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指九載間 證悟學法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七日】

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中旬得法的。一次偶然的機會,一個有緣人告訴我,法輪功很好,講緣份、講悟。以後我也沒太在意,過了半個月的時間,突然想起要去了解一下,我就這樣「聞者尋之」(《精進要旨》〈拜師〉)的尋著,走進了大法修煉。

當時在學法點,我請了一本《轉法輪》書,接過來就翻開學起來(那些同修在打坐),隨著一行一行文字看下去,心裏就是這樣的感覺,「講的好好呀,讓人好明白呀!」真的是好像一下明白了在三十多年的人生當中「許許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轉法輪》),伴隨著我的思想來了個昇華,我當時真有些暗暗的激動和高興。從此以後,我就如飢似渴、愛不釋手的每天一有空就捧著書學習了,也儘量要求自己參加當地的集體活動,慢慢的開始要求自己按照書裏講的心性標準去做。我心裏還想,「看自己做不做的到。」

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大概一星期吧,我臉上的氣色變的很好,白裏透紅,三十幾歲的人看上去就像二十幾歲。這一變化還是我丈夫發現的,他說:「你這幾天看起來很年輕,臉色也好看。」因為那些天心思都用在看書學法上,生活中還時時注意自己的言行、心態是否能符合《轉法輪》中的標準要求,倒沒太注意照鏡子打扮之類的事,還不知道自己有這麼大的變化。

因為過去我是一個體弱多病的人,身上至少有七、八種病,是經醫生鑑定過的,頭痛頭暈是常事,腰酸背痛、婦科病,最明顯的是膽結石、胸椎曾摔錯位,一直未復原,經常隱隱作痛,失眠、精神不振也是常見,家裏隨時準備有各種藥。就這樣的身體,在短短幾天,也沒吃藥,就變好了。確實那幾天感覺精神很好,身體輕輕鬆鬆的,我這才慢慢意識到,這是學法、煉功起到的效果。由於在這之前沒有人明確告訴過我,自己也沒想過這個功法能起到祛病健身的作用。也就是說,當時是沒有帶著治病的想法走進修煉的。現在這麼多的病一下子不翼而飛,真的是意想不到!我心裏說不出有多舒暢,這些年來這才第一次感受到無病一身輕的輕鬆感。在後來的學法修煉中悟到,這就是師尊講的「無所求而自得」(《精進要旨》〈學法〉)的法理在這一層中的體現。

後來,我陸陸續續的請來了幾本大法的其他著作,每天都要靜心的看上一本或半本,這段時間還通背了《轉法輪》的第一講,那時就感覺身體和思想每時每刻都在大法慈悲圓容的法理中淨化著、昇華著,身上的能量,特別是頭上的能量感到相當強,空間場的能量也很強,丈夫都說:「我頭頂上有一種熱的感覺。」後來師尊在講法中講道:「那個時候很多學員都感覺到只要一學法、一煉功,自己就像火箭一樣往上竄、往上飛,層次的突破非常的快,你站著坐著都在突破,你走路、吃飯都在突破!那個時候真的是只要你學法,就給你往上推,必須在一定的時間把大法弟子都推到位,到時候好救度眾生。舊勢力真的要行惡,迫害真的起來了,好能夠抵擋的住。」(《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一切都是師尊的苦心安排呀!

就在那年的七月,邪惡真的行起惡來了。舊勢力利用人間的幾個敗類操縱中共整個邪惡機器對大法、大法弟子進行鋪天蓋地的造謠、誹謗的惡毒攻擊,開始對大法弟子威脅、抄家、搜書、綁架、抓捕、拘留、勞教、判刑,那情形好像天塌了一樣,一時間中華大地烏煙瘴氣、人心惶惶,人們又面臨著一次善與惡、真與假、是與非的道德良知的選擇,靈魂昇華與墜落的擺放。大法弟子也面臨著對法堅定與否的根本考驗。這期間邪惡操控當地片警和居民組長上門來騷擾過一次,偽善的顧左而言它的問了兩句走了。我一點也沒當回事。

