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觀念破執著 信師信法正念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七日】 面對面講真相,開始的時候覺的特別難,主要是被觀念所障礙,覺的自己不善言談,愛緊張,特怕別人不接受,而且面對的都是陌生人,所以開始的時候非常打怵。有時對方挺接受,效果很好,就非常受鼓舞;有時人家覺的我怪怪的,不理我或挺戒備,我就很不自在也很難過,有時還生出怕心。回來後向內找,悟到自己沒擺正基點,抱著完成任務的心態,是為私為己,沒有大覺者的慈悲善念。悟到後有所改觀,心態祥和了,效果也好了。有時覺得很困難,就請師尊加持,正念強大,往往有機會做好。

隨著不斷的背法,法理上清晰了,正信越來越強,對講真相也有所體悟,心不再那麼執著了,一切隨緣,走路、坐車、買東西、上早市、去書店、逛商場、都是我講真相的好場所,走到哪裏講到哪裏,根據對方的接受能力去講,智慧的講。注意保持祥和的心態,不強為,讓他感到就為他好,效果反而很好。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全世界大法同修好!

轉眼一年又將過去,又是碩果累累的金秋時節,欣逢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聖會的召開,心中感慨萬千!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又一次給我們開創了這一集體交流、共同精進的寶貴平台。回首自己的修煉歷程,由滿身慾望的常人成長為助師正法的大法徒,真感到自己成熟了,冷靜了,理智了,人心越來越少了,正念越來越強了。在學法、實修、助師正法的過程中有許多的體悟,也有許多的不足,正好藉此總結一下,吸取經驗教訓,挖出執著的根源,更加珍惜這瞬息即逝的珍貴的正法修煉機緣,走好走正最後的路。不再辜負師尊的洪大慈悲,更好的救度一切有緣人,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同時藉此盛會向為眾生、為弟子操盡了心、無量慈悲的師尊致以崇高的敬意和感恩!

一、心性在法中昇華

作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學好法才能更好的助師正法。「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須學好法、認真對待學法。那些在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中做的好的、變化大的地區,一定是大家法學的好。那些個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視學法的。因為法是基礎,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從人走向神的通途」(《致澳洲法會》)。為甚麼自己一路走的磕磕絆絆的,我悟到就是沒學好法。雖然學法也很抓緊,只是保證時間和數量,學法時精神無法集中,腦中有雜念,學一會兒就走神了,自己也很苦惱。因此法理上悟到的也很少,很少看到層層法理的展現。同修幾次建議我背法,我背了幾次都沒背完一講就停下來了。

直到二零零五年,在同修的帶動及催促下我才又開始背法。這一次下決心一定要堅持到底。我背法很慢,尤其剛開始的時候,有時一上午才能背下來一段,心也靜不下來,思想一會兒就溜號了,越背不下來越著急,開始鬧心,而且覺的時間佔用的太多卻收效太小,不如看書來的快,追求數量。

但這次看同修在堅持背,自己也硬著頭皮堅持,克服畏難情緒,儘量集中精神,一字一句的往腦袋裏打。隨著不斷的背法,心漸漸的靜了下來,我習慣讀出聲來,覺的全身心都溶於其中,非常舒服(但往往這時容易被打擾,這都是干擾的因素,一定要警醒。)能靜心學法的時候,背的也就快了。在背誦的過程中,我發現對法的理解與原來不一樣了,好像以前沒看到或理解到這一層法理,對修煉的內涵有了更深的體悟,感悟最深的就是修煉的嚴肅性。修煉是萬分嚴肅的,來不得半點兒的摻假,只有時時把自己當成修煉人,紮紮實實的修自己這顆心,嚴格要求自己,無條件向內找,才能真正昇華上來。

「天天光煉這幾套動作,就算是法輪大法的弟子了嗎?那可不一定。因為真正修煉得按照我們所說的那個心性標準去要求的,得真正的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才是真正的修煉。」(《轉法輪》)每念到這裏我都一帶而過,而且覺的自己不在其列,我可在真修哇。可背這段法時我的內心非常震撼,覺的句句重千斤,體會到修煉的無比神聖與莊嚴,以及作為一個修煉者應持怎樣的心態去面對修煉。認識到自己這方面做的很不夠,馬馬虎虎,不能嚴格要求自己,在大法中混,總是明知故犯。這怎麼能提高呢?隨著不斷的背法,達到了靜心學法,法理不斷的展現,我體味到背法的好處,真是妙不可言。雖然沒有通讀那樣行雲流水,但卻真正將心溶入法中,受益匪淺,這和以前形成鮮明對比,真正體悟到學法的內涵。

以前我對師尊講的證悟自己的法理始終不太明白,理解不好。覺的師尊把宇宙大法都講給了我們,不用自己去悟法呀。現在我才明白,雖然都學這一部大法,可每個人體悟的都不同,而且你只明白這一層法理還不行,還得真正力行做到,達到那一境界的標準要求才是真正證悟了那一層法呀!

