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青少年同修切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我現讀大二,已經不算大法小弟子了,我想就自己親身的體會與青少年同修切磋,希望大家共同提高。

﹝看電視﹞

現在的電視多數是宣揚暴力、人情、利益紛爭等等干擾人修煉的節目。很多同修知道看電視是干擾,是執著,但也戒不了放不掉,這不僅僅反映出青少年同修的情況,有些成年同修也有這樣的經歷。尤其現在各電視台熱播的《闖關東》,個人發現不僅成年人愛看,青少年也有相當一部份人愛看,其中就包含一部份同修。而怎一個「愛」字了得?「央視大劇」!中共宣揚的東西能是好東西嗎?中共邪黨的毒要比假氣功書毒上千百倍,它的東西怎麼能要呢?它的新聞,它的劇作,它的歌曲,它的一切,看的它的聽了它的,能不耳濡目染嗎?有的同修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認為就是看看而已。但是,「愛」看本身就是執著,愛看這個劇那個片就是想看,想要,承認了它,冥冥之中肯定了它,不然你去看幹嘛?看網上交流中我得知,有的同修說他家的電視中沒有中央電視台,也有的同修說,他已有段時間不看電視了。難道這不值得我們學習嗎?電視上有太多的黨文化和變異文化在干擾我們修煉,不破除這樣的文化就無法昇華。記的《小兵張嘎》剛開演的時候,自己喜歡看,一天看了好幾集,晚上做夢,滿眼睛都是活的黑螞蟻,還從淚囊往出鑽,擦也擦不淨,一批接著一批,甚是噁心恐怖,從那以後再不看惡黨的片子了。

﹝流行歌曲﹞

現在的流行歌曲描述的都是人情,愛恨情仇,無形中在干擾著修煉人安靜平和的心態,阻礙開智開慧。而且每個音符都是變異了的,狂暴的音節奏,已經散盡扭曲了古代的神韻文化。一次夢中,一個素未謀面的同修千叮嚀萬囑咐要我一定在六十天內找到她,不然她就要出國了,她還告訴我她的名字,我都清晰的記的。第二天吃過飯,想在網上找找是否有這個名字的人的消息。結果又一想時間還早,先聽會歌吧,聽了不到半個小時的流行歌曲。最終結果讓我吃驚,我再想上明慧網的時候,我再也想不起來那夢中同修的名字了。歌曲是由音符做成的,音符也是生命,但在如今的流行歌曲中,它已經變異了。

﹝網絡遊戲﹞

很多青少年同修喜歡玩網絡遊戲。從前我也玩,還很執著。網絡遊戲世界是有它特定的世界、特定的空間的,遊戲中不論是角色還是怪獸,它都是靈體,在那個特定空間中都是有生命的,是活的。我玩過三個帶有角色性的網絡遊戲,第一個遊戲玩過之後,晚上做夢都在玩;玩第二個遊戲那段時間,夜裏夢見在那個遊戲的空間中,自己身臨其境在與遊戲角色相同的地點,穿著和角色相似的戰袍和怪獸打鬥,都是狐狸和怪物,和遊戲中的一樣,只不過在夢中是真實的狐狸。玩第三個遊戲之後也是在夢中同蟾蜍、狼等野獸廝打。消耗很多精力,睡覺睡的也很是疲倦。不僅僅是網絡遊戲會有這樣的干擾,有段時間閒來沒事喜歡玩手機上的「貪食蛇」遊戲,結果夜裏夢見一條跟肩膀一樣寬的大蟒蛇蜿蜒地爬行。遊戲會讓人上癮,本身就是執著,還是不要玩為好。

﹝化妝﹞

一次自己把握不住心性,憤憤不平,氣憤的不行。突然看見自己魔性的一面,烏黑的眼圈,不規則的燙髮,紙一樣白的臉似笑非笑,看不出有一絲人性。(我日常中不是這樣的裝束)但最讓我心裏為之一震的就是,現在的年輕女孩不是在模仿它的樣子在化妝嗎?為了表現自己另類前衛,把眼影畫成濃黑,老年常人看了說像熊貓,像鬼,在修煉的明眼人看來,這就是導向邪惡了。人是有人性存在的,有血有肉,為何要把自己化妝成邪惡的魔鬼呢。

以上是個人淺薄的體會與認識,想與廣大青少年同修切磋,破除變異與邪惡的文化,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讓眾生脫離邪惡文化,首先要自己不在邪惡文化之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