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營救同修中向內找 整體昇華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七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大法弟子是個整體」,「而法力是整體的展現。」(《師父對學員文章評語》)以前我對「整體」的理解浮於表面。通過這幾年在修煉中經歷的事情,我對「大法弟子是個整體」這句話有了更深的理解。下面我想把自己在整體營救同修這方面的一些淺悟和認識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希望能相互勉勵、相互促進,不足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我市同修在整體營救同修過程中使我們看到了整體配合的法力,出現的奇蹟。只要大家的心形成一個整體,就能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就能夠把同修解救出來,就能解體另外空間邪惡生命對同修的迫害。因為邪惡無論迫害哪一個同修,它就面臨著被整體強大正念的清除。

一、執著結果 執著自我 邪惡鑽空子加重迫害

我市曾經依靠整體配合的力量、協調人理智周密的布局和安排成功的營救了三位被勞教、一位在外地被圍困了幾天的同修,展現了整體配合的重要和整體配合的威力。可因成功的經驗使有的協調人和同修人心膨脹、盲目的效仿,不是充份考慮參與同修的心性狀態,採取更合理的方式保證整體的安全,營救過程中站的基點和心態都不對。周邊有的協調人也沒能在法上,沒能用修煉人的正念去做,而是不理智、追求轟轟烈烈的人心的執著,在這次的營救同修中蒙受很大的損失。

由於此事,邪惡瘋狂的迫害。一位同修被迫害致死,幾人被判刑,很多人被勞教,還有一些被迫害放棄修煉的。其中一位被判刑的同修在獄中一直堅持絕食抗議,被迫害的生命垂危還被非法關押了兩年多營救不出來,出事後從獄中一次次的傳出該同修生命垂危的消息,外面同修在整體上一次次的加大力度營救也沒營救出來。這件事一直困擾著我地區的學員。

當時大家的心情很複雜,難以形容,對失去一位同修、多位同修被綁架很痛心(出事的同修中有很多是大家崇拜的)。同時又因給大法造成這麼大的損失感到怨恨,致使整個地區很長一段時間處於低谷,難以形成整體。

例如:發生此事後,我市採取各種形式營救,當時有兩名同修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在醫院搶救時,大家都抓緊發正念,等另一同修被迫害致死後,大家就以為該同修能出來了(因他多次被抓後,都能正念闖出來,很多人崇拜他),鬆懈了發正念。我們大多數人都執著於同修的出來,這不就是強大的執著嗎?致使邪惡把不能行走的同修抬上車送往監獄,沒想到監獄不收。外面的同修又生出了歡喜心,以為這下肯定能放出來了。結果邪惡又把同修送到另一監獄。其實基點沒站對,讓邪惡的因素鑽空子藉機迫害,加大了同修的魔難。

在這種情況下,同修們各自有了不同的見解。有的說整體沒協調好造成的,有的認為當時的那種不理智的行為是對的,認為營救同修沒有錯;家屬同修有證實自我的心,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讓大家都按照她的想法去做,不管在不在法上,不做就是不配合。遇事不向內找,總在埋怨別人;協調人和其他同修認為家屬同修沒有整體意識,我行我素,做事偏激,不向內找。各持己見,誰也說服不了誰。今天這區同修發個「呼籲」,明天那區同修發個「倡議」,造成整體不能協調一致。

在整體營救過程中,同修之間的間隔,協調人之間,家屬同修和協調人、和與她認識不同的同修之間的間隔在加大。由於造成的損失太大,因去的人中有很多是大家認為精進的同修,所以大家對這件事的協調人怨心也非常大,大到有的同修甚至不願給其發正念。 大家也一直沒有間斷發正念和利用各種方式營救同修,但帶著很強烈的指責和埋怨心發不出純正的正念,更談不上營救同修出獄了。

為甚麼這麼長時間?這裏有我們整體配合不到位,遲遲達不到法對我們的心性標準要求的因素。所以還需要我們學法向內找,去除各種執著、強大的怨心、間隔,形成圓容不破的整體,整體昇華到位,才能做好的。

二、否定舊勢力 學法向內找形成整體

為甚麼出現了這些漏洞?大家在交流中意識到,邪惡是衝著我們整體來的。我們被邪惡鑽了空子,這與我們每個人都有關係。我地同修崇拜心、證實自我的心嚴重。協調人多數執著自我,妒嫉心強,協調側重事,沒有注重及時解決整體、個體心性上存在的問題,重視個人修煉勝過周圍同修的需要。有部份遇事好走極端的。同修們也都有該修去的人心,如:崇拜心、妒嫉心、怨恨心、執著自我、證實自我、執著結果、怕心、歡喜心等。長期以來很多人每天忙忙碌碌為大法做事就以為自己很精進,忽視了向內找、在忙碌中忘了修自己。

可是我們也看到了舊勢力的干擾因素及邪靈爛鬼在背後搞鬼,邪惡就利用著這些人心來製造矛盾,製造間隔。它的目地是讓我們陷在矛盾當中不能自拔,牽扯的同修越多,涉及的範圍越廣,邪惡就越得意。同修往往不能識破邪惡的詭計,不能看到背後的真正因素,就認為被迫害的同修、某某人、協調人如何如何。其實同修只是被人心帶動,同修的本性是好的,是人心和觀念不好,而人心和觀念並非是同修的真我,是邪惡在搗亂。

所以同修被迫害時、在魔難中時,我們不能在背後去找同修的原因,不負責任的議論或指責是在往同修身上加敗物,無論同修有沒有執著都不是迫害的理由。這時的同修需要我們無條件的幫助,需要大家的鼓勵,慈悲對待他們。同時我們還要發出堅定的一念,不准邪惡迫害我的同修!我能為同修做甚麼?這才是我們的正念和該想的。此時對待同修的態度就是我們實修的過程。

