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真相資料工作中提高心性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師父在《2005年舊金山法會上講法》發表後,我悟到師父將正法形勢不斷地向前推進,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現階段應以廣傳《九評》勸「三退」為主要任務。可當時本地做《九評》書的能力不夠,很難達到廣泛散發《九評》。我心裏很著急。

我家有一台老式的壞電腦,很長時間閒置在那裏。一天,看了《明慧週刊》中同修介紹自己如何刻錄光盤的修煉體會,我也萌生了用電腦刻錄光盤的念頭。因為我感到此項工作技術簡單。我的電腦知識缺乏,只會操作開機關機。因為師父在98年的講法中講到使用電腦的人被外星人編了號等,自己悟偏了師父的這些講法,雖然當時很有條件學習電腦技術,卻也沒有去學,以致錯過了好多證實法的機會。加上後來多次被迫害產生了強烈的怕心,再加上當時經濟上也一直在受迫害,買房又借了很多債,手頭十分拮据,因此自己一直沒有參與做真相資料的想法。

這次念頭剛一產生就來了機會,其實是師父看到了我的這一願望,就開始幫我安排。幾天後我與兩位同修去農村和其他同修交流,其中一同修經濟條件很好,又非常積極的參與證實法的各種活動,回來的路上,我和她談了自己的想法和悟到的相關法理,說出資金存在困難的問題,因為電腦需要換個新的硬盤,需要買刻錄機、光盤等,都得要很多的錢。同修說她正有自己想做點甚麼的想法,於是說好她出錢我出力。

不到十天我們自己刻錄的光盤出來了。看到自己刻出的第一張盤,心裏非常激動,回想這幾天的籌備工作,好像一切都那麼自然,真有水到渠成的感覺。我是那種很懦弱的人,張羅不了具體事,上街買點普通物件也會愁上好幾天。可在這次籌備工作中,我幾乎沒太具體做過甚麼事,只是表現上計劃想要做甚麼,再由丈夫教會我刻錄技術,而新硬盤、刻錄機、光盤等則是由與丈夫合作的那個老闆捎回來的。他在附近一個城市工作,每週日他都會回到我們這地方來,於是他就負責為我買光盤。此人很支持大法,雖是生意人,卻不願多掙我們大法弟子的錢。這樣耗材供應既便宜又方便還安全。每次都是丈夫利用上下班時間為我取回空盤,我負責在家做,同修負責資金和發放這些真相光盤。整個籌備過程正如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這些事情是由師父安排的,師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

記的《三國演義》中有句話叫:「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同修們啊,其實師父甚麼都為我們準備好了,只差我們自己邁出這一步去證實法了。希望有想要做真相資料參與證實法的同修行動起來,放棄一切顧慮心和怕心,那時你一定會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呵護。

在做真相光盤的過程中,我也遇到過許多干擾,但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過來了。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實際上無論我們做甚麼事情都有自己修煉提高的因素在裏邊,遇到甚麼麻煩了,出現甚麼矛盾了,都應該從我們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只要我們自己的心性提高了,該去的甚麼物質去掉了,相應的矛盾也就解決了。

清除直接來自另外空間的邪惡干擾

做真相最大的干擾還是來自另外空間邪惡生命對煉功人思想的干擾。剛開始,人往電腦前面一坐,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就壓了過來,頭上沉的都有些自己控制不了,心裏的怕到了極點,心提到嗓子眼了,思想緊張的好像隨時都會有人敲門,好像惡人隨時都會出現。外邊一點響聲就嚇一大跳,電腦發出的響聲很是鬧心,思想中老疑神疑鬼的,有時刻一張盤幾分鐘的時間卻感覺極其漫長,緊張的一秒一秒的盼著。

現在自己做真相資料了,才親身體會到了其中的艱苦。幾年來我一直在等、靠、要中,還不時嫌資料印的不清楚,光盤錄的質量不高,想想這是多麼骯髒的一顆私心啊!借此機會我真心向那些多年來為我們提供資料的偉大的同修們致敬!

為了緩解心上的壓力,我就開始發正念清理邪惡,大聲讀法或背法,心在法上,邪惡也就干擾不了了。隨著心性的提高,這種干擾也越來越少了。現在開始工作前我一定先發正念和學法,很少去幹別的事(特殊情況除外)。

在做真相光盤的過程中,我真切的感受到邪惡是非常害怕曝光的。我能明顯的感覺到,在做不同內容的真相光盤時所遇到的干擾是不同的。剛開始做《九評》,一開機邪惡從另外空間就壓了下來,有時要發很長時間的正念才能消除這種壓力,而做像《風雨天地行》、《梅花詩》、《為你而來》等大法真相光盤壓力就小的多。再後來,做《九評》也沒有甚麼壓力了,而當要做揭露邪惡活體摘取大法弟子器官這方面的光盤,如《蘇家屯黑幕》《九十九年成大錯》時,這種邪惡的壓力就又出現了。當然經過一段時間的揭露以後,邪惡被清除的少了,這種狀態也就消失了。

出現問題及時修正自己

很多做資料的同修在體會中多次提到,我們所用的機器決不是普通的一台機器,它真的是一個有著靈性的生命體,是大法弟子用來證實法的法器,這點我自己也深有體會。你正念強,善待它,它就會表現出超常的狀態;你的心性出了問題,它就會給你添麻煩。

