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不讓人說」這顆人心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二日】我把學習師父在2006年2月25日《洛杉磯市講法》如何修去「不讓人說」這個人心的體會與同修們交流。

我認識到這個問題可是太嚴重了,這決定我還能是不是師父的弟子。我想我是大法弟子甚麼都能做到,一定得去掉「不讓人說」這個東西。就在我頭天晚上剛剛學完師父的這個講法,第二天早上馬上就遇到了這方面心性考驗。那天正在娘家,平白無故的家裏人對我連吼帶叫、發怒,開始我心裏挺平和沒動氣,緊接著衝我來的怒氣越來越大,這時我心裏受不了了,師父的講法也全忘了,與家人吵起來了。

過後冷靜下來,我想起了師父的講法,我知道修煉路上沒有偶然的事,我認識到師父給我安排的每一步都是非常緊密的,要求都是很嚴格的,法講到這個問題馬上就出現這方面考驗,看我能不能做到,而我卻沒做好。心性考驗沒過去,我發自內心的後悔難過,那種心情真是無法說了。下決心以後一定做好。

緊接著我的一個姪女又開始當著家裏其他人的面直接頂撞我,這在以前是不可能出現的,我雖然覺的有點突然,但我還是沒理她,繼而她說的話有的就比較難聽了,我還是不理她。這時家裏其他人對我說,她這麼沒有禮貌對你,你應該說她幾句,要是我可不讓她這樣。

我心裏非常明白,這是師父又給我安排的一次提高心性的機會,這次我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做好。我心裏一直想著師父的講法,心情非常坦然平和,同時我還想到,我是修煉人要向家裏常人證實大法,讓他們看到我煉法輪功在常人是非面前不計較,表現出寬容大度。

這樣的衝撞持續了十幾天,我都守住心性沒與她發生爭執,家裏人看到我這樣做說你變化真大,都是學法輪功學的,你就好好學吧。當這段時間過後我那個姪女又如以前那樣對我好,這時我想這次心性關過的挺好,守住了。

還沒等我高興,隨之馬上就是我丈夫(也是同修)對我天天的指責,這以前他是很少對我這樣的。我心裏非常清楚心性考驗又來了,不讓人說這個問題這時我還是表現的很強,還需要繼續提高心性。開始聽到他的指責時,我向他解釋,他馬上就說你甭解釋,你就是不讓人說。之後我就不再解釋,他又說你怎麼不說話了,還是不讓人說。這時我心裏真難受,提醒自己守住心性,這樣持續大約兩個多月。

看心性能不能守住,不刺激到心靈不算數,直到有一天,我的火爆發了,在他說我時我衝他發了一通火。但這次發火時我的腦子裏能反映出師父的講法,可還是忍不住發火了,但比以前已經能有一定成度的控制。過後我開始認真思考,別人說我時我心裏雖然明白要去掉不讓人說這個問題,但也有常人之忍的心在裏面,還不是完全純正的修煉人的心態,所以這次又沒做好。

不讓人說這個問題師父在講法中已經講的很明瞭,我為甚麼還做不到呢,我把自己當作真正的修煉人了嗎?大法弟子將要成就的是宇宙中偉大的覺者。我這樣的表現哪像個覺者呀,為甚麼不讓人說呢,難道我還要留著這些不好的物質嗎?

這時我突然非常清醒的認識到,在我身上表現出的所有不好的方面,各種問題,這些都不是我。那麼別人指出我的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時,那都是後天不好的物質落在我身上,我自己沒發現,同修發現了告訴我,給我指出來,我才能去掉它,這是多好的事呀。這不是在幫我修嘛,我為甚麼還不讓別人說呢?難道我還要留著這些落在我身上的不好的物質嗎?我這不是把這些不好的物質當作自己了嗎,想到這裏我豁然開朗。以後不管誰說我都行,因為別人說我的時候並不是說我,而是在說那些我身上不好的物質。現在我倒真希望別人多來說我,說的越多去掉的不好的物質越多,淨化的越快,同化法越快,這是多大的好事呀。

現在,我覺的真正去掉不讓人說這個人心並不難,因為別人說的那些在我身上表現出來的各種人心,各種問題那都不是我,我都不要護著它,要敢於面對它,那麼這時我就能坦然面對別人的批評,心平氣和,根本不會動心。

以上是我從這一段經歷中的一點所悟,我不太會寫文章,只是把這一段事情的經歷記錄下來,敬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