中,我在內心求師父幫助。我買了一袋餅乾,在雪地順小路推著摩托車走,想找個沒人的地方看一會兒書,邊走邊看哪個野外的小屋能住,沒水喝就吃點雪。我漫無目地的向前走,但心底信師和不讓邪惡抓住的一念沒動。其實我的悟性不好,沒有主動突破困境、清除邪惡的強大正念,幾乎是無奈了,已經被動的魔去了我當時所有的求心,就像小道修煉吃苦魔心性,說起來很慚愧。走著走著,前邊是一條寬路,而且直通一個小渡口,我從來沒走過。我心裏一亮,感謝師尊引路。過了渡口,找到一個朋友家,住了三個月,用土辦法印真相資料、發資料。後來得知惡人派幾十人追找我,蹲坑幾個月,勁兒都放在河那邊了。

又一次,我正在親戚家裏屋吃飯,六、七個惡人進了院,進了外屋,還有一個惡人隔著窗玻璃向裏屋瞧,我當時思想幾乎是空白,只有求救師父和發正念。惡人被抑制住了,窗外的惡人看了一會兒窗台上的盆花就走了。惡人走後,我想騎摩托車到南邊親戚家去,摩托車怎麼也發動不著,我想是師父點化不讓去,就回車向北,摩托車一下就啟動了。後來得知,惡人走後就是去了南邊親戚家,還綁架了親戚審訊。還有幾次,我騎車百里剛到家,大雨就下來了。我真切體會到師父無所不在的慈悲呵護,傾盡弟子一切也無法報答的浩蕩師恩。

三、去妒嫉心

資料點遍地開花是正法形勢的需要,我也一直在各地做。時間長了,覺的自己很「內行」了,在哪裏都是我當「教員」別人聽。這個心在不知不覺的膨脹。

一次,我要去找同修刻字,摩托車在半路壞了,只好打電話叫同修來接。說明來意,我就準備寫字,因為我一直覺的寫字還行。同修說:你寫呀?我說:誰寫也行。同修便順手拿一個寫開了,而且還給我寫字提了點意見。同修是50多歲的農民,比我年齡大,很直爽。同修自然平和的話,對我隱蔽很深的妒嫉心和顯示心卻是尖銳的衝擊,我很不自在,那顆心老想爭辯。我意識到不對,我擔心自己沒修去的魔性造成失態傷害了同修,極力克制。我悟到師父讓我去掉它,提高上去。

後來還有幾次,當我的妒嫉心和顯示心膨脹而自以為是和不聽別人意見時,師父會借同修的口點化我(個人所悟),甚至讓我摔跟頭,從中悟到。如果我能對照法早去掉那些不好的人心,會節省更多時間救人。

四、揭露當地邪惡,救度當地民眾

我流離失所,對我們當地民眾正確認識大法造成了障礙,我就寫出自己的經歷上網,再編成冊子在當地大量散發,告訴民眾大法的美好,揭露邪黨迫害,曝光當地惡人惡行。配合《九評》和大法真相資料一同散發,效果很好。

這個過程也修去自己很多人心。揭露當地惡人,惡人會不會報復?會不會牽扯親友?用法衡量,這些都是人心。

師父叫我們揭露邪惡,我就做,要理智的做。這樣做後,很多民眾明白了,幾個惡人被處理下去了,也震懾了其他惡人。海外同修打電話講真相、當地同修加強發正念都起到極大作用。兩個原來很邪惡的人也退了黨。

有個親戚當官並當過邪黨書記,現在退休了。我去他家講真相,但心裏有點怵,印象中他很專橫。我針對他家發了兩小時正念。去了之後,他很不客氣的說:你再煉就別上我這裏來,我歲數這麼大了,別把我牽扯進去。他還說了一些維護邪黨和對師父不敬的話。當我要說話,他幾乎是暴跳著趕我走,說了三遍。而且還指著電話說:我一個電話,叫公安局把你抓進去,關你幾年你就老實了。

