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與母親的矛盾中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四日】這件事我必須寫出來了,它已經魔了我很長一段時間了。我是在母親的幫助下得法的,可我卻不喜歡我的母親。我知道這話一出口已暴露出作為一個修煉人從情中派生出的多少執著心啊!正因為我有這麼多的心沒去,被邪惡鑽空子,將這些心放大,攪的我無法做好「三件事」,我知道這個狀態太危險了。

在我和母親修煉前,我一直認為母親是個自私的人,不會關心人,不會為別人著想。我們都走入大法修煉後,我仍然這樣看母親,覺的她修煉三年了還是這樣,一點沒變,甚至還不如我這個實修僅大半年的新弟子。最近越看她越不順眼,越看她越自私:她家附近就有幾個學法點,她卻總是捨近求遠,來兩里路遠的我家附近點,我認為她是為了來我家,她學完法後常在我家吃飯,甚至住幾天,現在物價這麼貴,還不用做飯,這可省事了;我做飯時,她只會抱著《轉法輪》看,也不知道給我幫下忙;只顧自己學,應該讓我這個新學員多點時間學法;她那麼愛穿著,大法弟子應樸素,節約;她去鄉下講真相是為了走親戚……結果是我頂撞她,母親對我也不滿,常指責我對她不如對我的孩子,我又認為她跟孩子吃醋實在太不應該……

我清楚這不是修煉人的狀態,我很苦惱,師父在多次講法中指出要修自己,向內找,可找了幾次,也找到一些自己的問題,在去它的時候,心性提高不上去,都沒有去乾淨,每次就又翻出來,比以前更厲害,魔著我。

師父說過,要時時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在矛盾出現時,就是提高自己的時候,在雙方出現問題時,第三方也要找自己。可我把眼光緊緊的盯著別人的缺點,修別人,不修自己。師父也經常講我們大法弟子修好的部份已經隔開了,沒修好的部份表露出來才能修煉。師父還說過,人類社會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

因為我對母親的不良看法導致了母親的狀態;人的思維是一種物質,我把那些黑色的物質都強加在母親的身上,看母親能順眼嗎?這一次我下決心深挖其根,向內找自己,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

我對母親不孝不善,自私心、利益心、妒嫉心、怨恨心、指責心、顯示心,修別人不修自己的心,一大堆骯髒的心。

當我寫到這裏時,我再想想母親,發現她其實很精進;她每天學法至少兩至三講,有時做夢都在讀書,幾年來她一直堅持每月拿部份錢資助做資料,每天堅持參加同步晨煉,發正念,在心性方面提高了很多,在對待與父親多年如山的感情矛盾上看淡許多,消除了許多對父親的怨恨,能平和的面對父親了,甚至給父親講真相、勸退黨,而母親的這些變化在以前我竟視而不見,其實母親愛來我們這兒學法,是因為她認為我們這個點上學法更規矩些,她不辭辛苦一次次的下鄉發資料,給有緣者講真相,勸退很多眾生,她經常住我家,我想也許是師父的安排,使我和母親有一個互相促進、提高心性的修煉環境,也更有利於修好我們自己,救度眾生。

通過向內找,我發現我已經不那麼不喜歡母親了,覺的她很多地方比我修的好,甚至在想到她在法中精進之處時,心中湧起感動,心輕鬆了,思維開闊了。

師父在《致法國法會》中說「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我卻在這一層次中誤的太久了。我要放下一切自我,利用好我和母親的雙重緣份,與母親相互配合圓容整體,投入到「搶人」的證法洪流中,當然前提是更紮實的靜心的學好法。

個人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