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信救眾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感謝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第五次網上法會給我們提供了一個總結交流、互相學習、共同在法上提高的好機會。下面我就把幾年來用信件的形式講真相、證實法、救眾生的修煉情況向師父和同修們彙報,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第一封信

我是九八年十月得法的,得法半年多,邪惡的迫害就開始了。面對鋪天蓋地的謊言我沒有動搖,我從心裏相信大法是最好的、師父是最正的,我堅修大法的路是最對的。但由於嚴重怕心,當時不知怎麼做,也不敢做甚麼。沉默一段時間之後,心裏非常不是滋味,面對大法被誣陷我到底該怎麼辦呢?這時身邊有的同修提出我們自己動手寫,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別被電視謊言欺騙。我覺的這個辦法很好。於是就用一張十六開的紙寫了十幾句話,大意是「善良的人們啊,不要被邪惡的謊言欺騙,在人類道德處於敗壞之時,是偉大的宇宙再一次慈悲於人,給了人這最後的機會。法輪功是教人修心向善的……千萬不要因為一時糊塗正邪不分、錯失良機,人的一念就能定下自己的未來。」回想起來,雖然當初這幾句話世人很難全部理解,可那是我們幾個大法弟子主動證實法,替世人著急,想喚醒世人的真誠的心。那時還沒有信的概念。現在想起,那是我們寫給世人的第一封信──勸善信。

當時我地區還沒有印好的真相資料供我們發放,我們就將這封勸善信反覆抄寫,送給我們認識的、不認識的人們。有的同修有時間就寫,出去辦事就帶上散發;有的同修白天寫多份,晚上幾個人去附近散發;而且還有同修專程坐車將寫好的勸善信送到其它市區。隨著不斷的傳抄,這封小小的勸善信在同修們證實法的修煉中不斷的完善,內容也豐富了。越來越多的世人讀懂了它。它當時成了我地區部份同修證實法的集體智慧的結晶。有的同修用很公正的字寫好,把它裝進紅禮品袋中送給有些有緣人。後來隨著條件成熟,同修把它打印出來。它篇幅小,內容明瞭,攜帶互送非常方便,同修的訪親探友,同學聚會,……不管去哪都習慣帶上它以此奉勸世人明真相,珍惜大法洪傳的寶貴時機。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把它和真相資料放在一起散發。

初期證實法,怕心是最厲害的,經常頑固的表現出來。寫時怕暴露筆記遭迫害,外送時怕別人看見有危險,那時一動就先想到怕,也不懂的抑制,經常隨著執著往下想,但不管怎麼怕,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我是神,神做的事人永遠也破壞不了。」這時膽也壯了,心也穩了,這就是當時我那個層次中信師信法的正念。在這一過程中,身邊很多同修從法中修出的堅定正念也時刻鼓勵著我,他們用純淨的心帶動身邊同修走出來證實法,很少有怕。後來聽有人講,那一段時間,當地公安部門真想從筆跡上查找法輪功學員,但發現很多地方都有內容相似的信,而且奇怪的是都是一個筆跡,根本無從下手,就放棄了。我悟到,那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保護弟子,同時更堅定了我堅修大法的心。

二、用真相信制止邪惡、反迫害

二零零一年中國新年,惡黨又炮製了天安門自焚偽案嫁禍法輪功、毒害世人,致使各地迫害不斷升級。抓捕、拘留、勞教、走訪談話、洗腦班這些事情經常在身邊發生。大法弟子面臨嚴峻考驗。

一次我去一老年同修家,她跟我講原退休單位前兩天又來找她,問她還煉不煉?她向來人講了大法如何好,表示還要煉。來人的意思是:好也別說煉,你煉,這事就沒完!該同修不止一次被干擾了。聯繫到該單位的其他同修也談到經常被干擾的情況,我決定給這些人寫信制止他們這樣做。於是我向該同修了解了一些相關信息,沒說甚麼就走了。回去後我先給他們郵寄了真相資料,後來又給該部門主管此工作的三個人分別寫了真相信,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萬古不遇的好功法,逼迫別人放棄修煉是做壞事、是違法的。其他同修也給他們郵真相資料。而且很長時間,我們主動的、定期的給他們郵寄資料,讓他們有機會更多的了解大法和大法弟子。以後這位同修再沒被干擾過,該單位的其他同修也很少被干擾了。