在背法的過程中,也暴露出許多人心,畏難心、求安逸心等等。背的好一點兒時,馬上生出歡喜心;背的多時又生出顯示心。心一起,又背不下來了,趕緊向內找調整自己,去除這些人心,歸正自己,保持正念,每一次歸正都是自己的心性在昇華。而且背法與心性修為息息相關,「三件事」做的好,背法進度也快,反之就慢或背不下來,又需要自己提高了。背法的過程也是個修煉的過程,也面對各種各樣的干擾,思想業也會反映上來,讓你不能靜心,嚴重的干擾你,讓你不想堅持下去。第一遍是最困難的,也最關鍵,還要特別注意別背錯。給以後打下好基礎。我是反覆了多次,最近又開始背了,但只要你堅定的走過來,肯定是海闊天空又一番景象。

二、講清真相救眾生

(一)開創環境救度身邊有緣人

我家住的地方是新環境,沒有老親少友,給講真相帶來難度,但我想師父既然將我安排在這裏,就是和這裏的眾生結緣來了。我接觸的人都是我救度的對像。所以不論走到哪裏,我都很注重開創身邊的環境。為了更好的救度這一方,我很注重與他們相處。首先盡力把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條,像模像樣,他們就對你有好印象,而且要主動的同他們打招呼,多溝通,儘快熟悉起來。遇事多為對方著想,熱心幫助別人,寬容忍讓,上下和睦,給講真相奠定了良好的基礎。我沒有顧慮心,一心想救他們,所以他們也都能感受到我很善良,真心為他好,而且小日子過的「象模像樣」,讓他覺的你人好,是正經過日子人,講真相都能理解和接受。

幾年來,我們周圍的人幾乎都明白了真相。這也漸漸引起了樓長、居委會的注意,開始觀察我。我剛開始也有些顧慮,也生出怕心。怎麼辦?如果被他們監視,就會影響我們救度這一方。心也不靜了,人的觀念左右著胡思亂想。後來悟到不能用人心來對待,得用法來衡量。我靜下心來找自己,找到了自己的根本執著,把自己當成了人,把他們和自己對立起來,把這場迫害當成了人對人的迫害,沒有擺正救人這一基點,沒有覺者的慈悲,沒有想到他們更應被救度。忘了自己存在的真正意義,為了自己所謂的「安全」,不想面對總想逃避。這哪像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啊。「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難了就繞開走。」(《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我不再逃避,直面去救度。因為他們沒明說,那我就給他們家送真相資料,選擇有針對性的送。因此也引發我一個想法,不但是我們的樓長、社區主任,我們這一片所有的樓長、社區主任、幹部、派出所,只要我能找到的我都給他們送資料、送《九評》,不止一次。並發正念讓他們自己了解真相,請師尊加持開創環境。不久,他們的態度改變了,不聞不問,而且不死心欲監視我們的樓長出現了報應,兒子摔斷了腿,從此他態度大變,後來我們藉機講真相他也接受了。

自此以後,他們很多都不再騷擾大法弟子了,都暗中保護大法弟子,環境有了改觀。我們的環境越來越寬鬆了。我悟到真正的安全就是講真相,這真是師尊給我們的一把萬能鑰匙、一大法寶,能真正改變人。人們都明白了,都不迫害大法弟子,我們才最安全。還有些不太好講的,我也悄悄把真相給送去,選有針對性的,再發正念讓他看。

我們這有一位退休的老幹部,多年的老幹部,不太和人交談,不太好講真相,我就把《九評》掛在他家門上,後來找機會給他講。他就告訴我,說他看了《九評》甚麼都知道了,但對退黨有顧慮,只說不再交黨費,自動退出。我又給他講了原委,他也同意退了。就這樣,我身邊的人一個個得救了,我們的環境也在悄悄的變化,給我們講真相、同修交往、做其它大法工作開了方便之門。

