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煉路上的小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七日】

尊敬的師尊:您好!合十!
各位同修:大家好!合十!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福建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多歲,是國家公務員。長期來,就想寫點個人修煉的體會和同修交流切磋,可每到下筆的時候,又不知該怎麼寫了。就這樣一拖再拖,深感愧疚。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交流會的召開,對我真是個鼓勵。以此為動力,我寫下了這篇修煉經歷和體會。因學歷淺,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批評指正。

童年有心尋佛緣

我小的時候,家裏十分貧窮,全家十口人,只有兩間茅草房。家裏有六人參加勞動,可每年年終生產隊結算時,我家還超支三百多元,每個勞動日只有二角多錢。村裏家家戶戶都窮的不像樣。儘管窮的這樣,還有人經常欺負我們,大隊幹部、生產隊幹部盛氣凌人,指手畫腳,動不動就剋扣家裏的糧食,經常吃上頓沒下頓。

農村重男輕女十分普遍,所以我的三個姐姐都沒有機會讀書。我剛念完小學就「文化大革命」了。由於家裏人多而又貧窮,一件衣服總是老大穿小了老二穿,老二不能穿了老三穿,我在家是老六,輪到我的身上幾乎就都是破布片了。每到冬天的時候,我們這些孩子只能穿單衣,赤腳在雪地裏走。上學的時候也是一樣,下雨下雪沒有雨具和膠鞋,光著腳。因此,我小的時候就得了坐骨神經痛和哮喘病,呼吸十分困難,家裏窮的這樣子,哪來錢醫治,只有拖著。

家裏養了兩頭牛,我經常在山上放牛,看到山上的墳墓我就很害怕,就想:人為甚麼有生老病死?人能夠不死嗎?望著藍藍的天,白白的雲,心想,不是說有神佛嗎?我能修佛嗎?從小我就有出家修佛的念頭。長大後,經常到附近廟堂朝拜,還兩次到九華山,兩次到普陀山,每次都花不少錢。當時的想法就是求佛保祐,求佛扶助,求佛引路,不想當人,要修煉,要修佛。而且還買了不少佛教的書和修煉故事來看,在家還經常盤腿打坐,總有一顆修煉佛法的心。

一次,在打坐中,看見一尊巨佛,真是無比的崇敬,有時不知不覺的聞到空中飄著檀香味。修煉後才知道慈悲偉大的師尊早就管我了,不知管了有多少生多少世。我的父母也信神敬佛,常吃齋念佛,我母親也是大法弟子。

得法學法洪法

一九九四年秋天,我們這裏有很多人練氣功,在我們機關裏就有法輪大法煉功點,也有練別的氣功的練功點。因為自己是剛上任的領導幹部,想集中精力做點事情,就沒有打算馬上煉功。但我看到法輪大法的煉功點真好,心想退休後一定要煉。

九五年九月,我到書店買書,一眼就看到《轉法輪》,心想:真好。我一打開就看到了師父慈祥的像片,師父慈祥微笑看著我,好像很熟悉,就不知道在哪裏見到過。回家後,我就看了一段,一講還沒有看完,就放下了,打算退休再學。一般的書買回來就寫個名字,這時心裏有一個念頭,這書不能寫名字,就恭恭敬敬的放在書櫃裏。

一九九六年過年期間,大姐為了我得法專程來我這裏,講到省城有很多人修煉法輪大法,她已經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請我不要錯過。聽她這麼一說,從此我步入了大法中修煉。我堅持學法煉功,很快就全心投入大法中,在學好法煉好功的同時,樂意為煉功點提供一切服務,及時與濟南、黑龍江大法音響出版社聯繫,花了一千多元定購了師父教功帶和煉功磁帶,還花了四千多元購了《轉法輪》、《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悉尼講法》等大法書籍,為煉功點大法學員提供了有利條件。而且還借了一台放像機,一台VCD,經常到附近單位和領導家裏放師父廣州講法錄像和廣州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錄像,周邊不少人受益。當時不少領導講,法輪大法就是好。那時我們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環境多好,現在回憶起來真是令人嚮往。

「七﹒二零」開始,邪黨利用所有的宣傳機器,鋪天蓋地而來的迫害,好像天塌下來了一樣,一切環境都改變了。七月二十一日,公安派來了四名惡警,帶了手銬和逮捕證,氣勢洶洶要抓我,說我是這兒的組織者。我沒有害怕,因為做好人沒有錯,修煉沒有甚麼不好,沒有違犯國家法律,我也是工作幾十年的國家公務員,而且有一定的職務,沒有那麼容易被抓,很理智的駁回了邪惡。「六一零」的頭目找我去談話,問我為甚麼要學法輪功,我說你看看《轉法輪》你就知道,教人做好人難道有錯嗎?只要是有良知的人都會來學。我正念很足,它們害怕,我理直氣壯的回家了。此後,單位經常批鬥我,老婆管著我,不要我修煉。老婆要把大法的書燒掉,我不顧一切護著大法書和煉功磁帶,我說:你要燒書我就和你拼命,家裏的東西你想砸就砸都行。老婆氣的跑到娘家一住就七、八天。這時連孩子也來干涉我,這是怎麼啦?突然間我成了所有人的攻擊對像。我冷靜下來一想,我沒有錯,做好人沒有錯,我就堅持學法煉功,甚麼也動搖不了我。這條修煉的光明大道我走定了。