我地區還有一位同修對法非常堅定,正念很強。邪惡曾找來很多邪悟者企圖轉化她,都沒達到目地。當地派出所多次關押她、迫害她,一直想把她送去勞教,但幾次都沒成功。這樣她就成了街道社區重點監視迫害對像,很多被謊言欺騙的鄰居也不理解她,對她另眼看待(這裏有同修修煉的因素)。為了減少同修被迫害,我曾給該同修所在派出所、街道有關人員、樓區監視她的人員和不能正確認識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鄰居等都寫過信,讓這些有緣人認識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是錯誤的,善待大法弟子得福報,參與迫害是危險的。其他同修也給這些人郵勸善信和真相資料。逐漸的扭轉了同修被迫害的形勢。一次這位同修看到曾參與迫害她的街道幹部,就給他講真相,那人說,我知道這些,收到過法輪功的信和資料,再沒提迫害的事。

幾年來,只要得到同修被迫害的信息(參與迫害人員的姓名、地址、郵編),不管是本地的還是外地的,不管是身邊發生的,還是那些勞教所監獄,都會自覺的產生一念,不許邪惡迫害大法弟子,我都會盡我最大可能給參與迫害人員寫信勸善,我覺的這就是自己的責任,也是我必須做的。有時為了抑制邪惡、制止迫害,對相關部門的相關人員從不同角度一次就寫兩三封,同修幫我抄好,先後郵出。(避免字跡重複,意在讓參與迫害的人知道很多人都在關注,必須立即停止迫害。)

那時因為層次所限,寫信的目地就是制止邪惡、停止迫害,所以很少能在對方角度,很多時候都在自己想說甚麼寫甚麼,有時還夾雜著一定的怨恨心和爭鬥心,所以信的效果不一定都好。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和自己在法中的昇華,我逐漸明白了,揭露制止邪惡、反迫害不是主要目地,講真相、救度眾生才是大法弟子史前大願和來這裏的使命。這時我發現自己心的容量大了,想眾生的時候多了。很多時候發出的一念都是「我要救他」,寫信也不僅僅是為了反迫害了。就是對那些參與迫害的惡人,也甚少有怨恨心,只覺的他們至今還在被邪惡利用做壞事很可憐。同時也看到我們講真相做的遠遠不夠,還有很多空白點,如果我們做的好,這些生命可能就不會這樣。這時覺的手上的信沉甸甸的。

一次當地邪惡發現一些東西,懷疑我寫的,欲加以迫害。我知道後立即否定這一迫害。我知道,我做的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是最偉大、最神聖的事,即使有一時認識不到的執著也不許邪惡迫害。我只要師父的安排,其它安排不要,並一直正念否定迫害。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後來向內找,發現自己一直有一顆怕被迫害的心,尤其很注意字跡。儘管我一直否定它、解體這不好的念頭,但在一些時候還會反映出來。為甚麼這樣呢?找來找去還是根子上的問題。是信師信法的心態沒有到位,所以做事時心不穩,怕這怕那、怕自己被傷害。今天世上的一切都是為了大法弟子救度眾生安排的,為甚麼不當好這個主角呢?為甚麼把邪惡迫害看的那麼重呢?這不是根本問題嗎?一個神能想到被人迫害嗎?師父已經給了我們保護自己的能力。如何悟?信到甚麼成度、做到甚麼成度全看我們自己了,而且師父的法身和護法神時刻在保護著我們。其實「怕被迫害」這一念已經把自己降到常人層次上去了。邪惡只能迫害人,迫害不了神。如果我們心裏把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時刻想著眾生,那邪惡還敢到你空間場中來嗎?誰還敢迫害你?

三、為救度眾生寫好真相信

當今來在世上的人,不管從事甚麼工作都是為法而來的。由於謊言的毒害,很多人至今不敢、不想了解真相;也有一些人因個中原因很難接觸到真相;還有一些人不相信真相。如果對這些人我們不想辦法喚醒他們,他們就會永遠失去未來。用信講真相縮短了我們與被救度者之間的距離,如果信的內容恰到好處,就會打動對方,方便對方了解真相,給對方提供被救度的機會。特別是對那些沒條件接觸或者不方便對面講真相的人,真相信更顯重要。