大家通過不斷的學法、向內找、互相交流以及與家屬同修的切磋後,認識到了彼此的不足又從新配合進行營救,除了大家一直堅持的營救方式外,大家每個人都寫信,哪怕寫一句話也是增加正的力量。通過這次整體的昇華,營救同修確實有了轉機,監獄兩次來人讓家屬簽字辦保外就醫。家屬同修在家人的壓力下(自己也有急盼親人回家的心),簽了字。聽到這消息後,有的同修起了歡喜心,有的以為人放出來了就不發正念了,有的同修埋怨家屬同修不該簽字,結果造成了同修在獄中一直絕食抗議堅持了兩年多。我們整體也用了兩年多的時間才消除了這個強大的怨心和各種執著。從中心靈的碰撞、磨合,經歷了剜心透骨去執著的心性提高過程。

繼續學法向內找。各區協調人之間、同修之間多次在一起切磋交流,找我們自己的原因。大家都能認識到這是在給我們整體提高上來的一個機會,每次迫害一發生,我們只是盲目而又麻木的去發正念,去完成一件任務,「修煉是修自己,無論出現甚麼樣的狀態都要去想一想自己。」(《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每一位身在其中的同修也都在審視自己。看看自己在營救同修中都做了甚麼?用心大小?我去掉怨心和指責了嗎?我用正念看問題了嗎?我把同修的事當成自己的事了嗎?我發了多少正念?我用純淨的心發正念了嗎?整體需要配合的時候,有沒有放下自我認識去圓容整體?

同修營救不出來究其根本原因有兩點:

1、我們整個營救的基點和過程,都是被同修能不能出來的表象而帶動。沒認識到把營救同修當成一個契機,利用這件事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助師正法。當同修被迫害時,我們看重的是迫害的邪惡、同修的安危,重點都是讓同修早日出來就是營救成功。過程中該救的眾生沒有救度。我們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面對被邪惡操控、被謊言毒害的參與迫害者,我們想到救度他們了嗎?想到他們對正法犯罪後,他們對應著龐大天體的眾多生命被淘汰的悲慘結局了嗎?如果我們不能慈悲於他們、用最強大的正念清除阻礙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就不能完成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師父講:「大法弟子以救人行善為根本」 ,「目地還是為了救度眾生。」(《正念制止行惡》)我們一定要本著救度眾生為目地。

2.救度過程中的心態。把參與迫害者與被迫害同修的關係當作是「迫害和被迫害」的關係,還是當作「救度和被救度」的關係非常重要。師父講:「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面對迫害者的惡行時,我們往往有怕心、怨恨心,沒想到用修煉人的慈悲去對待他,真正的為他好給他講真相,所以帶來的結局就完全不同。營救過程中,我們抱著要改變別人而沒想改變自己的心態,面對警察和惡人不放人還威脅我們時,我們很少立即想到自己的心態有偏離法的因素:把迫害當成人對人的迫害,對應的就是他對我們惡。師父講:「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 (《洪吟二》〈法正乾坤〉)。

三、整體昇華後 營救同修出獄

師父說:「當然修煉過程中,因為你要提升,肯定對你來講,對修煉人來講是有考驗的,做不好會不斷的有麻煩出現,做的好也會不斷的有修煉中的考驗出現。你們一概把它視為干擾,想為解決這個麻煩而解決這個麻煩,你就解決不了,因為那是為你提高而出現的。你要正念去對待它:通過這個麻煩,我怎麼樣能夠把與這件干擾有關的一切正確對待,本著救度眾生的目地平衡好,我怎麼樣能夠對眾生負責,把這些事情的出現視為正好是講真相的契機,正是講真相的好機會。」(《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法理上清晰後,大家都放下了人心。大家明確了營救同修的目地是救度眾生,並非單純營救某個或某幾個同修。沒有了怨和指責,真的把同修的事當成自己的事,天天主動發正念。而且不執著結果,不流於形式,吸取以前的營救同修的教訓,不再追求表面的轟轟烈烈,過程中修自己。協調人之間不再爭論,不再堅持自我。整體互相圓容、互相配合,協調一致。大家在營救中該做甚麼都主動的去做。家屬同修要人前和同修進行切磋,不再像以前我行我素、站在情上去救自己的親人,而是放下自我能站在配合整體的角度上去營救同修,去監獄要人時做的也很到位。家屬同修要人時,整體配合發正念,解體邪惡。這樣營救的效果就大不一樣了。

今年我們又從新整體配合、整體協調營救被關押的同修,在營救中採取各種方式,分工合作。整體定點發正念,我們除了晚上八、九、十點三個整點發正念外,各區還自己定了上下午的點,每個區、每個人所做的事側重不同。在各自做三件事不影響的情況下,進行了一些具體的項目分工:有整體協調的、有分片協調的,有打聽消息的,有負責編輯真相資料的,有寄信的,有收集電話地址寄明慧的,有陪家屬去公安、監獄要人。同修出門都帶有資料和不乾膠隨時發、貼,也有專發資料講真相的。過程中整體和個體都在不斷的走向成熟,不斷的歷煉著,不斷的提高和昇華著、互相在圓容著、彼此配合著,在不知不覺中形成了一個有力的整體。很快使同修營救出來了。展現出了大法的神威、整體的威力。

寫到此,我深深的體會到一句話:「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們只要心正了,互相配合的好,甚麼奇蹟都會出現,師尊甚麼都可以為我們做的。

通過我們的成功和失敗也使我們看到了,正法越到最後不僅對大法弟子個體的要求越來越嚴,對大法弟子整體提高的要求也越來越高。整體的提高、整體配合產生的威力也是正法洪勢的一部份。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指正。謝謝!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