短短幾個月在大法的修煉中,身體的變化、思想的昇華,道德標準的提高是我在大法中的親身感受與實踐,家人、世人目睹了我的變化,見證了大法的美好,他們都相信大法、支持大法、支持大法弟子。在這樣環境中,我更加堅定了修煉的意志,堅如磐石的沒有一絲的鬆懈、動搖。為了讓不明真相的世人了解法輪功,不讓人們受中共欺世謊言的矇蔽,我開始在親朋好友中用自己的親身體驗講真相。有明瞭的親友說:「好,你就在家裏煉,別出去講,它(指中共)是很邪乎的,手段很狠毒。」也有的說:「胳膊擰不過大腿,識時務者為俊傑。」他們普遍知道法輪功好,只是怕中共的暴政,也不願看到我被中共邪惡無謂的迫害。

由於修煉時間不長,認識的同修不多,那時集體學法一般都不問同修的姓名、住址。但同修並沒有忘了我,有同修打電話來問我好,我知道這是同修在鼓勵我。後來又有同修約我走出來切磋交流,我悟到要到北京去證實法,從這時起我感到自己才真正的是在走出來證實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了。

那是二零零零的年底,記的當時腳要邁出家門的第一步,心裏有「恒心舉足萬斤腿」(《洪吟》〈登泰山〉)的感覺,但真邁出了第一步後,那真是義無反顧、無牽無掛、無後顧之憂,也沒想到會被迫害,只想到去做證實法的事。一個星期後從北京順義平安的返回。過程中強烈的感受到師尊的加持、慈悲呵護,夢中不斷的點悟,弟子才走了過來。接著,陸陸續續的從同修那兒得到一些真相資料,上樓層、坐汽車、逛商場和超市,走到哪兒就把真相送到哪,做的心裏亮堂堂的,沒有一點那種怕的感覺,只是很穩重的做著(那時不知道發正念),只想把大法無辜被迫害的真相讓人們知道。那時明顯感到身體的能量很強,整天臉上都是紅光滿面的。在新年剛開始,我們地區有了三個小型資料點,一台小型複印機,是幾個同修湊錢買的。別看這台小小的機器,它承擔著很多地區資料的供給重任。

有了固定的資料來源,救度眾生的腳步更不能放慢了。每天都想把印出的真相資料能發到被謊言矇蔽的世人手上。那時自己也沒有突破對陌生人面對面講、面對面發,多數是以跑樓層的方式發放,有時也用寄信的方式。

在二零零一年的陰曆大年初六,央視放出了由邪惡中共導演的「自焚」偽案,當時親友們正在團聚,孩子當時就辨出了真偽,很正氣的大聲的說:「媽媽別看,那是假的!」就把台調開了。但是這場邪惡的偽火更讓不明真相的世人對法輪功產生了仇恨和更深的誤解。接下來馬上揭露邪惡陰謀的真相資料就出來了,為了及時的讓世人了解真相,我就想怎樣把資料送到人們手上。

一天天剛黑,我從資料點出來,把資料折好放在大衣的口袋裏,準備見機會再發,這時突然一個念頭出來,「常人發廣告都是拿在手上發,我為啥不呢?」我一下就把資料從口袋裏取出來拿在手上,走在一個私營巴士起點站,乘客一邊走上車我就把資料一份一份的遞上,有人問是甚麼,我坦然的回答:「是法輪功資料,天安門自焚真相。」車上沒得到的都紛紛喊著要看個究竟,伸手來拿。那一刻自己好純淨,甚麼雜念都沒有,一會兒車子開走了,剩下的資料在逛夜市的人群中還是那樣坦坦蕩蕩的發完了,這時還覺的資料帶少了。這不是顯示自己做的有多好,只是從中悟到了法理:在純淨心態下做出的事,才能體現出大法的威嚴,神聖,會得到意想不到的好結果。「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雖然當時有那樣的狀態,可是有許多執著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如:有跟人的心。一次聽同修說,她到那兒去發了資料,效果還比較好,我也動了要去這樣做的心,而且還有些急迫,沒有用法來衡量,也沒有根據自己的情況和心態。後來去做的過程中被迫害。當然還有很多自己還沒意識到的執著心,還有那個時候為了發放資料,讓世人及早了解真相,對自己學法上有些放鬆,每天學法的時間少了,學法時也靜不下去心,這都是後來才意識到的。

