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中不斷提高心性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三日】我是個苦命的人,從小吃苦,不愛講話。勤勞、善良,對誰都好,可是得到的都是不公,特別是丈夫的離異,使我百思不得其解,弄了一身病。正當我痛苦萬分之時,九七年我和母親喜得大法。師父的大法解開了我的心結。我從此走上一條修煉的路。

一、師父講的都是真的

由於我開了一個小賣部,每天很累,晚上又睡得晚,第二天早上煉功就不想起床,心裏還想哭。這時我看到滿屋法輪在轉,我驚喜萬分,一下子起來到公園煉功,從那以後我再也沒間斷過。學功時,推轉法輪,我就感到小腹處法輪在轉。以後兩年都能感到,看到法輪在身體各處轉,我知道師父在給我調整身體,我百病全消,精力充沛。

師父為了鼓勵我,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我三天兩頭都能看到師父的法身,師父在法中講的我都看到過,我知道師父說的都是真的,比如:剛開始煉功,不會盤腿,每天盤腿心裏很難過。師父藍頭髮穿著黃袈裟坐著蓮花就來了,有時乘法船來,師父帶我到天上看法輪世界,問我這兒好不好,有時師父帶我沖過一層天,一層天,在天上飛到各個世界去看看:看到師父開著大法船,在水中救弟子,師父知道他有多少弟子,又把弟子送到法輪世界那兒,說你們上去吧,我還有事要做;看到法正人間一刻,弟子飛到半空,停下來。世人都能看到那圓滿的壯觀;看到師父往各個世界送大法弟子;我就坐在師父旁邊,看到師父給我們講法;水上來了,師父劃出一層天,我飛上去,水又上來,我又飛上去……我感到師父在帶著我修。

二、進京證實法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後,很多弟子進京證實法,我覺的小賣部離不開,也沒有想到去北京,直到師父《走向圓滿》經文發表後,心想,應該去北京證實法了。可是母親不同意,發脾氣,摔東西。有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師父點化:這個地方很髒,到處是垃圾,快走吧。我就給媽媽說了證實法的重要,她就同意了。我用了不到一週的時間背會了《洪吟》

剛到天安門,甚麼也沒做,就被抓了,被騙報了名,說下午放人。中午做了一個夢,一條路,兩邊都是水,直通天安門。我悟到還得去天安門。到了天安門煉了功,證實了大法,感到非常美好,像在天上一樣。

第二次進京前,也是做了個夢,我在河堤下面,師父說:你得上來!看到有兩座大山,中間是萬丈深淵,用兩根鐵軌連著,弟子在上邊走,師父在旁邊看著,我悟到一定要走正。這次進京被惡警劫持後沒有配合邪惡,不報名,冬天在北京被澆十五盆涼水,可是到第三盆,水就是熱的了,我知道師父替我承受了。後被送到外地,開始說去馬三家,到了唐山後,惡警說看到那墳頭沒有,不報名死了就埋在這,誰也不知道。我絕食八天,又忍受了上繩的酷刑,放下了生死,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堂堂正正闖出來了。

兩次進京歷時兩個月,都是母親看攤,有啥賣啥,比我在時賣的還多,我知道這是師父呵護的結果,是大法帶給我們的福份。

三、發正念神奇

由於我每天兩三點才能睡覺,早上六點起床來,有時耽誤發正念。我就跟師父保證明天一定起來。有時聽到聲音:到點了,你還在這兒;有時聽到叫門;我買了鬧鐘放在枕邊。

二零零四年四月通知二十四小時整點發正念。看到蓮花飛出去,邪惡沾到就死。看到我世界的眾生他們都是仙女裝扮,離我很近,下來拉我,問我甚麼時候回去,我說我還有事沒有作完,很快就回去了,你們等著我。每當我背《洪吟(二)》〈梅〉就想到這情景,悟到要抓緊做好三件事。

四、在矛盾中不斷提高心性

我的修煉環境比較複雜,一是來自家庭方面的。兄弟姐妹多,孩子們也多,不管誰來小賣部,都是隨便吃、拿,有的借了很多的錢,很多年了也不還,尤其是小弟三口在家住,弟媳是經商的,整天不回家,姪女幾乎是我養大的,名義上他們自己吃飯,實際上既不買煤,也不換氣,其他的日用品需要啥就拿啥,高興了給個錢,不高興錢也不給。

一方面是來自顧客的,甚麼人都有,有的通電話不給錢,有的說煙不是味要換,有的鄰居賒賬、借錢不還。由於我每天都能堅持學法修心性,牢記師父教導。師父說:「這個宇宙中有個理,叫作不失者不得」(《轉法輪》),所以遇到這些矛盾時,由過不去到過得去,逐漸把它看淡,直到謝謝他們,感到心性在提高,在昇華,時刻把自己當作煉功人,這些就不是矛盾了。心放下了,環境也越來越好。

再一個是來自母親的矛盾。母親八十多歲了,沒有文化,原來有高血壓,糖尿病,腦血栓,得法後她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全好了,九年多沒吃過一片藥,被自行車撞翻過,自己摔倒過都沒事。開始母親白天能看小賣部,我上午學法煉功,進貨,下午還能睡會兒,晚上還去發資料,直到二零零一年十月下旬,母親去廁所摔了一跤雖然沒事,但她下午不看攤了。這樣我就不能睡覺了,我就背「苦其心志」。有時坐椅子上瞇一會兒,有時學法,差點摔地上,感到有人一下子把我拉起來,書也沒摔地上過。我知道師父就在我旁邊,我一定能過這一關。

到二零零三年冬天,母親上午也不看攤了,我知道又該提高心性了,我就上午煉動功,晚上關門後煉功,也能安排好,矛盾也就解決了。

直到去年六月,母親一天摔了兩次,這一次摔得太重了,不能走了,白天還得侍候她,洗臉,餵飯,大便抬到凳子上。開始弟弟妹妹還幫幫忙,時間長了,這個腰疼,那個腰疼,白天加班了,這個沒空,那個沒空,誰也不侍候了,即使有時來了,只是坐在小賣部看攤,等吃飯;這時心裏就過不去了,母親還天天哭,心裏很煩。我夢見師父又來了,對在床上的母親說「你下來吧,不要緊的。下來走吧。」開始母親不下來,後來下來了。

我就背《越最後越精進》,一定要過這一關。隨著母親越來越胖,我抬她越來越費勁,有時感到渾身發軟,一想我是大法弟子就能抬動。

我這兒的矛盾每天都有,當你心性提高了,就甚麼也不是了。我每天在六點前起床發正念,煉靜功,看一講《轉法輪》,再背《洪吟》,然後侍候母親。下午有人看攤就睡一會兒,沒人就不睡了,晚上十一點後學法,直到兩點睡覺,利用進貨賣東西,講真相,救眾生,每天時間安排得很緊,雖然睡覺少,吃飯少,但精力充沛,很開心,別人說我比實際年齡年輕十幾歲,我知道有師父的呵護,沒有過不去的關。

雖然我放下了很多執著心,過了一些關,但我知道離大法對我的要求還差得很遠,表現在遇到矛盾時還不能達到坦然不動。由於不愛說話,有時救人還不太主動,這些都是我今後應該提高的。我一定學好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願,圓滿隨師還,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

由於層次有限,文化又低,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