現在雖然我工作很忙,已經看書至少有六百多遍,我還要像同修那樣把大法背下來。

護法除魔進北京

「擒賊先擒王,正法必鎮江,鏟除邪惡魔,天地顯金光。」這是我當時想要進京證實法時的想法。

有一次,準備去北京,被家裏人知道了,家人害怕的不得了,把我攔著,不讓我出去。這怎麼辦?大法被迫害,不去護法還算是大法弟子嗎?二零零零年五月的一個星期六,我沒有告訴家裏任何人,就和大姐等三人一同進京護法。這天下著小雨,我們帶好了傳單,一早就搭上了汽車到火車站,買點乾糧就上火車。聽說有很多大法弟子上北京被攆回來了。在火車上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心裏又緊張又高興。這些資料可千萬不能讓惡警看到,是我們講真相救度眾生的。第二天到了北京,天氣很好,老天都幫忙。我們三人首先就到天安門廣場,看到那裏到處都是警察、便衣、軍人,怎麼把帶來的資料發出去?我們就想了一個辦法,一是貼出去,二是寄出去。我們找到了幾個郵政局把資料分別寄到各省的主要領導,讓他們了解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國家迫害善良的修煉者,希望他們千萬不要迫害法輪大法,千萬不要污衊我們的慈悲偉大的師父,千萬不要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在寄資料的時候,發現有人在監看,我們心裏想,我們是做最正的事,是反迫害救人的,讓他們離開這兒。不一會兒真的沒有人監視,我們很順利的把該發的資料發出去了,剩下的就是把資料貼出去。

我們三人來到了一個快到京西站的要道,人多的像流水一般,我們認為貼在這裏是真好,看的人多,怎麼能貼上去呢?就這麼一想的功夫,人真的少多了,我們就把早準備好的「北京大娘寫給全國人民的一封信」貼在這通道上。貼好後,我們就離開了。大約二十分鐘以後,我們又回到這裏,看看情況怎麼樣?我們見到真的有不少人在看。心裏想是師父在護著我們啊,怎麼這麼順利。接著我們就乘車又來到了天安門廣場。這時我們對著毛魔的像背誦師父的《洪吟》〈威德〉:「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等,就是清除邪惡。當時並不知道還有「發正念」這回事,其實我們做的就是發正念,鏟除邪惡。

我二十年沒有到過北京,大姐沒有來過,我們沒有看風景的心思,只是一念:發資料,講真相,清邪惡,救眾生。

這些事情做完後,我們心裏很踏實,下午我們就上火車回家。在火車上兩位大姐看著我,我看著大姐,發出了甜甜的笑聲。第二天早上天還沒有亮,火車上的廣播響了,播放了大法的音樂,多麼親切,多麼悅耳,真是喜出望外,還以為是大法平反了。因為大法弟子千百萬,到處都有大法弟子在證實法。

回來後,我告訴母親,我去北京發資料了,母親也是大法弟子,她高興的說很好很好!

利用環境講真相

大法弟子在講清真相中,利用好各自不同的環境去講清真相,很有好處。作為一個公務員,我也充份利用我的環境給儘量多的人講真相。

一是在家庭裏、親戚中全面的講真相。我家是一個大家庭,父母、兄弟、姐妹、兒女、姪兒、姪女、外甥等有幾十人,其中有六位是同修,有五位看過大法的書,有三位在聽師尊講法錄音,所有的人都退出了邪黨組織,都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全家和睦相處。家裏有個弟弟,人口多,經濟困難,兄弟姐妹都爭著解難濟睏。還有一個弟弟在公安機關工作,他分管的片區允許大法弟子煉功。知道他們都是好人。絕不幹迫害大法的蠢事。

二是在同學中大膽的講真相。同學們各有不同的職業,大多數不明白真相,只顧撈錢。一次,我遇到一個同學,我問他知道法輪大法嗎?他說電視上播了。我說電視上是邪黨在欺騙人民,迫害善良,不要相信這些謊言,我給他講了真相,他後來明白了法輪大法是正法,煉法輪功的是好人。有一個同學也是好久未見,一次見麵時就當場退了邪黨一切組織。在同學中講真相可以開門見山,因為都是熟人,彼此相信。

