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正法洪流中的一粒子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七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您好,同修們好!

在這九年的正法過程中,風風雨雨走到今天,我的感受太多太多了。是師父的慈悲呵護,讓我一路平安的走來,我想把我的心得體會寫出來,參與到法會中。

一、信師信法,走出病魔

我在得法前三十多歲時,就患有多種疾病,整天跑醫院,中醫、西醫、偏方都用過了,也沒有甚麼效果,最嚴重的一種病就是全身沒皮,從大骨縫往出淌黃水,惡臭熏人。這種黃水淌哪哪就爛,頭腫脹,像土豆開花一樣,滿頭黑髮全部脫落。去省城各大醫院醫治,最後也沒確診,不知道是甚麼病。為治病錢都花光了,只好回家等死。這種病是突發性的,說來就不得了。我供過狐黃白柳等附體,供過佛,為了好病,甚麼方法用過,花了幾萬元也沒好。一天,無意中聽人說法輪功鎮邪有奇效。我想,法輪功能治邪,這附體把我搞得心亂象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氣脹的一口東西吃不下,身上淌水,疼痛難忍,真是生不如死。

我決定修煉法輪功,讓我的女兒去給我找煉功點。那天晚上我就去了煉功點,大法弟子們讓我坐在中間。我往那一坐就感覺很舒服,身上也不疼了,心裏很亮堂。那天晚上,同修們念《轉法輪》,我在那聽,似乎甚麼也沒記住,我只記住一句話(大概意思),師父說:只要你同化真善忍,在另外空間把你的病根都摘走。當時我心想,還有這好事,那我活一天就同化真善忍一天。

大法太神奇了。從煉功點回來,晚上就想吃飯了。多少天都不能吃東西,現在想吃了,心裏有說不出的快樂。我媽來了,我跟媽媽說:這法輪功我是修定了,這條路走對了,以前的路都不對。我剛剛定下來修大法,那時卻出現了不能走路的症狀,煉功點也去不了啦,不但不能下地,還不能坐著,不能睡覺,後來看書也不能看了,衣服穿不上,滿身淌黃水,用幾塊被單換來換去,剛換上乾淨的,一會就濕透了。我就有一念:反正是等死,是死是活沒有關係,不就是遭罪嗎,師父說:「遭罪就是在還業債」(《轉法輪》)。要想修煉就得下決心,跟師父走到底。不能看書,就看師父講法錄像,黑天聽,白天聽。師父說:「常人在人與人之間發生各種社會關係的時候,為了個人利益做了壞事,欠下了東西,就要去承受償還。」(《轉法輪》)我想現在遭這麼大罪,就是以前欠人家的,必須得承受償還。就這堅定的心師父看見了,不斷的給我淨化身體,看護著我修。每當我聽法時就忘了病痛,很舒服。

在我得法不長時間,「七﹒二零」鎮壓就開始了,有一天,兩個外甥女來了,她們讓我看電視,我說,電視說的是假的,我信的是真的。我那時就是堅信師父,沒有二心。那些日子,每天都有親戚來勸我上醫院。我當時想到師父說的話:「我們作為一個真正的煉功人,應該在很高層次上看問題,不能用常人的觀點去看問題。你認為是有病的時候,那可能說不定就導致有病了。因為你一認為它有病的時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煉功和真正修煉的,特別是這種狀態,它不會導致有病的。」(《轉法輪》〈第六講〉)通過師尊的點悟,我知道我身體出現的狀態不是病是消業。親友們一屋子一屋子的人來勸我,不讓我信法輪功,我不管他們來多少人說甚麼,誰說啥也不好使,我自己心有底,我知道師父在管我。我天天洗,用清水洗。前半個月滿屋都是中藥味,後半個月都是青黴素味,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用的中西藥都清理出來了,腦袋在一天天的消腫。