直到今天,還有些同修對周圍的人很戒備,不敢講真相,顧慮重重,很封閉,沒把環境正過來,其實也給自己帶來諸多阻礙。我悟到我們身邊的人都是和我們非常有緣的人。他們能有幸和我們相鄰相近,就是等待救度的。如果我們為了保護自己而不救他們,那不太自私了嗎?其實他們都明白了真相,都保護著你,你才更安全。當然,不是千篇一律,證實法中要智慧圓容,針對自己的情況去選擇不同的路。

(二)社會生活中到處隨緣講真相

我主要是面對陌生人去講。面對面講真相,開始的時候覺的特別難,主要是被觀念所障礙,覺的自己不善言談,愛緊張,特怕別人不接受,而且面對的都是陌生人。所以開始的時候非常打怵,不知如何開口,明明知道是有緣人應該講,可就是遲遲開不了口,心裏又著急,硬著頭皮跟人家搭話,有時對方挺接受,效果很好,就非常受鼓舞;有時人家覺的我怪怪的,不理我或挺戒備,我就很不自在也很難過,有時還生出怕心。回來後向內找,悟到自己沒擺正基點,抱著完成任務的心態,是為私為己,沒有大覺者的慈悲善念。悟到後有所改觀,心態祥和了,效果也好了。有時覺的很困難,就請師尊加持,正念強大,往往有機會做好。

隨著不斷的背法,法理上清晰了,正信越來越強,對講真相也有所體悟,心不再那麼執著了,一切隨緣,走路、坐車、買東西、上早市、去書店、逛商場、都是我講真相的好場所,走到哪裏講到哪裏,而且不再那麼注重結果。根據對方的接受能力去講,智慧的講。注意保持祥和的心態,不強為,讓他感到就為他好,效果反而很好。不接受的也不要緊,別怕別慌,發正念,智慧的應對,把善意留給他,以後能有機會再講,或給別的同修做鋪墊。

我家地處市郊,早市上都是周邊的農家人來賣菜及農副產品,我就利用買菜的機會講真相,我買菜不挑剔,多站在他的角度著想,給多的我從不要,秤高我都給拿下去,不佔小便宜,給他留下好印象,接著再講真相效果都很好。以前我都是付錢時講,有時會錯過,後來我就利用挑菜時講,一般他都幫忙,正好藉機講,而且時間好掌握,效果較好。不但給他們講,還特別告訴他們傳給親朋好友。有的開始很反感,可多接觸幾次發發正念,他自己就轉變了。有的讓我一定要小心;有的人明白真相後,再三感謝我。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做好。

(三)廣傳真相救度有緣人

我主要的講真相方式還是發資料,貼傳單。這裏距農村比較近,人口較分散,我們幾年來一直堅持面向周邊的農村發資料。特別是春秋兩季,農村地裏活忙的時候,我都特意多去幾次,把粘貼貼到田間路旁,或掛條幅、放資料。有時發幾張資料就得走十幾里的路,就是步行,方便靈活,但很辛苦,而且環境不熟,但只要心中保持強大的正念,真心為了他們得救,一切都很順利。其實我們只是去做,師父就在身邊看護,我們應去哪裏救度,就會點化我們走到哪裏。有時人家看到了,就直接和他們講,有的當面給,大多數人都能接受。也有攆我走的,也有不懷好意的,我都善意的給他講善惡有報的道理、講真相,只想著救他們,都能使他打消惡念。只要正念足,都能化險為夷。

但面對面講真相我還是做的很不夠,最近一段時間很懈怠,心裏也很著急,這也是我必須快速突破的。一定要勇猛精進,救度更多的有緣人。

三、正念去除怕心

(一)在正法修煉中去除怕心

迫害剛開始的時候,我覺的自己對法堅信,怕心少,敢於走出來,其實很多憑的是人的勇敢,是捨生忘死報師恩的心態,但在法理上對助師正法認識不清,也因此被多次迫害,從而形成很嚴重的觀念,加重了怕心。而且我還生出一個怕心,就是怕走不好給自己和大法帶來損失,所以小心謹慎,不敢大意,不敢邁大步,所以很長時間走不出來。然而,「怕心會使人幹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走出死關》)自己也知道應去除怕心,也多次發正念,但收效不大。而且形成的頑固觀念也在助長它。比如:一有劇烈的敲門聲,就想起惡警砸門抄家綁架的事,馬上害怕,趕緊藏書。越怕越敲,也意識到是怕心招來的假相,儘量抑制它、發正念解體它,還是不徹底。

有一次給人講真相效果不好,一路上害怕,快走到家時忽然悟到,是自己擺錯位了,總把自己當成無能為力的常人,總認為邪惡很強大,能迫害我。從根本上不信師信法,站在大覺者的角度上看,會怕它嗎?它算甚麼東西,用神通解體它不就行了。還悟到一有風吹草動就用迫害時形成的觀念去套,這不是自己在求迫害嗎?其實邪惡怎麼能動的了我們呢?