我沒動心,堅定一念:我是來救你的。我很平靜的看著他說:你也不當官了,為了安全,我選個下雨的晚上,買點禮物來看你,完全為你好啊。他態度轉變很快,其實是操控他思想的邪靈爛鬼在迅速解體。拉了一會兒家常話。他切開西瓜叫我吃,還問我生活怎麼樣,隨後叫我給他看看電腦。我教了他一些電腦用法,介紹了一些國內網絡安全和突破網絡封鎖的方法,他說也想看看。我給電腦做了安全設置,打開動態網主頁後,他看了幾篇文章,連連稱是。我說:你以前沒看過嗎?他說沒有。我指著退黨數字說:退黨都二千六百多萬了。他似乎還懷疑。我又打開【法網恢恢】網站,輸入當地一個迫害者的名字(他認識那個迫害者),搜索出迫害者的惡行,斑斑在冊。我說:你知道嗎?那個人現在也下來了,誰能永遠當官,誰說幹壞事沒有報應?你看廣東禽流感大暴發,都死人了,國內網站不敢報。中共就是不管民眾死活,犯多大錯,它都講「我黨一貫偉大、光榮、正確」;死多少人,它都講「形勢一片大好」。你近期可少吃雞啊鴨的,保重身體,不忙了就多看看動態網,這裏說真事,內容很廣泛。他說:我看這個,公安局知道嗎?我說:不知道。你看到動態網,中共「金盾工程」就已經作廢了,而且公、檢、法的人也常看動態網,誰都想看真事,誰還那麼傻?他還講了接到國外真相電話的事。我說:你可要認真聽聽啊!他又讓我吃月餅。

他家女主人痛痛快快的退了黨。他留我住了一夜。因為太晚了,我當時沒問他退黨的事,想讓他多看看真相再勸退,而且要讓他彌補罪過。

寫到這裏,我體會到在正法中,邪黨因素甚麼都不是,修心、救人是大事。我看到了大法弟子整體配合的威力,也體會到講真相中重要的一點:不是我想怎麼講,而是對方怎麼能聽,怎麼能設身處地想怎麼能救他,怎樣使他有未來,這也是修去自我,為他著想的洪大寬容的慈悲體現吧。

五、整體協調,推廣好辦法,救更多人

有位同修,每當有一個能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好辦法,就抓緊發到網上並傳播更多地區。如快速大量裝訂《九評》、快速拾書頁、安裝衛星天線、資料點遍地開花等等。那顆關心同修、為法負責、為救度眾生負責的心令我佩服。

另一同修,注重學法,理智智慧,注意表面安全,正念正行。安排好家務,他每週可以散發兩箱真相資料,而且還負責印刷。以前是用油印機,做出的資料比數碼印刷機質量還好。做《九評》,書皮用彩色噴墨打印機打,鮮豔美觀;裏面內容用數碼機印刷(每分鐘印90頁),印刷時,每200份分一組,集中印刷,分頭裝訂、散發。當然也可以集中裝訂。教程網上都有。同修甚麼活都能幹,表面上家中甚麼都沒有,在隱蔽設備上,同修很有智慧,勤拿勤放不散亂,單線聯繫不顯示。表面安全也是資料點長期穩定運行的關鍵。我們陸續建立了多個這樣的資料點,逐步走向獨立運作,多做、快做、做好,快發。

也有同修用一台電腦連接幾台打印機同時打印,隨印隨訂,每天可出100本彩色《九評》,質量更好。

關鍵是協調人同修,對技術多學、快傳、不保守,調動更多同修參與,分工有序,整體配合。同修本人也應該多學技術,全面掌握。我經常說:可以不用,不能不會。

記的一次清晨五、六點鐘,我開車去外地送資料。馬路邊只有一個人散步,我開車到他身邊時,那人忽然彎腰低頭在地上找著甚麼。當時我的眼淚就流下來了,我後悔沒有帶幾本零散資料。那人起大早在找真相啊!我在心裏說:我會來救你的。

大年初二,當地都要上墳祭祖,而且成群結隊,幾乎沒有走不著的路。一本真相會有幾個人甚至十幾人同時看到、知道,每年一次。我們半夜2點出去,散發了幾百《九評》,還是覺的太少。

希望同修都找機會、抓緊時機救人,拿出最好的辦法去圓容師父所要的,救度眾生。

六、集體學法,走出封閉狀態

集體學法交流是我最不足的,我決心改進,從時間上安排好。大法要求弟子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會去修煉。我流離失所而且長期在封閉狀態下做事(安全考慮),出門也基本和同修接觸,見面往往只是談技術或做事,集體學法交流的太少。還有一點就是和世人面對面接觸少,不容易根據世人的接受能力講真相,容易講高,這在救人上可是大欠缺。要多向一線講真相的同修學習、看齊。

以上是我修煉中的一點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尊!謝謝同修!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