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俄羅斯的中國工人講真相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

師父好!同修好!

二零零六年,一個民居建設項目在俄羅斯聖彼得堡開始興建。這個住宅區位於芬蘭灣邊,是俄羅斯和中國公司的大型合資建設項目。二零零七年春天,該大樓建成並投入使用後,從中國來了第一批建築工人,他們住在一個封閉的並設有保安的區域裏。知道這個消息後,我們幾個住在那個地區的法輪功學員決定在此大樓對面的公園開闢一個煉功點兒。由於這個地方離市中心很遠,我們商量好每週四下班後在那裏集體煉功和發真相資料。

中國工人們下班後,三、五成群去商店或者到城裏;我們的煉功點兒就在他們經過的地方。開始的時候,他們很小心,在我們面前停下來,帶著不信任的表情看著。我們於是主動走上前去,向他們問好,送給他們真相資料。

過了一個禮拜後,這些中國人臉上的表情由不信任變成了喜悅。他們開始主動來要資料,並且當場就打開真相報紙閱讀。他們當然感到喜悅,來到遙遠的異國他鄉,語言又不懂,忽然發現能讀到中文報紙,能看到在中國和世界上發生的事情,並且還能看到一群按照師父的中文口令、伴著音樂煉功的外國法輪功學員。要知道,法輪功學員在國內被當局抓捕並非法送進勞改營、精神病院和監獄。所有的媒體也都是造謠誣蔑法輪功的;到了國外才明白:原來那都是假的。

民宅建築工程開始後,有一天我在大樓外面行駛的有軌電車上看到,大批中國人下班後從工地大門走出來直接回到宿舍,而這些人遠比常到我們煉功點拿真相資料的人多。這時我想到,他們所有人都應該得到被救度的機會。於是我想試試,就拿著真相資料走到工地大門口,結果一下子都發出去了。

有時能早來的學員也和我一起到工地大門口發資料。中國人每次看見我們都很高興,分別用漢語、俄語和英語向我們問好。有些人還盯著我們的背包問:還有別的資料嗎?

有一次,我在工地大門口等中國工人們下班。這時從工地裏走出兩個中國人。我不知道他們是甚麼職務,估計可能是工頭;其中一個中國人對我做手勢叫我離開。我也向他打手勢,表示我絕不會聽他的,並說:我是在自己的國家-俄羅斯,不是在中國,你們沒有權利這樣做。兩個中國人扭身走了,以後再沒到我這兒來。但是當中國工人們從我們手裏接過真相資料時,這兩個人卻對他們叫喊,其中一個還沖到一個工人那兒,把他手裏的一套真相資料搶過去扔在地上。但是,那個工人蹲下身去撿起了資料,抖掉了灰塵,裝進了自己的衣服兜裏。在這同時,其餘經過大門的中國工人們都接了資料。這些中國人是那麼珍惜真相資料,甚至不聽那兩個頭頭的。

為甚麼會出現這個事端?看來是我有甚麼漏。過了幾天後,我和同修之間出現了矛盾,這時我方才有所悟。我回想起和那兩個中國人之間的小插曲,當時我思想裏有這樣的念頭:我們的講真相活動已經進行的很順利……。正是這個念頭被舊勢力利用了,它們於是給我安排了這個考驗。我明白了,我應該始終保持正念,不能產生任何的驚奇心、歡喜心和怕心。

工程建設的速度在加快,又來了更多的中國工人。每次我們一開始煉功,就有很多工人走過來。有些專門來聽煉功音樂。有一次,走過來兩個工人看我們煉功,站在那裏聽者煉功音樂,臉上一直帶著微笑。我走到他們跟前,用手指著自己胸前戴著的「退黨」徽章,用中文對他們說:退黨保平安!(這是我專門學會的三句中文之一)。我還指給他們看真相報紙上關於幾千萬中國人已經退出了中共的內容。這時,其中一位拿過我手裏的退黨聲明簿,在上面簽了自己的名字。然後他勸他的同伴,結果同伴也簽了三退聲明。第二天,一下子來了一小幫工人,要關於退黨的真相資料,聚在一起讀了好一會兒,然後認真的討論。那一次有三個中國人聲明了「三退」。從那兒以後,我們開始收集退黨簽名。

回憶著向那些中國人講真相的一幕幕場景,我對自己說:「真是神奇!」看來是這些中國人在國內很難被救度,我們慈悲的師父關照他們,讓他們有機會來到俄羅斯,在這裏得到救度。我們身上的責任真是太大了!

當這些中國人來到我們跟前兒,就進到了我們純淨的能量場裏。聽著煉功音樂,聽著師父喊的口令,他們變的很活躍,臉上掛著微笑。我們用中文說:「法輪大法好!」他們也跟著我們說,並且念著師父的名字同時挑起大拇指。學員給他們看俄文的法輪功書籍,一個工人表示想得到一本。

現在聖彼得堡的學員們又組成了一組,每週三去那裏煉功和發真相資料。不知不覺中,一年多過去了。時間太快了,而我們還有很多事兒要做,重要的是要做好師父讓我們做的三件事。

合十!

(二零零八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