(二)在近距離發正念營救中去除怕心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們助師正法又走向新階段,開始走出去近距離發正念、面對面講真相及直接配合營救同修。剛一開始的時候,一提去近距離發正念時是有點兒打怵、有些發懵,其實還是把自己當成人,沒有轉變觀念,其實還是怕心在作怪。

記的第一次去看守所發正念,剛走到大牆邊繞了半圈就折回來了,不能做到堂堂正正,心態也不穩。回來與同修交流,才知道路線,又跟同修去了一次,覺的能發出正念了,也不那麼怕了,坦然多了。從此不但自己去,也與當地同修交流,共同提高,同修們都能不同程度走出來近距離發正念。一次次近距離解體邪惡的過程,也是一次次去除怕心、純淨自己、增強正念的過程。我們堅持經常去邪惡的黑窩發正念,越走越積累經驗,不駐留時間太長,就地就近,分散去做,比較注意安全,理智去做不強為,效果一直很好。

不但近距離發正念,還積極參與整體營救同修 。開始的時候心念很純,記的有一次去邪惡的黑窩配合要人,主要是配合發正念,當時真的放下自我,正念強大,覺的他們甚麼也不是,連去了好幾次,都很穩。後來同修也被營救了出來。

但也有正念不足的時候。後來又有同修被綁架,我們去營救的時候,頭兩次還行,再去怕心滋生了,人的觀念佔上風,正念也不強了。又得向內找歸正自己。有一次同修告訴我,去臭名昭著的某某教養院營救同修需要人手,問我能去不,我悟到既然來找我,就是我的機緣,毫不猶豫的走了出去。但畢竟這個黑窩太邪惡了,不免在觀念中形成很深的印象。當時警察很邪惡,態度惡劣,根本不讓見,我們就去找主管科長、院長,到處不見人,聽說躲在裏邊不敢出來,只好又找勞改局,也不給找,我們一再堅持,才勉強出來一個科長。我們正念很強 ,同他反覆講,後來給教養院打電話,我們只好又返回去,可還是沒見到,他們互相推諉,但在這過程中確實震懾邪惡。由於有事我只堅持兩天,當時做的很好,可事後卻有些怕了,沒再強為。還是心性沒到位,修煉可摻不得半點假。

還有一次陪同修去營救她的親人,在等人的過程中,有一個人前來問這問那,我起了人心,怕被他注意,因為得經常來發正念,這一生出怕心,便不坦然了,顧慮重重。還有覺的她家人同修多,自己不是其家人,有點不理直氣壯,不如專心發正念。一同修直接問那人並給他講真相,同修對我有想法,我又受到傷害,覺的自己沒修好,心性不到位,強為不起好作用,誤在那裏很長時間。後來靜心找自己,確實有怕心,沒有正念神念。同修的正念正行確實啟悟我放下人走向神,轉變觀念去除怕心,真正在法上看問題。

從法理上明白後,怕心去了不少。自己能用正念看問題了。通過大量的學法背法,我對怕心問題上又有了新的領會,法理上更加清晰了。就像有同修悟的,它們只是岸上的猿,叫聲再淒厲,對江中行使的小舟有甚麼影響?只要你別被它所動,輕舟很快越過萬重山。我最近也悟到,邪惡就如同圈在舊籠子裏的獸一樣,再怎麼兇猛,只能在籠子裏發威,對走在神路上的我能幹甚麼,能做了甚麼?再有,怕從根本上說就是對師對法沒有強大的正信,就是不相信師父能保護你,這不是大漏嗎?其實怕並不屬於我,它只是我的觀念招來的不好的東西,就是人的狀態,就是私,嚴重干擾我做好三件事。寫出來也是要從我的所有空間中徹底的曝光它,清除它,解體它,也包括一切不同化大法的人的執著、各種因素、派生物質。讓我真正的在大法中重塑的主體生命主宰一切。