有一次同修想讓我和一些新學員一起學法交流,一來同修不了解我的工作,二來自己出於不好意思回絕,所以就去了。這樣在外邊學習了九天法。回家又忙別的,做真相資料前也沒有發正念和學法。開機後電腦怎麼也不肯工作,我只好靜下心來向內找。我想:最後一次用時工作的很好,這幾天又沒人用過,怎麼會壞了呢。是不是自己有不對勁的地方,腦子裏突然閃出一念,電腦也是有靈性的,也是為法而來的,而我這些天光忙著學法了,做資料講真相的事落下了,三件事沒做好,這是有漏啊。找到問題後,再用就好了。平時當我學法能靜下來時,發現它工作速度會快很多,溫度也不高;我學法狀態不好時,刻幾張盤後就得讓它停下來冷卻一下。

一次同修買來一百張質量較差的光盤,聽到這情況當時我心裏就有些不悅,嫌同修貪便宜,其實我的這個心非常不好,這麼多資金絕大多數是同修一個人拿出來的,應該謝謝同修才對。開機刻錄時,我發現50張光盤中就有10張廢盤,於是整個製作過程中我的心越來越不平衡,不停的埋怨同修不該為省幾個錢就不注意質量,結果越埋怨問題越多,不僅光盤不好,連刻錄機也開始出問題,一會報廢了,一會死機了,我的心情沮喪到了極點。死機後不但光盤取不出,機器也關不了。直到此時,我才意識到是我自己有問題。於是我停下來向內找,發現自己滿腦子都是埋怨同修的念頭。這狀態怎麼能做好證實大法這麼神聖的工作呢?帶著這麼不好的心態又怎麼能做出帶有純正能量的法器呢?做出的光盤帶有這麼不好的信息又怎能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呢?我當時心裏真是吃驚不小。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正確的心態應當是祥和的、寬容的,這一腦子的惡念又怎麼能不出問題呢?那麼站在法上來認識,同修那邊出現了問題,我就應當用正念來圓容好這一切。悟到這裏,我的心靜了下來,同時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正告每一張光盤,你們都是為法而來,今天有幸成為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法器,這是生命千古難遇的機緣,你們要珍惜這機會,及時歸正自己,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完成好歷史賦予你們的神聖使命,接著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我從新開機後,邪惡仍不時往我腦子裏打邪念,但此時我頭腦很清醒,及時鏟除干擾,堅定正念,將心就定在了不准出廢盤上,結果刻錄機工作正常,另50張光盤裏只出了一張廢品。這正如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你如果要是帶了一定能量,你講出的話要起作用的。」又講:「一個常人是非常弱的,他所存在的信息都是不穩定的,很可能發生一些改變。」師父還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

不要隨便讓常人使用我們的電腦

修煉到今天,我想同修們都明白,每一個物體都是有生命的,也都是有思想的,好的生命它的思想也是好的,境界也是高的,不好的生命其思想也是不好的,相對而言境界也是很低的。電腦就像人一樣,給它裝進去甚麼它就成了甚麼。大法弟子的電腦是用來證實法的,隨著不斷的使用,它的能量也會越來越大,境界也已提高。而一旦用來做常人的事情,就等於是用不好的東西在污染它,那它就會出問題。舉幾個小例子。

一次我丈夫因為天氣太冷,他辦公室沒暖氣,就借用我的電腦給單位領導打了一份年終總結。當時我雖然不大願意,可想到電腦是家裏的,證實法他又幫了很多忙,沒好意思拒絕就答應了。以前那些明顯不好的東西我就沒讓他打,可就是這樣,他用過後我再用電腦就不好使了。我乘機跟他講了真相。

還有一次,我女兒說想在電腦上看看動畫片光盤,我當時答應了,誰知女兒插入電源後就是不通電,我怎麼弄也不行,當時還以為是女兒用壞了,等丈夫回來我讓他看看,結果一切正常。在事實面前,他們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現在不經我同意,他們誰也不會擅自使用我的電腦了。

注意修口,及時修去顯示心、歡喜心、委曲心

由於我做資料只有一個同修、丈夫、孩子知道,那免不了邪惡要利用別人的不知情來干擾。因為做光盤需要大量的時間,我每週大約做一百張光盤,在這九個月裏,我們已製作了3000多張光盤,內容包括《九評共產黨》、《風雨天地行》、《2006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神州血淚》、《九十九年成大錯》等各種光盤,只要是我們能見到的真相光盤,有利於常人了解真相的,我們都做。遺憾的是自己沒有能力製作母盤。做光盤用的時間多了,那麼其它時間相應的就少了,這時有的同修就出現了埋怨,時不時指責我不精進,有時被她說的我都快守不住了,委曲心就上來了,這時我就會想到,這是在去我的不願受委屈的心,在去我「怕人說」的心,在去我的「辯解心」,我決不能圖一時痛快而不修口。師父講「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我做的事師父知道就行了。有時和同修交流時看到同修不精進,就想把自己做的如何告訴別人,表面看是想幫助同修精進,實際上是顯示心在起作用,這時千萬不要上它的當。還有些時候當自己做的好時、做的順利時,心中的體會就想拿出來和別人交流,這時就是應當修去歡喜心的時候了。我經常提醒自己,決不能有一顆「我是做資料的」的心(言外之意,自己是特殊的,是重要的)。只要是在做大法的工作,無論做甚麼都是一樣重要的。有時為了不影響證實法,儘量避免讓常人親屬上家來住,邪惡也會利用常人的情說許多埋怨的話,甚至很激烈的話,自己只能默默的承受,為了能讓他們理解大法,還需要做好其它方面來彌補這方面的不足。多半年下來,修去不少的人心,現在我的工作基本處於穩定運作狀態。

感謝師尊多年來對弟子的慈悲呵護!弟子今後會做的更好,請師尊放心!

悟的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