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用人的觀念衡量師父的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因為我們在常人中修煉,身體從微觀到宏觀都有生生世世形成的各種觀念,掩沒了我們的本性,也就支配了我們的一切,從吃、穿、住、行到對世界,對時間,對空間,物質等等都有在人中形成的觀念。因為師尊給我們去這些東西是分層去的,隨著我們不斷修正自己,就在不斷的去這些東西。現在雖然修煉了大法,覺悟了這層法理,但這些東西附著在我們的思想中已經根深蒂固,如果在正念上稍一鬆懈,仍會被它左右,就像師尊講的:「有許多心放不下,有許多心已經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覺察不到。」(《轉法輪》

最近師尊的許多新經文都提到了「最後」這個詞,目地是激勵和警醒我們做的更好,可我發現許多學員現在說話也愛帶上「最後」這個詞,一說就是:「都到了最後,還怎麼怎麼樣。」好像一切都無所謂了,可以放鬆放鬆自己了,理解老師的話有些偏激。

執著於時間的問題也是老生常談了,以前是執著甚麼時間結束,可現在卻執著於「最後」這個詞。有的學員說:「都到了最後了,還有甚麼可怕?」聽不進學員的勸阻,一意孤行,顯示心,「證實自己」的心被放大,不注意安全,做事不理智,給自己造成損失還連累其他同修。

也有人說:「都到最後了,也不用存錢了,有錢全部做資料。」造成家庭矛盾。我覺的我們不能用人的觀念去理解老師所說的這個「最後」,也許老師這樣說本身就是對我們的一種考驗。我們人的觀念理解「最後」這個詞的含義也許就是「幾天」「幾個月」「幾年」,可這些時間在神的眼裏卻只是一瞬,那我們又怎能用人的觀念去衡量師父講的這個「最後」呢?過去和尚的修煉,終其一生,謹小慎微,不敢有一點的懈怠,而我們修了有十幾年,心就開始浮躁起來了,這樣對嗎?

師尊說過「我說在末法時期,我們法輪大法的學員心性比和尚還要高。」(《法輪大法義解》〈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關於正法的意見〉)。那我們自問心性達到師尊的要求了嗎?那些浪費做資料的錢,與同修爭鬥的心,是否潛意識中也有執著於最後而放鬆自己的原因呢?人的觀念中有希望就會有失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那麼我們在修煉中越執著某個結果時,就越容易被這個結果所帶動,當達不到這個結果時,就會正念減弱,人心泛起,信師信法上做不好,從而使自己沉淪下去。

個人所悟,我們就踏踏實實做我們自己該做的,放下一切心,就踏踏實實做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不問付出,不執著結果,一切盡在其中。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