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在常人社會也是有福份的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一日】修大法在常人社會中也是有福份的。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當時我得到《轉法輪》這部天書,連續讀了三遍,我發誓我的後半生將在大法中度過,不管遇到甚麼樣的魔難我都要一修到底。因為我有了這一願望,在修煉中不管遇到多大的魔難,我都能信師、信法,在關、難中走出來。在學法中我知道了社會上的一切都將在我的包容之內,因為我學的是宇宙大法。所以在證實法中不管邪惡怎樣迫害,我都能坦坦蕩蕩的走在正法的路上。

在修煉之前,我是個普通的工人,一年四季總有病,我真的不知道沒有病是甚麼滋味。自從修煉了法輪大法之後,我一下子一身輕了,沒有病了。這是我得到的第一大福份。

我知道在修煉中首先要放下的就是名、利、情。我在學法之前,最執著的就是我的兒子。那時他十七、八歲,很不好管,不好好學習,還經常在外邊打架、喝酒。我只要看不見他,我的心就是懸著的。我時刻都擔心他在外邊惹事,而且他還有十分嚴重的鼻竇炎,得做手術。我得法後,我就把對他執著的心放下了,還帶他一起去學法。他不但鼻竇炎全好了,而且還認真的修煉起來了,知道用法的標準來衡量自己了,一下子就學好了。我每天懸著的心這回真的放下了。我的心再也不被這情所纏、所擾了,那真是一下子就輕鬆了。

在修煉開始時,在煉功點上連續三次讓我當輔導員,又三次把我拿下來。但我知道這是對我執著「名」的考驗,所以我很快在這中間走出來了。其實大法修煉裏沒有官當,都是憑著熱心義務為大家服務。但是在常人中養成的那種對「聲望」、「名聲」的追求就要在這其中去乾淨。

九九年邪惡的迫害開始了。因為我不寫保證、不交書,單位強行的將我退職,結果卻使我在一家公司當上了經理,在社會上得到了常人中的所謂「名」。在當經理期間,多次出現魔難。從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四年的五年中,三上三下。但我知道這都是考驗,都能在磨難中提高上來。

第一次是在二零零零年,老闆說:「新來一個經理,你去當業務員吧。」我很痛快的答應了,去當了一個月的業務員。業務員的工作是承包的,一下子我就多掙了三萬多元錢。在考驗中我順利的過關了,結果老闆說:「誰讓你去當業務員了?你馬上放下業務員的活,回來當經理。」第二次過關時間長了,有些懈怠,關過的不好。第三次過關時,我悟到了這是迫害,不是過關,馬上起了正念鏟除迫害,結果這一難又過去了。

因為我在常人的工作中不執著常人的名利,所以在常人中我博得了更大的「名」。凡是和我共過事的人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都知道我不要名、利,講信譽,致使我自己開公司時,有很多人給我投資。投資人都說我的名字就是品牌。也有很多公司都來人挖我去給他們管業務,他們都說我煉法輪功,不貪污、守信譽。

另外我悟到大法真是開智開慧的,自從修煉以後很多人都說我:「你真聰明,能幹,那麼多男人都幹不了的大事,何況你還是個女人。」我就和他們說我是修大法的,是大法給我開的智。

因為工作關係我能接觸到很多社會上層人物,我就藉機向他們講真相,洪法。他們都說:不知道法輪功這麼好,如果煉法輪功的人都能像你這樣,我們就相信法輪功,不相信電視台了。我告訴他們法輪功就是教人向善的,法輪功學員個個都會嚴格要求自己。

在我放下「利」時「利」卻來了。當我知道得到的越多將失去的越多時,我真的不去求的時候,我的工資卻一漲再漲。二零零零年以後,做真相資料需要大量的資金,我雖然工資很高,也遠遠滿足不了資料點的需要。為了救度世人,我把家裏的積蓄都拿出來了。結果到年底我得到了一大筆獎金。

通過這麼多年的修煉,我真正的體會到了只要我們走的正,知道怎樣是修自己,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跟著師父走,修大法真是有福份的。

這只是我自己在修煉中的一點體會。有不正確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