隨後身體也越來越好,慢慢的站起來了,生活能自理了,半年後長出一頭秀髮。最後完全好了,一身白嫩的皮膚,亭亭玉立的出現在友人面前。這時鄰居和親朋好友,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

師尊哪,弟子在這時雙手合十了,我無法用語言感謝師父的慈悲與佛恩浩蕩,弟子的生命是您給的,必須做好三件事,跟您回家。

二、堅定正念,衝破家庭關

我丈夫,公爹還有其他直系親屬大部份都在政府機關工作,他們知道大法神奇,師父救了我的命,但他們(包括我丈夫)都是常人,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保住公職,在邪惡最猖獗的日子裏,我要出去證實法,他們一致反對,不讓我與同修接觸,他們看我看的很緊,他們說:大法好,你在家煉,咋煉都行,就是不能出去。那時候我幾乎沒做甚麼,看不到大法資料,甚至師父的新經文也看不到。

《北美巡迴講法》在二零零二年三月發表了,同修給我送來,我如飢似渴的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讀完了。當時感覺自己的主元神頂天立地,我真想上大街上喊:世人哪,快清醒吧,不要被中共惡黨的欺世謊言所欺騙,快醒來吧!這是我當時的心情。同時我又深感內疚,愧對師父,是師父為我承受的,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正法三年多了,我還呆在家裏,還沒有走出去,我卻突破不了家庭的束縛,多麼的自私,連一句公道話都不敢去說,還配做師父的弟子嗎?

為了加倍彌補,我每天都要讀兩講《轉法輪》,煉兩遍功,一個小時發一次正念,每天要發二十個小時的整點正念。丈夫一進屋就看見我發正念,看見就罵。通過學法,我知道我沒做好,我要去講真相,我絕不能呆在家裏,必須走出來。師父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二零零三年初,我找到學法小組,參加集體學法,和同修們一起發資料,貼不乾膠,掛條幅,講真相,努力做好三件事。那時候,丈夫一直反對我走出去,如果我學法,或者是做大法的事回來晚了,他就把門反鎖上,不讓我進屋。我只好去同修家裏住。有一天,剛一到家,就看見丈夫把師父的法像、大法書扔到鍋爐裏燒了。我和女兒哭了,心裏難過極了。我沒花一分錢,只在大法中修煉,師父就把我一身的病都治好了,承擔了我的業債,我認為他應該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才對,可是他卻變本加厲,罵大法、罵師父,燒書,阻撓我煉功。

通過靜心學法,背《精進要旨》〈道法〉,我找到自己對丈夫怨恨心太大,我決心面對他,用自己本性的一面正法,我心平氣和的跟他說:我學大法,在大法中受益,要死的病不用治都好了,學大法哪兒不好,你那麼大的私心,只想到自己,我去講真相發正念,你就打就鬧,罵人燒書,你想想你都做了些甚麼?我學大法是學定了,跟師父走到底,你阻礙干擾不了我,不行就離婚,各走各的。他聽了這些話,沒說甚麼,當我真正把這心放下時,他也沒事了。後來他說:您好好學吧,不管你了。

就這樣,我終於衝破家庭的束縛,堂堂正正的走出來正法,成為正法洪流中的一個粒子。

三、講真相 救眾生

我的同學、親朋好友、左鄰右舍都給他們講真相,大部份都三退了。每天早晨去菜市場買菜,都給賣菜的講真相,勸三退。隨身帶著護身符,走到哪裏發到哪裏。跟世人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常念有福報。到商店買東西不放過任何機會講真相、勸三退。走在街上主動和人打招呼,把話題引到真相三退上,他們大部份都知道法輪大法好,都三退了。也有個別說不好聽的,有時還挨罵,甚至罵的很難聽。雖然面對世人講真相難度很大,但必須去做,打開這扇門,救人會更多,效果會更好。

我面對面講真相的體會是:要用一顆善良慈悲的心去面對世人,語氣一定要善,不帶任何心去講,世人是願意聽你講的,也願意三退。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