三是在朋友中真誠的講真相。朋友之間關係有疏密之分,十分親密的可以直接講。我有幾個親密的一講他們就知道了法輪大法好,立即退出了邪黨的一切組織。關係比較密切的也可以直接講真相。一些被邪黨毒害較深的要用事實來講,用大法弟子事蹟與邪黨的貪污腐敗來比較效果更好。

四是在同事中巧妙的講真相。在同事中講真相是我難度最大的,因為,我是公務員,別人總要找到我的半點「不是」,這樣他們就有機會打擊我,把我從領導位置上搞下來。在講真相中,我根據不同的對像、不同的時間,用不同的方法去講,鼓勵他們到境外去看看真正的世界。現在有大部份工作人員都明白法輪大法好,知道邪黨迫害無辜的善良。更知道邪黨的末日就要到來。有一部份已經辦了三退。

五是在領導中智慧的講真相。我有機會接觸各種不同級別的領導。首先在關係好的領導中講真相。有一次我和一個邪黨的市委副書記坐在一個車上聊天,談到法輪功時,他對我說,你談談對法輪功的看法,我回答說,「如果說假話我就不講,我講出來就是真話。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法輪功是無辜的受到共產黨的殘忍迫害,信仰真善忍沒有錯。你分管政法工作,可要明白啊!」他說,有很多人都這樣講,我相信是真的。我接著說,你千萬不要迫害法輪功,他們都是世上最善良的人群,你多積點功德。他看著我笑了,這時我知道他明白了。

省裏有一位廳級領導,曾經當過市委書記,迫害過法輪功。他的夫人經常害病,做過兩次大手術,吃了幾十年藥可沒見病好過。一次看見我說,你身體這麼好,又年輕,真羨慕你。我說:我修煉法輪功才有這樣的好身體。我教你煉功好嗎?她回答說:好啊!去年下大雪期間,我去教她煉功,給她一本《轉法輪》、《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和師父教功光盤。一個月後她幾十年的病不翼而飛,再也不吃藥了。現在也是紅光滿面,逢人就講:「法輪大法真神奇,我這幾十年的老病號,現在才活的像一個人,健健康康,是法輪功救了我。」她退出了邪黨。她的丈夫也偷偷的煉起了法輪功,她的兒女都非常感謝大法師父。

陪客吃飯也是講清真相的好時機,好環境。作為一個公務員,陪客吃飯機會很多,我就抓住機會講真相。有一次我看見幾個同鄉在餐館吃飯,開了兩桌,大部份是縣級幹部,我就講《九評》的內容,他們聽的連連點頭,說:你講的真好,都是事實,看來共產黨真的完了。共產黨假話連篇,領導層層講假話,欺騙老百姓。看來天滅中共大局已定。我的經驗是,在老年幹部中、在快退休的幹部中、在受過處分的幹部中、在沒有提拔的幹部中、在知己的幹部中、在對中共有怨氣的幹部中、在住醫院的幹部中講真相效果都很好。

六是在父老鄉親中謙和的講真相。每次回老家就要和鄉親們聊聊,講講外面的形勢,講講世界上有八十多個國家的人在修煉法輪功,講講共產黨的黑暗和貪腐,講講退出中共邪黨保平安,有很多人聽的津津有味,紛紛退出了邪黨的一切組織。

七是利用出差機會發真相資料。我出差較多,帶一些真相資料去發很方便。我一人去做,也不會連累其他同修,十分安全有效,也不會被人家發現。每次都能收到很好的效果。

有一次,我到山區出差,晚上八點多,出外發資料,走在一條小巷,也沒有燈光,有一家門口養了一隻大狗,狂叫了起來,我沒有驚慌,心想:我是在做最正的事,狗不能傷害我。我真的沒事,平安的把資料送到了那條小巷的家家戶戶。

總之,無論在那裏講真相,在那裏發資料只要有堅定的正念,就一定是安全的。

恩師保護 遇險不驚

修煉這些年來,我多次歷經險境,卻在師尊的保護下安然無事。我怎麼也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激!

那是一九九八年五月,一次我們三位同修乘坐一輛幾乎快要報廢了的舊車到省城出差。車子行駛在高速公路上,發出轟轟的響聲,司機感到這輛舊車快完了,要出事的,就把車停在路邊檢查,也看不出來是哪兒壞了,怎麼辦?離省城還有二十多公里,我們三人說,我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的,沒有事的。這樣我們平安的到了一軍區招待所。下車後,司機把車開到車槽檢查。這時司機驚呆了,這車是怎麼開過來的?車前輪軸下面的兩個螺絲都開了一寸了,快散架子了,真危險呀,這真是大法師父保護了我們。我們心裏無限感激。