寫信救人,就要站在對方角度上,要在怎樣寫讓對方明白、讓對方接受、讓對方得救上下功夫。用真相信救人要因人而異,不要怕麻煩而千篇一律,更不要隨心所欲,避免因語言偏激造成對方障礙。一般信都要把大法美好,三退保平安的信息傳達給世人;對被謊言毒害的一般政府工作人員可將天安門自焚、中共迫害人權迫害信仰、幾十年暴政對中國人的傷害、《九評》問世及退黨大潮等內容根據需要有側重的講給他們;對直接或間接參與迫害的人員一定要指出他們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是執法犯法,同時把善惡必報的道理講給他們。要注意心態純淨、語言平和,目地是讓這些人明白後棄惡從善被救度。為了啟發那些至今還在參與迫害者的良知善念,增加了解真相的興趣並接受勸善,有時我就把傳統文化中一些故事講給他們,告訴他們人在世間所為都是給自己做的,善有善報惡有惡果。寫信時要清楚自己是在做最神聖的事救人,該讓對方知道的事情一定要講清,讓他明白,讓他得救。

邪惡以奧運為藉口,進入二零零八年以來瘋狂迫害大法弟子。本地區有很多名大法弟子被勞教判刑。在這種情況下,為了讓更多世人認清惡黨利用奧運迫害法輪功、打擊異己,我給當地公檢法有關人員、六一零、政法委人員、人大政協及政府機關主要領導都寫信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功是和平理性的信仰群體,對任何社會和國家都是有益的,讓他們明白正確認識大法和退黨保平安的重要,呼籲他們制止迫害,為這些人提供了一個正確認識法輪功被迫害從而得救的機會。

本地區有兩名同修被惡黨非法判刑刑期已滿,獄方藉口奧運不放人,並和同修所在地派出所商定,放人必須派出所去接並且送洗腦班迫害,而且派出所也做好了準備。得到這一消息,同修們都正念配合:「不許邪惡用任何藉口加重迫害,必須到期無條件放人」我利用這一機會分別給獄方及同修所在地區、鎮黨委派出所寫信,從人性角度啟發他們的善念,從法律角度喚醒他們公正執法的正義感,制止這些本不該發生的迫害,使他們有多了一次選擇未來的機會。後來兩位同修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到期都順利回到家中。在十七大和奧運前夕,為了避免世人因迫害大法弟子造下罪業,我分別給當地派出所和街道有關人員寫信揭露惡黨利用奧運和所謂敏感日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讓他們認清邪黨真面目,不要幫助邪黨妄圖對當地一位同修判刑迫害。利用這一機會我曾給辦案人員從不同角度先後寫過三次信講真相勸善,同修們都採取各種形式正念配合,最後同修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又回到正法洪流中。後來一直沒聽到那位辦案人員參與迫害的消息,我相信他已經明白了。

當我們法學的好時,當心裏想著救人時,信寫的非常順暢,慈悲的話語源源不斷,這時感覺不是在寫信,而是面對面的講真相。不是對一個人幾個人,而是對那些至今還不明真相等待救度的所有世人,對那些至今還在不同成度參與迫害的所有人在講。師父在加持我,邪惡在解體,世人在覺醒。

在用真相信救眾生的過程中,我真切的感覺到師父時刻在我身邊,每當有怕念、心不穩時,師父都會以不同形式點悟我,時刻保護我。一次郵寄信,當我在一處投遞完後,突然發現郵筒邊一個人很異樣,因經常郵信就起了怕心,我當時就意識到這一念不對,並否定迫害,但心裏還是不穩,就想把身邊帶的真相資料做完,剩下的信今天就不郵了。當我做完真相資料從樓區出來時,展現在我眼前的竟是市內的一處郵電大樓,郵筒就在眼前;此時我真為自己的怕心感到恥辱。怎麼忘了師父就在身邊?怎麼就忘了自己才是主角?怎麼就被假相迷住了呢?

我是幸運的,我常常慶幸自己得到了這萬古不遇的高德大法,並有幸在世間助師正法、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一最偉大最榮耀的生命。感謝師父和大法賜給用信的形式講真相救度眾生的機會和智慧。我知道自己只是有這樣一個願望,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沒有師父、沒有大法我甚麼也做不了,甚麼也不是。一切都是師父的洪大慈悲。我知道我做的很不夠,有時由於怕心、執著、惰性,使一些信很不到位,不能很好達到救人的目地。在最後有限的時間裏,我要精進實修、抓緊救人,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

不當之處望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