最近幾次去邪惡的黑窩,沒有了以前那種狀態,不再感到它怎麼強大,能堂堂正正的去面對警察,智慧的講真相去救度,並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邪惡,這是在法上昇華後才能達到的。

四、轉變觀念去執著

「輾轉輪迴不知年,千辛萬苦為哪般;執著滿身難尋己,欲轉觀念難上難。」

修煉這麼多年, 我才發現以前做事的基點是為私為我,所以遇事首先考慮自己的安危、看重自己。因為在當初邪惡的嚴酷迫害中形成了許許多多的觀念,招來了很不好的東西,致使我們在很多事情上沒有正念。比如:邪黨一開會或搞點甚麼事、所謂的敏感日,就會想形勢又得緊又該藉機迫害了;一談做資料、上網就覺的非常危險;一聽開奧運先想把自己藏起來;甚至自己狀態不好就認為要被迫害;或者認為誰有名就危險;同修一被抓就認定會遭嚴酷迫害;還有的給獄中同修存很多錢衣物等等。其實很多事情都是我們首先認定的,都是用人的觀念看問題而認定的,因而加重了迫害。師父告訴我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可我們的一思一念都被舊勢力左右著而不自知。

回首走過的路,有很多時候都是先認定迫害,被觀念左右著使很多事情讓邪惡鑽了空子。「正法傳 萬魔攔 度眾生 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洪吟》〈新生〉)。我體悟敗物、邪惡就存在於我們的觀念中,當我們轉變觀念正念一出時,就像陽光驅散黑暗一樣,敗物立即被解體。很多事情做不好,都是因為我們沒修出正念,越是人心重、觀念強,越容易被邪惡鑽空子迫害,正念正行的走的又快又穩,所以我們的觀念越少。念越正,路越順。當我們做不好時,實際是在幫邪惡的忙,起反作用。

近一年來,覺的自己在很多事情能夠用正念看問題了,能夠用法來衡量,不再用人的觀念去想,這是自己與以前相比最大的不同。我體悟這是我學法入心了法理上昇華所帶來的狀態。能很少被外界的因素所帶動了,不管是節假日、敏感日、開人大、辦奧運等等,都不為所動,都干擾不了我做「三件事」,再沒有甚麼又緊了避一避這些想法了。那都是假相,邪惡就想利用這些觀念來干擾,只要心中正念堅定,知道救度眾生是我們的歷史使命,是師尊交給我們的重任,把握這一宗旨誰也不配干擾。「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以前在營救同修的事情上,自己能夠積極配合近距離發正念、去要人。但我的基點是執著同修出來,是對同修的情、對邪惡的恨,擔心同修被迫害,還有著急的心,這不是在求嗎?還自己覺的不錯呢!通過不斷的背法,我發現我以前的認識不對了,只是用人的觀念來對待營救同修的事,並沒有真正在法理上明白。首先我認定舊勢力會迫害同修,因為那麼多迫害實例早已在頭腦中形成觀念,所以同修一被抓就擔心,就會順著觀念去想,給舊勢力藉口了。我應該去除這一舊觀念,用正念去想問題,把壞事變成好事,不但不允許邪惡迫害同修,還要發正念加持同修零距離除惡,就像孫悟空鑽進妖精肚子裏一樣,內外配合解體邪惡。再者,警察及所接觸的有關人員都是應被救度的對像,他們只是被邪惡利用的工具,他們才更可憐,更應該救度,因為他們將來的走向是可悲可怕的。他們將永遠去承受償還。我不但沒有把救度他們放在首位,還一味的恨他們,我不但沒有慈悲的對待他們,反倒把他們推了下去,這怎能不被邪惡鑽空子呢!只想我們自己的安危,這不就是為私為己的舊宇宙生命的表現嗎?這怎能助師正法呀!