還有一次,記不清具體的日子,是一個冬天的下午六點多。我和一個司機從一個山區縣回來,天氣不很好,幾乎黑了,視線看不到多遠,我們一心趕路,一輛大貨車迎面而來,突然向左急拐彎,因為這邊有一條小路,可能那司機沒有看到我們這輛車,就直向我們車子衝過來,那大貨車在離我們的車不到兩公分處衝過去,再差半秒就會車毀人亡,可我們的小車平安的過去了。我們車上的司機嚇的半天說不出話來。我當時倒一點也沒有害怕的感覺。到家後,司機說,好險啊,差點沒命了!我說要不是師父保護我們真的沒命了。不過這件事情現在想起來還後怕。

最近發生的事情也十分驚心動魄。父親高齡,快過生日了,我和妻子回家看看他老人家。星期天,天下著小雨,我們倆坐一輛小車,行駛在回家的高速公路上。我和妻子兩人都在聽mp3,mp3里有師父的講法錄音和大法弟子的歌曲,我沒有注意司機的表情。這小伙子平時身體很好,走前也沒有說有任何不適,這時他說覺的頭疼。我問他,你怎麼啦,需要休息一會兒嗎?他說沒事的。我看他這樣肯定,我也就沒在意,我繼續聽大法弟子歌曲,我妻子雖然不是大法弟子,但愛聽師父講法和大法弟子歌曲,不知怎麼的妻子聽著聽好像是著睡著了。過了一會兒,我看到有點不對勁,就看看司機,發現他也睡著了,手還在握著方向盤,車在快速行駛,我連忙喊:你怎麼睡著了,他忽然一震:「哎呀,好險啊!」我的心裏很平靜,一點害怕的感覺也沒有,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是師父又一次的保護了我們。

師父在《轉法輪》第三講裏說:「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這類事情很多,數不勝數,可是沒有出現危險的。這類事情不一定都遇的到,我們個別人會遇到這種事情。遇到也好,不遇到也好,保證你不會出現任何危險,這一點我可以保證的了。有些學員,他不按照心性要求去做,只煉動作不修心性,他不能算煉功人。」

師父為我們承受的太多太多,我無法報答,只有決心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做一個師父的真正名副其實的大法弟子。

恩師慈悲救閨女

這個日子已經是刻骨銘心了。二零零四年農曆九月初七的晚上,這天我家的親戚、女兒的同學幾十人都來了,因為,明天初八就是閨女出嫁的大喜日子。這天晚上六點多鐘,女兒與同學幾人一塊到外面吃飯,歡聚歡聚。開始吃飯的時,每人要了一瓶啤酒,我女兒一瓶還沒喝完,就倒在飯桌下,不省人事了。同學幾個嚇的驚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一摸一點氣也沒有。晚上十點半時,我見女兒還沒回家,就打電話給她,打了幾次都沒有人接,過了一會兒,又打電話,一個同學接了電話說,你女兒喝多酒了,一個小時就回,快到十二點了,還不見人影,我有點急了,感覺發生了甚麼事,就出門尋找,剛出門不遠,見四個同學把女兒從出租車上抬下來,個個累的滿頭大汗,還說抬不起,太重了,他們都嚇的夠嗆。我甚麼也沒想,一口氣就把女兒抱回家。我的兩個姨妹看到這種情況,用手一摸沒有氣,再一摸也沒有脈,同學說幾個小時了一直都這樣,在場的人當時嚇的都沒有主張,姨妹催我趕快送醫院。幸虧岳父岳母早睡了,妻子在衛生間洗衣服,不知道這些,否則就會哭成一片。

女兒小時候身體很差,住醫院幾年,養的很嬌貴。我很冷靜,我想我是師父的大法弟子,家裏女兒不會出事,這怎麼辦?決不能將婚事辦成喪事。這可能是對我的情的考驗,也可能是女兒遇上了邪靈。我立刻把女兒抱在床上,就開始盤腿打坐,心裏請恩師加持,接著開始發正念,清理女兒背後的邪靈,要它離開,否則就清除掉,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五分鐘後,女兒開始呼吸了,我再一摸,脈搏也在微微的跳動,女兒得救了!我的淚水奪眶而出,那兩個姨妹更是激動不已,知道大法的神奇和威力。第二天,女兒九點起床了,像往常一樣,我把她帶到恩師法像前,跪地磕拜,我倆無不感激恩師的救命之恩。初八下午六點,婚禮照常舉行,女兒的那幾個同學倍感神奇。

恩師救閨女的神奇事在我的親戚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至今廣泛流傳。

還有很多神奇的事情,我就不一一的列舉,也只有修煉的人理解,也只有在修煉中發生。要說的話還有很多,就此止筆吧。

最後,我以自己寫的一首小詩結束我的交流:

謝恩師

長跪久磕師像前
感激師尊熱淚漣
精進不停三件事
緊跟恩師乘法船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