在被迫害期間,在拘留所,在看守所,我一直是以平和的心態、坦坦蕩蕩的胸懷,給關押的犯人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講大法怎樣教人做好人,按照真善忍做道德能回升。在和我接觸相處中,她們從我的一言一行知道了法輪功的好,她們有時還喊一句「法輪功萬歲」,他們還問獄警,煉法輪功的這麼好,抓她們幹啥呢?你們說她們搞政治,她們那麼善良,講的都是勸人向善、重道德的話,還經常幫助人,哪像搞政治的?

獄警也從她們的反應中和自己的觀察了解中,大多數都改變了對法輪功的看法,大多數都能善待大法弟子。他們有時還要比較哪個法輪功學員做的好,哪一個做的不好(指的是待人處事上,我們指的就是修心性上)。從這些人的變化上我認識到,因為他(她)們也是被邪惡謊言毒害的世人,我們本身就是一個切切實實的真相資料,我們在哪兒都是在救度眾生、證實法。當然,這不是說承認邪惡的迫害,這本身就是在清除邪惡的謊言,證實著法。

在幾年的被迫害中,在邪惡的黑窩裏,我一直就是胸懷坦蕩,做真善忍修煉的大法弟子,我感到很自豪,好偉大。不管邪惡把我弄到哪兒,不管我處在哪樣的環境,我都是那樣理直氣壯,是很平和,沒有爭鬥之心、沒有怨恨之心的那個狀態。邪惡想對我耍甚麼陰謀、耍甚麼手腕都用不上,我也悟到一路走過來是師尊在保護著弟子,看護著弟子,點悟著弟子。

從邪惡黑窩裏出來,回到在世間證實法的大洪流中,勸退、面對面講真相中,我又生出了許多新的執著心。由於自己平時注意學法,注意自己思想中一思一念的反映,在那個執著心要出來或剛出現時,我就能用正念把它抑制住或否定清理掉。在證實法的修煉中,大多數能這樣做到。

現在,在做好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真相的證實法中,時時督促自己必須拿時間學法,要靜心學。現在每天要求自己學三講《轉法輪》,還儘量抽時間背法。這期間對背法鬆懈過,背了第一遍後,擱了好長時間不願再背,覺的自己背過了,比那些還沒有背過書的還好,就是認為自己比別人好,衡量的標準都發生變化了。「他們總是和人比,和他們自己的過去比,而卻不能跟法的各個層次的要求來衡量自己。」(《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其實在學法上跟我自己的過去比都比不上,是應該好好找找原因了。

現在我參加了集體學法小組,同修們互相鼓勵,擱淺背法的懶惰思想被掃除了,又開始背了起來。集體學法期間背了一遍後,同修們說不能放鬆,繼續背下去,現在背第三遍了。集體學法是走師尊給弟子安排的修煉的路,在這個環境中確實能熔煉人,很多執著心,幾乎是所有的執著心都能暴露無遺。在做三件事上同修之間各持己見,還爭的面紅耳赤,但冷靜下來都能對照大法歸正自己,最後放下自己的個人觀念,協調配合,圓容整體。

師父說:「一個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輝煌的歷史,這部歷史一定是自己證悟所開創的。」(《精進要旨二》〈路〉)的確,要寫的很多,九年多的證實法修煉,在個人提高上,在反迫害中,救度眾生中,感悟太多太多,但這次就先寫到這裏吧。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