還有一件事困擾了我好幾年。自二零零二年我身體出現了嚴重的「病業」狀態,手、臉、身體腫,起小水泡,奇癢無比。那時剛從邪惡的黑窩出來,自身狀態不好,空間場不純淨,發正念走神,滿腦子私心雜念,還有一個執著,怕人家看到影響講真相,學大法怎麼還有「病」呢?心裏著急求師父給消,又怕家人給治──抱著一大堆執著使邪惡鑽空子一再迫害。法理不清,正念不足,最後過不去了,又怕家人不理解,無奈採用了人的辦法。事後很懊惱。這以後五、六年每隔一段時間就反覆出現,時輕時重。我也發正念、向內找,可沒找到根子上,時日一久,形成頑固的觀念,覺的自己修的太差勁,起了自卑心,消磨我的正信。今年又起了,來勢很兇猛,手臉都變形了。我特消沉,已經走到危險的邊緣。同修都幫我發正念,我也悟到這是邪惡的瘋狂迫害,已嚴重影響我救眾生了,決不再消極承受。我也定下心來深挖自己的執著,有了這顆心,師父就會管,我找到了執著的根,原來我一直把它當關過,認為自己沒做好,一次次的「補過」,這不是承認舊勢力迫害嗎?在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修煉,過的再好也不過是舊勢力的標準,這哪是師父給安排的路啊,不讓我做好三件事,我怎能承認?找到根源後,堅定正念解體它,我還去除我怕它的觀念,不執著它,把它放下,靜心學法,師父借同修口點悟我多學後期講法,病業假相很快消除了。經此一事,我更體會修煉的內涵,學好法,破除觀念,找到執著的根源破除它,才能真正走過來。

通過大量的背法學法,發現自己在變,遇事能理性的去看,不那麼衝動、執著自己了,而能用法理破除觀念看問題。正信增長,正念強了。 法理上昇華以後,再從新審視自己的修煉,真有點後怕。看看自己雖然修煉多年,遇事用觀念人心衡量,執著自我,滋養著許多執著,不但沒有堅決排斥去除,還不斷的自我掩蓋,再掩蓋,死抱著這些骯髒的東西不放,在大幫哄中「混日子」,遇事向外求,總是強調別人的執著,卻不紮實修自己,還覺的自己不錯呢。

我深刻的體悟到: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對個人執著的去除是至關重要的、非常嚴肅的、決不能含糊的,有許多執著心不去是不得正果的。比如:歡喜心、怕心能使一個羅漢掉下來;「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在歷史上或在高層空間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慾望、色這個東西很主要的」,「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轉法輪》)等等, 師父在法中都講給我們了。我深刻反省自己,開始紮實的找自己,發現自己有許多心都沒修掉。特別是妒嫉心、色慾心、名利心、歡喜心、顯示心,還有不修口、外求心、求安逸心、怕心等等,這些心是直接決定人能不能修成的關鍵,所以在修煉中一定要時刻注意。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不放鬆,遇事知道先守住自己的心,跳出人的認識、人的觀念,不將自己攪在情中、氣中、常理中,並靜心去想,是針對自己的哪顆心來的,發現執著就立刻清除。而且注意修口,無條件向內找,才有點摸到修煉的門了。

隨著對法理認識的不斷加深,也越來越能明瞭這些執著都是左右人的,它並不是我本性所有的,都是人的觀念招來的。就像一袋袋髒東西綁在自己身上,必須徹底清除掉,才能昇華上來。現在我才真正體會修煉可不是表面的轟轟烈烈、漂漂亮亮,做事再多影響再大也不能代替實修,如果不能真正從內心改變自己,那是沒有真正價值的,只能積點福份,那可不是我的本願哪。誰願意在大法中求這些呀!寫出來也想與和我有同樣問題的同修交流,快點兒提高上來,千萬別錯過這萬古機緣哪!

我還悟到大陸大法弟子交流會的一層含義,是師尊對大陸弟子的無量慈悲,讓我們快速走出人來,歸正自己,整體提高到位,立即結束迫害,跟上正法進程,救度更多的眾生,兌現我們的誓約。讓精進的更加精進 ,讓還被人殼包裹的打破層層束縛走出人來,因為師父不想落下一個弟子。別再覺的自己不行,放下人你就能行。

以前總覺的自己不行,自卑氣餒,後來我悟到這本身就是對師對法的不敬,消磨了精進的意志。能有幸成為師尊的弟子,就一定能做好。不管我們還有多少執著,都能在法中修掉。走不好就是法沒學好。法理上昇華後,覺的對很多事體悟與以前大大不同,人心少了,正念強了,心態平穩不急不怕,遇事能有正見,修煉的路簡單明朗。這一切都源於靜心學法。「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因自己法理體悟的不深,還有很多執著沒修去,因此三件事做的還不夠好,情很重,今後一定修好自己,更好的救度眾生,圓容師尊所要的,做一個真正的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純淨自己、真正昇華上來,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跟師父回家!像師父希望的那樣:「目前大家就是怎麼樣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響更大、救人更多。」(《美國首都講法》)

正信堅定,勇猛精進,我們就能做好!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